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0年1月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悲痛!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不堪 被冷血导师压榨,实验室自焚身亡

博士学者圈 海外博士学者圈子 今天


本文由海外博士学者圈子写作,转载请联系授权


海外博士学者圈子

新一年的钟声已经敲响,但是有的人只能永远地停留在过去的2019年。


2019年12月25日,当校园还沉浸在静谧的梦乡时,南京邮电大学材料学院一名研三学生大伟(化名),在实验室点燃易燃物,自焚身亡



事发实验室被熏黑


大伟被导师张宏梅压榨长达三年,为导师开的公司打黑工,还被谩骂和人格侮辱,导致严重抑郁三年。


12月24日的下午,经历了一次格外严重的训斥后,逼迫签字延期毕业承诺书,还有半年就要结束的煎熬,意外来临,痛苦似乎远没有尽头,最后一根稻草被压断。



直到十天后的1月4日,冬天的南京寒风瑟瑟,大伟的母亲在南京邮电大学满载荣誉的校史馆楼顶上绝望哭喊,我要我的孩子,你回来。



大伟母亲在校史楼上哭喊


这位可怜的母亲,她的孩子已经彻底被延迟毕业的噩耗所击垮,受尽压迫没有黎明的求学之路,何其难熬。


学生笔记


还有什么比一个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更教人心痛,大概是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了断生命,肝肠寸断,也不过如此了。



2019年12月25日,学生大伟自焚身亡,2020年1月5日晚间,南京邮电大学才正式通报该校研究生的“意外”死亡,以一个恶魔导师取消研究生指导资格的惩罚,将一切质疑压下。


学校晚间声明


人命太低贱,一个亡魂,就这样积压在了新年的喜悦中。




热搜迅速被撤下,南京邮电大学又恢复了以往高等学府的平静姿态,犹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自焚的新闻迅速从热搜榜消失


我有三个问题要问下张宏梅教授。


2012年,当刚刚在南京邮电大学任教的张宏梅对着镜头说出“快乐科研路”五个字时,是否问心无愧?明显可见在未来,她快乐了,学生就遭殃了。


南京邮电大学张宏梅的采访


当张宏梅教授操纵科研经费,从自己开办的公司采购物品有利益往来时,科研经费的使用和审核是如何过关的?


学校实验室当作仓库,积压大量易燃溶剂不顾学生死活,置实验室安全守则于脑后,是否还记得自己作为一个导师的责任?



张宏梅实验室积压的危险试剂


当张宏梅教授让辛辛苦苦替她打黑工的学生延迟毕业,向学生讨要3200元实验用的氮气费用时,开组会从中午骂到深夜不带吃晚饭的,心里又是否保留有一点师生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