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停止夫妻生活,女人身体会发生惊人变化?

2017-11-16 苏州大事 苏州大事


   你有秘密吗?

  我有一个,而且是个只能烂死在肚子里的秘密。

  我曾婚内出轨过。

  那次,只是个意外……

    ——

  我出轨的对象叫陆言。他是海城的知名企业家,而我只是个家庭妇女。

  我和他之所以会有交集,是因为半个月前,他的车子把我公公撞成了植物人,却仗势欺人,拒不赔偿。

  在交警的和稀泥下,眼看医药费都缴不上了,老公忙着看店赚钱,讨钱的责任就落在我的肩上。

  原本我打算用眼泪攻势,学电视里苦情戏,突袭到他面前长跪不起,恳求他大发善心。结果不等我出手,一个孕妇就先我一步在他面前跪下,磕了一地的血。而陆言面不改色,只喊保安带她去找警察帮忙。

  在强者眼中,弱智的血泪是没有价值的。于是我决定改变策略。

  我相信,是个人都会有弱点。只要我找到陆言的把柄,比如能影响他竞选人大代表成败的关键。那还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

  之后,为了抓他把柄,我铤而走险地当上了跟踪狂。

  历经两周的跟踪踩点,终于叫我在圣诞节那天逮到了机会!

  那夜,鹅毛大雪。我坐在出租车里跟了一路,偷拍到陆言带着一个穿校服的小姑娘进了酒店,像是搞援交。

  可只有这个照片又说明不了什么。以他的身份,洗白自己是分分钟的事。

  想到这,我下车尾随他进了酒店。

  在打听到他房间号后,我来到门口,惊喜地发现房门没锁!

  我窃笑,举着手机偷溜进去。镜头里却只有一个喝得不省人事的男人。而那学生妹早跑了。

  就这样无功而返?

  一想到医院的催款单,还有我这么多天的辛苦,我不甘心。

  于是,我大着胆子在他身上找寻一些有用的东西,能威胁到他的。谁知他突然睁眼,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压在床上。

  我清楚地意识到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有多危险,他的身体又烫又紧绷!

  我拼命推开他,可他却死死地压制着我。我的尖叫与反抗,更是催化他的攻势。

  很快,他兵临城下!

  随着他沉沉一声低吼,我彻底地失守阵地,沦为他的胯下臣……

  这一夜,我和他做了几次,我记不清。

  当时我满脸泪水,脑子一片空白。除了第一次很痛,很屈辱外,我竟可耻地发现我在后面的一次里达到了高,潮!

  这是我结婚两年里,第一次体验到高,潮的感觉。

  我心里明明是一百个不愿意,可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背叛我?

  我只有过我老公一个男人,也不知道这样的生理反应是正常的,还是不对的。

  天光微亮时,我抹掉脸上的泪水,看着彻底睡死过去的陆言,心里就一个想法:这亏,我不能白吃!

  我迅速掏出手机拍下合影,作为他援交的证据。但我不能暴露照片中的女人是谁。所以镜头里的我只露个后脑勺和裸肩。

  一切办妥,我推开他沉重的胳膊,忍着下/体被粗暴对待的疼痛,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这个害我婚内出轨的男人,这也只是我人生的一次失误,却不想:一步走错,就是人间地狱。

  从酒店回到家,是早上7点。这时候,婆婆应该买了菜回来,而老公刚起床。

  果然,我一推开门,他们就坐在饭桌上,一人一碗粥地看着我。

  公公出事后,婆婆心里的苦和怨全撒在我头上。这些日子,她白天服侍公公,晚上各种逼问我讨钱的进度。现在我夜不归宿,她对我的不满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口。

  她把咸鸭蛋重重砸在桌上,一边拿筷子戳蛋白,一边警醒我说,“现在家里一头乱,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让你去讨个钱,你倒好,一天到晚在外面瞎混。我问你,那个钱到底要到了没有?还是说,你要到了,偷偷拿去给你那神经病的妈妈了?”

