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4月12日 上午 7:43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南方正在全面碾压北方,北京再强也无能为力

王旭的王 王biubiu


1


前段时间去香港跑马拉松,见到了久未谋面的两个朋友,他们一个在深圳,一个在上海,长期负责企业的大型招聘。


坐下来闲聊现在的人才流向,他们都提到了一点,在过去的三年中,30岁到40岁这个区间,在职场里已经挑大梁的人物,有明显的从北方向南方流动的趋势。


更确切地说,是离开北京,来到上海、广州和深圳这样的南方城市。


北京已经逐渐开始丧失掉对人才的吸引力,这是一个残酷且不争的事实。


北京是北方经济唯一一杆可以迎风飘扬的大旗,它的任何一种趋势,都可以视为北方经济变化的一个信号。


如今这个信号不太妙。


去年年底,赛迪顾问发布了《中国数字经济百强城市发展研究白皮书》,列出了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排名,前十城市中,南方占9席,北方只有北京1城入围。


一周之前,科创板第一批IPO企业名单公布,9家企业,8家来自南方,只有一家烟台的芯片企业,勉强给北方装点了一下门面。


看城市的GDP排名,以去年为例,前十城市中,北方只有北京天津两城,天津的经济增速还是倒数第一。


2018年上半年,南方经济在全国经济的比重已经上升到62%,北方占比下降到38%,这个差距还有继续拉大的趋势。


2


在很长一段时间,在谈到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以及落后典型时,国人总是习惯性把东北拖出来鞭打,所谓“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直播”,已经成了一种嘲讽式的标签。


其实整个东北,何尝不是北方经济的缩影,只是看上去特别病入膏肓罢了。


放眼整个历史的发展脉络,从远古到西晋时期,北方经济是唱主角的。因为黄河流域的自然条件优厚,中华民族的先民,以及相对成熟的文明,是由这个区域开始孕育而生的。


相比于农业发展相对完备的曹魏地区,吴蜀两国刚刚开发,经济基础非常薄弱,这也是西晋后来能统一全国的主要原因。


从西晋末年至隋唐五代时期,中国的经济重心逐渐开始南移,“安史之乱”则让这种趋势开始加速,深受战乱困扰的北方人,开始大举南下。南方的农业发展,在得到相对先进的耕种技术和经验,加上时局相对稳定,到了宋朝时就已经超越了北方地区。


宋代文人日常

从北宋到南宋,是中国经济格局定盘的决定时期,南方已经彻底成为中国经济的核心区。


回望历史就会发现,以包邮区为主的南方地区,之所以能够压倒北方,主要原因还是气候温暖湿润,有利于生产生活的开展,不像北方一年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因为严寒而无法劳作。


周期性无法劳作,就会形成一种惰性,看天吃饭的农业思维就会根深蒂固,不利于创造性思维的产生,以及商业环境的形成。


如果这么看,东北成为重工业基地,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3


在中国城市权力排行榜中,北京显然是大哥大的存在,哪怕是上海滩也无法与之争锋。


中国历史中,担任过首都的城市很多,比如我们熟知的西安、南京、杭州、洛阳、开封等,以及不熟悉的商丘、哈尔滨、邺城等……


但是没有一座城市,能刷出北京的存在感,这是对中国影响最深的首都。


要说作为首都的历史,北京跟西安、南京、杭州,乃至开封都没法比,尽管元代已经在北京建都,但是整个王朝才98年的短命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作为中原和草原蛮族的过渡地带,其实北京就是一缓冲区,一个典型的边疆卫戍城市,没人愿意去的苦寒之地。


就跟人会行大运一样,北京偏偏遇上了朱棣,北京本来是燕王朱棣的一块封地,军人出身的他,对自己带兵打仗的这块土地很有感情。


在发动“靖难之变”顺利夺取皇位后,朱棣作为叛乱一方,在纲常礼法上并不具有正当性,他对南京一点都不留恋,内心觉得晦气。大领导都喜欢不破不立,北京就成了他的迁都第一选择。


