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刚刚,一线医生爆:肺炎死亡太痛苦了,全程清醒惨叫,直至窒息!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一定在信仰的指导下抗击疫情《马克思主义信仰: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内生力量》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个案解读】大股东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限制

2017-01-09 甘国明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

法律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

 

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

判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6年第9期。

 

裁判要旨:

1.案件争议不动产的登记所有权人,同案件处理结果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可以作为案件第三人。

 

2.一方当事人大股东在案件诉讼过程中受让争议标的物,但未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在案件判决生效后,又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法院推定其知悉案件情况,非因不能归责于其本人的原因未参加诉讼的,符合常理和交易惯例。上述大股东所提第三人撤销之诉不符合起诉条件,应裁定不予受理。

 

判例索引:

一审: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琼立一初字第2号

二审: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37号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起诉人):黄光娜

 

诉讼请求:

黄光娜于2014年8月18日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2012年10月31日,黄光娜与海口栋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栋梁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黄光娜购置栋梁公司一处房屋。合同签订后,栋梁公司依约为黄光娜办理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备案登记及房屋预告登记。黄光娜依约向栋梁公司支付全部购房款,其中黄光娜自付一部分,并将上述房产向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海口分行(以下简称平安银行)抵押贷款另一部分。黄光娜已经通过受让方式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现该房产已由黄光娜出租给他人使用。

 

2012年期间,广东省阳江市建安集团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以下简称阳江公司)与栋梁公司因建筑施工合同纠纷诉至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该案诉争标的中涉及黄光娜拥有所有权的房屋。尽管栋梁公司己于一审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交了涉案房屋已经出售给黄光娜,且已经完善不动产交易的所有法律要件,但历经两审裁判,无论是作为所有权人的黄光娜还是作为抵押权人的平安银行均未知晓该诉讼的存在,一、二审法院也从未将两权益人列为第三人追加参与该诉讼,更甚二审法院在未经审查涉案房屋实际产权归属前,就于2014年6月26日作出(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将涉案房屋部分产权裁判给阳江公司,已经严重侵害了房屋所有权人黄光娜的合法权益。现诉请撤销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依法保障黄光娜的合法权益。

 

法院裁判: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该规定确立了第三人可以提起撤销之诉的权利,因第三人撤销之诉申请撤销的是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及调解书,其后果将直接影响生效裁判的既判力,因此法律也严格规定了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体条件:即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必须是第三人,包括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且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只能是原诉中的第三人。在黄光娜诉请撤销的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诉讼中,一审原告阳江公司于2012年9月18日向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该院于2012年9月20日立案受理,而黄光娜与栋梁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时间是在2012年10月31日,即在该案立案受理一个多月后,故在原诉形成之时,黄光娜尚不是原诉的第三人,其并不具备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原告的主体资格。

 

二,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条件之一是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栋梁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显示,自2009年9月17日至2014年1月27日,黄光娜都是栋梁公司持股50%的股东,到提起木案诉讼时,黄光娜也仍持有栋梁公司25%的股份。栋梁公司在(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诉讼的一、二审均向人民法院提交了黄光娜购买涉案房屋的证据材料,作为持有该公司50%股份的黄光娜,应当知晓该案的诉讼情况。且直到提起本案诉讼,黄光娜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是因不能归责于其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该案诉讼,因此,黄光娜提起木案诉讼亦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综上,一审法院裁定不予受理黄光娜的起诉。

 

黄光娜不服上述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最高法院认为:关于黄光娜能否作为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第三人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民事诉讼的第三人包括对案件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的人,及虽无此请求权,但同案件处理结果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人。在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判决栋梁公司将案涉华源大厦一层334㎡交付阳江公司并协助办理过户手续。而本案黄光娜主张其已向栋梁公司买受了1320㎡的华源大厦一层,并办理了过户手续。故上述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的终审判决结果影响黄光娜对案涉房产的权利,其应为该案第三人。

 

关于黄光娜未参与前述诉讼能否归责于其本人的问题。根据(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查明的事实及黄光娜本案起诉内容,其与栋梁公司系在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诉讼过程中,就案涉房屋签订买卖合同,当时黄光娜为持有栋梁公司50%股份的股东。在前述阳江公司诉栋梁公司一案审理结果势必影响黄光娜重大权益的情况下,黄光娜未举证证明其在提起本案撤销之诉前,知悉二审判决结果较知晓该案整个诉讼过程的条件有何不同。本案一审法院依据黄光娜股东身份、当时持股比例,及案涉房屋买卖合同签订与前案起诉时间的关系,推定黄光娜知晓前案,符合常理和企业一般经营决策惯例。一审裁定认定黄光娜应当知晓前案诉讼情况,其不能证明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该案诉讼,故其提起的本案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关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受理条件的规定正确。

 

综上,一审裁定关于黄光娜不是(2014)琼环民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所涉案件第三人的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黄光娜关于其因不能归责于其本人的原因未参加前述案件诉讼的理由,缺乏证据证明不能成立。

 

最高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最高法院合议庭法官:杨国香、张娜、李振华;裁判日期: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来源:微信公众号“小甘读判例”)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