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沸点资本于光东的“二次重塑” |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自2013年底起,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第二次大裂变,几乎每月都有知名投资人离职设立新基金的消息传出。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下,2014年仅中关村就有40000家企业诞生,融资需求暴增。相应地,VC也在批量化诞生。

 

创投行业第一次裂变发生在2005年前后,沈南鹏离开携程入主红杉资本,徐新离开霸菱投资创立今日资本,张磊创立高瓴资本,张颖创立经纬中国……也由此改写了中国VC行业格局。

 

成立于2016年下半年的沸点资本是“VC大裂变”中的一家。与市场上绝大多数VC路数有所不同的是,沸点资本三位合伙人也是其仅有的投资团队——涂鸿川曾是高原中国创始人,因投资命中率高而出名;姚亚平曾是高原资本全球执行董事及中国合伙人,有11年的投资行业和投资银行跨境并购和财务顾问经验;于光东则曾任奇虎360高级副总裁及产品负责人,曾领导开发多个数亿用户量的产品。

 

2018年是自2000年以来VC融资金额最高的一年。据普华永道、CB Insights发布的最新报告,2018年全球共有14247笔融资交易,金额达207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21%。成立2年多之后,沸点也在2018年交出了自己的成绩单:2018年5月,沸点资本宣布完成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的美元和人民币双币基金的募集,360企业安全、高思教育、触手直播、团车等出现在其投资名单上。2018年11月20日,团车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7.8美元,市值近6亿美元,其中姚亚平是团车的重要投资人。团车创始人闻伟曾表示:“姚亚平把CEO的很多活给干了,有点像团车创业合伙人的感觉。”

 

在沸点资本创立之初,三个人便达成了一个共识——要做一家成功率达到80%的VC投资机构。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沸点资本找到了与别家形成差异化的切入点:侧重服务创业者。于光东称他们的投资风格为“工匠投资,陪跑创业”。

 

提到未来投资方向,于光东告诉「我有嘉宾」,在文化层面,他们会着重关注潮生活方向,即年轻人感兴趣的文化;从底层技术层面,他们关注的方向为“ABCD5”,即AI、Blockchain、Cloud、Data、5G;而在这两个层面之上,则是互相之间的纵深产业结合。


在奇虎360创业初期,于光东便加入了公司并成为第一批员工。在奇虎360工作的12年间,从产品再到技术和商业化,他几乎经历了一个互联网公司成长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所有过程。

 

对于光东来说,自己的人生似乎一直都顺风顺水。他从25岁担任大型互联网公司销售总监,再到加入奇虎360开始创业,并在32岁成为奇虎360核心高管。他也曾得意并享受这种顺风顺水,但最终还是回到了自我探索中来。“在360,我经历了从最开始什么都没有到后来的辉煌,完成了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过渡。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成功失败,发现自己不太想做很大的管理者,而是想做点自己的事情。”于光东说。

 

于光东觉得,转行做投资对他来说是一次人生的“二次重塑”,“是一种状态的重塑,相当于又回到了重新创业的状态,没有资源、没有灯光、没有舞台,重新开始去做一个新的东西”。在这个过程里,于光东坦诚“很多东西需要重新学习”,但也认为自己有能力理解创业者,创业者在不断打磨、迭代的创业过程中,需要像他这样有工匠精神的投资人的陪伴。


二次重塑


离开奇虎360对于光东来说并不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每一次的职业经历都是在最高点的时候走的,在外界看来就是激流勇退。”于光东说。

 

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于光东做职业选择的原则只有一个:能不能学到东西。2003年,于光东加入360。刚开始到奇虎360时,他从年薪200万到月薪1.5万,从西装革履到“大背心、大裤衩”,一干就是5年。但这个过程让他兴奋,因为每天都在持续的学习中。

 

2016年,选择离开奇虎360之前的一年间,于光东陷入了焦虑。这种焦虑一方面源于他在当时的位置上已经不能再学到新的东西;另一方面,当时身为高级副总裁的于光东,每天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12点都在开会,“发现自己做了很多紧急不重要的事情,但很多紧急又重要的事情都没做,都是外界带给你的忙。” 于光东说对「我有嘉宾」说。

 