从环境气候,以及生活习惯上,生于南京长于南京的大臣们,并不喜欢条件艰苦的北京。在南京,他们有鸭血粉丝汤喝,有玄武湖可以逛。到了北京,那时候估计连卤煮火烧都没有,一言不合就风沙漫卷,一到冬天就干燥到流鼻血。


在大臣们的怨声载道中,北京这座人造首都,就是这么硬生生拔地而起。


我们熟悉的万里长城

北京是罕有的没有自然湖泊的城市,更没有什么大江大河,跟大海也有两百多公里的距离,而世界上著名的超大型城市,基本上都是靠着江河湖海而汇聚人群,自然而然发展壮大起来。


有水的地方才有灵气,而北京最大的特点就是干燥。


从一开始,北京就不走寻常路。


就算人类的几大文明,比如古埃及之于尼罗河流域,比如古巴比伦之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比如古印度文明之于恒河流域,比如中华文明之于黄河流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京都是一座资源匮乏的城市,而它的一飞冲天真的如中了六合彩一样神奇。


从北京的诞生,到突然发迹,到唯我独尊,政治是这座城市兴旺的根本,是它骨子里的胎记。



4


进入民国之后,南京取代北京,成为首都,北京丧失了政策资源之后,迅速开始边缘化。


当时北方最潮的城市不是北京的,而是天津卫。


跟大上海有点类似,天津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前,只是一个运河边的小镇,后来被拓成通商口岸,西方在这里设立了9国租界,成为北洋重镇。


1870 年起,先是曾国藩,然后李鸿章,都是驻在天津的北洋大臣和直隶总督,他们的思想开放,有意无意把天津大造成中国现代化的试验田。


很多新事物,比如新式海军、警察制度、女子学堂、电话、铁路等, 都从天津引入中国。


1863 年建成的天津利顺德饭店


那时候在天津,出现了很多风起云涌的人物,比如在天津小站练兵的袁世凯,比如蔡锷将军和小凤仙,退位的皇帝、下野的总统总理,暂时风头的军阀、藏于市井之中的土匪,女中豪杰、以及各色文人,都聚集在天津租界里。


尤其是1927年,民国首都南迁南京,天津更是呈现出极尽绚烂的风骚。


那里是北方的冒险家乐园。


就算是现在,沿着海河大道去天津的金融区,还能看到成片的老洋房,那些建筑当时是欧洲人的公司,是洋行,是俱乐部,是金融机构,它的那种恢宏的气势,毫不逊于上海。


北有天津,南有上海,这是中国遥相呼应的双子星。


那时候,哪有北京什么事儿啊。


北京那时候不要说跟天津比,就算跟保定府比,也没有十足的底气,在很长一段时间,还在为谁是直隶省的首府而争得披头散发。


那时候的北京,因为北方连年战乱,本身又是个资源匮乏的地区,流民数量庞大,以至于要跑到河北山东乞讨,以求活命。


民国时期北京市井景象

那时候的北京,还在被外地进京作家周作人揶揄东西难吃:“枉做了五百年首都,连一些细点心都做不出,未免丢人”,甚至“不曾知道什么特殊的有滋味的东西”。


1949年以后,一切都发生了大逆转,天津迅速陨落,成为了中国最尴尬的直辖市。


去年5月,天津推出“海河英才”计划,本科学历以上,40岁以下,就能落户天津,一度有30万人申请。


业务办理当天,央视现场采访了42人,有32个来自北京,他们落户天津的原因,是孩子可以就近上学,说白了天津不过是北京户籍政策影响下,变相出现的一个备胎。


天津剩下的,除了雨打风吹还未散去的租界洋房外,就剩下相声这一项本土精神遗产,所谓“哏都”,还有的就是煎饼果子卷一切。


5


天津人最会说的一句话就是,有嘛过不去的,笑一笑什么都不叫事儿。


去年有一项关于自杀的调查数据显示,天津人的自杀率最低,这个城市的人,特别懂得如何劝慰自己。


其实北方想在南方面前有点尊严,无非是东北三省京津山东三地,这是三个基本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的。


