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4月22日 下午 5: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一切从实际出发,动态优化防疫战术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2-04-22

· 全文共 2000 字,时长约 5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文/刘胜军,于上海浦东



上次人类遇到这么大规模的大流行病,还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百年一遇的新冠大流行病,其挑战不亚于一场战争。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


在战争中,军队必须强调纪律,军令如山。但另一方面,军队的一线指挥员必须在贯彻命令的大前提下做到“随机应变”,才能打好仗、打胜仗。任正非经常说“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决策”,讲的就是这个哲理。


因此,战争须区分好战略和战术:战略是集中统一的,须坚决贯彻,在当前,“动态清零”就是战略战术是灵活的,必须从一线的实际出发,讲求实际效果。


应对新冠疫情也应如此:其一,新冠疫情不断变异,每次变异特点又不一样,因此应对策略必须与时俱进;其二,在爆发性疫情导致情绪紧张和医疗资源挤兑的情况下,在隔离、检测、转运、危重病人救治等细节管理上会遇到难以想象的复杂难题


因此,防疫政策的执行,细节决定成败,要一切从实际出发,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可能有完美的防疫政策,更不应该有一成不变的防疫政策。何况在疫情飞速变化的情况下呢?


最近,上海感染阳性的婴幼儿隔离问题引发社会关注。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对此做出了回应:


• 对于大家关心的家长陪护问题,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根据《传染病防治法》、防控工作要求等,感染者应当与非感染者隔离。按照分类收治的原则,我们已经明确, 如果儿童家长同样是阳性感染者,可以同住在儿童区域陪护照顾,一起接受观察治疗。


• 对于儿童感染者,如果家人不符合陪同条件,且患儿小于7岁,将在公卫中心接受治疗;其他大龄儿童和青少年,以及家长符合陪同条件的低龄儿童感染者,将主要在集中收治点隔离治疗,并配置专业的儿科医疗团队,保障患儿得到规范专业的治疗和生活照料。


这里需要讨论的重点是缺乏自理能力的婴幼儿这种特殊人群。


对任何婴幼儿的父母而言,母子分离都是令人揪心的,何况在社会担心医疗资源挤兑的特殊时期?



笔者认为,上述规定的出发点可能有几个考虑:


• 保护未感染的家长不被感染;


• 节约医疗资源,多一人确诊就可能多消耗一份医疗资源;


• 节约成本,被隔离的人越多,需要的直接成本和间接管理成本越高。


这些出发点都是好的,在新冠疫情对生命威胁严重时期(例如2020年初期)是必要的,也可以减少对呼吸机等稀缺医疗资源的占用。


但是,在进入奥密克戎阶段后,该规定就显得少了一些“温度”:


• 由于奥密克戎危害性大大降低,妈妈不会介意被感染的孩子传染;


• 即使妈妈因为照顾孩子被感染,由于绝大部分是轻症也不会加剧对医疗资源的挤兑。


• 即使妈妈照顾孩子增加了隔离成本,妈妈们也肯定愿意承担合理的费用。


相反,如果硬性将妈妈和婴幼儿分离,会带来很多潜在成本


第一,最重要的是,在医疗资源挤兑的特殊时期,婴幼儿不可能得到一对一的照料,可能会因为疏忽导致意外事件。任何一件意外,都会对一个家庭带来难以承受之痛,都会带来难以想象的舆论压力;


第二,婴幼儿与妈妈长时间分离,毕竟不是在迪斯尼这样的乐园环境,不可避免会带来心理上的冲击;


第三,妈妈们受到的心理煎熬难以形容。毕竟,对妈妈们而言,孩子就是生命、就是一切。


中央提出“努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这里“最小的代价”,不仅指经济发展,也包括民众的体验。防疫当然是第一位的,但在不影响防疫效果的前提下,理应尽最大可能顺应民众意愿、最大可能照顾民众心理感受一切为了人民,才是防治疫情的初心。


正如胡锡进所指出的:


• 必须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大的一个公众群体呼吁抗疫的人性化,反对诸如对婴幼儿单独隔离不许母亲陪护、只顾新冠防疫而耽误了其他病人等等,他们还呼吁对无症状感染者尝试居家隔离,主张不应把防控搞成政治,要实事求是。


• 他们是支持或大体支持动态清零路线的,他们的意见是对抗疫方式“度”的争议。总的来说,他们就是希望各地抗疫能够真的践行“以最小代价争取最大效果”,认为目前这方面的努力还不够。这个群体不断扩大,逐渐构成舆论新的底盘


• 我认为,无论如何,政府方面要多倾听这个群体的意见,关注他们的情绪,将之视为抗疫不断前进价值坐标的重要构成项。他们的意见不一定全都听,防疫最终要听的是科学家的意见,但不能与这个群体在情感上有距离。


因此,笔者建议,在当前阶段:


第一,在婴幼儿确诊而妈妈未确诊的情况下,应该允许妈妈自己选择是否与婴幼儿一起隔离。选择一同隔离的,应该签署承诺书,自行承担传染风险;


第二,如果妈妈选择与婴幼儿一起隔离,可以收取因此而增加的合理费用。


第三,以此为契机,各地应建立防疫执行细节的社会反馈机制和动态优化机制,这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