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武汉市长的水平,从政经历让人担忧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快讯:湖北及武汉市官场地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揭秘浙江最富村:资产500万以下算穷人

2018-04-25 义乌百姓关注 义乌百姓关注


讲述者: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


编者按:日前,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接受腾讯网“致敬新时代 浙江城市影像纪录——《厉害了,我的城》”摄制组专访,讲述了“浙江第一村”花园村40年间从贫穷到富裕的奋斗历程。以下是邵钦祥讲述内容的概要。


我是邵钦祥,现任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游客来我们村参观游玩,通常有个疑问:这里商场步行街、电器连锁店、肯德基齐全,怎么看都不像“村”。

从人口规模、经济体量和设施配套看,花园村已经具备了小城市的功能,但它的确是个“村”,承蒙厚爱,获称“浙江第一村”,而眼前的一切幸福,都是全体村民团结一致奋斗出来的。


“人均收入12万,家家户户3层半”


我们村现有户籍人口13879人,外来人口5万多人,总人口超过6.5万。去年全村总销售额520亿元,1家上市公司,5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3483家个体工商户,从事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木制品等优势产业。

这几年最出名的,是木制品产业。花园村有全国最大的红木家具交易市场,不算成品,光是村子里堆放的木材,保守估计就值两百多亿元。



村民去年人均收入12万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15万元——原本能达到20万元,但先富带动后富,我们去年新并了9个村,村民人数增加了一倍,因此根据变化作了调整。


我们村没有暴发户,也没有贫困户。家家户户住新房,全是2004年以后建的,无论有钱没钱,一律三层半,统一外立面。房子是村民收入的重要来源,高的一年能租50多万元,低的能租20多万元,最差也有10多万元。


每家都有几辆车,而且都是好车,奔驰,宝马,路虎……毫不夸张地说,在我们村,家庭资产500万以下是困难户,1000万刚起步,5000万才算富,1个亿以上的才真正正正是富裕户。


我们的目标是:全世界最富裕,全世界最幸福。

“村民享受16年义务教育”

花园村村民挣得多,负担还小,每人享有31项福利待遇,能免费的全免费,电视安装费、收视费之类的,全部村里掏钱。公交车对所有人免费。每人每月发30斤大米、2斤猪肉、2斤鸡蛋,1斤茶油,很多人吃不完。


3种保险配齐,医疗免费,村医院是全国农村地区最大的,有520张床位。上学免费,享受16年义务教育,在法定9年的基础上向两头延伸,再加上幼儿园4年,和高中3年。


如果村民觉得义务教育还不够,可以读村里新办的外国语学校。我们投资7个多亿,跟浙师大合作办学,开设110个班级,户籍人口和集团员工子女学费打折。

村民们有个共识:生活靠集体,致富靠自己。


“以前村里穷得找不到20岁以下的姑娘”


别看现在日子好过,我们村原先可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发生在这40年间。


2004年前,我们村只有183户、496人,2004年和2017年先后跟周边18个村合并,组成“大花园村”。遥想40年前,谁愿意跟贫穷的花园村合并呢?


我们以前为什么穷?这要从家族史说起。我们的祖先是河南洛阳人,690年前逃难逃到了这里。隔壁马府村有个马太师,我们祖先讨饭讨到了马太师家,太师收留他在府上种花。


一种就是几十年,马太师认为这个外来工忠诚肯干,就给了他一块地作花园,就这样,我们家族定居了下来,有了后来的花园村。这块地条件很差,没有溪河,种地靠天,就连饮用水都要到隔壁村挑。在农业时代,这种村子自然就穷。


解放前,村民们打长工;解放后,靠抓鱼抓泥鳅为生,家家户户都住茅草屋。村里找不到二十岁以下的姑娘,十七八岁就都嫁出去了;二十七八岁的光棍却很多,娶不到老婆,娶二婚女的比例比较高。


“结婚被断电的耻辱激励我奋斗”


