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记者采访矿难,遭群殴多处受伤:为何鲜有机构媒体声援?

如何获得ClubHouse邀请码?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一位清华教授的恐惧: 我们正被逼回“封建”时代 | 文化纵横

中国第—奇女孑!科学已经无法解释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姑娘你怎么这么会玩,看呆了

2017-09-25 搞乐小片段 搞乐小片段

点赞+转发

手指下面面看更彩内容原创 |“苏小姐知道的太多了。”男人冷笑,道:“而往往知道太多的人都是不该活在这世上的。”“你杀了我就不怕给夫人,给梁府招去麻烦?”苏梅强忍镇定,嘴角抖动着道:“大驸马什么都知道了,但他却没有杀我,那就说明他对我是有感情的,倘若被他发现我突然死于非命,你说大驸马会怎么做?”也不等黑衣人开口作答,她自顾自地给出她自以为是的答案:“他会回京,会和夫人清算,到那时,夫人能放过你吗?”黑衣人嗤笑:“证据呢?”“你……”苏梅身子晃了晃,神色惊惧、惶恐。是啊,只要她死了,大驸马有何证据能证明一切都是京中那个女人的错,是那个女人设的局,让她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让她引着他一步步走向毁灭?想到自己已走投无路,苏梅双腿一软,抱着怀中的儿子跪倒在地,她害怕,她紧紧护住怀中的孩子,带着防备,带着恳求,流着泪对黑衣人道:“大哥,你行行好,放我和孩子一条活路吧!”“路是苏小姐自己选的,这会儿求在下放你条生路,是不是有些可笑了?”平生他最恨不知廉耻的女人,如若不是为报恩,他不会答应二少爷屈就在这北部边陲小城,监视大驸马和一个女人的日常生活。曾经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可母亲却因为家穷抛下患病的父亲和年幼的他,与外面的野男.人跑得不知所踪。父亲无法接受妻子的背叛,没出半月便含恨离世。剩下不到八岁的他开始四处流浪,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以为一辈子不会再见到的母亲,竟然让他在十四岁那年遇到。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他流落到一不知名的小县城中,身上裹着脏兮兮的破棉袄子,蜷缩在一富户家门口的石墩旁。“孩子,你醒醒!”好熟悉的声音,少年又冷又饿,睁开双眼,透过遮在眼前的蓬乱发丝看着眼前与她说话的妇人。许是刚没睡醒,他觉得视线有些朦胧,看不清妇人的具体样貌,但他却看得出妇人身上的穿着像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他不想死,不想饿死在街边,也不想冻死在街边,他要找娘,找到那个狠心抛下他和父亲,和人私.奔远走他乡的恶毒女人,要亲口问问她,当年为何就那般狠心抛下他们爷俩?家里是穷,可父亲对母亲的爱他都有看在眼里,要不是为多挣几个银钱,父亲也不会放下爱不释手的书卷,放下文人的尊严,用自己不算壮实的肩膀,去外面找活干,从而落下病根。据说他家一直是一脉单传,往上推三辈也算是稍有些名望的氏族,谁知到他曾祖父手时,不知因何得罪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姓氏族,然后开始被人无情打压,逐渐走向败落。父亲年幼时,家里还算能过得去,否则,也不会娶到一个美娇娘做妻子。呵呵!美人都是要寵要娇养的,但就他家的条件,又如何能做到?  ☆、442:都有自己的故事(二更)442:都有自己的故事(二更)    祖父祖母在世,生怕委屈了这位好不容易娶到家的儿媳妇,因此,极尽可能地对人好,重活、累活都不让儿媳妇干,只让小两口好好相处,早日为家里诞下下一代。父亲自幼聪慧,想着他日后能有出息,走出偏僻小村落,重拾家族昔日的荣耀,祖父不惜一切让父亲努力读书,为他们一家子的未来努力,于是,造就了父亲后来的悲剧人生,造就了他们一家的悲剧。鹅毛大雪满天飞,少年被两名壮实的下人抬进府中,随后在那位好心的夫人安排下,他洗了热水澡,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物,接着吃了流浪多年来的第一顿饱饭。“娘,你快过来啊,这园子里的梅花开得真好看!”小女孩长得玉雪可爱,身上披着白色的斗篷,娇笑着梅树间跑来跑去。“妹妹,妹妹,你慢点跑,小心摔倒了!娘,您快管管妹妹,您看她都快变成疯丫头了。”和女孩有着一模一样样貌,却是做着小公子装扮的男孩,似小大人般皱着眉头,扯着母亲的衣袖道。妇人眉眼柔和,爱怜地抚了抚男孩的发顶,语气温软:“有丫头跟着,岚儿不会有事,倒是你,今日的功课可都做完了?”“孩儿自是做完功课才过来陪娘亲和妹妹的。”男孩恭敬作答。他们不知有个身体单薄,样貌却尤为精致的少年站在不远处,一相对僻静之地正望向这边。“娘……是娘……不,不是,她不是……”看清楚妇人的样貌,少年心口瞬间钝痛,眼里恨意与愤怒,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齐交织在一起。