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美国突然公布钓鱼岛归属最大铁证,世界一片哗然!

副省长胡长清被枪决前一小时的对话

感染的原因找到了,醍醐灌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中卫史话:多管齐下促谈判,政治攻势屈人兵

2017-06-16 和谐沙坡头 和谐沙坡头

1949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固原任山河地区歼灭了马鸿逵部主力十一军一部,敌仓皇逃回宁夏腹地。国民党海原县政府官员惊恐万状,8月6日,县长刘宗尧及其亲信携带县政府印鉴、公款、枪支、文件等,向兰州逃遁,县政府其他公职人员各自逃匿。8月11日,六十四军一九〇师进驻海原,建立了海原县临时人民政府,接管了旧政权,由一九〇师某团团长曾孜代理县长,结束了国民党对海原人民的长期统治。9月10日、11日六十四军和陕北三边独立一师、二师5万余人组成右路军分别从固原、海原、黑城向中宁进军。同日,敌采取以攻为守策略,出动第一二八军三五七师、骑十旅、宁夏保安第七团,共7个团兵力,袭击解放军驻下马关的独立第二师,使该师受到严重损失。解放军六十四军一九〇师一个团闻讯后,立即前往增援,击溃来犯之敌。9月11日,六十四军一九〇师五六九团奔袭同心县城,12日打垮敌骑兵二十团的反扑,前锋到达马家河湾。


马敦静慌忙撤出中宁,并调整了作战部署,急调贺兰军北渡黄河加强其右翼,第十一军退守银川。13日,六十四军一九〇师两个团由同心城经土坡、耍崖山斜插中宁县东南部山区,冒雨穿过同心和中宁之间百余里荒无人烟的山地,于14日上午7时直取中宁以北重镇鸣沙洲,驻防中宁的马家军慌忙向牛首山、金积方向逃窜,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则慌忙撤退到黄河以北的中卫县城。上午11时许,一九〇师解放中宁县城。下午,攻占康滩渡口,消灭了正在抢渡的残敌,全部缴获正在抢渡的物资。六十四军军部于14日中午到达中宁。原国民党中宁县参议会副议长范载阳等各界人士300多人出城到新堡南面的七星渠外迎接。同日,解放军六十四军向西解放了中卫的宣和堡、永康堡,并摧毁了国民党军队黄河北岸石空堡以西的高堡工事,大炮封锁了黄河北岸的中卫通银川的道路,提前将敌八十一军逃往银川的后路封死。这样一来,八十一军已被彻底围困,剩下就是解决马鸿逵部队的事了。
在解放宁夏的过程中,遵照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人民解放军从始至终坚持作两种准备,用两手办法解决宁夏问题。一方面充分准备以军事力量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另一方面在军事压力下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宁夏。尽管马鸿逵血债累累,但中国共产党从早日争取革命胜利的大局出发,考虑到宁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免受战争祸害,并未放弃和平解放宁夏的打算。为此,通过各种途径对马鸿逵和马鸿宾做工作,劝其认清形势,接受中共的《国内和平协定》,走光明之路,争取和平解决宁夏问题。


早在淮海战役时,党组织通过一位名叫杨子垣的人从香港给马鸿逵写信,说明全国革命形势和解放军取得的决定性胜利,建议他和平起义,马鸿逵置之不理。北平和平解放后,毛泽东主席派邓宝珊由包头来宁,策动马鸿逵趁青海兵团东援陕西之际,出兵陇东,截断青海兵团归路,消灭马步芳,为人民立不世之功。但马鸿逵顾虑重重,没有答应。鉴于马鸿逵是傅作义将军的拜把兄弟,1949年8月19日,傅作义将军从包头给马鸿逵打电话,受毛泽东主席委托,做马鸿逵的思想工作,劝其弃暗投明,和平起义。马鸿逵表示,非打不可。兰州解放后,彭德怀请与马鸿逵素有交往的兰州军管会副主任韩练成将军出面作马鸿逵的工作,韩练成以叙旧方式致函马鸿逵,劝其当机立断,悬崖勒马,接受中共中央约法八章,率部起义,并明确指出:“交出军权,保持政权”,但马鸿逵认为军队是政治资本,没军权就没有政权,故而再次表示拒绝。


