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3棵盆栽,每一棵都价值连城!你见过吗?

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最新动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香港学生亵渎国歌被逐出会场,校长霸气回应殖民时代都不曾退缩!:背后的原因引人深思

2017-12-19 环球时报 观沧海论道 观沧海论道

港专学院暨香港专业进修学校12月16日的毕业典礼上,有毕业生作出不尊重国歌行为,于奏国歌时拒绝站立而被赶离场。校长陈卓禧回应被赶离场学生:“我们是爱国爱港的学校,必须高举爱国旗帜,这是没有妥协的余地的。即使在殖民地的年代,我们也没有因为这个(爱国)而退缩过,我们没放弃过我们爱国的立场。你如果不知道这些,你就是选错学校!” 


视频来自@环球时报


     据了解,在典礼前,校方公布典礼中播放国歌的相关规则:学生在毕业典礼播放国歌时应肃立,如果作出任何不尊重国歌的不当行为,校方有权拒绝有关同学上台参加颁授仪式。



然而,在典礼过程中,有两名社工系毕业生不满校方安排,声称颁授毕业证书不应与国歌扯上关系,更以“对国家的尊重”并非取决于“是否唱国歌”为由,在奏起国歌时拒绝肃立,更在胸前摆出交叉手势,不尊敬国歌。


这令本应平静、庄严的毕业礼受滋扰,校方只得依据校规让相关学生离场。


校长与示威学生对话:没有妥协的余地


这些毕业生离场后,在会场外继续骚扰其他学生及家长。



毕业礼结束后,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校长陈卓禧主动与示威学生对话。


陈卓禧说,自己是因为爱学生,才会在各种干扰下继续毕业礼,并强调毕业礼是庄严隆重的场合,典礼上必须坚持原则,希望学生反思:“你希望学校尊重你们的见解,为何你们不能尊重学校的立场、尊重国歌呢?”



他还和学生分享了香港专业进修学校的校史:在香港回归祖国前,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就是一间爱国爱港的学校。学校从60年前成立时就会升国旗、唱国歌,曾一度因此受到港英政府的打压,取消资助、收回校舍,但学校从未放弃过爱国立场。


这是没有妥协的余地。即使在殖民地的年代,我们也没有因为这个(爱国)而退缩过,我们没放弃过我们爱国的立场。你如果不知道这些,你就是选错学校!”陈卓禧说,他会尊重学生看法,也希望学生继续“认识社会、认识国家。”



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发言人补充说,在毕业典礼前,学校分发给毕业生场地守则,明确说明有关规定。校方一向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都有权利对任何事表述其个人意见。但在表达意见时,必须尊重他人,必须在恰当的场合以恰当的方式进行。作为一所高等教育院校,学校有责任教育同学明辨是非,为其行为负责。


其实在去年这个时候就已经引起过内地网友的强烈关注了。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香港刚刚选出的新一届立法会委员中,有几名候任议员竟然在立法会宣誓就职时不仅篡改宣誓词,侮辱自己的国家,甚至还打出了港独标语。于是,特区政府提请人大对特区基本法104条进行“释法”,以认定这些闹事的议员是否还有资格继续履职。而香港的反华和港独势力则煽动说“人大释法是干涉香港法治,侵害香港的自治权”。




这股风波也闹到了当时“港专”的毕业典礼上。在学校奏响国歌的时候,几名来自港独团体“香港众志”的学生竟打出了“反对人大释法”的标语,还上台高喊相关口号。

 

但当时,也是今天这位勇敢斥责侮辱国歌行为的陈卓禧校长,在讲台上斥责了这批学生,更还反问学生:若在海外旅游遇到天灾人祸时,又向谁求助呢?

