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表哥新丧,丰腴的表嫂总是穿着暴露的让我到她房间里玩!

2017-06-24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凌云文学网

---------------------------------------

90后专属阅读平台


我叫刘峰,名字是爷爷取得,说是寓意长大后我要像山峰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名字虽好,但是我的命运却不尽如人意。


十八岁那年,高考失利,又加上学业本就不好,于是主动辍学了。


我的家乡,位于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隶属于川西北高原,被称为距离天际最近的地方。甚至那白云朵朵就在眼边,仿佛伸手可触。


我村的名字也很好听,下塘村。这主要是因为,村头的那个海子所致(注:海子就是小河、湖泊)。


村里住户不多,邻里之间的关系也很融洽。由于我们那里经济条件大都不是很好,一家人很难建造起一栋房子,因此都是两家人或是几家人共同建造一个房子,属于二层小楼那种。


这样大家住在一起,倒也显得其乐融融。彼此间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融洽。


说到这里,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个人,她叫白露,是我表哥的老婆,年方三九,容貌也是属于闭月羞花的那种。而且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傲娇的身材,有些时候穿的少了,那柔弱部位都会崩出来一小半。


当年她和我表哥结婚时,也是为了有个新房,于是就和我父母商量,两家人各出一半钱,共同盖了一个二层楼房,就这样我们住在了一个院子里。


本来在一起倒还相安无事,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前不久我表哥去外地打工,一个不小心从建筑工地上摔了下来,据说人都快要摔成肉饼了。想要活命,那自然是不能了。


按照常理,我表哥去世,我表嫂白露肯定会回到娘家去,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说是要为我表哥守坟,起初她的做法,我倒是很敬佩的,可是自从那件事后,我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都有些记不清了。印象中是在一个下雨天。或许是雨的缘故吧,这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乌云滚滚塞长空,这个夏天,雨水比起往年,要多了许多。


这天吃过晚饭,我哼着歌,正准备上个小号然后就回去睡觉,可是走到浴室的门口,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喊我:“刘峰,你快进来一下。”


听声音是表嫂白露的,而且浴室里还传来悉悉索索的流水声,很明显她是在洗澡。


我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就没有在意,谁知这时白露的声音再次传来:“外面是刘峰吗?快进来帮一下嫂子。”


这一次,我听的真真的,就是她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她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


“怎么了嫂子?”我停住了脚步,疑惑地问道。


“哎呀,你快进来呀!这里有一条长虫!”


(长虫就是蛇的意思)


听到这话,我迟疑不定,不知道该不该要进去,毕竟她正在洗澡,要是我这样进去,那她可不就被我看光了吗?


想到白露那极度火辣的身材,以及她那甜美的脸庞,我的心突然莫名地狂跳着。甚至眼前浮现出她光着对着我笑的场景。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这时浴室的门“咔”地一声开了。


“你快进来呀,把它弄走了。我还等着洗澡呢?”


白露穿着衣服站在我的眼前,很显然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样。不过她哪天的打扮也是很火辣的,白色的衬衣,蓝色的超短裙,以及那网状的黑色丝网。而且那傲娇部位仿佛都快弹出来了。


这一下,我的眼睛再也转动不开了,毕竟我还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于这男女之事正处于好奇期。


“臭小子,看哪呢?快进来吧。”白露仿佛察觉到了我火辣辣的眼光,这才嗔怒着说道。


不过听起来,她并没有真的生气,相反我还看到她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说实话,被她这样看着,我的心都醉了。


“哦……”我避开对方的眼神,接着走进了浴室。因为我当时心跳的厉害,生怕控制不住自己。


走进浴室,果然看到一条青色的蛇,在地板上游动。说实话,我这个人最怕的动物也是蛇,乍看之下,我身体本能反应的退了一步,谁知这一下刚好退到了白雪的怀里,而且后背紧贴住了她的上身部位。


“哎呀,臭小子,你撞疼我了。”


白露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连忙回过头想对她道歉。可是这时白露的动作让我大吃一惊。


只见她正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而且看样子我这一次撞的还不轻。


看到这一幕,我瞬间感到血脉喷张,身体也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脸上也是滚烫滚烫的。总之那种滋味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这是怎么了,她可是我表嫂呀?我怎么可以这样呢?想到这里,一种前所未有的罪恶感充斥在我的心头。


我努力将我心头的这种杂念,拼命的赶出脑海,眼睛也是移到了一边,这才说道:“对不起……”


白露仍旧捂着胸口,只是对着我说道:“没事的,快想办法,把它弄走吧。要不然我都没法洗澡了。”


“噢,我出去找个东西……”


说着话,我走出了浴室,接着在院子里找到了一根树枝,又走了回来。


这时白露还站在门口,身体斜靠在门框上,两腿交叉地站着。


“表嫂,你让一下,我去把它挑出来。”走到白露身旁,我小声地说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看到她,我的心就莫名地狂跳,而且满脑子里都是刚才撞到她柔弱部位的情形。


