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首席提问官吴婷「提问·余承东」:华为的下一个目标? | 嘉宾峰会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点击视频查看吴婷提问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


今年的高端手机市场上,苹果目前依然是最大赢家。而年初被广泛看好的华为却在今年麻烦不断。对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而言,在亲眼目睹了CES上各种5G和折叠屏产品之后,对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也对手机市场以及华为的未来心生疑惑。

 

10月18日,在嘉宾大学举办的“Q Business!2019嘉宾大学年度峰会”上,作为现场的首席提问官,吴婷与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进行了15分钟的苏格拉底式问答。在这短短的15分钟里,对于华为的未来、华为的下一个目标究竟是什么,似乎找到了原因和答案。


2019年初,5G手机和折叠屏手机俨然成为CES的主角,而缺席CES的苹果,则因为5G芯片研发难产、产品创新乏力而在一片冷嘲热讽中显得灰头土脸。

 

八个月过后,人们期待中的折叠屏手机已经渐渐没了声音,而由于商用进程缓慢,5G手机大战也才刚刚开始。似乎谁也没想到,在9月推出iPhone 11系列手机的苹果,竟成了目前为止手机市场的赢家。罗森布拉特证券公司(Rosenblatt Securities)分析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iPhone 11自9月上市以来的销量已经超过了1200万部,比去年发布的iPhone XR上升了15%。罗森布拉特预测,iPhone 11系列在今年年底的总销量将达到7000万部。

 

在10月18日于深圳举办的2019嘉宾大学年度峰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强调,华为手机销量落后是因为苹果卖的时间长,华为在11月的销售会超过苹果。

 

“今年‘双11’开始,华为在高端市场会全面碾压。”余承东在嘉宾峰会现场回答首席提问官吴婷的提问时说。这样的话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可能会被人说成是吹牛。但从“余大嘴”口中说出,却显得十分自然。从接管华为消费者业务那一天起,他所“吹过的牛”,似乎都已经一一实现。

 


从中低端到高端的逆袭



在高端手机市场,摄像头仍然是手机厂商追逐的焦点。在苹果推出三个摄像头的iPhone11 Pro后,华为也推出了四个摄像头的Mate 30 Pro,比三摄多一摄。

 

在高端市场与苹果竞争,这对于十年前的华为来说,是件难以想象的事。华为的手机战略早就在内部提出,但由于任正非的反对,一直成为忌讳的话题。直到2000年,任正非写下那篇著名的《华为的冬天》,认为要在公司内部做自我批评,做手机的提案才得以被提上日程。而当余承东接过消费者业务,准备将其打造成高端手机品牌时,华为内部再次出现了重重阻力。

 

“每一次做大战略调整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反对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你。”余承东说。当时,华为的手机业务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而国内的手机厂商也没有任何成功案例。有运营商讽刺地说:华为做高端手机不可能成功。

 

不过,在工程师出身的余承东看来,自己要用有挑战的目标来牵引团队,而“遇到困难,非常绝望、艰难的时候,也是即将迈过这个困难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产品体验和团队管理上,他都有着极致的要求。

 

产品体验上,余承东要求每一个人都要关注产品体验的细节,形成文化和氛围。团队管理上,他要求做任何工作都要做该领域的NO.1。“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只有我们始终追求第一,短期做不到,但是迟早要做到。”他说,华为做三年计划、五年计划,每年滚动,最差都是提前一年完成,一般都是提前两年完成。

 

 

构建世界级的产业生态



“如果没有今年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制裁,华为今年大概率市场份额能够做到全球第一,而且这个第一会比第二超出30%以上。”余承东说。这似乎印证了任正非在今年1月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的说法。他说,2019年对华为来说可能是艰难的一年,华为可能会在国际市场面临挑战和困难,营收增幅将低于20%。

 

贸易战成了华为坐上高端市场王位的首要阻碍,尤其是海外市场的产品销售,决定着华为能不能在明年超越三星。在销售渠道、操作系统、芯片等条件的限制下,构建自主的HMS生态成为华为的下一个目标。

 

美国市场对我们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要构筑自己全场景的生态,这生态未来的商业价值是几百亿美金。”余承东透露,华为要在两三年的时间内完成这个目标,实现使用自主生态的产品在海外的全力销售。他表示,当行业做转型和变革的时候,一定要跟上时代的潮流。如果没有抓住今天的2C时代,华为今年的发展就会遇到严重的问题。

 

今年1月,任正非对媒体表达了自己对智能社会的理解,称智能社会必须要靠终端,终端的感知要靠传感器、显示器,手机只是终端的一个领域。

 

从任正非的表述中,不难看出华为在终端业务上的野心。但这样的野心绝不会仅靠华为来实现。余承东表示,华为不仅会构筑自己的生态,也要扶持中国产业链的迅速成长和发展。华为要将产业链公司的能力变成世界级水平,用订单甚至投资来支持产业链的发展。”余承东说。

 

首席提问官吴婷提问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

 

   提问·余承东  


吴婷

最让智者崇敬的是时间的力量。我们这个时代唯一不变的正是变革本身。在座的诸位是最具创新力和实践精神的企业家、投资人,是一群未来穿越者。


只有站在未来洞悉“今天我该如何去做”的人,才能提前拿到门票,掌握未来经济、产业、社会的话语权。


嘉宾大学陪伴了一批又一批中国创新企业及企业的成长,我作为嘉宾大学创办人也需要常常穿越到未来,站在那里问自己:“如果你们代表着未来,那么未来20年的主流商学院是什么样?我自己如何能打造出最好的教育产品,做引领者的引领者?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有企业都在试图寻找那条通往未来的最佳捷径。


