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新冠1870具尸体:他们是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吴婷对话VIPKID米雯娟:教育的利润不能急 |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608篇文章

3923字 | 阅读7分钟




她通过自学考上了本科和GMAT,后来自己申请到了长江商学院,然后创办了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超级教育独角兽,她说她要让全世界的孩子都因为语言而自由行走;


她每天保持16小时高强度连轴转的工作,整个团队在她的感染之下都成了拼命三郎,热爱足球这种团体对抗性运动的她,说只是把一群“不突破会无聊死”的人聚集到了一起;


在「我有嘉宾」首席观察员,同为长江商学院同学兼密友的吴婷眼中,她采访过众多创业者,往往都能找到成熟、干练、稳重这些特质,她也不例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远远超乎年龄的厚重感和可靠感,一如她为自己公司挑选的办公场地。


她是米雯娟,VIPKID创始人,本期「我有嘉宾」的主角。




北京宏恩观始建于元朝千佛寺。光绪十三年秋,一个云游道士将此地重修。解放初期成为北京标准件二厂厂房车间,后来又成了住着200多人的职工大杂院,之后改为菜市场、台球城和酒吧。用VIPKID创始人及CEO米雯娟自己的说法,“现在又变成了教育机构,这种机缘巧合一定有它的意义。”


米雯娟说:“很多创业公司都选择传统的写字楼,但VIPKID总部选择在胡同中办公。之所以立足在胡同中,是希望安安静静踏踏实实地做教育产品,这也符合VIPKID的目标——立足中国,走向世界。另外,很多外国同事也特别喜欢在中国老北京胡同里办公。”


“不止一次地被VIPKID团队抱团奋斗的精神所打动,非常好奇米雯娟是怎么做到的,我很希望去学习和取经,嘉宾派真应该多去自家帮主企业学习。“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是米雯娟的密友,同时也是《我有嘉宾》节目的首席观察员,她不止一次表达过对米雯娟的团队建设能力的佩服。


今年8月,吴婷以特邀主持人身份参加VIPKID的D轮融资发布会。会议结束后,她说:“米雯娟获得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2亿美金,主持她的发布会时我看到投资人沈南鹏、徐小平、张颖纷纷站台和表态,也表达对这个姑娘带领的事业的信任和赞许。我们一直说相约来场‘女孩子之间的聊天约会’,最后却总是工作时才能在一起。”


9月初夏,在《我有嘉宾》节目组的镜头前,在钟鼓楼的映衬下,这场“女孩子之间的约会”终于到来。在宏恩观的天台上,米雯娟穿着她标志性的公司T恤和九分裤,扎着马尾,与吴婷分享了创业的心路历程与远景梦想。



资本的明星宠女


《我有嘉宾》节目组第一次拍摄米雯娟和她的公司是在8月那次D轮融资的发布会上。米雯娟结束激情澎湃的演讲,刚在座位上坐定,就有一群旁听者围了上来,加微信或者换名片,她似乎有某种魔力,总能在演讲结束后吸引一批蜂拥而上的观众,总能让大部分的观众在演讲结束后,都记住了VIPKID的slogan——“Inspire and Empower Every Child for the Future”。


VIPKID也确实是一家有着独特魅力的公司,尤其是对投资人而言。2016年,他们特立独行地搬到了北京老城区的胡同里,然而这种大隐隐于市的行为却并没有阻挡他们被投资人不断捕捉的价值。在那之后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获得了两次投资,分别是C轮的1亿美元和D轮2亿美元。


这使得这家创立并不算最早的在线教育公司的估值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和前辈。另一家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的竞品公司总市值只有VIPKID的五分之一左右。也许正是因此,当吴婷试图询问米雯娟上市计划时,她回避了这个问题。


“在中国人人都知道教育的力量。”米雯娟回答说,”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三个突破式的变化,首先是市场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到了一个爆发点,与此同时VIPKID 的学生数量和口碑都积累到了一个比较高的量级,且公司的管理团队在这一年中的成长和变化都非常大。


“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行业老大,是领先者的时候,当他们把你捧到天上的时候,这背后实际上是要承受巨大的业绩增长的压力的。”那笔融资结束一个月以后,在《我有嘉宾》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吴婷再次问起那次融资,米雯娟的回答显得更加冷静且信心实足,她说,“我觉得,融资之后的发展关键是能否找到一种平衡,在这种对投资人的高预期的压力下,怎样能坚持道路,让企业能够健康的成长才是关键。”


在回答吴婷关于竞争优势的问题时,她首先提到的是VIPKID的教学能力。她说:“我们今天其实已经是全球唯一一个为非母语的小朋友提供线上语言学习最成功的一个教学体系了,我们已经能够编写和更新教材,而且这些教材获得了老师们的广泛认可,老师们本身也是最好的验证,他们自己在教学中用了各种公开出版的教材,但是总会发现我们的教材是最适合孩子们的,也是最好的。”


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VIPKID在过去4年中估值呈火箭式上涨。VIPKID创立于2013年底,当时米雯娟已经离开了ABC英语,刚从长江商学院毕业。这个项目由长江商学院孵化,经纬中国、创新工场和红杉资本等大咖就立即成为股东。


2016年初,VIPKID的服务刚刚上线满一年的时间,其估值就达到了2.5亿美元,那时,这家公司还没有搬到这个古老的建筑里。



“如果没有突破会无聊死”


除了给公司找到正确的道路以外,米雯娟被投资人看重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坚韧的奋斗精神和凝聚团队的能力。在米雯娟的微信朋友圈里,经常可以看到她发布了一个会议结束的信息,时间是半夜或者凌晨。她不但能做到自己努力刻苦的工作,也能团结整个团队共同拼搏。


