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2年3月1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全球财政货币裸奔与宏观经济学的堕落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2-03-15


· 全文共 3622 字,阅读时长约 9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作 者 | 刘胜军


货币融资就像一剂危险的药品,少量服用有助于治疗严重的疾病,过度使用则会致命。魏德曼提出一个很好的观点:把药锁起来并扔掉钥匙。——《债务与魔鬼》作者、英国前金融服务局局长特纳勋爵



01

活在当下

路易十五说:“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After me,the flood)。洪水还是有的,只是被送上断头台的是他的孙子路易十六。

路易十五与路易十六

凯恩斯说:“从长期来看,每个人都是要死的”(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凯恩斯和路易十五说的都是一个意思,也都是今天我们面对的社会现实。投资家李录做多中国(1):  李录:中国崛起背后的历史叙事指出:

• 今天所有的主要经济体都在大规模地超发货币。基础货币的超发现在已经达到了天文数字,造成了全世界范围内的低利率、零利率甚至在欧元区出现的负利率,这些现象以前在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同时,货币增发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又微乎其微,除了美国之外,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基本都是微增长或是零增长。这种局面造成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各国的债务水平相对于 GDP 的倍数越来越高,同时所有的资产价格,从股票到债券,甚至房地产,都处在历史的高点



02

洪水已至

后果业已显现:

• 美国股市泡沫按照“巴菲特指标”衡量,已经达到堪比2000 年纳斯达克疯狂泡沫的水平。巴菲特如今持有 1454 亿美元现金,先知已经预感到了危险。

• 美国楼市重回泡沫:在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房地产泡沫是基础泡沫。经过大幅度调整后,美国楼市重回泡沫,这背后的最大驱动因素即为货币。

△美国 case-shiller 房价指数

• 大宗商品炒作:最近全球经济仍未摆脱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冲击,而大宗商品价格已经飘到了空中。铜价创造了历史新高,疯狂的流动性正在寻求投机目标。无他,唯钱多耳。

美联储等以 CPI 为主要政策目标的做法,已经无法反映 21 世纪的现实——货币的超发,主要冲击的是资产价格而非普通消费品。如果只盯着 CPI 而暗自窃喜的话,那是“掩耳盗铃”——即使美国CPI在今年4月也飙到了4.2%的危险水平。米尔顿·弗里德曼“一切价格都是货币现象”的规律并未过时,也不会过时。



03

一场“比谁更没底线”的竞赛

政治家的“行为短期化”并非一概无法原谅,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A. 不得已而为之:在任期制下,如果没有“政绩”,很可能失去连任机会。你不能指望选民像古典经济学设想的那样理性,看看“川粉”就知道了;

B. 对相机抉择权的滥用:政治家明知道后果会很严重,但只要自己可以“击鼓传花”把问题留给后任,那就放开手脚而为之。

当下全球各国的政策当局,就陷入了史无前例的“行为短期化”游戏之中。先看“领头羊”美国:

• 美国不仅实施 0 利率,而且开启无限量宽松。

次贷危机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张

• 美国不计后果地向民众发钱,政府债务和赤字一路飙升。拜登在执政百日演说又抛出“6 万亿美元”的雄伟计划再现“罗斯福新政”?拜登新政的野心与Bug,似乎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

• 由于美元是占主导地位的国际货币,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其他国家相当于被强行征收了“国际铸币税”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

• 虽然这个先例不是拜登政府开创的,但拜登政府正在把各项政策进行“极限测试”。

是的,只有上帝才知道“极限的边界”在哪里,但经济学家多恩布什(Rudi Dornbusch)说过:

• 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

美国玩的这套游戏,其他国家必须跟进:

• 行为短期化是政客“不分国别”的共同特征。

• 如果别国刺激你不刺激,你的经济复苏就慢。这种竞争犹如 20 世纪 30 年代的互相加征关税的“以邻为壑”,大家比赛得是谁更没底线(race to the bottom)。


04

宏观经济学的堕落

虽然是政治家惹的问题,经济学家难辞其咎。

第一个要受谴责的经济学家就是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伯南克原本是一位不错的学者,他是众所周知的“大萧条研究迷”。伯南克认为,“大萧条是宏观经济学的圣杯,是智慧的终极挑战。要理解地质学去研究地震,要理解经济学就得研究大萧条。”

他得出的研究结论与弗里德曼类似:美联储在大萧条中本应积极作为,或许可以减轻危机的痛苦。他在弗里德曼 90 岁生日宴会上代表美联储表示歉意:“关于大萧条:你说得对,是我们造成的。但是感谢你们,我们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了。”伯南克显然认为大萧条是可以避免的错误:

• 人们那时认为大萧条是必要的,它能挤出泡沫,使人们回归道德,但事情其实只是更糟。

言外之意,如果上天给伯南克一次重回大萧条的机会,他可以拯救世界。

2006 年 2 月 1 日小布什提名伯南克接任格林斯潘出任美联储主席。2009 年,金融危机漩涡中的奥巴马提名伯南克连任美联储主席:

• 伯南克是一个对经济大萧条起因有着深入研究的专家,我敢肯定他本人此前也从未想过,他在有生之年还会遇到第二次萧条,并且还是作为决策者的一员来应对这样的危机,伯南克拥有深厚的专业背景、过人的勇气和创造力,有能力来完成作为美联储主席的使命。

历史对伯南克很是慷慨。2008 年次贷危机全面爆发,伯南克几乎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想改变了世界,他让全世界记住了 QE(量化宽松)。