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看到未来的样子。这其中,能够走上那条通往未来之路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有这样一家企业,它似乎每一步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在它成立30多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从十年磨剑到笑傲江湖的历程。它就是值得我们骄傲的科技公司——华为。


在华为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人功不可没。他是如此精益求精,以至于我听说,他的任何下属随时会在半夜接到他的电话,挑毛病、加设计、改产品。他的微信签名是“Make it possible以行践言”。他认准的目标,一定要实现。


精益求精,方能百炼成钢。每一位消费者都值得拥有最好的华为产品。


他是一位“产品极致追求者”。大到每一款产品的整体设计,小到每一个可能会影响到消费者体验的细节,他都十分重视。正是因为他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在他的带领下,华为消费者业务才能一路披荆斩棘,获得消费者认可,领先全球。他就是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


有请这位“产品极致追求者”。

刚才说到的您会在半夜里打电话给同事,“挑毛病、加设计、改产品”,确有其事吗?您是一个注重细节的管理者吗?对产品体验的要求是怎样的?


余承东:确实有。做产品体验,要求每一个主管、每一个员工都要来关注产品。只有每一个人都关注产品的时候,才能形成良好的文化和氛围,关注到每一个产品的体验,包括细节。

 

相对于关注细节,我更重视大的方面。我关注整个团队的文化建设,关注团队的精神面貌建设。一个团队有什么样的精神面貌,就有什么样的追求,也就决定着这个团队能有多大的成就。

 

要做就做第一,这是我们团队一直以来的要求。做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个项目,一定要做到第一。无论做什么工作,要求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超越所有我们能够超越的。

 

吴婷:您在网上有个绰号叫“余大嘴”。2015年的时候,您就说要“干掉”苹果和三星。您提出的这些目标,如何去实现?这些目标是与团队商定的结果吗?

 

余承东:中国有一句话: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只有我们始终追求第一,即使短期做不到,但是迟早要做到。

 

我并没有说“干掉”谁,只是说我们要“超越”。如果没有今年的中美贸易战美国制裁,华为今年大概率市场份额能够做到全球第一,而且这个“第一”会比“第二”超出30%以上。

 

我们下定了决心,就要和团队达成共识。我是用有挑战的目标来牵引团队,我们每一次说的目标,都会超额完成和超额实现。华为做三年计划、五年计划,每年滚动,最差的都是提前一年完成,一般都是提前两年完成。

 

吴婷:2010年华为手机销量300万台,八年后增长了68倍。华为有一句话叫“圣终端神无线”,有你们的小伙伴评价说“余承东待过的部门,来之前穷得低调,来之后富得流油”,由此可见余承东的能力。您加入华为20多年的时间,从交换机时代到GSM网络再到4G网络,您跟华为一起迈上了很多大台阶。在这些经历中,哪一次是您对未来感觉最迷茫的,您又是怎么找到信心和通往未来的道路的?

 

余承东:我们这么多年来经历了非常多的困难和挑战。每次觉得自己无法承受和无法坚持的时候,也就是快成功的时候。当我们遇到困难,非常绝望、艰难的时候,也是即将迈过这个困难的时候。

 

每一次做大的战略调整,我们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反对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你。这个时候要做决策,会面临巨大的压力。我接手华为业务的时候,华为做的是中低端手机,但我们说要做高端手机,要打造世界级高端品牌。大家都说我们疯了,因为当时的业务是亏损的,也没有任何成功的案例。华为第一款旗舰手机卖2000多元,运营商讽刺地说:“你们做的东西不可能成功。

 

经过这些年的坚持,我们走过来了,一直往高端走。在高端手机方面,我们今年的销量和苹果是接近的。今年的“双11”,我们会全面碾压,我们的销量将达到40%~55%(市场份额),在5000元以上的产品中占到一半。

 

 

吴婷:今年1月,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说,2019年对华为来说可能是艰难的一年,华为可能会在国际市场面临挑战和困难,营收增幅将低于20%。中美贸易战对华为的市场影响有多大?如何调整?华为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余承东:如果没有贸易战,我们今年就会超过三星,就会做到全球市场份额第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明年会更具挑战。美国限制了我们海外的产品销售,明年能不能超过三星,是个很大的问号。

 

在今年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我们仍然有持续的增长。我们在构筑自己的生态,做全球销售第一的目标的实现会比较晚一些。

 

但是,构筑华为自己的HMS生态会让我们拥有更强大的能力。美国市场对我们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要构筑自己全场景的生态,这生态未来的商业价值会是每年几百亿。

 

吴婷:今年1月,任正非对媒体称,智能社会必须要靠终端,终端的感知要靠传感器、显示器,手机只是终端的一个领域。华为构建自主生态的量化目标是什么?包含哪几个层面?

 

余承东:量化目标是用两三年左右的时间来完成,实现主力产品在海外全力销售,并且使用我们自己的生态。我们目前用的是谷歌和微软的生态。

 

我们不仅要构筑自己的生态,还要扶持中国产业链的迅速成长和发展。华为带动了很多的产业链,要把它们的能力变为世界级水平,我们提供订单,甚至提供投资。过去我们不做投资,但是为了支持产业链的发展,我们就会有投资。



© THE END
转载/合作/入读者群请联系微信号:嘉宾小助手

leaderpier001(添加请注明姓名、事由)



 延伸阅读 


▼▼▼



 你在看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