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出井伸之与索尼兴衰 | 婷姐闪聊

吴婷、出井伸之 我有嘉宾

我在1994年感受到了美国互联网的发展,就跟索尼内部打报告说,如果索尼不进行变化的话,公司可能就不行了。我曾经说,互联网是落到地球的一颗巨大的陨石。 陨石掉落下来,恐龙灭绝,然后新的哺乳动物统治世界。”


说在开聊前 




出井伸之是日本商界的一个传奇人物,也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他曾经带领16万索尼员工创造了7兆5千万日元的营业额,一度让索尼帝国的辉煌达到顶点。但也有人认为,他要为其后的索尼衰落负主要责任。他在迎接新科技浪潮方面,显得敏锐且激进,他主导了索尼PC业务,积极建议发展互联网业务,很多人认为,索尼的多元化是从他开始的。但现在他坚称自己只是在立体化发展。


在这个冬季,我带着嘉宾大学的学员东渡日本,向日本企业学习新零售、新商业的思路与玩法。无论出井先生在承受何种争议,对于我们来说,他和索尼是日本“失去的30年”的最直接见证者,他们的经历与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同时,日本企业家又在错过互联网机遇的背景下,努力精研出一套自己的新商业守则。这更是我们希望通过对话得到的宝贵财富。




中国正在面临 

日本曾经面临过的难题 


婷姐:回顾东亚中日韩三国的历史,我们有很多发展脉络非常相似,就目前来看,近几十年的中日经济也存在很相似的地方,你如何看待这两者对比?


出井伸之:从1639年到1854年,我们是江户时代, 是日本曾经的一个锁国的时代。 虽然它面向世界是锁国的,但是它唯一跟中国和韩国是有一定的交流的。 经过明治维新,锁国的时代就结束了。经过了战后的经济增长期,一直到安全信息时代。从200年、100年、50年,典范转移变化的时间,经过的时间是越来越短的。中国肯定会更快,可能会达到1.5倍的速度左右。

 

婷姐:从当前来看,中国经济形势有什么是日本曾经经历过的吗?


出井伸之:索尼也曾经历过日美的贸易战,中国可能现在正在经历这个事情,1970年到1980年,日本实现了一个飞跃式的发展,比如有“日本是第一”的这样一本书。在索尼收购哥伦比亚电影后,还有日本侵占好莱坞这样的说法。1970年到1980年的时候,美国觉得从日本进口的东西太多了,就跟现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是非常相似的。然后美国就开始推动日元升值,最开始的时候1美元可以换380日元,后来变成1美元可以兑换100日元。美国对中国是否能采取同样的手段,这个不一定。


日本错过了互联网 

这个巨大机遇 


婷姐:除了外部环境以外,日本经济后来的发展有什么可以对中国形成启示的东西吗?


出井伸之:从1990年开始,被称作日本失去的20年,可能我们现在得说失去了30年。相反,中国从1990年开始就出现了工业革命、数字化和互联网,这样三项革命同时进行。 美国也是同样的,在这25年左右,美国和中国都是实现了非常大的发展。在我成为索尼社长之前,我在1994年感受到了美国互联网的发展,就跟索尼内部打报告说,如果索尼不进行变化的话,公司可能就不行了。我曾经说,互联网是落到地球的一颗巨大陨石。 陨石掉落下来,恐龙灭绝,然后出现了哺乳类。现在看起来,1995年通过数字革命出现了很大的企业,在美国和中国出现了很多这样的企业。有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些都是利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企业。全世界就像这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过互联网的出现,成长最快的可能是做平台的企业。

 

婷姐:你认为在这场互联网变革中,中国企业建立了什么核心的优势?


出井伸之:像阿里巴巴这些企业,在客户中间可以获得数据,然后又做BtoB,是处于客户之间一个触媒作用的一个企业。处在客户之间,然后去获取数据的平台,美国是有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这些企业,然后中国主要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日本缺失了这样的企业。

 

婷姐:刚才您说到了发展正在加速,过去几年,在互联网的强大发展动力下,独角兽的出现确实非常快,从您的视角来看,接下来哪个领域会出现比较大的变化?