“你快点呀,把它丢到远远的,可别再爬回来了。”


白露说着我话,给我让开了路。


我轻声答应,接着走了进去。


这蛇还真不好对付,我费了半天的劲,这才把它挑了起来。


走到门口,白露冲我对我道了谢,我也没有说什么,接着走出了家门将那条蛇丢的远远的。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父母房间的灯也关上了。经过浴室门口,我听到白露唱着歌,以及悉悉索索的流水声。不用猜她肯定是已经开始在洗澡了。


我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四周望了望,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竟然有一种想偷看她洗澡的冲动。


或许这就是青春期的正常反应吧,那天我犹豫了很久,后来我竟真的鬼神神差里,趴到了那个门缝前。


可是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浴室的门关的严严的,从外面看进去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后来无奈之下我只好上楼,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白露的身影,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夜深人静,远处偶尔传来犬吠和蛙鸣之声。这些山村夜间的唯一旋律,仿佛敲打着我的灵魂,搞的我更是睡意全无了。


也不知道是夜里的几点,我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准备下楼去上个厕所。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厕所在房间外面。要是起夜必须经过白露的门口。


我缓缓走下楼梯,借着手机的屏幕亮光摸索前行。


走到白露的门口时,我突然听到他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怪怪的声音,就好像她在和什么人说着话。


听到这里,我心头一奇,因为我那表哥已经死去多时了,按道理说她的房间里不该有其他人才对呀?


带着深深的疑惑,我仔细去聆听那个声音。


“海哥,你来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你吧?”


这是表嫂的声音,但是她口中的海哥又是谁呢?我怀着好奇的心,停住了脚步,大气都不敢出。


“没有,我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没人会看到我的。”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头一震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他叫刘海是村西头的一个泼皮无赖,平日里在村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是我们村出了名的二流子。


可是白露嫂子怎么会和他有关系呢?印象中两人都没有说过话。


“那就好,宏伟刚走,要是知道我们这样子,村里人肯定会说闲话的。”


“没事的,别想太多了,小宝贝我都想死你了……来吧……”


接着,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讨厌呀,别……啊……”


听到这样的声音,我一时间面红耳赤,就是不用猜,我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只是我没想到白露竟然是这种人。


我心里原本对她的好感,也在一瞬间变了。


我又听了一会,这才小心翼翼的向厕所走去。


院子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远处不知道谁家的狗在狂吠着。夜凉如水……


上完厕所,再次经过白露的门口,这时她房间里的声音更剧烈了,而且听起来二人都气喘吁吁的,就像是在干什么活路一样。我轻轻咽了口口水,最后咬咬牙上楼去了。


第二天一醒来,就听到白露表嫂在院子里唱着歌。仿佛很开心一样。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我现在对她又有了一种新的看法,甚至感觉她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下了楼,我无意中经过她的身边,这时她主动给我打着招呼:“峰儿,起来了。”


她笑颜如花的看着我,看上去很是开心。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这个样子竟感到有些恶心。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她和刘海的对话的场景。


“恩……”我轻轻地应了一句就离开了。因为我现在真的不想再和她多说什么了。


“那个峰儿,你等会到我房间来一下,帮我整个东西,我个子没有你高。那东西我够不着。”


我还没有走多远,就听到她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看她的样子她并未察觉到我不开心。


说实话,听到她的话,我本来是很想拒绝她的,但是想到她毕竟是我表嫂,要是不帮她,心里难免有些过意不去,后来几经思索之下,我终于还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吃过早饭,表嫂就把我叫到了她的房间里,原来是她屋里的灯坏了,想让我给她换个灯泡。


后来我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了,可是谁知我刚站在椅子上,脚下一滑,身体就摔了下来。


还好,我经常干农活,皮糙肉厚的,这才没有受伤。不过即便是如此,屁股也像是被摔成了两半,见我受伤,她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只是摔到了屁股。


可是接下来她的做法,让我感到很无语,她听到这话,竟然要揉我的屁股。而且看样子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我一个大小伙子,这种要求当然不会答应她了,又加上昨天晚上的事,我现在心里已经开始有些讨厌她了。因此就更不想让她碰了。


可是白露好像并不死心,软磨硬泡的非要坚持,最后无奈之下,我终于还是妥协了。


可令我更想不到的是这白露名义上是揉我屁股,但暗地里却是别有用心,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无意中她竟然碰到了那里。而且还听她说我什么时候长大了,都是大小伙子了。