  听到她这么侮辱我妈,我急红了眼,“婆婆,你要是觉得讨钱容易,你去讨。我来照顾公公。”

  婆婆被我呛得拉着我老公闹了起来,“要死了啊!哪有当儿媳妇的和婆婆抢着服侍自己公公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公媳关系出了问题呢!”

  老公安抚完婆婆,朝我凶了一眼,“你怎么说话的?让你去讨钱,委屈你了?我天天赚钱,对着客户笑的和孙子一样。我在家里,有埋怨过半句吗?”

  我看着让我略微心寒的老公,什么也没说,先回房洗澡去了。

  洗澡时,我听见老公进屋的声音。没了婆婆,他又一改刚刚的男子气概,对我各种讨好求饶,让我别小心眼,多让着长辈一点。

  我随意恩了几声。

  他又立即问起我讨钱的进展。

  我对着镜子里青青紫紫的吻痕,苦涩一笑,只说快了快了。

  后来他赶去开店就先走了。我大概洗了两个小时才走出浴室,卷起被窝就睡。

  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向斯文的孙文华发现我出轨,对我拳打脚踢,骂我是荡妇,不要脸。我拼命解释,他却不听,提刀要来砍我。

  刀锋逼近时,我一下子就惊坐起来。

  睁眼时,恰巧窗外白光一闪!

  原来外面正打雷闪电。

  我心砰砰乱跳,像是随时都能从嗓子口跳出来似得。

  我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抚平焦躁的情绪,按照计划把照片发给了陆言。这个号码还是我早上拿他手机打我电话后存的。

  很快,他就给我回了电话。

  我心乱如麻,按下接听键,“喂?”

“呵!谁给你的胆子?”一个陌生又冷厉的声音刺穿我的耳膜。

  我深吸一口气,“陆先生,我这样做,也是形势所迫。只要你肯给钱,这个照片我立即销毁。”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受人威胁,尤其是女人!你说,我会答应?”

“你会。”我顿了顿,“因为你是个商人,最会衡量利弊。没必要为了争一时的意气,惹上一身腥。尤其是你正在竞选人大代表的节骨眼上,更不能有一丝丑闻。”

  如果只是床照,他可以不在乎。但我还拍到他和学生妹进酒店的照片,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怎么看都是在搞援交。

  他赌不起。

“嘴巴挺能说的。”对方明褒暗贬的一句话后,是长久的沉默。

  我不敢乱插嘴,只屏息等他的答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里再次响起他声音,“要钱,可以。明天下午,老地方见。”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徒留我一人傻眼。

  老……地方?

  我和他很熟吗?

  哪里来的老地方!

  经过一夜思想斗争,我带着帽子口罩与墨镜,走进了那个令我羞耻又难堪的“老地方”!

  我刚踏进酒店,服务生就把我带去那间与他有过一,夜情的套房。

  我怀着上坟的心情推门而入,门很快就在我身后合上。

  屋子很黑,我没有安全感,刚要开灯,就有人阻止了我。

“你这种人的嘴脸太恶心,别污了我眼睛!”

  我视线下意识朝里面看了去,在浅浅的月色下,他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窗帘被风吹拂,隐匿了他的上半身,只露出他修长的大腿交叠在茶几上。而他手里的在把玩着什么东西,发出悉悉索索声。

  听说话的声音,是陆言。

  我壮着胆子走近几步,这才看清他手里把玩着一对核桃,品相非常好。

“陆先生,我来了。钱呢?”我鼓足勇气问。

  他把玩核桃的动作一下子停下,如炬的目光在我身上扫过,“照片上的女人是谁?”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竭力冷静,“陆先生说笑了。你自己找的小姐,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只负责偷拍,对你没有恶意。”

  我的话刚说完,“砰”的一声,就目睹一对价值不菲的核桃被他拍在茶几上,裂出一道丑陋的口子。然后我又看他收起腿,从藤椅上站起来,朝我逼近。

  我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裤边缝,身体抖得厉害。

“你很害怕?”他冷冽的语气带着愠怒,“你下药勒索我时,怎么不知道怕?”

