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老公发错了微信,1句话就让我心如死灰!

2017-12-03 苏州大事 苏州大事

  沈清筠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如果赵东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坏了吧?还有婆婆,再不会上门责骂她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了吧!

  

  想到这里沈清筠忍不住轻轻催促道,“师傅,麻烦开快一点,我赶时间。”

  

  的士在雨夜加速狂奔,终于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停下。

  

  沈清筠提着箱子满脸笑意的打开门,走了进去。本来说好出差一个星期的,现在提前一天回来,赵东看到她,不知是何种惊喜。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宣布。

  

  沈清筠甜甜一笑,便悄悄往二楼卧室走去。

  

  “嗯,东子,快,再快一点~”娇媚软糯的女声从房中响起,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沈清筠一怔,想要推开门的手顿住了。

  

  “宝贝,别急~今天我可不会放过你。~”

  

  “啊~东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离婚啊,她的股份不都转你名下了,怎么还拖着呢!”

  

  “提她做什么?晦气!”熟悉的男声幽幽响起,带着一丝恨意道,“老家伙还防着我呢。不过快了。哼,三年了,她肚子一点反应也没有,一个生不了蛋的母鸡,还清高自傲个什么劲。过两天让我妈再上门骂她几次,指不定那个蠢蛋就将老家伙的股份双手奉上,只求我一笑呢!”

  

  女人失声娇笑,“讨厌,你可真坏~“

  

  “我不坏,你这个妖精能爱上我?嗯~”

  

  “讨厌~人家,人家才不~啊~”

  

  剩下的话却全被女人娇媚无比的呻~吟声淹没。就算隔着一堵墙都能清楚听到里面的状况,激烈澎湃,让人浮想联翩。

  

  沈清筠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整个人如堕冰窖。

  

  房间不断传来的呻~吟让她只觉得心口如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又一刀,疼得几欲窒息。

  

  几个深呼吸之后,她强忍着翻涌上来的恶心,手指颤抖的推开了卧室的门。

  

  看清楚的一瞬间,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落了出来。

  

  她的老公,寸缕不着的抱着她的至亲好友,以极其亲密的姿势双双躺倒在她亲手挑选的婚床上。

  

  “赵东,之薇,你们对得起我吗?”

  

  沈清筠的怒吼让床上两人动作一顿,赵东慢慢回过头,脸上却不见慌乱,他慢条斯理的从夏之薇身上坐起来,反而不悦的皱眉问道。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出差一个星期吗?”

  

  出轨被抓现形,不仅不惊慌失措,还如此冷静。

  

  沈清筠不禁被赵东的反应气得浑身发抖。

  

  “你们,在做什么?”

  

  这次却是夏之薇冷笑一声,她随手抓起地上的内衣套上,讥笑道,“你眼睛又没瞎,何必明知故问。发现了最好,要是识趣就快滚。”

  

  “你,你们!这是我家,是我父亲买的房子!要滚也是你们滚。赵东,你婚内出轨,我可以告你,让你净身出户!”沈清筠气得连呼吸都在颤抖,她手指向那张熟悉的媚脸,怒道,“之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

  

  夏之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住沈清筠的胳膊,狠狠扇了她一个巴掌。

  

  “不要脸?沈清筠,最不要脸的女人是你才对!赵东只爱我一个人,是你,你不要脸的抢走他!如果不是因为你家里有几个臭钱,赵东怎么会跟你结婚!你不知道,每晚跟你躺在一个床上,东子都快恶心吐了!还净身出户,现在公司都是东子说了算,你算老几!”

  

  “你~你胡说!”沈清筠崩溃的大叫一声,一把抓住夏之薇的头发,“你这个狐狸精!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勾,引我老公!”

  

  沈清筠像个疯子般,抓住夏之薇用力的打回去。

  

  打了夏之薇两巴掌直接把她打蒙了,她好似没想个一向高高在上、清傲冷静的沈清筠也会发疯。

  

  夏之薇不禁叫到,“东子,救我,救我,她疯了。”

  

  赵东脸色阴沉的猛地冲上来狠狠抓住沈清筠的头发,怒道,“沈清筠,你给我住手!之薇怀孕了!”

  

  怀孕!