说实话,我当然知道她话的意思,那一刻我面红耳赤,甚至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到刚才她轻触那的电感,一股很奇怪的感觉瞬间充斥在我的心头,就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心里乱爬一样。而且那种感觉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当时真的被吓坏了,脸色也变得惨白,又加上,我还是处~男,本来对男女之事就很好奇,这样被她碰着心里自然产生一种排斥,后来我连忙去拨开她的手,可是她并没有松手的意思,直到我用劲甩开了她的手,她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手。


得到自由的我,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疯狂地跑出了她的房间。那种青春期的骚动仿佛荡起了我心中久久平静的心扉。


也正是自这件事以后,我对她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而这种恐惧的背后,竟然还有另一种情愫掺杂其中。甚至平日里见到她,我也都是躲的远远的,生怕单独和她相处。


不过青春期吗,思想上对什么都是好奇的,虽说心里害怕那种感觉,但是也很期待那种感觉。总之当时的心理就是怪怪的,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时间不经意间从我的指缝间流过,很快半个月过去了,天气也逐渐变的凉爽起来,这也就意味着秋天来了。


川西北,秋天来的很快,夏天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天半夜,我再次被尿憋醒,后来无奈之下,只好起床。可是这一次走到白露的房间门口,我再次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而且这一次里面的男人很显然不是刘海了。


我带着深深的疑惑仔细听了一会,这才听出这个男的竟然是我发小张全发的爸爸。


刚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仔细去听,这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这白露房间里的真的是张全发的父亲,村里的屠夫——张大宝。


想到这里,一张凶狠丑陋的脸庞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明白这白露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这让我对她的厌恶更深了。


这张大宝的声音还真是恶心,就好像牛叫一样,我敢说那是我听过最恶心的声音了。


但是白露表嫂的声音,却始终不变,听起来仍旧那么的迷人,想到哪天被她抓住那里的情形,我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白露和别人在一起,我竟然有些恨她。而且这种恨是发自内心的。


或许这就是太在乎的缘故吧,那一刻,我对她的厌恶之情仿佛一下子变得更浓了。


那天我趴在门口听了很久,直到欲~火焚身,坚持不住,我才走开。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一连好几天,都有不同的男人在她的房间里出现,而且夜夜笙歌的。


每次听到她和别人嬉笑的声音,我的心里就隐隐作痛,而且甚至想着有一天能够……


很显然我的这种思想是偏激了,毕竟她是我表嫂,我怎么能把她当成我的意~淫对象呢?


说实话,我也试图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肮脏的画面,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它就像毒药一样在我的心里不断的蔓延,甚至控制住了我的思维。


起初我以为父母都不知道白露这件事,直到有一天早晨母亲意味深长地跟我说让我远离白露,不让我靠她太近。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表嫂的这些事,父亲、母亲早就发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转眼就快是深秋了,这时白露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变化。


我当时年龄小不懂事,看到她逐渐浮起来的肚子,我还以为她吃胖了呢,直到后来母亲偷偷告诉我,我才知道她怀孕了。


说实话,听到母亲这么说,我确实吓了一跳,同时心里也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那种感觉很难受,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又想到那些去过她房间里的男人,我在想,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肚子里的孩子,亲生父亲是谁吧。


又过了一段,父亲、母亲看到白露的身体已经隐瞒不住了,为了控制影响,父亲就给了白露一笔钱,这也是当初盖房子的钱,然后在父母的极力劝说下,白露很不情愿地离开了我们的村子。


原本以为,她这一走,我们再也不会相遇了,可是谁知面对着命运的齿轮,没有人能逃脱那冥冥之中的安排……


过完年,我就是十九岁了,看到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于是,我也央求父亲,说要出去打工。


父亲刚开始不同意,但是后来在我的劝说下,我终于说服了父母。


就在过完年后的没几天,我踏上了我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离开老家那天,父母送我来到了火车站,临近离别时,我看到父母眼中都泛着泪花。而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出远门,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因此心里对什么都是好奇的。


火车终于缓缓开了,仿佛意味着我的另一段人生也起航了。


我看着车窗外逐渐倒退的街景,以及父亲、母亲渐渐模糊的身影,那一刻我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总之就是感觉很难受。


毕竟就要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土地了,难免有一些不舍之情。


从我的家乡到遥远的广东,要一天一夜的路程。


我看着周围涌动的人群,以及旁边快要睡着的妹子。心里满满的都是好奇。毕竟对一个新鲜事物刚刚接触,心里难免有些激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时一阵颠簸,才把我从梦中惊醒。


我茫然地睁开眼睛,发现天色已经黑了,没想到这一睡,竟然已经过去了大半天。


我旁边的妹子,很显然也醒了,只见她掏出手机,好像是在看时间。


她似乎是刚刚睡醒有些不太舒服,扭动身子的时候,因为穿的较为宽松,香肩的衣领轻轻滑落,右半边露出大量的雪白,中间一道深深的鸿沟直逼我双眼,看的我一阵口干舌燥……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