如今东北的持续性衰退,已经让北方经济塌掉了半边天,要知道改革开放之前,北方之所以可以同南方形成旗鼓相当的均势,东北重工业基地功不可没。


从整个北方来看,山东的经济总量还说得过去,可是其经济增速却越来越疲沓,主要是经济结构还是太传统,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山东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后。


至于北京的后花园河北,近几年经济总量先后被四川、湖北、湖南超越,从全国第六位下降到第九位。


备受吐槽的石家庄新长城国际影视城

而且天津最大的危机是经济负增长,这一点跟辽宁去年遇到的困境是一样的,你看不到什么希望。


现在的天津,几乎沦为一个传销之都,权健的惊天丑闻,让大家开始审视天津,这座城市的经济总量中,里面有多少这种灰色地带。


整个东北的问题,其实在北方省份是普遍存在的,只是问题看上去没那么严重,或者被各种粉饰了一下罢了。


中国的北方,如果发展得很顺遂的话,棋盘上至少应该有四个星——北京、天津、大连和青岛。这四个城市形成一个四边形,辐射到周边的城市。


如今天津日渐式微,大连早就被东北衰退拖得自顾不暇,青岛城市经济总量十名开外,无论怎么努力,都很难杀进前十俱乐部,这是非常尴尬的存在。


整个北方,就靠北京一座城市撑起门面。



6


我对北京很有感情,但仍然要说,北京是一座你无法亲近的城市。


每一个生活在北京的人,都同这座城市的威权,形成了一种虐恋的sm关系。


很多爱上北京的人,尤其是南方人,就像嗑药一样爱上的,就是这种关系。


所以他们其实并不喜欢吃卤煮、炒肝儿和豆汁儿,但为了表达一种内心的归属感,会尽量去说儿化音,展现那种显而易见的不属于他们本性的粗粝,美其名曰浑不吝。


因为北京是一杆红旗,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是很多人从小就知道的一个概念,而多少人去北京,就是想看一次升旗。


可是如今的北京,已经成为户籍和外来人口控制最严苛的地区,包括购房社保的政策,以及机动车摇号,这都是很多外地人难以逾越的天堑。


北京正在失去它的宏大叙事能力,以及神秘性,吸引力的江河日下,也就不足为奇。


冯小刚饰演的六爷,被视为传统老北京的代表形象

在对市场经济的回应上,北京从来都是滞后的,不是说北京人脑子不聪明,而是骨子里有着一种天然的骄傲,不屑于投身到这股大潮中,毕竟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说,他1985年第一次来北京时,北京只有国营餐厅,服务态度非常差,而那时候的广东个体户餐馆已经非常普遍。


就算在现在,一些北京的老字号餐厅,晚上十点关门都是雷打不动的,这是丝毫不可以商量的,至于什么服务态度,你想都甭想。


在这一点上,南方要做得好得太多,比如我去杭州的便利店买一把伞,店员就会很贴心地问,先生用不用剪去上面的商标?这句关心语,在北方城市中,都是不大可能有的,这是一种服务意识。


比如我去深圳买东西,你买一件衣服,店员还会送你两瓶水,对此我是很惊诧的。但你能感觉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和善,他们愿意为商业行为,付出最真诚的努力。



7


南方的全面繁荣,同各地大力发挥新兴产业引领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有着直接的关系。新一代信息电子、新能源、机器人、生物医药等新产业在上海、深圳、广州、武汉、合肥、贵阳、成都等地大规模集群发展,而北方只有北京孤零零一个城市拿得出手。


其实一座城市的现代化,一个地区的繁荣程度,不仅仅是通过GDP,或者经济结构形态来呈现,用体育产业的结构,就可以最直观地判断出来。


毕竟体育是中产阶级的消遣,一个贫穷的地区,不可能有什么中超俱乐部,不可能有网球、高尔夫的顶级赛事,不会有庞大的消费群体。


在这一点上,与北京对标的上海,一直是一个榜样级的存在。


现在衡量一个城市实力的指标之一,就是其是否拥有中超俱乐部,相关球队的成绩如何。现在在中国,除了大连这样的传统强市外,能拥有中超球队的基本都是直辖市和省会。上海不但拥有两支球队,还有一支是去年的冠军,这一点之前只有广州做到了。