1949年5月20日,西安刚解放,十九兵团政治部联络部部长甄华,通过宁夏驻西安办事处交通处处长孟宝山少将,了解马鸿逵的情况。孟详细介绍了国民党宁夏兵团的人员装备等情况、马鸿逵与马鸿宾之间的矛盾和在政治立场上的分歧,以及回族宗教界上层人士郭南浦是马鸿宾的多年挚友,对马鸿宾及宁夏军政界上层人士很有影响等方面的问题。孟宝山表示,愿意回去为和平解放宁夏做工作。1949年8月5日,甄华委派孟宝山前往银川,直接做马鸿逵、马鸿宾及其部将的和平争取工作。8月中旬,孟宝山到达银川,立即会见宁夏兵团司令官和代理宁夏省主席马敦静,讲明此次专程来银川的和平使命,马敦静对和谈一事不予理睬,同时还派特务监视孟的活动。8月19日,马鸿逵从广州飞抵银川,孟宝山几次求见,均遭拒绝。9月1日,马鸿逵要乘飞机逃离银川时,孟宝山进行最后相劝,马鸿逵仍然置之不理。马敦静限令孟宝山离开银川,完全拒绝和平解放宁夏。


8月26日兰州解放后,甄华通过起义的原国民党甘肃省正宁县县长马守礼和民主人士吴鸿业,邀集兰州社会上层人士马锡武、郭南浦、王廷翰、裴建准等人在兵团联络部开会,座谈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会上,甄华分析当时的形势,指出兰州解放之后,宁夏已陷于完全孤立的境地,用军事手段解放宁夏,人民解放军有绝对把握,为避免宁夏人民群众遭受损失,最好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宁夏问题,但这个意图需要转告宁夏当局。会后,甄华又请马守礼、吴鸿业多方联系,从原国民党退休军政官员、回族知名人士以及宁马高级官员的亲属中请到马宏道、马凤图、马季康、马元凤、马忠汉、白连升等人,与马守礼、郭南浦一起组成“宁夏和平代表团”,持彭德怀司令员的亲笔信,于9月5日从兰州出发,赴银川开展和平谈判工作。


宁夏和平代表团经过3天行程到达同心县时,适逢解放军与马鸿逵部队在同心地区打仗,马鸿逵部队退守长山头,解放军正在追击。代表团在同心会见了解放军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请示越过防线的办法。曾思玉命令部队暂缓进攻,让代表团过去。至长山头附近,马鸿逵部队用机枪向代表团汽车扫射,经喊话联系,才让代表团过去,到了中宁县城。


9月13日,代表们在中宁县城同孟宝山不期而遇。孟扼要介绍宁马情况,代表们决定,由郭南浦和马守礼、马季康进入银川,其余暂留中宁。9月14日晚,郭南浦等一行到达银川。次日,由宁夏省政府秘书长马廷秀出面接待,所谈情况与孟宝山介绍大致相同。宁夏兵团司令官马敦静非常顽固,拒见和谈代表,关闭和谈大门,并派人监视郭南浦等人。郭南浦等人冲破层层阻力,设法见到马鸿宾,向他转达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和平诚意,并晓以大义,希望他弃暗投明,走和平解放道路。经过耐心说服教育和协商,马鸿宾逐渐认识到只有求和才是唯一出路,表示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


马鸿宾说:“马敦静虽是我的侄子,但我们多年不来往,此刻他不找我,我也不能去找他,只有八十一军马惇靖部我能负责,我给他去电话,让他在石空渡口和你们见面,研究起义的有关问题。”马鸿宾还告诉代表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代部长徐永昌即将来宁督战,宁夏马敦静已经下令限郭等人3小时内离开银川。为表示自己对代表们的诚意,马鸿宾遂亲派汽车送郭南浦等人回中宁。代表们连夜冒雨离开银川,天亮到达中宁石空渡,马惇靖军长早在该处等候,随即安排羊皮筏子送代表过黄河。到中宁后,代表们向十九兵团领导汇报了银川的情况。十九兵团领导决定暂停对八十一军进攻,由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准备同马鸿宾部八十一军具体谈判。