从此,伯南克被称为“直升机.伯南克”,因为他的口号就是“开着直升机撒钱”。

伯南克是一个“见好就收”的聪明人,他并未在 2014 年继续寻求连任,而是激流勇退。在发出需要退出 QE 的信号后,伯南克潇洒地走人,把棘手的难题留给了耶伦。

耶伦显然有志于完成伯南克留下的“退出难题”,这注定了她被疯狂的特朗普炒鱿鱼的命运。特朗普提名鲍威尔出任主席,鲍威尔缺乏向特朗普说不的意志力,而随即他又遇到了新冠疫情冲击,干脆顺水推舟、一路裸奔,赢到了特朗普赞许的目光。

伯南克是英雄吗?如果仅仅看 2008-2010 年,答案是肯定的,他或许帮助世界避免了第二次大萧条。但,他的历史地位最终将取决于世界能否从这次史无前例的货币狂潮中收场。

传奇英雄沃尔克为美联储赢得的荣耀,很可能毁于伯南克世间已无沃尔克)。次贷危机后拟定的“沃尔克规则”最终也未能逃脱利益集团的围剿——2020 年 6 月美联储宣布,投票通过修改已执行六年的“沃尔克规则”,放松银行对于风险投资基金等方面的交易限制,新规于 10 月 1 日起生效。


05

经济学的旁门左道

如果说伯南克、弗里德曼还算学术界的“名门正派”的话,那么“现代货币理论(MMT)”更像“旁门左道”。如今,欧美各国居然都成了现代货币理论的信徒和实践者——今夕何夕?

现代货币理论的核心观点是:

• 货币实际上也是政府信用,是一种政府债务凭证。

• 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增长应该通过印钞为大胆的支出计划提供支持,只要政府举债用的是自己的货币,只要通胀率没有失控,就不用担心赤字问题,因为政府总是可以通过印钱来还债。

• 财政赤字对应的是非政府部门的盈余,所以不用担心。如果通胀失控,政府可以通过加税来消除推动通胀的过剩货币。

• 货币和财政政策有且只有两个限制——通货膨胀和实际可用资源。

对于政客们而言,这个理论简直是“天籁之音”——有钱花、随便花,人世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一个字:爽!

MMT 这个“异端邪说”主要倡导者是经济学家兰德尔·雷 (Randall Wray)——美国后凯恩斯主义的主要代表人之一。1998 年,兰德尔出版了《解读现代货币》一书,MMT 正式登场。2012 年,兰德尔又出版《现代货币理论:主权货币的宏观经济学》一书。

凯恩斯曾经说过:

• 不论他们是对还是错,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之思想力量的强大,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事实上,世界是由少数几个人的思想统治的。许多实践家自以为不受任何知识分子的影响,却往往成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当政的狂人自以为听到的是上天的启示实则其狂想正是从若干年以前的某个拙劣的学人那里拿来的……或早或迟、无论好坏,真正危险的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兰德尔·雷 (Randall Wray) 就是凯恩斯所谓“拙劣的学人”之典范。

政客们也心知肚明“现代货币理论”不过是拙劣的学术恶作剧,因此没有哪个国家领导人敢于坦白自己就是这一理论的信徒——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说白了,这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债务和魔鬼)。

如今,美国政府债务/GDP 之比正逼近二战时期的历史高位。正常人都不会觉得这是正常的。

巴菲特说:

• 美国永远不会债务违约,美国手中有“王牌”:如果你的债券是自己印刷的货币发行的,那么你就不会违约,美国总是很精明地以美元发债。

是的,美国不会违约,但世界可以选择抛弃美元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巴菲特的搭档芒格说:

• 从人类文明历史发展来看,强盛国家的货币走下坡是有前例的,这现象发生在罗马身上,也发生在英国身上,假如你看罗马的银币(Denarius)发展,在五百年发展过程中,通货膨胀非常快,现在各国不断印钞,这是很不好的现象。

毫无内在价值的比特币市值一度突破万亿美元Facebook 步子太大扯了淡。这背后,正是市场对以美元为代表的信用货币在“用脚投票”——In God We Don't Trust。



06

地球上空游荡的幽灵

有些人正为“宏观经济学的创新”而沾沾自喜:

• 一方面,成功避免了危机的痛苦

• 另一方面,物价没有失控

这些人肯定忘了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 世纪资本论》中的警告:真正的灾难不是通货膨胀,而是贫富差距的扩大。在当下的货币狂欢中,富豪们的财富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而无数穷人在饥饿的边缘挣扎。2020 年,美国 650 个亿万富豪的财富增加了 1 万亿美元达到了 4 万亿美元!在几个月内,世界新首富贝佐斯和老首富比尔·盖茨都走向了离婚。

民粹主义的幽灵,在全球上空游荡。

2022 年,法国民粹主义领袖勒庞很可能击败马克龙。

2024 年,“灭霸”特朗普很有可能卷土重来。

《原则》作者达利欧警告:

• 我认为 1930 年至 1945 年是现在最近的类似时期,因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利率触及 0% 的底线,货币政策无效,债台高筑,全球经济疲软,存在巨大的财富和政治差距,一个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正在挑战现有的世界大国。

世界走入这样的“死胡同”,经济学家应该为此承担一部分历史责任。

是的,经济学家汲取了“大萧条”的教训,但却走向了另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马太福音》说:

•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奈何世人皆爱宽门?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