出井伸之:刚才说到现在中国的个人信息都是被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些网络所掌控,而且不仅是信息,还有资金流动。大家现在用阿里巴巴,可能就用不到银行,甚至中国人现在都不用现金了。在这个过程中最头疼的应该是银行,现在中国最可能变化的就是银行金融这个行业。但这里面还有很多变数,比如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些巨头企业以后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区块链出现会改变什么,银行是国有企业,它对民营企业的阿里巴巴、腾讯之类会做出一些什么样的限制。


中国企业需要立体化 

而非多元化 



婷姐:您在索尼担任社长是1995年到2005年,这十年实施了多元化的战略,索尼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现在也有人对索尼的这一步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您现在认为多元化对于企业会有什么效果吗?


出井伸之:我加入索尼以后,索尼大概增长了1000倍左右。实现这么大的发展,理由主要是这三个,一是半导体的发展,二是进行全球化收购了一些美国企业,三是实现了业务的多元化。很多人可能认为索尼是一个生产电视机、随身听的硬件的企业。其实它们只占索尼不到40%(的销售额),所以索尼本身实现了一个很大的转变。这些转变,我其实更想用的词不是多元化,而是立体化,如果去收购跟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业务,那么一不小心公司就会成为一个金融的公司,会成为一个基金的投资的公司。

 

婷姐:立体化与多元化,您能具体说一下,这两个概念的区别吗?


出井伸之:这可能还是跟这个公司的愿景有关系。比如索尼,它做音响是用耳朵去听的,然后做显示产品是用眼睛去看的,再之后做娱乐方面,是用心去体会、去体验的。索尼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使人的生活变的更加有意思的企业,索尼的公司愿景,其实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保持着一贯的。

 

婷姐:想问出井先生怎么看待多元化和专注这两件事情?一个公司发展到什么样的一个阶段,更适合去多元,什么阶段应该专注?


出井伸之:以索尼为例,它改名叫SONY这个名字,它其实最初的契机就是因为要实现这个国际化。 然后比如说它在美国购买了一些电影的公司,购买了一些音乐的公司,也是因为它感觉到自己只做硬件的话,以后肯定是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所以它就是看到了自己将来,所以才决定去做这样一个发展。企业无论它的大小,它有自己的愿景,有自己想做的社会贡献,所以要从这几个方面来综合考虑,而不是从它的规模来看,什么时候应该去实现它的立体化多元化。


 推荐阅读 

 朱啸虎的捕“兽”心经 | 婷姐闪聊


 婷姐对话 

吴婷对话毛大庆:我是一个典型的过程主义者

吴婷对话冯仑:我没有退休而是在重振旗鼓

吴婷对话蒋锡培:创业30年,我经历企业5次改制 

吴婷对话魏东:我的背水之战

吴婷对话余凯:挑战巨人,你要站在它的射程之外

吴婷对话刘自鸿:当你凝视巨头,巨头是否回望你?

吴婷对话奉佑生:一波三折,映客圆梦

吴婷对话尹烨:我们都存钱,有人存命吗?

吴婷对话刘夜:中产在为教育而焦虑吗?

吴婷对话史蒂夫·霍夫曼:中国创业者正在重塑这个星球?

吴婷对话戴雷:中国新造车正处于全球中心?

吴婷对话驴妈妈洪清华:我曾睡在上海的大街上

吴婷对话三只松鼠章燎原:5次罚款成就“松鼠老爹”

对话小猪短租陈驰:医生凶猛 | 吴婷日记

对话韩后王国安:AB鸡血官 | 吴婷日记

吴婷对话贾伟:我要搭建人人都是设计师的超级模式

吴婷对话米雯娟:教育的利润不能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