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的悲伤,也要有一席之地

毛主席的最后一首诗,读来沧桑心碎,令人潸然泪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说“中美必有一战”的班农离开白宫,不是安全啦,而是更危险了!

2017-08-21 观沧海论道 观沧海论道

      

       曾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身边的“红人”和“灰衣主教”,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8月19日黯然离开了白宫。被“逐出”白宫的主要原因是他不合时宜地主动与一家杂志编辑人员通电话,告诉他“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今年2月班农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披露,5到10年内,中美必有一战。交战的地点很可能在南海!不曾想这些内容都被该杂志的编辑写入文章,公开刊出了。这显然是不守“纪律”,将白宫的重大决策和内部不和捅到了外面,就好像已经麻烦不断的美国政府又尴尬地露出了底裤。所以,尽管班农被称为特朗普的“大脑”,但最终还是被共和党建制派以“必须严明政治纪律”的理由清除掉。


舆论指班农离开白宫大势已去,难再发挥影响?但答案恐怕是否定?



    事实上,班农摆脱了共和党建制派在白宫树立起的越来越严格的“纪律”,回归右翼领军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的班农将有更大的自由空间,将代表特朗普“核心班底”与白宫和国会的对手开战!当然,也包括“与中国一战”。就在班农离开白宫的同一天,美国正式对中国启动了301调查。中美“贸易战”似乎并没有因为班农的变故而戛然而止。他极力倡导的“中美贸易战”还是打响了第一枪。而中国之前已发出警告说,如果两国爆发贸易战,只会双输。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大使当地时间星期五宣布:“特朗普总统指示我查看有 41 34761 41 14531 0 0 6294 0 0:00:05 0:00:02 0:00:03 6293可能伤害美国知识产权、创新或技术发展的中国法律、政策和做法。在与利益相关方和政府其它机构磋商后,我已决定这些关键问题值得彻底调查。我通知总统,依照《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今天开始一项调查。”

根据修正过的《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美国贸易代表有着非常大的权限“对外国不公平贸易行为作出回应”。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抱怨美国对中国的常年贸易逆差。他在之前签署行政备忘录时说:“我们将兑现另一个竞选承诺,采取坚实步骤来保护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而且非常重要的是,保护美国工人。”

班农的下一站已经确定,返回极右保守派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班农帮助特朗普竞选,并随特总统进入白宫任职前,担任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执行总裁。班农即将离职的消息曝光几小时后,班农接受了彭博社的采访。他说:“如果大家有任何疑惑的话,让我来澄清;我离开白宫是要替川普跟他在国会、媒体和商界的对手们开战的。”在特朗普“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选战中,班农立下过汗马功劳。是班农为特朗普这个此前对政治、选举不太在行的人拿出了鲜明的竞选纲领和理念。吸引了不少美国中下层白人成为特朗普的“基本盘”。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在班农的帮助下击败了一直以来的大热门——希拉里,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事。可以说,特朗普从心底里一直对班农心心相惜,也心存感激。看得出来,班农是在政治立场、意识形态上与特朗普最近的那个人。

“301调查”是个什么东东呢?它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简称(后又在1988年补充修订,增加了“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等配套措施)。这一条款规定,当美方认为贸易伙伴违反贸易协定,或被美方认定为不公平、不公正、不合理时,即可采取单边强制性报复措施,如取消贸易优惠、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等等,对对手国实施贸易制裁。


贸易是双向的。你搞我,我也可以搞你。对手国当然也可以对美国实施反制性贸易制裁。这就意味着,两国要开打贸易战。


虽然贸易战双方都受损失,但许多国家经济脆弱,承受不起,绝大多数国家不愿意跟美国在贸易上开战。因此,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通过谈判,对手国作出让步和妥协。因此,“301调查”成了美国贸易保护屡试不爽的“神器”。


1)1989年对日本启动超级301调查,迫使日本开放计算机、卫星和林产品市场。


2)1990年代,美国多次对中国发起知识产权方面的特殊301调查,迫使中方让步,中国先后修订了《专利法》、《商标法》,并颁布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旨在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1994年和1995年,美国两次对中国向美出口的纺织品、服装及电子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