  

  沈清筠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肚子,夏之薇怀孕了,那她呢?

  

  她也怀孕了啊!

  

  赵东嫌恶的看向沈清筠,冷冰冰道,“如果你识相,就给我滚出去。否则,我们就离婚。”

  

  “离婚?赵东,你现在到总经理这个位置,是谁捧上去的?你居然要跟我离婚!”沈清筠紧紧咬住下唇,直觉脑袋一阵眩晕,“我,我一定要赶你出公司,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赵东听到沈清筠的话,眼中阴鸷愈甚,他猛地抓住她的领口,不屑道,“如果不是我,你以为就你家那破公司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吗?沈清筠,你以为你是谁!”

  

  他见到沈清筠眼中的泪,心中涌起一阵报复的快。感,每次见到她心中莫名的自卑感被快。感压下,他阴恻恻道,“像你这种在床上了无生趣的女人,操一条咸鱼都比你来得有趣。呵呵,你知道你为什么你一直不能怀孕吗?”

  

  沈清筠猛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赵东,只见他露出一口白牙,冷冷一笑,“你这个傻子,每天早上起床喝的那杯水是不是格外的甜!”

  

  夏之薇上前挽住赵东的胳膊,趾高气扬道,“你这个傻子还跟我炫耀东子对你如何贴心!现在知道了吧!赵东只爱我夏之薇一个!你不过是我们的垫脚石!你才应该滚得越远越好!”

  

  沈清筠脸色一白,看着面前洋洋得意的狗男女,终于忍不住呕吐出来。

  

  “你们两个混蛋。你们会有报应的!”

  

  “轰 29 41305 29 12197 0 0 4608 0 0:00:08 0:00:02 0:00:06 4607的一声,如应和沈清筠的话般,天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瞬间,暴雨如注。

  

  夏之薇被这雷声吓得往赵东怀里缩了缩,轻声道,“东子,这个女人居然敢诅咒我们。我,我还怀着孕呢!”

  

  赵东闻言,眸色阴郁的盯住沈清筠那双含着恨的眼睛,抬起手掌狠狠抽了过去,“你个臭婊,子,自己生不出孩子,还敢诅咒之薇。”

  

  他越打越生气,听到沈清筠被打得闷哼几声,语气透着慢慢扬起的兴奋,“你再乱说话,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在床上不知道叫,现在倒叫得挺欢!”

  

  沈清筠努力挣扎,剧烈反抗着,奈何力气却比不上赵东分毫,那夏之薇看到她挣扎,沉着脸一把拽着沈清筠的头发,嘴里叫到,“东子,打死她。”

  

  一男一女疯了般厮打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女人,眼中都有疯狂之色。昔日高高在上的骄傲女人成了如此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让他们心中升起了无限快意。

  

  而沈清筠再也撑不住,两眼一翻,已然昏了过去。

  

  第二天沈清筠是被冻醒的,她趴在冰冷的地面抱着肚子悠悠转醒,全身钻心般的疼。

  

  她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回到公司,至少要告诉父亲,赵东是如何禽兽,可谁知一拉门,卧室的门竟从外反锁住,沈清筠被关在卧室里,她慌乱的大喊道,“放我出去,赵东,你放我出去。”

  

  没人回答她。屋子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沈清筠死死拍着门,一声比一声喊得更凄厉。

  

  “赵东,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把我关在里面?”

  

  “放我出去!”

  

  ……

  

  整整不吃不喝被锁在卧室两天,沈清筠嗓子早已叫得嘶哑,她整个人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心中满是绝望。

  

  突然,传来轻轻的开门声,婆婆徐冬梅矮胖的身子窜了进来。

  

  徐冬梅快速走到床边捞起沈清筠瘦弱的身子,恶狠狠道,“签字!”

  

  沈清筠嗓子如火烧般难受,问道,“签什么字?婆婆,你救救我!”我怀了赵东的孩子……可话未说出口,徐冬梅狠狠揪住她的头发,直接将她从床上拖到地上,不屑道,“离婚协议!快给我把字签了。”

  

  “离婚?赵东呢?他连离婚也不敢亲自跟我说?婆婆,是他,他出轨在先……”

  

  “啪”的一巴掌狠狠抽到沈清筠的脸上,徐冬梅阴阴笑了两声,鄙视道,“什么出轨!他跟你离婚是因为你不孕!你嫁给东子三年,肚子都没一点动静!之薇现在可是怀孕了,照了是个男孩!”