他不愿承认那‘好心’的夫人就是抛下他和父亲离家的母亲,可眼睛骗不了他。她……她就是他那个狠心的娘。少年没于袖中的双手握紧,嘴巴几乎抿成一条直线。抛夫弃子,和野男.人私奔,多年过去,儿女双全,日子过得还真好啊!眼里恨意聚满,少年毅然收回视线,不再看那对母子,他不知的是,此时的他,泪水已不受控制地顺着脸庞滚落。“啊……”被人猛地撞到身上,耳边响起娇软的惊呼声,跟着是软糯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少年一把抹去脸上的泪,垂眸看着站在他近前的小女孩,目光冷冷的没有一点温度,他抿唇不发一语。“大哥哥,你是谁啊?你怎会在我家,我为什么从未见过你?”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边打量他边好奇地问。“岚儿!岚儿你没事吧?”少年没有出声,听到妇人急切的声音,还有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向后退出数步,和小女孩拉开了距离。“妹妹……”妇人和小男孩来到小女孩身旁,两人脸上皆挂着毫不掩饰的关心,尤其是妇人,她搂住女儿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见自家宝贝闺女什么事都没有,这才松了口气。“娘,哥哥,我没事啦,刚刚是我不小心撞到了那位大哥哥,不过,我有向大哥哥道歉哦!”小女孩手指少年,与母亲和兄长道。妇人松开女儿,直起腰身,抬眼望向少年,瞬息间,她只觉少年的眉眼相当熟悉:“你是……”穿的普普通通,样貌却生得颇为精致,这孩子越看越眼熟,她在哪里见过呢?“我是夫人今 日好心收留的小乞丐。”少年看着走至他三步开外站定的夫人,不卑不吭道。“原来是你。”夫人笑得温和,问:“你爹娘呢?”少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爹死了,娘跟人跑了。”妇人脸上的笑容一僵,久久没再启口。少年却主动说起他家的事,说起他从哪里流落到这里,他说的简单,却全戳中妇人的心。“你……你是瑾儿……你是我的瑾儿……”妇人身子摇晃,脸色煞白如纸,眼里的泪水如雨而下,她脚步沉重,走上前,伸手想要触碰少年的脸颊,熟料少年退后躲开了,冲着他嘶声喊道:“夫人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什么瑾儿!”少年跑远,妇人捂嘴哭得泣不成声。她没想到多年后能遇到自个的大儿子,更没想到还是以那样的方式相遇。那孩子恨她,从他的目光里,她看到强烈的恨意。他眼眶红红的,必是在认出她后流泪所致。天色暗了下来,这座大宅中的两大两小四个主子坐在一个屋里。“我不同意!”作为一家之主,这府宅的男主人此刻一脸怒色,定定地凝向与他隔桌而坐的女人:“那个野.种不是我的责任,我没有义务养他。”女人眼里泪水滚落,满目痛楚:“可他是我的儿子啊,建安,你就当行行好,让我留下那孩子好不好,当年是我对不起他,是我抛下他,现在他流浪在外,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我看着心里难受啊!”“难受?你心里难受,为何要选择当年和我走?”男人笑得讽刺:“你以为你现在对他好,留他在身边,那野.种就能记住你的好,忘记从前的一切?我说你还是清醒些吧,在你抛下他们父子的时候,他已经记事,且从那一刻起,他对你只有恨,不再有其他的感情。”“不,不是的,瑾儿还是要我这个娘的,他还是想我的,只要我以后好好对他,弥补他,他会……”“他会怎样?会唤你娘,会唤我爹,会善待我的儿女,视他们为亲弟.弟妹妹?你没做梦吧?木吟秋,我告诉你,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你,要是你非留那野.种在身边,就给我滚出家门!”女人不可置信地睁大眼:“建安,你……”“娘,我不要那个小乞丐做我的哥哥,我有哥哥,我有自己的哥哥,我讨厌那个小乞丐,你现在就把他赶走!”  ☆、443:狠,有因就有果(三更)443:狠,有因就有果(三更)    长得玉雪可爱的小女孩,这一刻眉目间全是骄纵之气,她扯着嗓子喊道:“这是我家,是爹爹和我,还有哥哥的家,我讨厌不相干的人住在我家!”“岚儿……瑾儿,瑾儿也是你的哥哥啊,你怎能讨厌他?”妇人看向女儿哽声道。“他不是,他只是个小乞丐,是个野孩子!”“娘,你就听爹爹的吧,将他从我们府中赶走。”小男孩板着个脸儿,皱着眉头看向妇人:“你既然跟了爹爹,和爹爹生下了我和妹妹,那么你只能是我和妹妹的娘,要是你不愿再要我和妹妹,不要再做这府里的女主人,你就和他一起走,我想爹爹是不会拦着你的。”这……这是她拼着命生下的一对孩儿,他们竟然如此伤她,而她,真能放下这里的一切,和那个孩子离开吗?不,她做不到,当年之所以抛下那一对父子,她就是因为穷怕了,想要过好日子,才会和人私.奔,多年过去,她要的,期盼的皆已实现,放着这么好的生活不过,让她再去过朝不保夕的生活,那还不如让她死了的好。“想好了吗?”“建安,我想好了,我不离开你和孩子,我和你,还有我们的孩儿才是一家人。”“那就尽快打发那野.种滚远,还有,这府里的一针一线你都不能让他带出府!”