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视频】吴婷对话奉佑生:一波三折,映客圆梦|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点击视频,观看「我有嘉宾」吴婷对话奉佑生


2018年7月12日,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成为港交所直播第一股。在上市当天,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激动落泪。


在外人看来,映客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成功上市,应该是一路顺风顺水,但实际上在映客的发展路上,几乎遭遇了所有创业公司会遇到的困境和考验。


在刚刚播出的「我有嘉宾」节目中,「我有嘉宾」出品人、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对话奉佑生,回顾了映客的发展历程,也用视频的形式,纪录了“港交所直播第一股”的诞生过程。


上市庆祝晚宴,奉佑生激动落泪


奉佑生其人 


在映客上市前的路演中,奉佑生表示,作为出生在湖南永州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自认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但“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


这个观点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微信之父”张小龙、陌陌创始人唐岩、快手CEO宿华都是内向和不善社交的人,但是这几款产品却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一批社交产品。


除了性格因素外,奉佑生在文娱产业的积淀也很重要。在创立映客之前,奉佑生在A8新媒体付出了12年的奋斗,做出了多米音乐。


映客直播创始人 奉佑生


在上市路演中,奉佑生也感谢了A8新媒体集团CEO刘晓松给他的机会,“在A8的十年,让我学到很多的东西,也学会了坚持。因为十年的路本来就没有多少人能坚持,尤其是在没有商业模式的探索阶段坚持十年是多么痛苦,而这也为我后来寻找映客的商业模式奠定了基础。”


在映客上市当天,吴婷采访了金沙江创投基金合伙人朱啸虎、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天使投资人许捷等人,他们都对奉佑生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厚道、稳而谨慎、能带团队、做产品够狠。


2014年,奉佑生察觉到了直播的潜力,于是多米音乐内部孵化了最早的直播项目——蜜Live,该产品主要为留学生提供跨国社交服务,因此注定了用户规模不会太大。当蜜live的用户数突破百万后,奉佑生决定停止开发,转头去做一款更有前景的产品。


映客的传奇故事,就此开始。


映客危机1:现金流告急,集体降薪


2015年5月,拿到了多米音乐投出的500万元天使轮融资的映客正式上线。


当时虽然有不少玩家开始布局直播,但是市场还没有爆发,因此直播并没有引起资本市场的注意。


刚刚起步的映客,面对的既有YY和其孵化的虎牙直播;也有行业新秀,比如360旗下的花椒直播、王思聪创办的熊猫TV。


要想确立自己的地位,就必须获得足够的融资,来抢夺主播资源和用户。而资本对直播产品的态度是,谁有足够的用户和活跃度,才会投谁。


2015年9月,映客就走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进账的融资撑不了太长时间,而新的融资还没有眉目。因此奉佑生和联合创始人商议后,决定对公司员工集体降薪。


在节目中,奉佑生向吴婷描述了当时的情景:公司组织员工在一个演播厅开会,当大家听完要降薪以及为什么降薪后,“很多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表示反对”。


在北京生存的年轻人,大多都背负着巨大的房租压力,降薪20%势必会对生活产生影响,而如果跳槽去竞争对手的公司,很容易实现加薪。但是映客的核心团队全部决定留下来。


奉佑生认为,团队没有离开,主要是因为公司氛围很好,“像一个家庭”;另外,大家也都想把这件事做成。映客联合创始人兼CMO廖洁鸣表示,“初创团队像兄弟姐妹一样,大家能把所有的心理斗争,迟疑、挣扎、犹豫全部告诉大家”。


在稳固了团队后,因为行业热度上升,再加上映客紧紧围绕90后、00后人群打造的高颜值+高格调产品,2015年10月,映客迎来了爆发,用户、活跃度等数据瞬间飙升。


2015年11月,多米在线、金沙江朝华等机构联合为映客投资2500万元;又过了一个月,金沙江创投和赛富基金参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完成,映客在“千播大战”来临之前,终于稳定了自己的行业地位。


吴婷:第一次认真思考现金流问题是什么时候?


奉佑生:应该是2015年9月


吴婷:当时发生了什么?


奉佑生:当时算了下账上的钱,我跟合伙人商量了一下,为了让这500万再多花几个月,我们决定动员员工集体降薪。


吴婷:一上来就集体降薪?


奉佑生:那个悲壮的产品其实还是能回忆得起来的。我们组织员工在一个演播厅开会,所有员工,在听完了我们所表达的目的之后,很多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也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表示反对。


映客危机2:遭App Store下架


当一个产品火起来的时候,立马会有几十个相似的产品出现,直播行业更是这样。


直播行业火爆之后,此前做游戏直播和语音聊天的平台纷纷扩大战场,进入娱乐直播,比如龙珠、战旗、YY等;而熊猫TV、斗鱼、一直播等创业公司也加入战局。


行业的乱象就此拉开序幕。主播为了获得更多关注,开始出现打擦边球的现象,直播过程中衣着暴露、色情直播等负面新闻始终环绕着行业。而平台为了留住大流量主播,百万、甚至千万签约的事件也并不罕见。