对于这种焦虑,于光东在后来做自我分析时的总结是:“我觉得不管是企业还是人,你的价值和你对外的价格之间不能差太大,否则你就会不舒服。比如我之前管理三四千人,但我真的有能力管理那么多人吗?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其实很多内功需要沉淀。”

 

至于为什么选择做投资,于光东认为更多是来自于对自己的判断。在奇虎360的工作经历让他经历了从产品、技术、销售到异地合作的全流程,于光东认为“自己比较懂创业的逻辑和过程”,更能在一些关键节点帮助到创业者;另一方面,于光东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去管理一个特别大的团队,“没有当王者的风范”;又恰逢涂鸿川也在那个时间点准备辞职创业,两人从2007年认识——早在360时期,股东涂鸿川就跟产品经理于光东在产品会上多次碰头,发现双方对产品迭代理念非常契合。种种考虑之下,于光东选择进入投资界。

 

进入投资行业,即便有在奇虎360多年的人脉和资源积累,于光东仍算是个新人。“在这两年当中,我学习了很多技术层面的东西,比如:如何管理基金,如何与人谈条款,如何在很好的时机退出,公司应该在何时上市,什么时候不该上市,这里面都有非常多的技巧。” 于光东说。

 

在于光东看来,做投资和创业是两种完全相反的思考模式。创业者对事负责,但投资人需要拿出很大的精力对钱负责。创业者永远乐观,会告诉别人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件事情,但投资人思考的逻辑是如何找到人和钱去完成这件事情。于光东总结:“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非常大的思维调整。”

 

除了技术层面不断学习外,于光东还花了大量时间进行深度思考。在他看来,思维模式调整是一方面,思维模式打开是另外一方面——“很多社会规律、历史规律和自然界规律都是相通的,投资成功失或败的规律可能就是大自然的规律,就像人生命的规律和企业发展的规律是类似的一样。只有沉下心来思考,才可能发现它们之间的关联性。”

 

转行两年,于光东觉得自己“越来越踏实,内在的积累也越来越多了。”


陪跑创业


在沸点资本还未正式创办之前,三位合伙人就已经达成了共识:用工匠的精神,先跟创业者同频,他们再去陪跑。因为他们相信只有这种陪跑才能给创业者带来真正足够的帮助。涂鸿川和姚亚平是高原资本时期的老搭档,俩人在风格上极其相似,用外界赞誉为“狙击手”的方式做投资。三人的经验和性格有很强的互补性,涂鸿川、姚亚平拥有资深的投资经验,而创业出身的于光东有丰富业务和管理经验,对创业了如指掌。

 

创办沸点资本后,于光东第一个操盘的案子是高思教育。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最初在北京开展线下学校,在北京以外的市场,则以线上的模式运营。他们将线下运营体系和教学体系做到线上,面向B端学校和机构销售。

 

2015年中旬,担任长江商学院互联网学会会长的于光东结识了长江商学院互联网学会的“校友”、高思教育创始人须佶成。据须佶成回忆,在沸点资本没有投资高思教育之前,于光东就经常会为须佶成提供具有实质性帮助的建议,并且毫无保留的回答他提出的所有问题。“于光东这个人特别真诚,完全理解我当时的痛点,不像是一个投资人,更像是我的创业伙伴。”须佶成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和其他机构不一样的地方是,沸点资本没有设投资经理岗位,三个合伙人就是整个投资团队。从找项目到投后管理都是三个合伙人自己做,亲力亲为创业者贴身服务。他们现在确保能把50%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对被投企业的投后服务上,一方面实现对具体领域的深度了解,另一方面也可以帮助企业少走弯路,提高创业成功率,尽量让投资的公司都能成功。2017年,沸点资本共投资7个项目,包括团车网、大件会等,且均为领投。于光东告诉「我有嘉宾」:“我们用工匠精神来做投资,但并不代表我们要用工匠的制度和机制来做投资。因为工匠是没有机制、没有制度、没办法复制,而我们会用专业、科学的机制和制度去做复制。”

 

在于光东的规划里,沸点资本会建立非常庞大的分析团队和投后团队,“只有做更好的分析,才能知道我们愿意看哪些行业,才能更有的放矢的发挥我们三个人的作用。”

 