当被吴婷问起,如何做到让团队跟自己一起拼搏时,米雯娟给出的答案是“突破”。她说,当然你需要有非常强力的合作伙伴,以及有认同公司目标的员工,但更重要的是必须保持公司有不断的发展和自我突破。


“当你的公司一直有进步和突破的时候,你的员工就会感染在快速自我成长的气氛里,同时让员工有好的成长,保证拼搏者有好的回报,没有人会抱怨或者感到不适,团队自然就有了凝聚力。”她说。


喜欢挑战、不断找寻突破空间,从创立VIPKID以来,米雯娟每天几乎保持着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节奏。“圈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小米是‘不睡觉’的CEO。”作为「我有嘉宾」的首席观察员,吴婷说。


但即便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创业四年以来,VIPKID的员工数量一面保持极速增长,另一面却极少有抱怨。这与米雯娟的带头示范作用密不可分,去年3月,VIPKID再次更换办公地到宏恩观后,米雯娟也把住处搬到了公司附近,第二次创业以来,“走路十到十五分钟能到公司”成了米雯娟寻找住处的一个重要标准。


把几乎全部精力放在工作的同时,生活中的米雯娟是一个兴趣广泛的人。帆船、足球、跳伞,米雯娟喜欢的运动似乎在常人看来都太过刺激和激烈,但她却乐此不疲。因为她喜欢刺激的运动,更喜欢用这些运动来团结团队。


“在无论是创业还是生活,需要随时寻找突破,如果没有突破,我会无聊死”,她说。


米雯娟最喜欢对抗性的团体运动,尤其是足球。现在,每个星期在VIPKID内部组织足球比赛,一次总能报上二十多个人来,刚好组两支足球队对阵,米雯娟也常常参与其中,并偶尔收获几粒进球。带团队赢比赛,这样的过程,与创业的过程别无二致,从这个层面看,米雯娟选择二次创业,完全在意料之中。



创业之初也曾被嫌弃


现在的VIPKID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当之无愧的独角兽。然而所有的创业路都没有那么一帆风顺,至少不会如它驶入正轨后那样美好。


虽然米雯娟在哈尔滨未完成高中的学业,她会在数学课上看科幻小说,而且她从未参加过高考——这个考试决定了中国绝大多数想要入读国内一流大学的学生的命运。米雯娟说她12岁左右才接触到英语,听着《乡村之路》(Country road)等美国乡村音乐以及《泰坦尼克号》(Titanic)电影主题曲的磁带来练习英语。


后来她与在哈尔滨经营辅导生意的叔叔一起工作,白天教学,晚上就把教室当做卧室。在第一次创业的过程中,这个16岁的女孩从打杂开始,一路干到英语教师。


2007年,24岁的米雯娟已经是ABC英语教育集团的股东,但米雯娟遇到了瓶颈。那时候虽然每天仍然是很拼很开心,但是静下来的时候,米雯娟发现,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想怎么样把房租谈得更低一块钱、怎么找到外教老师、怎么搞定教委的执照、怎么把销售线索收集上来。沉下心来转念一想,这些事情又似乎并不是自己做少儿英语的初心。


这一年,米雯娟自学了本科,考了GMAT,2010年申请到了长江商学院。也正是长江商学院的经历,为米雯娟的二次创业孕育了种子。


2014年7月,由长江商学院孵化的这个在线英语教育项目开始寻找A轮融资。与当初仅仅凭借一个想法就拿到创新工场的天使轮投资不同的是,米雯娟在A轮融资时遭遇了诸多挫折。


“我们投的公司已经试过了”,

“这种方法不好使,小朋友都跑掉了”,

“这个事情没有市场,没有家长会买单”。


一时间,各种负面评价向米雯娟涌来。


最极端的情况是有一次和一家投资机构约在咖啡馆,只聊了半个小时,对方就说,“好了就这样吧,我们不感兴趣。”


后来项目正式开始,VIPKID用了7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产品从零到一的过程,也招了两期学生。最开始第一期实验班的四个学员中,有三个是天使融资后的“意外收获”,两个是CFO的小孩,一个是首席法律官的小孩。


“那个时候很有意思。”米雯娟说,在线教小朋友英文这件事,当时还没有几家公司在做,VIPKID开始的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最开始不知道小朋友在线学英语的状态和表现是怎样,米雯娟就找两个会议室,把孩子和老师分别放在里面,观察他们上课时候的各种反应。


产品就这样一步步构建起来,同时,教研的工作也在搭建。最终的结果是,米雯娟遇到时任经纬投资经理的牛立雄,在他的推动下,VIPKID拿到几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凭借米雯娟的坚韧,到今年8月完成D轮融资时,VIPKID已经达到了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如今,米雯娟已经把自己的“突破”极限进一步提升——搭建一个覆盖全球的在线语言教育大平台,即公司的新品牌Lingo Bus。如今,全英文的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已经成为欧洲人购买日用品的常规渠道,这班由米雯娟驾驶的语言巴士驶往全球的时间看起来也并不遥远了。


关于这个目标对应的数字,米雯娟说:“教育这个领域全球市场规模差不多有 5 万亿美金左右,目前在线教育占比不足 5%,我们觉得在线教育的市场占比相对于其他领域更高,一定是高于零售业。目前线上旅游业占比超过 60%,所以预估在线教育将占整个市场份额的30%。


中国的英语市场是一千亿的市场,全球的英语市场是一个万亿的市场,如果我们是一个成功的国际化公司,能够在未来 5 到 10 年,让全球的千万小朋友在平台上学习的话,公司实现千亿美金的市值是非常有可能的。”

(文/张涵)


「我有嘉宾」每周一晚23:30,为你带来深夜思考。


下周一(12月4号),吴婷将对话洛可可创始人贾伟,剧照先来po一张↓↓↓,锁定下周一广东卫视,等你来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