 

视频在此↓↓



当然,陈校长很快也因为他当时的言论而遭到了香港“毒媒”的恶毒攻击,其中《苹果日报》就侮辱陈校长是在“跪舔中共”,还说学生的讲话让他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不过,正如我们今天所见到的:陈校长却并没有被这些流氓媒体所吓倒,在“港专”今年的毕业典礼上,他再次斥责了不尊重国歌的学生。



虽然对港专不大了解,但对陈卓禧校长提到的香港教育界在殖民地时代勇敢地捍卫爱国权利的往事有所耳闻。查资料可知

 


成立于1957年的“港专”,当时曾被称作“旺角工人夜校”,是一所心向内地的工人阶级学校。同时因为学校的成立跟工联会(香港最大的工会联合组织,建制派政党)有很深的渊源,这所学校从成立之初便有着“爱国爱港”和“左派”的DNA。

 


在港英政府统治期间,爱国是有罪的,殖民地当局用尽各种办法打压爱国力量,甚至有些爱国人士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就被逮捕关押。

 

  

      新中国成立后,香港爱国人士表达爱国的方式就包括奏国歌和悬挂五星红旗,但这让港英当局感到不安,并想方设法设置障碍。在1957年,也就是港专成立的那一年,港英政府修订出台了所谓的“教育条例”,收紧对学校的控制,只要“教育司”认为不合适,就可以注销学校、撤换校长或者开除教师。1958年4月,赶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港英教育司发出通告,学校不得悬挂“政治性及半政治性的旗帜”,这里其实专指五星红旗。

 

      但是,香港的左翼学校没有理会这则通告,有包括港专的前身旺角工人夜校在内的八家学校按惯例悬挂了五星红旗。事后,这些学校都被教育司找了麻烦,还要求劳校管理委员会给旺角工人夜校的校长给予纪律处分。与此同时,另一所正在筹备校庆的学校被教育司要求:不得挂国旗、不得唱国歌,不得向国家领导人致敬。

 

      可见,唱国歌、挂国旗对上一代香港爱国人士来说,是一项需要抗争才能得到的权利,而今天有一些香港年轻人竟然不尊重国歌,不认同祖国,陈卓禧校长的恼怒可想而知。

 

      历史的发展令人难过和不解。英殖民政府在香港长期实行高压统治,普通香港人连爱国的权利都没有,但在香港回归提上日程的一些年里,港英政府却摇身一变,把自己打扮成“民主”、“自由”的使者。中英两国曾有共识,“不翻历史旧账”,正是利用这样的机会,英国人做了很多手脚。香港回归后,国民教育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以至于出现了对历史的教育程度还不如殖民地事情的怪事。经年累月,香港的青年一代中竟然开始流行起怀念殖民统治、不认同祖国的思潮来了。


香港专业进修学院校长 陈卓禧 


校长:国歌奏起才摆脱屈辱的日子


这件事引起了网友关注,网友们纷纷对陈卓禧校长点赞:



在去年11月毕业典礼上,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就有应届毕业生曾趁奏国歌时,举出标语闹事。当时,校长陈卓禧怒斥这些学生“侮辱国歌”。


他表示,自己在港英殖民时期长大,受帝国主义的欺压,“小时候去玩,小朋友都会给‘鬼仔’欺负,直到我的国歌奏起、我的五星红旗升起,才摆脱屈辱的日子”。

在去年11月毕业典礼上,香港专业进修学校就有应届毕业生曾趁奏国歌时闹事。


当时,校长陈卓禧怒斥这些学生“侮辱国歌”。他表示,自己在港英殖民时期长大,受帝国主义的欺压,“小时候去玩,小朋友都会给‘鬼仔’欺负,直到我的国歌奏起、我的五星红旗升起,才摆脱屈辱的日子”。


对于此事,内地网友评论到:




香港的这位校长火了,背后的原因引人深思


      1991年前的100多年里,香港人根本不能担任高级公务员、高级警官、法官、检察官等职务。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抗争事件中,港英政府打死数十人并逮捕数百人,英国当局高度赞扬香港警方在恢复社会秩序行动中的杰出表现,英国女王授予警队“皇家”称号。从这段历史中不难读出那时候香港人民的屈辱。这样旗帜鲜明、痛快淋漓的声音,这几年在香港应该不太容易听到,尤其是发自公众人物之口,更是少见。因此,这事迅速成了香港舆论焦点,点赞者纷纷叫好,诋毁者气急败坏。