  

  原来徐冬梅早就知道赵东和夏之薇的事情!沈清筠张张嘴,还没说话,手便被徐冬梅死死拉住。

  

  徐冬梅年轻时做惯农活,力气十分大,自从赵东与沈清筠结婚之后,她也过上养尊处优的好日子。可此刻她蛮力大作,死死扯着沈清筠的手,蘸了印泥便要往离婚协议书上按,“你如果识相就给我乖乖把字签了。”

  

  见沈清筠的指纹终于按在签名处,徐冬梅阴恻恻一笑,又将笔塞到沈清筠手中,“给我把字签了!”

  

  沈清筠看到那离婚协议上,申请理由竟是,“女方不孕,失德!”立刻挣扎道,“放开我!我不签!我不签!是赵东对不起我!是他背叛了我啊!”

  

  沈清筠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猛地推开徐冬梅赤脚往外跑去!

  

  她一定要找到赵东,就算离婚也不是这样离!

  

  她不能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什么都不做!

  

  她不能让那对狗男女有好下场!

  

  如疯子般的赶到沈氏集团楼下,沈清筠却看到一辆救护车扬长而去。

  

  “看,那是不是沈经理?”

  

  “天啊,她怎么这幅模样……”

  

  沈清筠慌乱的看着围观在大厅的员工,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人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赵东呢?”

  

  她要赶他出公司!

  

  那人一怔,喏喏道,“沈,沈经理……赵总他,他一大早来辞职了。董事长,董事长在办公室晕了过去,刚被救护车送去医院,你快去看看吧。”

  

  沈清筠脑袋轰然作响,刚刚那个救护车带走的人,是她爸爸?

  

  她只觉得肚子一阵绞痛,几乎无法呼吸。

  

  慌慌张张赶到医院,急诊室的门正好打开,有医生不耐喊道,“沈正德的家人呢?沈正德的家人在不在?”

  

  沈清筠捂住肚子,急忙迎上去,“我,我是沈正德的女儿。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他没事吧?”

  

  医生见她一脸淤青,眼睛又红又肿,微微一怔,皱眉道,“你父亲中风了。”

  

  中风?沈清筠心中一急,忍不住抓住那医生胳膊,问道,“怎么会中风?我爸爸身体一向十分好,怎么会中风?”

  

  那医生轻轻叹了一口气,“年纪大了,受了刺激,血压冲了上来。如果早送来10分钟,都还来得及。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还是想办法好好照顾他吧。千万注意病人不能再受刺激了!”

  

  医生说完便离开了,只剩下沈清筠呆如木鸡的站在手术室门口,受刺激?受什么刺激?

  

  “小清,老沈怎么样?”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苍老声音。是纪宏伟。

  

  父亲的老战友,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平时很少出现,他怎么来了?

  

  “纪叔叔,到底怎么回事?我爸爸怎么会晕倒?”

  

  沈清筠连忙跑过去。

  

  纪宏伟看到沈清筠的脸吓了一跳,“小清你这是怎么了?谁,谁打你?”

  

  沈清筠眼睛一红,见到纪宏伟一脸怒色,她忍不住摇摇头,只问道,“纪叔叔,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你这个傻孩子,赵东,赵东他借着公司的名义找银行借了一大笔钱。今天早上你父亲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跟他吵起来的啊!”

  

  “什么?”沈清筠面色一白,连忙问道。“怎么会,他借了多少?那钱呢?”

  

  纪宏伟摇摇头,“那钱不翼而飞,银行打电话亲自催款,老沈才知道这件事啊!钱款的事情一向需要老沈的公章,为什么赵东有公章证明?小清,章子不是一向由你保管吗?”