上海网球大师赛

在全中国的城市中,上海是一个异类,当其他城市还在热衷于举办大型赛会制综合运动会,上海已经进入跨过这个阶段,似乎对此从未有过兴趣。


我们能叫得出口的上海的体育赛事,统统都是国际级职业赛事,每一次举办都能引起全世界的瞩目。


上海网球大师赛、汇丰冠军赛,以及F1大奖赛就不用多说,据说上海马拉松正在申请世界大满贯的资格,如果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将成为媲美波士顿、芝加哥、纽约、伦敦、柏林和东京的第七大马拉松大满贯赛事。


F1大奖赛上海站

在这个城市,大力发展职业赛事,以市场为准绳,以消费者为导向成为风潮,体育局并不愿意为了政绩而改变策略,上海成为中国最为深耕体育产业的桥头堡。


体育发达与否,是现代社会的风向标,如果你去过纽约、伦敦、巴黎和东京这样的大都市,就明白真正的中产阶级,早就把参与体育运动,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而这一点上海人已经遥遥领先。


体育作为一个切片,我们可以看到上海人骨子里的商业精神,而不是面子工程,商业必然孕育契约精神,契约精神则是公民社会成长的摇篮,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良性循环。


在上海的带动下,南方举办职业大赛的城市越来越多,比如武汉、成都、深圳、珠海等,而北方似乎只有北京,永远都是北京,做了那么多年也没见有多大长进。


大脑是最自由的星球,这颗星球决定了行为模式,行为模式决定了结果的成败。


8


关于南北比较的话题,用最近被热议的两张电影节海报,就能很好地对比和诠释。


这是今年6月上海电影节的海报,主题是“创生万象,幕后为王”,主视觉灵感来源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影片《大闹天宫》。



而这个,则是今年北京电影节的海报,它要传递的是什么,大概没有人会知道……



以至于有人都把原始素材图都找出来了。




其实北京电影节的历年海报,都很简单粗暴,只是今年的海报,真的太像街边喷绘打印店实习生做的,让人无法容忍。



有人在讨论,这种海报是怎么出炉的,其中低劣的审美,传递着什么信号。


还能有什么信号,当然是傲慢的信号。


因为北京电影节再差,那也是北京的电影节,只要是北京的电影节,就一定会有人来捧场,根本就不用担心市场如何反馈,这是一个纯粹的卖方市场。


这在南方是无法想象的。


在任何一个维度看,北京都是一个完全无法复制的样本,嘴里衔着的金汤勺,别人永远无法复制。


从某种程度上看,这还代表着北方最高水准的审美。不用什么高屋建瓴,一张电影节的海报,已经说明南北差距有多么巨大。


上海和包邮区的其他城市,可以相映成辉,可以互相成就。这一点,在北京身上,是不存在的。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大家都懂。


北京繁荣与否,跟北方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北京越强,北方愈弱,就像一种魔幻现实主义。


能救北方的,只有北方人自己,只能解放自己的思想。


如果一个地区的思想不够开放,无法在市场经济竞争中形成竞争力,自然就会陷入到泥沼之中,毕竟傻大黑粗、等着政策来调配的粗放式发展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做出了成绩的城市和地区,反而会得到国家政策的不断倾斜,从而得到更多有力支持,不断扩大化发展,而经济落后地区,越做不出成绩来,国家政策越不可能去有所照顾,这就成了恶性循环。


这是一个马太效应,更是一种虹吸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北方。


您还可以看:

王小帅,请好好开车!

流浪大师是一面国民照妖镜:群魔为何如此乱舞

我郑重宣布,这片马拉松被你们承包了

习惯性相信大师在流浪,这种病有必要电击治疗啊

防弹衣里穿La Perla胸罩,这才叫真女神


声明:所有文章都是原创,如需转载,必须在后台申请授权。




大脑是最自由的星球 

商务合作请加QQ:2411084881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