热血


    成立于60年前的港专,向有爱国传统。陈卓禧说,“从港专成立第一天起,我们就挂五星国旗,唱《义勇军进行曲》作为我们的国歌,我们因为这件事,受尽了殖民地政府的打压,资助被取消、校舍被收回,我们没有放弃过我们爱国的立场,如果连这件事都不知道,那就是你们选错了学校!”香港媒体评价说,陈卓禧如此表态,堪称 “正气楷模”,而内地媒体更多地则以“热血”二字形容他的这番话。

反常

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却有不少奴性十足的港人,内心并没有真正的回归,甚至多次以激进违法活动搞乱香港,企图借助外部势力来向中央政府施压,企图把香港引向背离“一国两制”的歧途,在这一点上,中央政府从来都是零容忍的。正气不舒,只因邪气弥漫。过去数年中,香港舆论场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反秩序反和谐之声假民主之名大行其道,竟然一发的气壮如牛起来。


    这件事是正能量,但我们应看到背后的问题。为什么爱自己的国家、尊重国歌和国旗这样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守则,在香港会被屡遭挑战打破?为什么香港一些人做着侮辱国家、挑战法治、撕裂社会的事,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而像陈校长这样的仗义执言,为何一段时间来却难得听见,一言既出,竟成新闻?


    各国家和地区都有的国民教育,在香港被抹黑成洗脑教育;有人在足球场嘘国歌,有侯任议员在宣誓场合侮辱国家和民族;有人违法占中却被反对派媒体和外国势力塑造成英雄民主之光;香港高校的民主墙,有人不许内地生用简体字贴文;极端人士当面侮辱、骚扰内地游客,对两地一些小摩擦大做文章;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主席大骂内地学生支那人”……种种不堪行径嚣张至此。而主张爱国爱港、主张香港和内地应携手同心的声音,反遭围攻贬抑,渐成沉默的螺旋。


一名香港青年社团负责人近日对笔者说,她大学时参与内地交流团,却被反对派媒体抹黑成洗脑团领袖。她并不因此而畏惧退缩,反而奋起撰文反击。但她也痛感,像她这样勇敢的只是少数,更多的香港年轻人都因人言可畏而选择了收声。


有香港青年社团最近推出了一个敢言计划,该计划召集人说,就是为了让爱国青年敢于说法,发出正能量的声音。由此也可见,爱国者不敢言正是此前香港舆论场的问题所在。


占中之前,一名香港学生接受采访时透露,他不敢表达自己支持政改方案的声音,因为一说出来就会被一些激进的同学骂成五毛”“孔乙己。恶行恶状者嚣张跋扈,善良隐忍者忍气吞声,劣币驱逐良币,遂至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认同

2013年,哈佛大学教授、曾获国际数学界最高荣誉菲尔兹奖的香港学者丘成桐这样写

九七回归时看着英国国旗降下,中国国旗升上时,真是感动不已。两百年来国家民族的耻辱终于去除了,这是我曾祖父、祖父以至父亲都期望着的一天。我想中国人终于在自己的土地上当家作主,可以完成自己的理想了,殖民主义者再不能假借自由为名来欺负香港老百姓了。


但曾几何时,我在媒体上看见的大都是抱怨和灰色的事情,实在令人失望……老百姓示威游行,抱怨中央干涉太多……我也觉得奇怪,难道中央参与香港的事务比当年殖民政府还要多吗?竟然有一小撮人要升起港英旗,忘记我们的祖宗曾受英国凌辱,也忘了先烈们为国家流的血。


认识你自己,这则刻在阿波罗神庙大门上的格言,对今天依然有指导意义。政治认同,事实上对国家、社会以至于我们的日常政治生活,都已是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对于港人来说,政治认同,事实上有着长期纠结的历史。


2002年,两名香港本地学者就撰文称,身份认同上的左右摇摆,心理和认知上的模棱两可,恰好反映香港华人所处之境地、所经历的历史。根据我们曾经引用过的香港大学学者阎晓骏的研究,香港人身份与中国内地身份的真正区隔,事实上萌芽于1949年之后,原因则很多,主要是因为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的差异。