因为监管等问题,映客在这一时期数次遭遇App Store下架。在节目中,奉佑生表示,被下架是因为“苹果担心直播领域的监管风险,而映客的排行又很高,因此苹果担心监管失控”。


对于一款移动互联网产品来讲,被App store下架,意味着失去了几千万用户。千钧一发之际,映客的投资人站了出来,选择与映客“共同度过难捱的时刻”。


朱啸虎告诉吴婷,自己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和苹果负责人联系、商谈,解释这种竞争对手的恶意竞争行为”。


吴婷对话朱啸虎


经过处理,产品再次上架后,奉佑生启动了最强监管计划:用户打开每一个直播都会看到相关的提醒,严令禁止三俗涉黄。同时扩充监管队伍,“我想要的是一个简单干净的视频直播平台,映客团队会24小时不停歇地进行筛查和监管,一发现不良内容,5秒之内封号和IP。”


尽管重新回到了App Store,但是映客还是遭受了重创。


第三方数据平台易观的数据显示,2017年4月后,映客在直播类APP排行榜上,从第一降至第四。


吴婷:当时被苹果下架,有没有觉得这个公司就此完蛋了?


奉佑生:那也有可能,因为对于移动互联网产品来说,苹果就占了半壁江山,如果没有苹果用户的话,那公司基本上就完蛋了。


吴婷:当时是什么原因?


奉佑生:其实核心还是苹果那时候担心直播领域的监管风险,另外那时候我们的排行榜又冲得很靠前,影响很大。对于苹果来说,它也担心监管的失控,然后影响政府的监管系统。


映客危机3:借壳失败,数据下滑


“千播大战”在资本的加持下异常激烈,为了进一步稳固自己的优势,映客打算上市。而直播行业频频触及监管红线,映客更是经历了被App Store下架的事故,因此映客独立上市的可能性并不大,借壳上市是当时唯一的出路。


2017年5月,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映客不低于50%的股权。作为传统公关行业,宣亚国际希望在完成对映客的收购后,可借助行业数字化变革的机遇,填补上市公司在新兴营销传播领域的空白,并向数字化营销领域全面拓展。


9月初,宣亚国际公布了收购方案,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映客创始人团队48.25%的股权,交易价格约28.95亿元,映客估值为60.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宣亚国际2017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公司总资产为5.2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31亿元,期末货币现金为2.95亿元。


也就是说,宣亚国际能拿出来收购映客的资金只有2.95亿元,只占交易价的1/10左右。有媒体透露,宣亚收购映客的现金,名义上是由其四大股东提供的借款,但实际上,这笔借款的74%都来自于映客创始团队。这是一起借钱给别人收购自己的案例。


眼看着“直播第一股”即将出世,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宣布终止收购映客。历时7个月的直播行业收购第一案以失败告终。


对于这起收购案的失败,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趋紧的政策监管或是原因之一。


2017年4月,监管部门就收紧影视文娱等行业的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政策。宣亚国际收购映客,采用的是全现金而非股份交易,因为股份交易需要监管部门审批,因此外界普遍认为这是规避监管的一起收购案。


与宣亚国际牵手失败后,映客的数据下滑已经很明显了。招股书显示,2017年,映客的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两项关键指标都出现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比2016年第四季度分别下跌26.3%和26.6%;与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的这两项数据同样出现了下跌,尤其是付费用户,下跌了43.3%。


映客重生


在经历了以上波折后,映客决定修炼内功,寻求独立上市的机会。


在一系列的努力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今年年初推出的直播答题产品“芝士超人”。这款产品以“连续答对X道题,平分XXX万现金”为亮点,吸引了海量用户参与。


芝士超人引爆了答题产品,在直播业务遭遇天花板的情况下,映客找到了新的增长点。为了守住新的优势,映客不惜花费2亿元为“芝士超人”打广告。


令人稀罕的是,直播答题最终被监管部门叫停。但是凭借这一次成功的尝试,让外界看到了映客在社交领域的实力,映客也就此看到了独立上市的希望。


2018年7月12日,梦想终于成真。


映客上市日,奉佑生与团队合影


虽然很多创业公司把上市作为一个长远的目标,但真正实现的那一天,奉佑生却显得平静了许多。在上市前的内部信中,他写道:每天都会有太阳升起,你永远不可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朱啸虎也表示,上市只是一个新的起点,但是映客可以借助这个资本平台,创造更多的辉煌。


值得一提的是,在节目中,奉佑生还展示了更感性的一面:



吴婷:你认为你的孤独给产品设计上带来了哪些灵感?


奉佑生:其实从产品一开始就注入了这种灵感。直播的核心其实是它背后的陪伴。


吴婷:如果我是你,我就不用“孤独”来说事儿,其实直播就是一种放松,跟你说的看电影是一样的。


奉佑生:这是两种逻辑。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自己负向的评价,而有的人就想为什么不能坦诚地承认自己所有的不快乐呢?有的人觉得每天很快乐,比如你看到每天很快乐的人,可能他快乐的背后,其实没那么快乐。


吴婷:你快乐吗?


奉佑生:我不快乐。


吴婷:是什么让你不快乐?


奉佑生:我觉得不快乐不是一个不好的东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