3)2010年,美国发起对中国清洁能源的“301调查”,最终两国达成协议,中国停止对国内风电企业的补贴。


2


这次针对中国的“301调查”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等方面。调查启动,并不意味着一定实施贸易报复,或开打贸易战。这中间有个调查、申诉反驳、政府协商谈判的复杂过程,时间至少一年以上。结果大致有四种可能:


1)调查结果认定指控不成立,美国政府否定指控。


这有过先例。2004年,美国劳联-产联曾提起针对中国劳工权利和劳工标准的301调查申请,最终被美国政府否决。


但这次“301调查”的启动由美国政府主导,自己否定的可能性较小。


2)启动“301调查”后,中美两国政府需要深度磋商谈判,双方各让一步,达成妥协,美方不实施贸易报复。如2010年清洁能源案例。


3)两国谈判失败,美国实施单方面贸易报复,中国相关行业承受严重打击。如1994-1995年的中国纺织品、服装及电子产品。


4)谈判失败,美国实施单方面贸易报复后,中国实施相应贸易报复,两国全面开打贸易战。


     但特朗普政府这次挥舞“301调查”大棒,有更深刻的国际政治背景,不能仅从经济和贸易角度去理解。


       从特朗普政府执政的第一天开始,白宫幕僚就饱受两个甚至三个阵营龃龉的困扰,班农与白宫其他高层幕僚不断发生冲突。班农带领着支持特朗普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的一派。在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影响上明显比较成功,但是他们也被认为与新政府的多数政策失败以及对外沟通失策有着莫大的联系。所以,班农这一派成了美国政治圈的众矢之的。当麦克马斯特接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这一重要职务后,没过多久就把班农踢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另一派则是走共和党传统路线,著眼于提升美国经济和美国海外力量。班农揶揄他们为 “全球主义者”。这形成了极右翼但又充满影响力的班农与比较传统的共和党人之间的拉锯战。


班农离开白宫,回归布莱巴特新闻,意味着不用再受建制派的传统“政治纪律”的束缚,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说话。


目前白宫内部,主要分成四个派系:

第一个就是以班农为代表的极端保守派,他们以反建制作为标签,是本土主义的坚定推动者,他们也是特朗普竞选中政治经济理念的主要构建者。


第二个是以前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为代表的共和党传统建制派,虽然普里伯斯已经辞职,但在白宫包括国务院、国防部等部门的不少高官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仍旧以传统美国政治精英的理念为主,在极端保守派眼里,他们是对华“温和派”。

第三个是麦克马斯特、马蒂斯和凯利为代表的“军人派”,他们在外交政治上与共和党建制派的交集更多,而在军事安全问题上,他们的对华态度则更趋于强硬。因此在军事安全策略上,他们与极端保守派有一点点共同话语。

第四个是“大公主”伊万卡和大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代表的“家庭派”,他们也是对华温和派的一部分,倡导美国可以与中国有更多的经济贸易合作。他们可以被看作是特朗普利益的忠实代表,但是也因为“家庭成员”的身份,他们不太好过多地参与到白宫外交政治决策中。


在普里伯斯辞职,班农离开白宫后,看上去“军人派”的影响力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因为特朗普天然地就不太喜欢传统建制派。而在南海问题上,班农代表的极端保守派宣扬在南海必须阻击中国的实力扩张,显然得到了“军人派”的认同。


根据美国政治学者和媒体的评估,班农回到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后,他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传声筒来放大他的声音向对手“开炮”,也许还能继续受到椭圆形办公室的青睐。班农试图在对华贸易问题上与左派建立同盟。他的策略是,在对付政府内部的贸易鸽派人士的同时,在外部建立一个包括左右两派的贸易鹰派人士的联盟。这场对华贸易战在班农眼里非常重要,“在我看来,与中国的经济战事关一切。如果我们继续输下去,几年后我们就会到达一个拐点,之后将再也无法重振旗鼓。”按照班农的思路,要通过《1974年贸易法案》的301条款,来对付中国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的问题,接下来还要对中国钢材和铝材倾销采取行动。