回归以来,香港政治中曾引发社会争论和分裂的主要议题,无不与香港社会复杂的集体心理图景存在着重要关联,为政者不能不察。



历史


香港社会的真正心结,其实是由于特定的历史因缘形成并传承下来的避难者心理20世纪,中国内地战争和政治动荡不断,因英国的殖民政治而得以与内地隔开的香港,成为很多战争和政乱受害者逃难的避风港。香港人口的基石就是由这些逃港者所奠定。


这种集体的难民心态,首先是基于对中国内地的恐惧心理,希望与内地保持安全距离;由于这种历史背景,也使香港社会的集体心理在传统上比较乐于见到内地不好的、落后的一面,而有意忽略内地的发展变化,以利于自身心理上的安慰和修复


这会带来什么影响呢?一方面,经过多年殖民管治的尽然,香港人与自己的文化母体——中国产生了相当的区隔感,导致回归后香港社会的不少成员对认同中国这个现代国家存在心理和认知上的障碍;同时,身为殖民地居民和血统意义上的华人,香港人既不能拥有、也不被港英政府要求拥有对英国的认同。在当时中国和英国两不管的状态下,除了少数拥有英国公民身份的华人外,港人的国家认同长期以非常独特的形式处于缺失状态。


这种集体心理,随着家庭和同侪教育代代相传,最终形成香港社会与内地建立良性关系的重要障碍。这种心理,有持续不安全感的一面,也有对于政治权力高度敏感的一面;它使香港社会的社群生活极度政治化(比如高铁、双非婴儿、单程证移民等社会话题都被认为有政治阴谋),又使受害者的心理存在(比如对明明本地强势的粤语和繁体字感到恐慌和反应过激)。


启发


有研究发现,在新兴民主地区,反对派在和建制派的争斗中几乎总是占上风。因为反对派善于造势,善于挑动仇恨、恐惧等负面情绪,善于将自己包装成民主代言人,而将对手塑造成威权打手,而且反对派比较符合年轻人口味,更善于抓住年轻人心理。


香港的舆论环境如此,和香港与境外反对势力长期经营有关。比如,《时代》杂志把占中学生领袖黄之锋放在封面上,以及一些反对派媒体的极尽赞美之词,就给香港年轻人强烈的心理暗示:对抗即风骨,违法真英雄。


长期下来,小朋友当然会被教坏。这不是香港高校的毕业典礼第一次出现类似事件。2014年的时候,就有香港浸会大学毕业生在毕业典礼时上台撑黄伞作秀,遭校长陈新滋拒绝颁发毕业证书。


好在,这一势头最近已有所扭转。政改风波后,香港社会痛定思痛,开始重新认识一国两制和基本法。香港候任议员宣誓时辱国和宣扬港独,全国人大常委会为此专门释法,香港法院也让这些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这是对极端势力的当头一棒,让国家观念和法治观念在香港得到了应有的彰显。


今年11月,《国歌法》列入香港、澳门基本法附件三,给之前某些屡次嘘国歌的人敲响警钟、立下规矩。此次学生又对国歌不敬,校长义正词严的表态,也让风气为之一正。


从这件事,香港社会习惯了低调做人的沉默大多数应该受到启发:若歪风邪气猖獗却选择沉默,看似明哲保身,恰足自遗其咎。香港人爱国爱港是理所应当,何错之有,当然应该大声说出来。


信息时代,话语权很重要。爱国不容妥协,理直就该气壮,唯有如此,正义、正确的声音才能蔚为主流。对于政治认同这个根本性和原则性问题,特区政府、香港精英阶层不应对民意采取迁就的态度,而应当加强与社会的沟通,通过有成效的政策引导,有针对性地改变历史形成的香港社会心理状态。


如前引学者所言,国旗、国徽、国歌等基本的国家标志,是最基础、最基本的国家认同;如果在一国之内的某些地区,这些最基本的国家标志都受到敌视,那么中央政府的首要任务,必然是确保国家的政治安全、领土完整和政权安全。


只有在国家政治认同得到充分确立、国家秩序得到充分认可、国家政治标志得到充分尊崇的地方,中央权力才可能赋予地方社会以更大的空间来繁荣属于本地区的文化图景和社区意识


来源:环球时报、观察者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