  

  沈清筠只觉得自己简直愚笨得无人可比。

  

  她抱着头大哭道,“我,我把公章给他了。我给他了啊。是我是我害了公司,是我害了爸爸。”

  

  那天婆婆又上门,说老家谁家媳妇又怀了孕,字里话间全是对她的不满,赵东当着她的面与婆婆大吵一架,一个人锁在房间不肯出来。沈清筠为了逗他开心……赵东当时还推辞不肯要,如今想来,一切都是他和婆婆早有预谋的啊。

  

  沈清筠浑身都在颤抖,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一丝惨淡的笑容,整个人面如死灰,眼泪一个劲的往下落。都是她的错......

  

  纪宏伟看着她的模样,摇摇头,却是无从安慰了。

  

  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了这边的情况,便扶起沈清筠,轻声道,“小清,我现在必须先回公司一趟。那边闹翻天了,你在这里好好照顾老沈。我已经联系了嘉炜,他正从国外赶回来,有任何事情,我们再坐下来慢慢商量。别哭了,孩子,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沈清筠抹干眼泪站在急救室外,心中又怒又怕,满是慌乱无助。“呲”一声,急救室的门打开,沈正德带着氧气罩被护士推了出来。

  

  沈正德嘴歪眼斜,脸色难看得像从棺材出来似得,中风导致他无法说话,可他疲惫的眼睛死死盯向沈清筠脸上的伤痕时,努力咧着嘴想说话,却被嘴里的口水呛到。

  

  沈清筠刚忍住的泪又流了出来,“爸爸,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执意嫁给赵东,对不起啊爸爸。”

  

  沈正德颤抖着指着沈清筠脸上的淤青,也不禁落下了泪。

  

  沈清筠强打精神送着父亲回到病房,沈正德依依呀呀的指着她的脸,脸上口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哪里还有往日那个说一不二的威武模样。

  

  沈清筠心一酸,却扯起一丝笑意,“爸,我没事。我,我这是摔了……”

  

  沈正德泪涌了出来,颤抖的手想抬起握住沈清筠的手,哪知门突然被人踹开。

  

  赵东西装革履的大步走了进来。

  

  “你个臭婊,子,居然敢动手打我妈!”

  

  他一把掐住沈清筠的脖子,周身散发着怒气。

  

  “唔!”沈正德看到女儿被欺负,整个人喘着粗气挣扎着想要过来帮忙。

  

  那赵东一巴掌狠狠扇向沈清筠,见她如破旧布娃娃般狠狠摔倒在地,嘴角噙起一丝冷笑,转身回去看向沈正德。

  

  “你这个臭老头,之前瞧不起我,嗯,现在你整个公司都被我整垮了,你马上就要破产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再自大!还有你捧在手心的女儿,哈哈哈!”赵东一把揪住沈清筠的头发,阴笑道,“你觉得我高攀不起她!我告诉你,我现在踹了她!她就是个生不出孩子的破~鞋!没了钱,谁还看得上她这个臭婊,子!”

  

  “东子,小心!”

  

  夏之薇略带惊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赵东侧头一看,原来沈清筠挣扎着爬起来,手里拿着花瓶就朝他狠狠砸了过来。

  

  赵东将沈正德一推,一手已经挡住沈清筠的动作,反手一花瓶狠狠砸到沈清筠的头上。

  

  夏之薇冲过来对着沈清筠的肚子狠狠踢了又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居然敢动手!”

  

  沈清筠死死咬住牙,头发糊着鲜血搭在脸庞,整个人如一只临死的恶狗般恨意瞪住夏之薇和赵东!

  

  她肚子传来一阵绞痛,接着大腿湿热,血慢慢流了出来。

  

  赵东拉住夏之薇,“之薇,不对劲,怎么了?”

  

  夏之薇低头一看,沈清筠整个人犹如躺在血泊之中,血不断从腿下流出。

  

  “这,东子,她,她流产了?”

  

  赵东的脸一下子僵住了,他紧紧捏住沈清筠的下巴,“你这个贱女人,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偷汉子!往日装得一副清高的模样,说,谁干的!”

  

  他操起离得最近的凳子狠狠砸到沈清筠身上、肚子上,一下又一下,却听身后一个闷响。

  

  原来是沈正德挣扎着掉下了病床。

  

  “清~清~”沈正德含糊不清的喊道,他颤抖的身子看到沈清筠身上的血迹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整个人狠狠喘着粗气,眼中满是恨意和不甘。

  

  沈清筠本已被赵东打得没有一丝意识,听到沈正德的声音居然有了一丝清明。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沈清筠的泪混着血水不断涌出来。她艰难的爬向沈正德,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眼看就要握住沈正德的手,赵东狠狠踩住她的手,恶狠狠道,“贱女人,说,那个男人是谁!”

