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刚刚,一线医生爆:肺炎死亡太痛苦了,全程清醒惨叫,直至窒息!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乌镇峰会】各地高院院长告诉你“智慧法院”长什么样

2016-11-18 罗书臻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

河北高院院长卫彦明:

建立“互联网+”时代下的智能庭审



11月17日上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卫彦明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智慧法院暨网络法治”论坛上作主旨发言时介绍了河北法院驱动信息化创新发展的有关情况。他说,河北法院积极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决策部署,以人民群众司法需求为导向,自主研发了智审1.0、庭审自动巡查、审判风险防控、便携数字法庭、网上电子诉讼平台、三方远程庭审六大系统,在方便人民群众、提高审判质效等方面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卫彦明重点介绍了“智审1.0系统”和“庭审自动巡查系统”。“智审1.0系统”主要有五大功能:一是自动生成电子卷宗。通过OCR识别等技术,一键扫描,将纸质卷宗直接转换为电子卷宗。实现了电子卷宗自动生成、智能分类,减少了人工制作过程。同时自动识别的电子卷宗信息还可自动回填至案件信息表中,减少了人工录入工作量;法官还能直接检索、编辑、利用电子卷宗,激活了数据价值。二是自动关联与当事人相关的案件。通过识别当事人有效身份信息,只要法官点击案件,就能呈现案件当事人已经打过多少官司,正在打的官司是什么。最大程度避免重复诉讼、恶意诉讼或虚假诉讼的产生。三是智能推送辅助信息。系统能为办案法官推送直接相关的法律法规、权威案例等各类法律文献,法官不用再费事搜索、复制、粘贴等,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四是自动生成与辅助制作各类文书。法官只需点一下鼠标,盖有法院红章、信息完整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过程文书一键生成,直接打印就能使用。目前,裁判文书80%内容能够一键生成,辅助法官办案。五是智能分析裁量标准。系统能够根据法官点选的关键词,自动统计、实时展示同类案件裁判情况。

卫彦明介绍说,庭审自动巡查系统把过去需要大量人工的巡查简化为“一键操作”“实时巡查”,给全省法院的庭审活动安装了一双“法眼”,极大推动了庭审规范化建设。该系统主要有三个功能:一是能够自动检查案件是否执行了每庭必录的要求、是否按照排期时间准时开庭等,有力促进了司法公开全面推开。二是对庭审中每个不规范行为,如缺席、迟到、早退、非法离席、接打手机、着装不规范等,自动截屏、录像、生成巡查日志,实时反馈给本人、院庭领导,并自动列入法官业绩档案。三是通过对全省法院庭审实况的实时检查,实现无时、无刻、无死角监督,法官自我规范意识显著提高。

卫彦明表示,信息化建设不仅促进了河北法院审判质效提速换挡,也保障了司法改革的顺利进行,河北法院将学习借鉴先进技术和经验,加快推动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的建设,为打造“智慧法院”贡献河北力量。


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

以大数据战略助推智慧法院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崔亚东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智慧法院暨网络法治”论坛上作主旨发言,介绍了上海法院实施大数据战略,建设“数据法院”“智慧法院”的情况,表示要学习借鉴国内外信息化建设先进经验,推进上海法院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提升上海法院的司法公信力。

崔亚东介绍说,上海法院顺应大数据发展战略,积极推进“数据法院”建设,建立了大数据信息系统,实现办案智能化,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该系统具有法官办案智能辅助、裁判文书智能分析、移动智能终端办案APP等35个子系统,在服务审判中发挥了神奇的作用。如首创C2J法官办案智能辅助系统,通过“类案推送”,适时为法官办案推送同类判例,既为法官适法统一提供类案参考,又大大减轻了法官工作量;首创了裁判文书分析系统,运用实时计算、关联挖掘、分析预测等技术,可发现人工不易查出的逻辑错误、遗漏诉讼请求、法律条文引用错误等问题,大大提高了裁判文书的质量。上海法庭已全部实现高清智能化。具有全程录音录像、远程庭审功能。通过远程系统,能实现跨境取证。

崔亚东介绍说,上海法院建立了大数据诉讼服务系统,实现服务群众诉讼全方位、零距离、无障碍。上海法院构建了以诉讼服务大厅为中心的集“上海法院12368诉讼服务平台”“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等11项子系统在内的大数据诉讼服务系统和集登记立案、导诉分流、法律援助等30余项服务为一体的全方位诉讼服务体系,为当事人提供一站式、综合性、低成本;全方位、零距离、无障碍的诉讼服务,有效减轻了当事人的诉累、问累、跑累。

崔亚东介绍说,上海法院建立了大数据司法公开系统,推动“阳光司法、透明法院”建设,建立了具有上海特色的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新闻信息、联络服务等十大司法公开服务平台,构建了全方位、多层次、互动式的司法公开体系,做到了执法办案全程公开、全程留痕、全程可视、全程监督,努力让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得以实现,有效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提升了司法公信力。

崔亚东介绍说,上海法院建立了大数据分析系统,实现司法决策科学化、智能化、精确化。依托上海法院标准化、专业化大数据中心库,建立了执行大数据分析平台、案件审判态势专题分析平台等6个大数据分析分平台。建立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司法智库,注重发挥司法智库的“思想库”和“智囊团”作用,在服务审判工作、服务司法改革、服务司法决策、服务司法需求、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国家战略等方面积极探索,围绕司法体制改革、司法公信力建设、信息化建设等内容开展选题,取得了初步研究成果。