坐在屋里的一家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口中的小乞丐,野孩子此时正站在窗外,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字不差全有听入耳里。他是鬼使神差地到了这间屋外,却不成想,本就被亲娘伤得千疮百孔的心,再次被伤得血淋淋。她不要他,原以为她已生出悔意,殊不知,在富贵面前,她还是选在抛弃他。她有儿女,不稀罕他,且任由她的儿女和男人一口一个野孩子,野.种,小乞丐地称呼他。恨意如潮水般涌入心头,少年双目赤红,转身跑回他住的厢房。月寂寥,夜清冷。少年换回尚未被这府里丫头丢掉的旧衣物,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门。他要报复,报复那个心狠的女人,报复那个害得他没了家的男人……寒冷的夜风吹得呼呼作响,冲天火光照亮了半边天际。“这……这是哪里……”妇人揉着还隐隐作痛的头部,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周围遍布蛛网,还有自己只着里衣躺在一件破败的屋子里。“你对爹爹和我就没有一点感情?”少年嘶哑的声音响起。“瑾儿!”妇人坐起身,顾不得冷风从破窗灌入,吹得她瑟瑟发抖,而是直接循声望向少年。“爹爹那么在乎你,为了能让你过得好些,放下尊严,放下他喜欢的书卷,外出没日没夜的做工,你倒好,说背叛就背叛,说离开就离开,说和男人跑就和男人跑,你可知道你这么做对爹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爹爹在你离开后,病情突然加重,不到半月就含恨离世。”少年眼里的恨意毫不掩饰:“那一刻,我恨你,我恨你无情无义,不顾廉耻抛夫弃子,与人私.奔,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要问问你的心是拿什么做的,要问问你当时怎就能狠下心抛下我和爹爹?”“没成想,老天终于善待我一次,让我终于遇到了你,让我彻底认清了你的真面目。”“瑾儿……娘,娘当年也是没法子啊,娘不能被你爹爹拖累死,娘也想活下去啊!”妇人眼里的泪簌簌地往下掉落。“爹爹拖累你?我们父子拖累你?你怎不说是你贪图富贵,不知廉耻,才抛下我和爹爹和人远走呢?是不敢承认,还是没脸承认?祖父祖母对你不好吗?爹爹对你不好吗?我当时虽年幼,可我是记事的,有看到祖父祖母死前对你有多好,有看到爹爹有多疼惜你。没心的女人!”少年走近她,嘴角牵起抹邪笑,目中的恨意如火焰燃烧:“知道么?你的家被我一把火烧了,在放火之前,我先用药粉迷晕了你的男人和孩子,再然后从门外上了锁,这样等火烧起来后,他们万一醒转也脱不了身。”“不,你不骗我的,瑾儿,你骗娘的是不是,你说的都是在骗娘,瑾儿,你说话,你快些说话好不好!”妇人抓住他的胳膊,眼里泪水横流,语声好不凄厉。“从这间破庙望过去,你应该还能看到火光。”少年说着,扯住她的胳膊将人带到破窗前,勾唇道:“看到了吧,火烧得很旺呢!”“啪!”妇人身子颤抖,发了疯似的扬手甩他一巴掌。少年舔了下嘴角沁出的血渍,笑得邪恶:“是你和那个男人造的孽,不是你们当年做出苟.且之事,不是你们背叛我爹爹,我爹爹就不会含恨而死,我也就不会在外流浪,多年吃不上一顿饱饭!”语落,他目中狠色闪过,在妇人惊愕的眼神中,将不知何时攥在手心里的匕首,蓦地刺入妇人胸口:“你的野男.人死了,你们生的野.种也死了,你去找他们吧,顺便好好向我爹爹忏悔!”拔出匕首,他转身走出破庙。身后的火光照亮了他前行的路,回过头,他眼神冷漠,面无表情地望了眼破庙里燃起的大火,无声道:“有因就有果,别怪我狠!”“可我不想那样的啊!我只是想着凭自己的能力帮表哥一把,以便他能得到贵人举荐,步入仕途施展自己的才华。”苏梅泣声说着,表情甚是悲苦:“是夫人着人找上我,许以重诺,将我从红袖楼赎出为她所用……”男人的思绪被她的声音来回,他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能放过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今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送你上路。”  ☆、444:作为棋子的宿命(四更)444:作为棋子的宿命(四更)    苏梅从他目中流露出的狠意看出,男人之言绝非在吓唬她,登时,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大哥,我的斐儿尚不满三周岁啊,还有我肚里这个也快要生了,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母子一条生路吧!我可以向你发誓,会远离京城,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多言,不,我做哑巴,大哥,从今往后我做哑巴,你看总成了吧?放过我们母子吧,我求求您了!”抱着儿子,她流着泪连连磕头。“只有死人才不会多言。”男人冷冷道。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