  

  沈清筠痛觉已麻木,她睁着眼看向沈正德,他整个人浑身颤抖着,只睁着一双眼紧紧盯住沈清筠。

  

  “救救我爸爸。救救我爸爸爸啊~”沈清筠慌乱得要命,她挣扎着想要往沈正德身边爬过去,却见沈正德头一歪,眼中滑下一滴泪,便再也没有气息了……

  

  沈清筠躺在床上,苍白的脸比医院洁白的床单还要白上几分。

  

  她明明睁着眼,目光却毫无焦距,本就削瘦的脸完全凹了下去,整个人如瞬间苍老了般,一点生气也没有。

  

  纪嘉炜再次走进病房,看着沈清筠的模样,再也忍不住,走到床边轻声道,“小清,你吃点东西吧。医生说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加强营养……”

  

  他说着眼圈却红了红,“对不起,都怪我,我来晚了。”

  

  纪嘉炜伸手想握住她的手,却到底没有握上去。

  

  整整5天了,沈清筠就这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连一滴泪也没有流过。

  

  纪嘉炜倒宁愿沈清筠狠狠哭一场、闹一场,这样的沈清筠,让他觉得她活着,却早已随着她的父亲、她肚中的孩子一起死了。

  

  死……纪嘉炜被沈清筠的眼神骇得心中一惊,他愣愣地盯住沈清筠的眼睛,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沈清筠,你给我振作起来!你甘心就这样让赵东夺走一切吗?你的骄傲呢!你的自尊呢!你这样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沈伯伯吗!”

  

  沈清筠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听到“沈伯伯”时,手不易察觉的动了动。

  

  纪嘉炜端起床头的粥挖起一勺,捏住她的下巴,喊道,“你给我吃啊!不吃你怎么报仇!你甘心吗,沈清筠!赵东他害死了你爸爸,亲手杀了你的孩子!”

  

  他将粥往沈清筠嘴里塞去,可沈清筠根本吞咽。纪嘉炜气得将碗狠狠摔到地面,他恨道,“就算你把自己折磨死,赵东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纪嘉炜抓起床头电视剧的遥控,按开电源,迫使沈清筠抬头看向电视机。

  

  “赵东他的新公司今天正式上市,他整垮了沈氏,接手拿下了市政的项目,沈清筠,沈伯伯为了市政的项目花费多少心血,你最清楚!你看看啊!他人模狗样的接受记者采访,你像个弃妇般躺在医院一心求死!沈清筠,我瞧不起你!如果你报仇,我会不顾所有来帮你,可是如果你想就这样凄凄惨惨的死在医院,今天过后,我再也不会来看你了!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拯救你!”

  

  沈清筠眼角终于滑落了一滴泪,她抬头看到电视机里那个西装笔挺意气风发的男人,眼中盛满恨意。她猛地抓住纪嘉炜的手,一字一句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嘉伟,你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我不能放过他!”

  

  她眼睛猩红一片,语气尖利得几乎变了声调,纪嘉炜只觉得她的手冰得吓人,整个人一点温度也没有,他轻轻拥住沈清筠,郑重承诺道,“小清,我一定会帮你的。”

  

  隔日,纪嘉炜拿了一个牛皮纸袋轻轻放到她面前,“如果你决定了报仇,就打开它。只是,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沈清筠这个人了。你想好了吗?”

  

  沈清筠从病床上坐起来,仔细盘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一张削瘦毫无血色的脸,淡淡道,“事到如今,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只是,嘉伟,你确定,这个人能对付赵东?”

