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龙多坛城投放仪轨之《大自在祈祷文——大加持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吴啊萍并不诡异

王旭的王 王biubiu 2022-08-05


昨天写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牌位的文章,内心就有一个疑惑,这个吴啊萍到底是谁,她为何要花钱供奉这些东西,只有找到这个人,很多谜团才能解开。

昨晚和朋友喝大酒呢,南京方面的官方调查处理结果就通报出来了,购买和供奉灵位的犯罪嫌疑人吴啊萍已经被找到了,前前后后的因果关系也被梳理得相对清楚。

我看评论区,不少人留言说,我们不相信是这样一个故事,言外之意,这个吴啊萍是不是被某种势力指使,而不是独狼行为,总是官方调查结果不符合他们的预期和想象。

一个故事是否符合受众的预期,错不在于故事本身,很可能是受众过于一厢情愿。一厢情愿是一种偏执,就像吴啊萍那样,她坚信自己给日本战犯立牌位,就能摆脱自己长期被噩梦缠绕的现状。

从根本上,是否相信吴啊萍的供述,前提是是否相信她是个病人。

我们先看看这两段段官方描述,基本上也能印证,吴啊萍这个人长期患有精神类疾病。

经公安机关广泛走访、全面深入调查,吴啊萍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属个人行为,未发现其受人指使或与他人共谋的情况。据吴啊萍供述,她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知道了松井石根等5名战犯的罪行,遂产生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在接触佛教后,产生了通过供奉5名侵华日军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错误想法;同时了解到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女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女性的善举,因受战争刺激,回国后在家中自杀,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经调查,2017年3月以来,吴啊萍曾因失眠、焦虑等症状,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


再看看她供奉牌位和辞职去做居士的时间,时间线上也能吻合——

2000年迁至南京随父母生活,2009年到北京某医学院就读,2013年进入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2019年9月辞职去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2022年7月22日被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调查。

作为一个律师,无论在代理刑事还是民事案件,当事人是否精神正常,是否做过精神治疗,这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主张权利的重要选项。在刑事犯罪领域,如果一个人被认定存在不能辨认和不能自我控制的精神疾病,并且犯罪期间和发病期间重合,那么这个人就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如果是民事领域,在赔偿方面,法官则可以酌情从轻处理。

吴啊萍受审

说到这里,肯定还有人认为,吴啊萍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编造了一个离奇的故事,对此我倒不这么觉得。

一个人编造的故事是否离奇,是要结合这个人的具体情况,其身处的环境,以及遭遇,再作出判断。吴啊萍长期就医,服用精神类药物,这在医院是有据可查的,医生也可以调出病例,向警方提供。

一个患有精神障碍类疾病,又信奉佛教寻求解脱的人,以至于都做了居士,这样的人的确会做出比较离谱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不应该这么离谱,那是因为你没有接触过那些长期混迹于寺庙里的居士,他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汹涌的太平洋,寺院是他们逃避现实最好的避难所,在这里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真正做自己的船长。

我为什么倾向于相信吴啊萍的供述,因为她不仅供奉了战犯,还供奉了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女士,这种无差别的做法,特别符合一些神神叨叨的居士的典型行为方式。

在当今这样一个末法的世界里,我不认为吴啊萍的供述有什么离奇的,作为一个有着严重精神类障碍的患者来说,干什么都不难理解。

更何况,这件事情影响之恶劣,南京方面已经给出定论——

南京市委市政府调查组表示,在宗教活动场所发生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事件,严重冲击社会道德底线,严重伤害民族感情,令人震惊和愤慨。广大网民和市民及时发现指出问题,充分体现了强烈的爱国情感,体现了对南京的关心关爱。我们将深刻警醒反思,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全面整改,坚决防止类似问题发生。南京见证了中华民族从沉沦中奋起的苦难与辉煌,对挑衅历史定论、挑战民族大义的行为,我们坚决依法严惩,以实际行动守护历史记忆,捍卫民族尊严,维护和平正义。

对于此事的调查,南京很可能直接上的就是市局的骨干精英,22号就第一时间把吴啊萍控制住,对这个人展开突击讯问。

要相信警方基本的办案能力,在当今高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用两天时间查处一个吴啊萍,基本搞清案情是没什么问题的。至少不会像一些吃瓜群众一样,用阴谋论断案。

我看官方通报,认定吴啊萍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她是否犯寻衅滋事罪,我是有一点不同的看法,从犯罪构成理论上看,寻衅滋事罪需要有主观故意,明知会发生恶劣的影响,而希望其发生。

如果吴啊萍是一个有精神障碍的患者,她有个人的隐情,如果只是一时糊涂为了满足精神安慰的需要去供奉牌位,那么在主观故意上,认定她寻衅滋事,就未必妥当。当然她肯定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不是寻衅滋事的话,那么构成何种犯罪,还真的需要商榷一下。

传真法师与落马前的na南京市市委书记杨卫泽(图片来源:资料)

刨去吴啊萍这个人,在整个事件中,最应该担责的,还是玄奘寺的传真法师。

根据官方的通报——

2018年底,玄奘寺对地藏殿进行修缮,陆续将牌位全部撤下。2021年12月地藏殿修缮完毕后,牌位被摆回原处。


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众到玄奘寺地藏殿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僧人庆玄、禄玄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寻找,其间发现了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游客拍下照片。庆玄随即撤下5名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持传真,传真要求严禁外传,此后一直未向主管部门报告。7月21日,拍照游客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被大量转发,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早在2017年12月,吴啊萍跑到玄奘寺供奉排位,2018年,寺院对地藏殿进行修缮,竟然没有发现日本战犯的名字位列其中。

直到2022年2月,日本战犯牌位被发现,作为寺庙的负责人,主持传真法师私自把事情压下来,也没有向主管部门报告,更没有报警处理,这是严重的错误。

供奉日本战犯牌位的事情,终究非同小可,在搞不清楚吴啊萍到底是何方神圣,日本战犯牌位如何高悬于地藏殿之上,只有求助于主管部门和公安机关,才能查明真相。这个吴啊萍目前看,只是一个神经障碍患者,如果她是受人指使,那么传真法师就不仅仅是丢了工作这么简单了吧。

这件事情只能说明,中国的很多寺庙,本质上就是地方财政的敛财机器,只负责收钱,不负责其他一切,审查被供奉人身份的僧人,竟然是一个初中辍学的文盲僧人,导致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这到底是信仰的崩塌,还是道德的沦丧,最应该被拷问的不仅仅是吴啊萍,而是这些赚得盆钵皆满的寺院,以及所谓的大德高僧们。

大家帮点一个“再看”

您还可以看:

供奉日本战犯牌位的寺庙主持被人设计陷害?

她有一个警长父亲,她说自己白手起家

拒还房贷的骆驼祥子们绝非死路一条

虹桥卫生间的迷茫和恐惧,应该画上一个句号

声明:所有文章都是原创,如需转载,必须在后台申请授权。


大脑是最自由的星球

商务合作请加QQ:2411084881 

法律咨询请直接在公众号后台留言

文艺连萌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