战争是一种“零和思维”,敌我双方无法共存。如果把中美目前的经济贸易竞争提升到你死我活的一种状态,多少是有些夸张的。而根据班农的“战争思维”,美国现在就必须动用所有能动用的经济贸易手段,把中国赶超美国的势头遏制住,并且彻底击败,才能保证美国能继续坐稳“世界霸主”的地位。班农这种对华政策的“战争思维”当然只能被少数人接受,班农自己也承认,在经济和军事问题上,他在特朗普内阁中面临很多对华温和派的阻力。他甚至说,“301调查”这个工具“让他们吓尿了裤子”。

不久前,美国媒体就披露今年4月马蒂斯将一份年度计划送交白宫,该计划规划了2017年全年美国将派军舰和战机在南海挑战中国海洋权益主张的具体安排,特朗普随后批准了这份计划。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军开展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是按“一事一请”的方式进行的,不仅拉长了批准周期,也给外界留下此类行动“是针对中国某次具体行为所作出的特定反应”的印象,而非例行行动。而按照新计划,美国航行自由行动决策权力下放、决策程序减少和决策过程缩短,且基本由军方主导,因此可以断定未来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将更加频繁、更加机动,挑衅的目的性和政治性更强。


因此,班农离开白宫对中美关系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是,当回归布莱巴特新闻网后,班农无疑会利用这个已经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平台,传播自己的对华“战争思维”,包括经济贸易战和南海方向。没有白宫的条条框框限制,班农将更加肆无忌惮,也会更努力地挑动美国右翼的民意。


中国方面呢,面对扑面而来的“301调查”有什么应对良策?


小粉红们可以狂嗨“跟美国佬干”,谁怕谁啊!砖家们可以夸夸其谈,中国经济很牛,打贸易战中国不怕!官方发言人可以避重就轻,说贸易战只会两败俱伤。但中国政府的决策者要对中国的前途负责,做决定就会慎重很多。


美中虽然是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但目前的宏观经济状况相去甚远。且不说在经济品质上的巨大差距,在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金融风暴后,美国率先走出了经济衰退的阴影,近几年复苏势头强劲。而中国经济近几年则跌入了L型谷底,GDP进入了6字头的“新常态”,结构调整艰难。从整体上看,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十分脆弱,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一身是病,怎么跟美国打贸易战?


其实,中国会不会跟美国打贸易战,四月份中美元首“海湖会晤”时中方的态度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习近平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特朗普一上台就铆足劲要跟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干一场。中方明辨利害,主动转向,与美国全面合作,才有“海湖会晤”的历史性转折。所以,美方启动“301调查”后,中国官方的回应,仍然是强调中美合作是两国关系的主流。


看不清这种大势,盲目地喊打喊杀,都是傻缺自嗨。


既然贸易战不能打,打不起,那中方还有什么选择呢?


我觉得最佳的选择,就是在朝鲜问题上立场更加鲜明,对这个流氓国家坚决扼制,这不仅符合中国安全和地区安全的战略利益,也将得到中美贸易上的巨大回报,中国何乐不为?对朝鲜我们还能指望什么?


中美贸易巨大的不平衡问题,确实也是早晚需要解决。但按目前的态势,在纯经济领域解决,中国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脆弱的经济很可能承受不起,至少对经济复苏有极大的负面影响。如果能够利用美国急于解决朝核危机的迫切心态,一箭双雕,既帮助美国和国际社会清除朝鲜三胖政府这个专制毒瘤,又获益于中美贸易,为中国经济转型度过难关争取时间,还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么?


所以,“301调查”看起来是经济问题、贸易问题,目前的最佳解决方案却可能在经济之外、贸易之外。看清美国的主要关切和核心利益所在,才可能找到最佳方案。


部分节选:石江月军事


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公益性分享。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分享或侵权,请及时指出,经核实后删除。

  2、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属原作者。

观沧海论道微信号:DaoofDao 

关注观沧海论道,精彩继续!

免费订阅:长按二维码3秒识别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