  我太过害怕被他认出自己是照片里的女人,精力有些分散,没抓住下药这个点,只在听见勒索两字时,摇头解释,“不。我不是勒索。我只是索要合理的医药赔偿费。如果不是你撞了我公公,又买通交警,毁了证据。把我们家逼的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找你麻烦。”

“呵!开车撞人的是我哥。你不找他,是挑软柿子捏,觉得我好欺负?”

  我听得出,此刻他比刚刚觉得自己被勒索还要生气。

  我不敢相信自己找错了人,猛抬头说,“你是车主陆言啊!”

  陆言笑得残忍,“是。但那天开车的人是我哥!”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但大错已经犯成,再叫我转移目标是不可能了。

  我咬定了他,“但他不肯赔偿,你作为车主,又是他的家人,你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是。我可以给钱。但我不接受威胁这样的方式!”他说着,笑了笑,“想要钱吗?做个交易。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什么交易?”

  这次,我没有得到他的答复。

  长久的沉默后,皮带金属扣解开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突兀的响起。

  下一秒,我脸上的口罩就被他粗鲁地扯下。

  他温热的气息喷薄在我的脸颊上,“你的嘴既然那么能说。我就给它个表现机会!弄爽它!”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却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嘴!

  婚后,我来月事的时候,老公多少次让我帮他灭火,我都没答应。我怎么能给他……

  他看出我的挣扎,面上的报复性笑容更加灿烂了,“敢拿我的钱,就要做好被我整死的准备!要是不干,现在就滚!”

  听到这里,我忍受着屈辱感,缓缓蹲下,迎合他。

  全程我都闭眼飙泪,想哭喊,但嗓子却被深深扼住,只有窒息,麻木……

  一阵极致过后,他猛地把我推开,提起裤子后冷笑道,“记住你现在下贱的模样!下次再敢招惹我,就绝对不会像今晚上这么简单了!”

  说完,他把一张银行卡扔我脸上,扬长而去。

  我跪坐在床边,呕吐不已。

  银行卡握在手心里,几乎要弯断了!

  拿了钱,公公医药费有了着落。我的生活也归于平静。

  唯有一件事,成了我心底里的疙瘩。

  自从那夜出轨后,我在房事上一直存在排斥和恐惧感。每次老公要碰我,我都想起别的男人也摸过我,吻过我。潜意识里害怕他会察觉出异样,就非常抗拒他的亲密接触。老公几次没得逞,气得和我分房睡了。

  我以为过一阵子,等我消化了这个阴影,再去哄老公回来睡就没事了。但我没有想到是,一个月后我居然怀孕了!

  得知我怀孕的那刻,我婆婆乐疯了,老公的表情却有些微妙,而我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我害怕这孩子不是我老公的。

  因为我毕业后嫁给孙文华两年都没有怀孕。一次出轨就怀孕。这让我如何不担忧?

  可再担忧,婆婆也不会允许我打掉他。我只能心存幻想,或许这就是我老公的。毕竟我和那陆言也只有过那么一夜而已……

  我怀孕后没多久,老公就以养孩子的生活压力太大为由,仓促地结束了不赚钱的店铺经营,跑大公司里当业务员,赚高薪提成。

  起初,我没太在意。后来,我发现他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一个月里有20多天夜不归宿。我忍不住多问了几句,都会被他不耐烦打断。他反而怨怼我,说我在家吃吃喝喝还不知足,不体谅他在外面应酬有多辛苦。最后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我每天拖着笨重的身子在家洗衣做饭伺候婆婆,心里再有怨,一想到自己出轨理亏的事,就什么牢骚话都忍了。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婚变早在那个时候就已悄悄埋下隐患。每次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我都浑身发抖。

  七月酷暑的天气,我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和平时一样在小区里散步,却意外撞见了陆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来找我秋后算账的。

  我就跟见了鬼一样,吓得转身就跑,结果一辆自行车好巧不巧地从我身边骑过。我被擦撞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一个健硕有力的手腕托住了我的后腰。

  我张皇失措地看着救了我的陆言,呼吸都乱了。

  而他大概以为是我受惊过度,没缓过神,反而安慰我,“这位太太,已经没事了。下次走路,小心一点。”

  他的声音没有鄙夷,也没有冷酷,看我的眼神也好像我是个陌生人一样,没有那么浓烈的憎恨。

  他是没认出我吗?