为宁夏和谈奔走的有名望的民主人士不下十多位,其中突出者,首推郭南浦。郭南浦,又名富金,号均三,原籍宁夏金积,清末移居泾源。曾任甘肃造币厂厂长、甘肃烟膏局局长,是甘肃伊斯兰教界的知名人士,与马鸿宾、马鸿逵素有交往。兰州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政治部对敌联络部部长甄华通过起义的原正宁县县长马守礼的串联,邀约兰州知名民主人士郭南浦、马锡武、王廷翰、裴建准等人座谈,希望他们去宁夏做说服工作,促进二马进行和平谈判。


马锡武、王廷翰、裴建准三人顾虑重重,都不愿前往,郭南浦慨然应诺,参加了宁夏和平代表团。代表团到了银川后,马鸿逵已逃往重庆,马敦静把代表们软禁起来,对郭南浦老先生更是仇恨,恶狠狠地说:“如果不看在和阿爷(马福祥)阿大(马鸿逵)以往的交情面上,我定叫这个老不死的白胡子染成红胡子(杀头),让他休想给共产党当说客,来涣散我的军心。”处境十分险恶的郭南浦镇静自处,终于与马鸿宾取得了联系,促成了马鸿宾思想的转变和马惇靖八十一军的起义,对整个宁夏问题的和平解决产生巨大影响。银川解放后,杨得志、李志民代表十九兵团领导机关向他赠送了“和平老人”的锦旗,对他在宁夏和平解放中发挥的作用,给予充分的肯定。


其次是孟宝山。孟宝山,陕西省人,曾任马鸿逵部交通处少将处长。抗日战争期间,被排挤出银川,一度担任过马部驻西安办事处主任,后来在西安市独立谋生。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后,他受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联络部部长甄华的派遣,8月5日,在平凉化装成任山河战役中溃散的宁马部队士兵,风餐露宿,历经10天艰险,于8月14日晚到达银川,只身深入戒备森严的马鸿逵公馆“将军第”,向马氏转达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解决宁夏问题的诚意,遭马氏父子拒绝,被迫离开银川返回西安。


9月13日到达同心县马家河湾时,与郭南浦等人相遇,又折返中宁。在9月18日马惇靖八十一军起义时,八十一军代表马培清提出,次日要在黄河北岸马部地区签署协议,解放军代表则提出在黄河南岸解放军地区签署,双方意见相左,孟宝山恐怕发生意外枝节,影响和谈进程,从中进行斡旋,大胆提出在黄河中间的沙滩上签字。后来实际签字地点虽然有所变化,但孟宝山为宁夏和谈尽心尽力的一片诚心还是显而易见的。


中卫八十一军起义,宁夏和平解放,虽过程曲折,其终于成功的原因,除人民解放军雷霆万钧之势、党的政策的感召、全国形势的影响和战争进程的促成外,一些民主人士的热心奔走,反复做工作,加速人心向背,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1949年8月下旬,正当中国人民解放军即将攻占兰州城,马上向宁夏进军的时候,马鸿逵接到蒋介石的电令,让他携带作战地图去重庆开会。此时,马鸿逵正在准备逃出银川,但他同时又担心落个弃城逃跑怯敌怕战的罪名,既不好向部下交代,又可能被蒋介石开刀问斩。恰好,这个电令来的正是时候。他马上召集手下的三个军长吩咐道:“蒋先生来电,令我去重庆开会。我这一去,少则三五日,多则十来天,待会议一完,立即就回来!我走后,望各位多多操心,加强防守,死战到底!”


