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与赵普聊天:总得有人干点和时代脱节的事 | 视频专访

吴婷 我有嘉宾

第二次采访

 

前央视知名主播赵普已经离职14个月。

 

其实这是14个月里我对他的第二次采访。

第一次采访是在他离职后7个月。回到机房看完素材后我决定放弃这期节目,因为内容没法用,他说话遮遮掩掩,好没劲。

 

是,他是一位优秀的主持人,汶川地震因哽咽而出名前,他已经从业十多年,从北京台到央视,一直兢兢业业、职业素养很高。他喜欢每天播完晚间新闻很动情地来一句“赵普祝您晚安”,让很多粉丝惯以为是睡前催眠。

 

是,他是一个高雅的文化人,“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的墨宝一直悬挂在我司的主墙壁。除了挥毫弄墨,他研究各种和时代脱节的慢文化、久文化、古文化。曾经有个姑娘跟他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斜王旁的璐”,遭到他的批评:“什么斜王?这是斜玉旁,王和璐,都是美玉,记住了啊,别辜负爹妈的美意!”

 

是,他还是一个坚守的公益人,十几年如一日地热衷于免费午餐、传统手工艺等公益事业,是家乡安徽的消防公益大使,前不久还为老乡站台卖洪涝灾区的西山枣。一聊起公益,他就瞪圆双眼,故事与理论双管齐下,绵延不绝。

 

他的确是个好的访谈对象。可是……可是《我有嘉宾》是一档财经节目呀!

能不能好好聊点创业什么的?

2016年7月,他聊起创业,似是而非,犹抱琵琶半遮面。



最好的商学院是实战

 

赵普从央视离职1个月左右,在“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的介绍引见下,赵普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了互联网电商平台“东家”。这个O2O平台专为守艺人卖货。“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他们平台搭建的的目的是让大众看到各种好的传统手工艺品,欣赏,参与,买下,使用,从而让守艺人和手艺得以活着,被保护,传承。

 

“我是个二道贩子,不懂创业。”

“有困惑期吗?”

“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做一件自己从没做过的事情,重新来学习。最好的商学院是实战。”


点击此处报名加入最好的实战商学院——嘉宾派,和赵普成为同学)

 

加入东家时,公司有11号员工,赵普在四个创始人中股份最少。在很多人眼中,股权是最大的财富,投资人尤其这么看。某知名VC不满,赵普我请你来,是要为我们做品宣,否则,你凭什么这么低调冷静,心安理得地持股?

 

是啊,在《我有嘉宾》第一次采访时,他甚至都不愿意提一下东家的名字。

 

第二次,一切大不一样了。最近他邀请了成龙、纪连海、周涛、董卿等为东家代言,还以东家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大方接受我们采访。他说自己负责全公司的战略与文化,他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又一个创业故事:星云法师抄经、压窑直播预售、劝退急功近利的投资人、在免费获得线下店铺的一次诱惑里试错……他带我们去往正在装修中的国子监新办公室,在冬季玻璃房的一地狼藉中,呵着热气搓着手,激动地展望来年。

 

用赵普的话说,他见证和帮助着东家,在2016年12月的月销售突破了2500万,到2018年这个数字将是10亿/年。今天的东家,终于值得拥有他的全情背书和倾其所有的相助了。



什么样的主持人会离开电视台?

 

盘点一下那些从CCTV离开的主播们:郎永淳去了找钢网,刘建宏去了乐视体育,张泉灵在紫牛基金,王凯的凯叔讲故事更是成功赢得了一代孩子的心。


但是,不是每个主持人都适合出来创业。

而出来创业的必定心中有过大写的不服。


赵普戏称我俩都是在“创业发情期”,他说“这是一种状态,挑战未知、测试自己的极限。”


 “你觉得创业过程中最爽的是什么?”我问赵普。

 “自由。像我这种经常有话要说的人,那在央视,显然就是不自由。”

 

不尽然吧。创业一开始就是想追求自由,然后创着创着我们发现被自己玩弄了——这哪里是在为自己而创业啊?为了员工的成长与鼓起的腰包,为了股东的投资回报,为了客户的满意安心,为了用户的口碑称道。为了自己的什么呢?一直在的,就是梦想了。梦想阀门打开的那一瞬,一切行动就是那再也停不下来的火箭喷射式上升,停不下来,行不由衷,除非系统故障,直接自由落体而亡。



总得有人干点和时代脱节的事


说到企业生死,这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东家APP至今既未有盈利,对于入驻者,既没有严格的标准化准入,又不刻意追求量产,却只追寻那些最烧时间的、少而精的产品,赵普说他们“和工业相悖”,我直接说,这明明是和商业相悖的。商业要效率和规模,东家要的则是小、少、排他。

 

我们采访了几个手艺人。其中一位铁壶斋创始人吴龙是公务员转型出海的。“铁壶斋的团队由60个以上的手工艺者组成。我们实实在在做事,一个人一个月时间一点一点地砸出一把壶,只拿15%的利润,我们特别心安理得。”那些银制内核的铁壶,外皮雕刻有精致的菊与梅,拿到手中心灵在动,那都是时间浇灌出的匠心。

 

 “你不再是一个人孤单地奋斗、为你自己的一点情怀和理想去打拼了。”珠宝高定设计师王焜,是一枚海归回国创业,“我从来不担心在东家有竞争,在竞争里能生存,才证明你的能力。”这是冷门的领域中的一介斗志和激情,熊熊燃烧。

 

这个产业,太烧时间了,太慢了。

 

慢公司在这个时代是尤物。慢公司知乎刚刚close了1亿美金融资,又有了可以止渴的蓄水池。慢公司豆瓣因为某电影的差评而面临危机,网友们挺身而出、大力声援。慢公司老干妈坚持不上市,靠一瓶一罐口味出众的辣酱卖出口碑和生命线。慢公司东家不仅慢在当下,更在追溯和探索漫长的文明时空中,那些星星火光,并欲将其燎原光大。对此,赵普笃定地说:传统文化下生长的中国人,生活方式的回归是一种必然。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张三丰的太极亦是慢至快的精髓,我想这是46岁的赵普他的一种人生选择吧,同时也是各种慢公司的空间和价值。总得有人干点貌似和时代脱节的事情。毕竟,有些事不止属于一个时代。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Alex Gruzen | 吴军 杨镭 刘自鸿 | Akon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陈玮 李剑威 张华 傅仲宏 郑刚 陈超 | 马东

刘庆峰谈创业苦乐 张勇 阎焱 李晓东 蔡耘

蔡晓东 毛大庆 | 吴声 王乐 路伟 谢涛 苏溪

松禾厉伟 | 杨伟庆 李斌 陈峰 葛航 李磊 | 刘自鸿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 倔强的周航 | 陈钿隆

王煜全 | 艾瑞杨伟庆 | 李宏玮 周炜 邓元鋆 | 老炮吴声

吴声 | 文艺中年秦朔 | 郑伟鹤 白文涛 高翔 薛蛮子

易定宏 | 曹杰 | 刘自鸿 | 陈开伟 何志涛 李新宇 张恒

胡海泉 | 陈浩 邓锋 倪泽望 肖冰 徐传陞 应文禄 周亚辉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