  想想也对。

  两次见面时,一次他醉得不省人事,一次又是黑漆抹乌的。现在时隔八个月,我又孕胖到140斤。他若这样都能认得出我,简直是真爱了。

  我想着,不由哂笑出来。我怕他还是能认出我声音来,所以没有答谢就匆匆离开了。

  我留了个心眼,故意往家的反方向走,然后躲在公寓楼的背后,直到确定他离开了,才敢回自己的家。

  结果,我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一封奇怪的信夹在门缝里。

  全白信封,没有收寄件人。

  我拿起来拆开,里面是孙文华和一个女人的亲密床照。除此之外,还有一页纸,电脑打印了个地址。我想也不想,就打车杀了过去!

  我坐在信封上所指的别墅门口,默默祈祷这只是一场恶作剧,照片是电脑合成的。但我的希望很快就在我老公牵着一个大肚婆娘的手,朝我缓缓走来时破灭了。

  让我更加难堪的是,我婆婆竟然也在这里,还帮着这个小三拿包,点头哈腰扇扇子。

  我在家做牛做马伺候她,她帮着儿子瞒着我出轨不说,还这样打我的脸!

  我一下子就飙了,冲过去,在老公脸上狠狠抓了一道口子,“孙文华!你有没有良心?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我们的女儿吗?”

  我婆婆心疼儿子,把儿子护在身后,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呸!就你肚子里的赔钱货,谁稀罕啊?你要和玲玲一样争气,给我们孙家生个大胖孙子,我也把你当祖宗给供着!”

  婆婆重男轻女,我不管。

  我捂着脸,极其悲怒地瞪着孙文华,“我们的孩子,三个月前才知道是女孩。这女人的肚子,怎么看也要六七个月了。你出轨,真是为了要儿子?”

  我没想到的是,孙文华面对我的指责竟然毫无愧色,反而很冷漠地说,“闻静,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都难说。我不怨你,你也别怪我。这事,就当我们扯平了。”

“什么意思?”我愣了愣。

  旁边的小三理直气壮地站到我的面前,鄙夷地看着我,“你给文华带绿帽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要不是看在你怀孕,很有可能是孙家骨肉的份上,早就把你给休了!你得意什么呀,还有脸在我这里大吼小叫的?”

  我闻言,不由倒退两步,却竭力镇定,“你有什么证据?”

  孙文华却一言不发,扔出了我和陆言的床照!

  竟然,是真的!

  他真的早就知道!

  而他都知道,还能隐忍这么久!

  我忍不住讽刺地笑笑,“孙文华。这顶绿帽,你带的还真紧实啊!居然这么久都不吭声,佩服佩服!”

  婆婆看见照片,瞪大了眼,显然是不知情的。她勃然大怒,一把扯住我头发,“你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我儿子带绿帽,还这么不知羞耻!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当我们孙家好欺负,是不?”

  她说着,就把我往地上一推,跨坐在我身上,对我拳打脚踹。

  在那一刻,我身体痛的要死,脑袋也乱得很,感觉到下,体有液体汩汩流出。

  孩子,孩子……

  意识到不对劲,我拼了命还手。小三见了,也跑了过来,帮着婆婆死死按住了我的双手。我被压在地上,只能乱蹬着腿,无助到了极点!

  而孙文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冷漠地站在边上,看着他生命里三个与他关系密切的女人在那厮打。

  绝望,从我的身体一直蔓延到我心里……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要闹出人命吗?快住手!”

  远远的,我看见身穿保安服的男人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的嗓子因为嘶吼过度,已经发不出呼救的声音,只能蠕动着嘴唇。

  救,救救我。

  救救我的,孩子……

  在我快要昏厥的时候,我看见了陆言想我走来……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