在沸点关注的领域里,他们更喜欢的创业者有两类,一类是有一定创新程度的、稳定的项目,“不太会去投空中楼阁、只有idea的项目”;另一类偏爱有“沸点”的项目——团队能够不断持续迭代、不断跟着社会进步学习、创新的项目。“其实创业没有什么好方向,创业就是创业者不断审视自己的优缺点,再在这个世界找到一个很好连接点的事情。”于光东说。对于在选择创业项目时,究竟是看中团队还是商业模式,于光东觉得团队更加重要。


押注“潮生活”


2018年5月,在经济下行中,沸点资本宣布完成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的美元和人民币双币基金的募集。未来沸点资本的关注方向聚焦于两个层面。在文化层面上,他们会着重关注潮生活方向,即年轻人感兴趣的文化;从底层技术层面,他们关注的方向为“ABCD5”,即AI(人工智能)、Blockchain(区块链)、Cloud(云计算)、Data(数据)、5G(第五代通讯);而在这两个层面之上,则是互相之间的纵深产业结合。据普华永道、CB Insights发布的最新报告称,2018年是自2000年以来VC融资金额最高的一年。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共有14247笔融资交易,金额达207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21%;其中人工智能领域的融资较2017年猛增72%,达到93亿美元。

 

在于光东看来,技术的发展是基础,而新的应用创新则跟文化进行匹配。沸点现在重点关注“潮生活”,即95后、00后甚至05后的人有什么特点、对什么事情更感兴趣,“文化和技术相结合,才会形成一个现象层面的东西,”于光东拿出手机,打开抖音,“我手机了装了很多新出来的社交软件,平时没事儿就看抖音,希望能浸泡在里面,去更多地理解年轻人。”据波士顿咨询最新报告预计,到2024年,中国消费者将贡献全球奢侈品市场40%的销售,带动全球市场75%的增长,其中中国千禧一代将成为全球奢侈品的消费主力。

 

从行业的角度来说,于光东认为产业互联网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即怎么样把产业里的应用跟互联网结合得更好。“技术的更迭要进入到应用,应用要跟文化结合,文化最终要落地跟产业结合,最后就变成是产业加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覆盖产业。”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自2017年8月以来,中国VC/PE市场募集完成基金数量及规模均持续走低,完成基金数量从344只跌到34只,完成规模从122亿美元跌至31亿美元,同比骤降74.59%。创投机构募资难,原因包含多个方面,一方面在于市场上资本流动性不足;另一方面也在于LP机构在投资创投时遇到一系列限制。这些限制有政策上的,也有LP机构考核奖励制度不合理造成的。

 

资金头部聚集效应日趋明显,募资难主要体现在暂时没有显著成绩的中小型机构上。有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VC/PE行业的真实状况来看,募资难的问题正面临两极分化。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行业中小机构以及新机构在募资及项目竞争方面均缺乏优势,而大机构或知名机构相对更具竞争力。在悲观的资本环境下,创投市场也明显受到影响,单笔投资规模普遍降低,资本投资也更谨慎。


对创业者和投资人正在面对的“资本寒冬”,于光东认为这是经济环境、投资环境和供需市场越来越成熟的过程。而在未来,企业可能更多的以价值为导向,而不是以外来的价格为导向,最终好的企业还是会活下来的,而且会活得很好。“我觉得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别把今天当寒冬,而是要把今天当常态。”于光东说。

 

除了工作之外,于光东还是一个多年的话剧演员,并组建了自己的话剧团。对现在的于光东来说,他个人的沸点就是做的事情能让自己“沸腾起来”——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保持真诚”,并且“享受过程”。


文 | 孔明明

不是所有的访学都叫嘉宾派。标杆企业深度访学课程嘉宾派提供的是商学院“理论框架”之后的“实战研习”,是“知识“之后的“见识”。


嘉宾派存在的最终目的,是打造产业共同体平台,为企业赋能、为社会增智。在第四季提前批录取中,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国轩高科董事长李缜、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等人已经顺利通过,成为嘉宾派第四季学员。加入嘉宾派,与他们一起研习标杆,介入案例,在三段学习中行价值之旅,获破界之识,得莫逆之交。

 

第四季报名已启动,详情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