我1954年出生,小学毕业就没书读了,留在村子里干,粮食保管员、会计、生产队长、民兵连长、村长、书记……除了妇女主任,村里所有的岗位我都干了个遍。


上世纪70年代,全村80多户人家,只有200多亩耕地,缺水,又没水库,别村种两季稻,我们一季都种不了,粮食不够吃。去隔壁村挑水,挨白眼受欺负,还得忍气吞声,这种滋味不好受。


1978年,改革开放那一年,我25岁,7月份结婚摆酒水。我们村穷,不通电,我就向马府村的干部借电,对方爽快答应了。我找来200多米电线,请电工拉到祠堂,晚上灯光亮起,8桌开席。吃到8点多,灯突然灭了,一查,是电线被马府村的人剪断了。


洞房花烛夜被人欺负,是耻辱,这给了我一个启示:人穷被人欺,村穷被人欺,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我们关键是抓住了三个重大机遇”


花园村能有今天的发展格局,关键是抓住了三个重大机遇:


第一个机遇,是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初期,只要胆子大就能赚钱。1981年5月,我跟我哥哥、老村支书三个人,每人出500元,凑了1500元,买来设备办蜡烛厂。家属在后方做蜡烛,我们三个男人出去跑销售,一箱蜡烛能赚几块钱,这在当时是大钱。当年10月,我们三人又到处借钱,每人出资3000元,招工办了个服装厂。这两家工厂,让我们赚到了第一桶金。


第二个机遇,是邓小平“南巡”。小平“南巡”前一年,也就是1991年,我们就有先见之明,成立了工业公司,征地50多亩,创办工业园区。


工业公司办公楼建好后,我给时任浙江大学校长路甬祥发请帖,跟几家省内最好的科研院校接上了头。我们跟大学合作,实施人才战略,请进来、送出去,委托培训职工,搞产学研合作,为我们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第三个机遇,是高科技浪潮。1996年,路甬祥校长调任中科院,我就跑去北京找他,请他支持花园村。一个农村书记跑到中科院要项目,令他吃惊。路校长很随和,派了四个人,找来十个项目给我看,我挑中了维生素D3。


政府、银行起初不相信、不看好:你一个村子,能搞这么大的项目?我说,有中科院强大的科研实力做基础,只要我们有决心,就一定能干成。


我们在北京呆了八年,从实验室到小试再到中试,从400万元到800万元再到1300万元,我们最终投了7000多万元。2002年,中试成功,我们又出资2000万元,买断技术,从此走上快车道。现在,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维生素D3生产企业,占全球市场的份额超过40%。


高科技让我们尝到了甜头,从那以后,我们坚持“非高科技项目不上马”的原则。今年要上一个新能源项目,做特斯拉电动车的电池配件,已经开工建设,年底试生产。


“村子里有270多家饭店,和300多家超市”


红木家具产业不算高科技,是个例外。


花园村所在的南马镇,老百姓脑子灵光,80年代全民办服装厂,90年代全民生产皮夹克,90年代末全民办木线厂,来去一阵风,上得快也倒得快。


2008年,依托东阳“木雕之乡”的底蕴,南马人又开始做家具。我分析历史教训,提出一定要集中发展,如果再像以前那样自相残杀,只会重蹈覆辙。


我出面牵头,圈出500多亩土地,办了个全国最大的原木集散地;又建了个建筑面积40多万平方米的红木家具交易市场。从生产到销售,发展全产业链,这样一来成本就低,价格就有了优势。一时间,批发的、零售的,全国各地的买家纷纷上门采购,市场爆满。后来,花园村成了国家4A级景区,来的人就更多了。


红木家具是大件,总价较高,绝大多数人不放心网购,通常都想现场采购。我们承诺:质量问题,一律包退包换,解决了质量信用问题。现场下单,上门安装,配送安装不成问题,价格优势又足以抵消车票机票钱,这笔账很好算。


红木家具产业贯通二产和三产,不仅带动花园村村民致富,周边乡镇几十万人也从中得到了实惠。人流量大了,餐饮、购物等服务业就跟着起来了。目前花园村共有270多家饭店,和300多家超市。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