  

  “陈修远。你说,他能不能?”纪嘉炜轻轻道。

  

  两年后。

  

  沈清筠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敲响了面前那个黑色的大门。

  

  “叩叩叩~”

  

  静静等了几秒,沈清筠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坐在办公椅上,面前堆着不少资料,他嘴唇紧紧抿住,露出微微不耐的神色。

  

  “陈总,已经跟深市那边的人联系过,明天分公司会正常开业剪彩。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沈清筠垂下头,轻声道。

  

  就算不抬头,沈清筠也能感受到陈修远冷冽的视线扫在她身上。

  

  在他身边工作了两年,沈清筠早已学会做一个合格的哑巴和聋子,自动屏蔽那人发出的寒意。

  

  陈修远淡漠的眸子看向面前那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她正毕恭毕敬的站在桌前,侧脸淡然安定,沉闷的灰色套装痒,一反记忆里那些明艳夺目的秘书形象。

  

  他轻轻摸了摸袖口,却问道“沈秘书,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两年了,陈总。”沈清筠如实答道,似乎一点也不好奇为何今天的陈总突然有了闲心与她闲聊。

  

  陈修远听到她的回答,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今天你提早下班。”

  

  沈清筠微微吃惊,一抬头却见到陈修远如墨的眸子中似有精光闪过,“回去整理好行李,今晚7点的飞机,去深市。”

  

  “知道了,陈总。”沈清筠收回视线,微微躬腰,点头称是。

  

  “行了,出去吧。”

  

  沈清筠立刻退了出去,合上门的那一刻,她突然勾起嘴角,笑了笑。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

  

  深市,我回来了。

  

  赵东,我回来了!

  

  ------

  

  赵东这个月过得很不顺心,深市环保业本是是他一家独大,这两年包揽了整个深市市政的工程过得那叫一个风光无限、一时无两,可突然冒了个新公司跟他抢生意。

  

  本来已经到手的项目黄了,合作无间的旭升公司突然变了脸。赵东实在郁闷得要紧!

  

  今晚赵东特意定了悦华酒楼的雅间,想弄清楚这新公司到底什么背景,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

  

  “老徐啊,我们合作也有好几年了,是老朋友了。”赵东吸了口烟,叹息道,“这清科环保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老徐是旭升公司的副总,叫徐阳,是个不过30岁的瘦高个,秃头,听到赵东话,他一口饮尽桌上的白酒,一脸不爽道,“赵总,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可我也不知道啊!”

  

  他见到赵东脸色越来越沉,急忙说道,“张总之前确实是想与你签的,那合同我都看到他秘书打印出来了!可,就中午下班之前,他突然召开公司高层开会,宣布要跟那清科环保合作。我们所有人都懵了。”

  

  赵东阴恻恻道,“老徐,别不是你收钱不办事吧?”

  

  听到赵东半是威胁半是警告的话,徐阳脸色也不好看,他狠狠拍了拍桌子,站起来大声道,“赵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两年公司壮大到这个地步,我出力不少吧?你别忘了,你这公司第一笔生意,还是我牵线,你才签下来的!不然你怎么整得垮沈氏?!”

  

  赵东猛地抬起头,眼睛满是寒意,徐洋的醉意被他眼神骇得醒了大半,连忙说道,“赵总,这清科的事情不如等我打听打听,再告诉你?”

  

  赵东嗤笑道,“明天他们就一起剪彩了,怎么可能今天中午才决定合作?老徐,你以为我赵东才出来混,这样糊弄我?”

  

  他站起来一把揪住徐洋的领口,冷冷道,“如果没有我,你以为你在旭升能坐到这个职位?徐洋,我们可是一根线上的蚂蚱。我跟旭升的合作中止,你的事业也就到头了。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做吧。”

  

  见到徐洋脸色惨白,赵东才轻笑着松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亲昵道,“我可都是为你好,嫂子还大着肚子呢。听说大的也刚上幼儿园。老徐,你的压力真挺大的。”

  

  徐洋张张嘴,颓废的笑了笑,“赵总,我是真的不知道。旭升的人都知道你我的关系,已经防着我了。”他看到赵东面色不耐,脑袋突然灵光一闪,冲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大声道,“不过我听说那清科的后台是陈修远。所以张总才突然换了主意。”

  

  “陈修远?”赵东一怔,“他不是一向只做房地产,怎么会插手环保?老徐,你可别糊弄我!”