江苏高院院长许前飞:

用互联网思维创新法院工作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许前飞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智慧法院暨网络法治”论坛上作主旨发言强调,要为法院工作注入创新基因,以开放的理念、务实的心态去拥抱“大数据时代”,用互联网思维创新和加强法院工作,更好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许前飞表示,互联网既为司法发展提供了技术条件和社会条件,同时也带来了网络空间治理的难题。唯有洞察和拥抱这一新变化,才能适应时代、引领未来。法院工作的互联网思维主要体现在大数据思维、平台思维、用户思维三个方面,建立在“D·N·A” ( “D”—大数据 Data Technology,“N”—网络NETWORK,“A”—人工智能AI)三个基础之上。中国法院和法官不仅要提升“互联网+司法”的能力,更要养成互联网思维,打造具有互联网基因的下一代法院,实现司法与社会全连接、与公众零距离。

许前飞介绍了江苏法院运用大数据思维、平台思维、用户思维促进审判执行工作的情况。江苏法院加强云平台和大数据中心建设,加快建设“云上法院”,将于今年底前建成“江苏法务云”;加快建立审判执行、司法政务、诉讼服务等“六大子数据库”,构建数据融合共享、高效智能的大数据中心;加强大数据应用,构建智能检索分析系统,全数据关联、全网络检索;实现同类案例、审判资料的智能推送,为法官办案提供参考;开发大数据分析系统,建立涵盖审判态势、执行指挥等内容的大数据可视化工作平台。

许前飞强调,江苏法院强化平台思维,实行全流程网上办案、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流程节点短信告知,执行过程中的司法拍卖,一律通过互联网进行;建立统一的诉讼服务网,开展互联网立案、证据交换、预约法官、卷宗查询等一系列司法服务;利用微信平台,对内实现移动办公协同,对外实现微信送达、微信调解、智能导诉等司法功能;加强法院网络与外部网络互通对接,实现与相关单位的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与电子商务、搜索引擎、微信、微博等互联网平台实现数据交换和应用,尝试构建DT时代的司法大数据“生态圈”。

许前飞表示,在让司法审判更加“智能化”方面,江苏法院已经探索运用庭审智能语音系统,实现庭审语音转文字,减轻书记员压力,提升庭审笔录的准确性;建立视频内容识别系统,对庭审视频进行智能分析利用,为法官核对案情节约时间;开通12368热线智能客服,并将运用导诉机器人,为群众提供诉讼指导等智能服务;利用OCR识别技术,将纸质材料转化为结构化信息,回填审判流程系统,并与法官的个人习惯相结合,智能化生成最贴合案情的裁判文书。


浙江高院院长陈国猛:

探索“网络法院”妥处网络纠纷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智慧法院暨网络法治”论坛上作主旨发言。他介绍说,去年,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所辖三家基层法院开始了电子商务“网上法庭”试点,使当事人足不出户就能在网上参与诉讼,解决纠纷。浙江法院将在“网上法庭”试点取得成功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建设“网络法院”,将涉及网络的案件从现有审判体系中剥离出来,充分依托互联网技术构建专业、高效、便捷的司法体系,依法妥善处理网络纠纷,营造更安全、更干净、更具人性化的网络空间。

陈国猛介绍说,我们探索中的“网络法院”具有“大平台、小前端、高智能、重协同”四个特点,是网络法治时代的智慧法院。“网络法院”是专门审理涉网案件的大平台,统一受理涉网民事、行政、刑事等各类案件,由精通法律、熟悉网络的法官专门从事审判和研究,以司法的示范性和包容力弥补法律空白,“孵化”网络诉讼程序与实体规范,促进网络空间治理规则的完善。

陈国猛介绍说,“网络法院”的前端是小型化的审判团队,在线审理案件、评议案件、签发文书,保持高效的应对力,并通过全程留痕进行质量监控。后台基于云计算、大数据、机器学习等技术沉淀,融汇“人工智能”和“群体智能”,为审判前端作智慧支撑。庭审情况可以通过语音同步转化为书面记录;系统根据案件关键词可以自动关联法律和案例,结合结构化的诉辩信息,智能生成裁判文书供法官参考;经海量裁判数据的不断训练,系统可以通过自主学习,自动适应、持续优化。

陈国猛介绍说,“网络法院”的诉讼流程是完全在线的,起诉、立案、举证、开庭、送达、判决、执行全部是在网上完成。如当事人遇到网购纠纷,可打开专门的网页或APP,先通过与公安对接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身份认证,填写结构化的信息起诉或应诉,再通过网银或支付宝、微信钱包等缴费。立案后系统自动关联电商平台订单提取证据。法庭通过手机或电脑视频开庭,进行质证和辩论。系统按照诉讼环节自动生成程序性文书并一键送达,裁判文书生成后也可自动送达并一键上网公开。结案后自动启动电子归档功能,并导入执行系统进入执行程序。

陈国猛介绍说,“网络法院”有一个开放包容、互联互通的平台,通过与公安、工商的身份数据库、纠纷多发的电商平台等实现数据对接,打通行政、仲裁、公证、调解、第三方组织等诉讼外法律服务平台,链接ADR环节,进行融合与协作,构建一个以法院为终端、“漏斗”型的矛盾纠纷化解一体化大平台,推动形成各方协同治理的网络“生态圈”,促进网络纠纷的源头治理。(来源:人民法院报


Read more
Pageview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