然后,他又把他的二儿子马敦静独自留下,暗暗叮嘱道:“蒋介石这老狐狸现在叫我去,一则想拉住咱们的队伍,二则是怕我投降共产党,把我骗到重庆当人质,逼你们与共军作战。不过,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声张,弄不好就会军心大乱。刚才我给三个军长都交代过了,让他们听你的。你要稳住,有事跟我通话。看来宁夏是保不住了。我也不一定回来了,要是解放军打过来,你就见机行事吧。”


马鸿逵一走,马鸿宾到银川,本打算以长辈身份劝说掌握宁夏军政大权的侄子马敦静一同起义,但马敦静对其态度冷漠,避而不见。马鸿逵也从重庆有针对性的发电,告诫所属将领:“宁夏军务,只有静儿和各军军官负责,他人不得过问。”这个“他人”其实特指马鸿宾。
针对马鸿宾犹豫不决的态度,十九兵团一方面施加军事压力,另一方面开展政治攻势,宣传中国共产党对待敌军政策和民族政策,使其认清形势,丢掉幻想,当机立断,弃暗投明。


随着靖远、景泰两县相继被解放军攻克,中卫城郊马家军的散兵游勇日益增多,谣言四起,社会治安极为混乱。八十一军军部撤到中卫,驻在县城旧鼓楼,但主要负责人马鸿宾、马惇靖却不在中卫,县城防务由该军一个团负责,团长叫康占元,绰号康夜猫子。此人治军较严,常常夜晚查岗、查哨,留下了此雅号。因没有接到军长的明确指示,仍在积极备战,打算顽抗。而此时从外地回来的教育界人士头脑比较清醒,如从陕西回乡的温槐三、康国珍,从兰州回家的苏馥涛,西北师院学生刘景乾、张其轼等,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谈论时局,认定蒋家王朝必然灭亡。现在解放军大军即将打了过来,如能争取和平解放,既可救民于水火,又能使地方免遭战争涂炭。为达此目的,大家的意见是动员县参议会出面维持局面,迎接解放。随着国民党中卫县县长丁世旺,军粮局局长张梦九,军警联合督察处处长雷震霆、许达之,警察局局长茹克武等先后逃跑,县上的粮仓已失去控制。粮仓如若被坏人抢劫,驻扎在城郊的八十一军数团部队及地方公教人员所需口粮就成了问题。这不仅使公共财物遭受损失,还将造成社会的动乱。


在关键时刻,国民党中卫县参议会在群众的支持下,决定由议长李天斗出面,邀集水利局长林培华、中卫简师校长宋兴儒、中卫初中校长何其正、应理小学校长宋职、应理女校校长张睿、商会会长唐子政等人,在新温池后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参议会接管粮仓,按规定标准给驻军及公教人员发粮。由唐子政、王秉廉、宋欣然等人负责募集慰问品;由马永芳拟出《中卫县老百姓迎接解放军解放中卫慰问信》,准备迎接解放军;由李天斗掌管粮仓钥匙,张睿带领教师严复诚、任效光照据发粮;由康国祯按日统计记账。9月17日,在解放军到达中卫后,又继续供应解放军所需粮食。这一工作一直延续到9月下旬县人民政府成立。李天斗将发粮单据账目悉数移交县人民政府,并作了详细汇报,受到县领导表扬。
参议会还适应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主动做驻军的工作。当时大秋作物已经黄熟,亟待收割,而城防部队紧闭城门,城内农民心急如焚,纷纷找参议会,表达要求和平解放、免受战祸的心愿。参议会分别派人到城西沙坡头、过河到杨滩与解放军联系,反映民意。又约请八十一军驻军团长康占元在源兴隆商号见面,了解八十一军的真实态度,并相应作和平起义的说服工作。


9月18日,参议会得到八十一军决定起义的消息后组织了两个慰问团,分赴东西两路欢迎慰问解放军,西路由何其正、刘景乾、张其轼、张睿、金常昭、宋职等人组成,去城西申家滩;东路由李天斗、唐子政、徐文焕、张怀儒、魏登堂、苗子新、王建诚等人组成,去河南杨家滩。他们到解放军驻地后,将慰问信及酒、肉、香烟等物品敬送部队,受到解放军指战员热烈欢迎,但其拒不收慰问品。经慰问团再三说明是群众的心意后,解放军方才收下,并给予了相应的价款。慰问团回城时,带回了解放军的《约法八章》,连同早写好的欢迎标语,张贴到县城街头。群众争相观看,男女老少喜笑颜开,学校、商店鞭炮齐鸣,欢庆中卫和平解放。同日,县参议会派王秉廉随同八十一军的代表郭魁武骑马到迎水桥找十九兵团联络部,商谈解放军与八十一军的驻防地段问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