  

  “本来只是公司的风言风语,可你想啊,张总一向是唯利是图的。与你合作无疑是双赢,他的利润还更多一些,为什么突然找了那么一家小公司合作?”徐洋急道,“但如果他的后台是陈修远,那就不一样了。”

  

  他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只有陈修远,才会有这个魄力,只一个上午让张总俯首称臣,改变了主意。

  

  赵东点燃一根烟,重重吸了一口,“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处处针对我?老徐,你没弄错?”

  

  徐洋也疑惑道,“你是不是哪里得罪过他?按照陈修远的性子,这新公司成立,市政的各个项目应该是信手拈来,怎么会选了旭升?”

  

  赵东摇摇头,也陷入了思考。

  

  两人百思不得其解,赵东心里是烦闷不已。

  

  “叮叮叮~~”

  

  赵东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人,眉头皱的越发厉害,“喂?”

  

  “东子,你怎么还不回家?”夏之薇娇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赵东不耐烦道,“谈生意呢。没事我就挂了。”

  

  夏之薇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东子,妈又发脾气,说小丽现在还不会叫人。可她才一岁半啊......”

  

  “啪”的一声,赵东直接挂断了电话,抓起椅子上的西服站了起来,“老徐,不管这清科背后的什么人,我给你三天时间,你查出来告诉我。不然....”

  

  他阴恻恻笑了笑,见到徐洋使劲点头才不爽的离开了雅间。

  

  悦华酒楼一共有7层楼,每一层装修风格都不同,每高一层,收费就贵一个档次。赵东约徐洋见面是选在3楼,他一脸怒意的走到电梯口,立刻有服务员为他恭敬按下电梯。

  

  “叮~”的一声,3楼的两座电梯门同时开了。只是一座向上,一座向下!

  

  赵东略带醉意的眼睛抬起不经意瞥了隔壁的电梯一眼,酒一下子醒了。

  

  那个女人....

  

  赵东猛地冲到那座电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道,“沈清筠,是你吗?你居然没死?”

  

  短发女人漠然的看向他,微微蹙着眉头,冷冷道,“这位先生,您喝醉了。请你放开我。”

  

  赵东怒道,“你以为你换了发型,我就认不出来了吗?沈清筠,你这个臭婊~子怎么还敢回来?”

  

  他力气越来越大,紧紧拧住她的胳膊,女人不耐的挣扎了下,“先生,你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

  

  赵东还想说话,就听到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赵总?您这是喝多了?”

  

  旭升的老总张旭原来也在这电梯里,他忍不住轻轻拍了拍赵东的肩膀,小声道,“赵总,您认错人了吧。这位小姐是陈总的秘书沈蔓小姐。不是您的前妻....”

  

  陈总?赵东一愣,这才发现电梯里还有一个男人。

  

  他眼眸如墨,薄唇微抿,面色如冰,正十分不耐的看着赵东的动作。

  

  “放开她!”陈修远冷冷道,只一句,语气却不容置疑到让赵东下意识真的松开了手。

  

  有些人天生就有种不怒自威的霸气,让人不得不服从他的任何命令。

  

  “张总,这位……”赵东后退两步,眼中有深深的审视和忌惮。如今赵东不再是那个从农村走出来,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从张旭对他的态度,赵东也看得出来,这人他惹不起。

  

  张旭闻言本想介绍两句,就听到陈修远冷冷道,“张总,这包场的酒席也不过如此。”

  

  他正眼也不瞧赵东一眼,微微蹙眉望了一眼沈清筠胳膊上的红痕,语气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怒,“报警。”

  

  张旭额头冒汗,连声道歉道,“陈总,这位是东方环保的赵总,可能喝多了,冒犯了沈小姐,对不起,能不能卖我一个薄面,这事要不就算了?”

  

  张旭与赵东合作两年,也得了他不少好处。

  

  赵东听到张旭的话,阴冷的眸子看向那个纤瘦的身影,沈蔓么?哼,真以为他喝多了,发酒疯?可赵东没有吭声,张旭说话越客气,这男人的身份就越值得他警惕!

  

  “面子是自己挣来,不是别人给的。东方环保?呵~”陈修远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看来张总对与我方的合作还抱着试探的态度。既然如此,今天这顿饭,也没吃的必要了。”

  

  他扫了一眼沈清筠,她紧紧抿着嘴,腰杆挺得十分直,好似害怕一松懈下来,整个人就会跨了般。

  

  “沈秘书……”他淡淡道。

  

  沈清筠眼中的荏光厉色瞬间收了去,抬起头时面色已然沉静如墨,“陈总,我立刻联系司机,5分钟后门口接您。”

  

  她快速按下1楼的按键,张旭面色一白,急道,“陈总,我们是十分有诚意的!您……”

  

  可对上陈修远那双冷漠的眸子,张旭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一行人面色阴沉的来到一楼,陈修远率先走出了电梯,沈清筠紧紧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张旭本想追上去,却被赵东死死抓住,“张总,这人到底是谁?”

  

  张旭脸色铁青道,“陈修远!赵东啊赵东,你得罪谁不好,居然敢动他的人!”

  

  听到陈修远的名字,赵东眉头挑了挑,眼中阴鸷之色越发深,“他们什么关系?”

  

  张旭看到陈修远的车已发动,只得无奈的回头,“但凡女秘书和老总,总有那么些旖旎的关系,这还用我来说吗?可是我的赵总啊!这陈修远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这深市起码一半的地皮都是他的!这么多年,铁血手段之下,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女秘书,你...哎!”

  

  赵东看着那辆黑色越野车扬长而去,眉头皱得越发深了。

  

  什么沈蔓?那张脸,明明就是沈清筠!

  

  时隔两年,你回来到底想做什么?

  

  ---------

  

  沈清筠上了车,手却不知觉握成了拳。

  

  她紧紧咬住下唇,不敢泄露自己心情的一丝波动。

  

  “沈秘书,你认识那个男人?”陈修远的声音从身旁淡漠的响起,他将手机刚打出的那条短信点了发送,然后抬头冷冷的看向她。

  

  沈清筠呼吸一滞,连忙答道,“陈总,我不认识他。”

  

  “哦?”陈修远轻轻笑了笑,“听说他是东方的老总,我以为你们认识呢。这大半年来,沈秘书对东方的收购案很感兴趣。我看过你递上来的资料了。”

  

  背后微微冒出了汗,沈清筠强制镇定自若道,“因为新公司的原因,我有了解过深市所有的环保公司,东方是对我们威胁最大...”

  

  “威胁?”陈修远语气满是不屑,“与郑律师联系。”

  

  沈清筠微微不解的看向陈修远,却见他面无表情,深邃精锐的目光却比窗外的霓虹灯更加摄人,“当着我的面动我的人,以为事情会这么算了?让郑远鸣给他发律师函,蓄意伤人。”

  

  沈清筠一怔,他的人?

  

  就算心中清楚陈修远指的是他的员工,她的心还是久违的加速跳动了一下。

  

  沈清筠低下头,一板一眼道,“知道了,陈总。我会与郑先生联系。”

  

  陈修远如墨的眸子扫了她一眼,便沉默了。

  

  车极速朝着陈修远在深市的别墅开去,沈清筠不经意看了一眼车窗外,整个人却僵住了。

  

  街道两旁都是低矮的花丛,精致漂亮,再往前开去,是一排白色的高大别墅,每栋别墅都自带一片绿地,或栽种着鲜花,或改装成喷泉。

  

  经过一栋亮着灯的别墅时,沈清筠的眼圈蓦地红了,那房子外面围了一圈铁围栏,围栏里有一大块绿油油的草坪,草坪中央的簇簇盛开的勿忘我花浸染爱冷寂的夜里。

  

  那片勿忘我,是沈清筠亲手栽种的。

  

  她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不经意的方式再次回到这个让她陷入无边噩梦的地方。

  

  “沈秘书?”陈修远不耐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沈清筠连忙低下头,不敢让他发现自己眼中的恨。

  

  “陈总,有什么交待?”

  

  陈修远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可开口又是漠然,“下车了。”

  

  原来他深市下榻的别墅就在赵东家的对面。

  

  “陈总,行李已经为您整理好,您好好休息,明天早上7点,我过来接您。”沈清筠面色终于恢复了镇定。

  

  陈修远脱下身上的西服外套,沉吟道,“你今晚就在这里睡。”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