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吴亦凡沦为约炮王!床照、群P音频全曝光!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捕快流浪记

2017-01-05 张墨 张迟有度 张迟有度


的小腿很纤细,卷曲的双腿自然地在脚踝处交叉,我的目光从她的双脚游弋向上,在她大腿二分之一处被栗色的裙边阻止,透过紧包臀部的裙子,内衣的轮廓依稀可见……

我一直没有搞明白一个具体的年龄界限,多大是儿童,多大是少年,有人说12岁以下,是儿童,18以下是少年,可在这个界定里,还有个词,叫青少年。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应该算是少年,还是所谓的青少年,我只记得,那年,我高一。我的流浪,发生在高一这一年。

       一提起流浪,总会让人想到文学作品中所有关于浪漫的情愫,总让人想到撒哈拉中的三毛、背着吉他顺着铁轨忧郁行走的歌手、沿着川藏公路只身前行的游人,而我的流浪,和这些浪漫高尚的行为艺术相悖千里。事实上,流浪,只是逃离自我、逃离环境的一个好听点儿的说法。

       逃离。也可以叫逃避。

       我流浪的那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那一年克林顿出轨和莱温斯基好上了,那年,澳门回归了,中国迎来了五十岁的生日,那年美国人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那一年,生猪价格跌入谷底我大舅不再养猪,那一年我偷来我爸的桑塔纳撞在了西刘阁的麦秸垛上,那一年的一个深夜,我迎来了一个男人身体的觉醒后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手提内裤不知所措,那年的一个午后,我第一次坐在角落里一手捧着《查泰夫人的情人》一手拿着偷来的发时达香烟认真地阅读。

         总之,那年我还小。总之,克林顿的出轨和我大舅的母猪,和我无关。那时候,我还不懂得《阳光灿烂的日子》只是成年人的美丽回忆,也不懂的《骷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只是一个残酷青春的写照,我只知道,我在语文课堂上因为有异于老师对李敖的批评言论掷出了自己手里的钢笔,并且一掷中的,正中语文老师猩红的肥唇,给这一片艳红增添了几抹不一样的黑色。

        于是,我被停课了。

        被决定停了那个下午,我身上有人民币五十余元,走在驻马店解放路东段的街头,我努力思考我应该用在中山街卖掉自己自行车得到这五十块钱干什么,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去流浪……因为班主任已经把我袭击语文老师的事儿告诉家长,与其回家被暴打,不如反抗一番。依稀记得前往火车站的路上,有蒙蒙的细雨,有飘落的梧桐叶,所有庸俗的文学作品中在主人公有类似心理状态时,都会不失时机地让老天下点儿雨,吹点儿风,来点儿落叶萧杀啥的,这给我的流浪增添了一些文艺色彩。那时候,驻马店火车站的大白马雕塑还没有被拆除,售票窗口还有武警在维持秩序,站在售票口,我开始为自己做出的流浪的决定后悔,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流浪,实际上就是一个少年的离家出走。我要感谢那个人,那个留着四六分穿着牛仔外套的古惑仔,正在我犹豫之际,在我后面排队的他高声用驻马店方言嚷道:“蛋子儿,买不买啊?不买耽误啥球事儿啊!”,这句话把我从矛盾复杂的心情中猛然拽回,坚定了出走的信心,淡化了关于出走后如何回来面对责难的担忧。瞬间,只有瞬间,我记忆深刻,只有一瞬间,我便作出了去北京的决定,我从口袋里掏出唯有五十多元现金,问售票员,“去北京多少钱?”,售票员极不耐烦,说你手里的钱连石家庄都到不了!我说我能到哪儿,售票员说你要去哪儿啊!我说我的钱能去哪儿?售票员说你神经啊!我会知道你去哪儿吗?后面的古惑仔又一次发声,我赶紧说我去郑州我去郑州,售票员说19!于是我拿到了去郑州的绿皮车的车票,而且是十分钟后发车的。

        我还记得我拿着票经过古惑仔的时候,他瞪了我一眼,我还记得,我上了火车后,火车启动的一瞬间,我从车窗口伸出头,指着那个在站台上等车的古惑仔大声对他骂了一句:“那货那货,我X恁娘!”,我还记得,那个古惑仔居然对着我笑了笑。或许他以为我是个有神经病流浪少年,或许,是因为他根本无法追上已经启动的火车。

         拥挤的火车上,弥漫着各种味道,没有座位,我被人流挤在两节车厢的结合出,十分钟后车已经开到了驻马店北边一个叫大刘庄的小站,如果火车在这个小站停下,我会毫不犹豫的下车,然后再往东步行三公里回老家,可车从大刘庄火车站缓缓驶过,我开始陷入恐慌!面对火车上一个个的陌生面孔,旁边通道上吆喝着“来来来方便面火腿肠啦,香烟瓜子儿巧克力啦”的乘务员来来回回,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十五年来,我一直在回忆那次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可这个记忆,一直是空白,除了我对面坐着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穿军装的男人和我在车厢里偷窥过的一个不知名的美丽女人,我无法记忆起任何一个火车上的面孔,因为我的大脑,被一路的恐惧占领,而那个一声不吭的军装男人,给了这个离家出走的少年最大的安全感。在这样的不安的安全感中,我靠着火车锅炉房的小门,渐渐睡去……

当我听到一阵嘈杂,有人推醒我的时候,火车上的广播正在提醒旅客前方到站是高碑店,一个穿铁路制服的人诧异的看着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操着南方口音浓重的普通话说,“上一边儿去,别挡着锅炉门”。抬头望去,我对面的解放军已经消失不见,巨大的恐慌感又一次袭来。望着车窗外黑乎乎的大地,泪水模糊了双眼,瞬间满面泪水。我不知道高碑店在哪儿,这个地名在我脑子里没有任何一个地理位置的概念,但我知道,这一定是在京广线上的一个地点,我只知道,这个地方一定在河南的北边,直到现在,每次去北京出差,无论是开车还是坐高铁,高碑店这个地点都会勾起我关于少年时代流浪的记忆,虽然我从没有再从车上下来踏上高碑店的土地,每次在G4高速公路上疾驰,高碑店服务区是我必须停下来的一站,而火车停靠在高碑店时,我也一定会从车窗上认真注视着高碑店火车站的站台,寻找我曾经蜷缩过的角落,好几次,我看到那个墙角,我都在火车上默默的潸然泪下。火车停在高碑店之前五分钟,我被一个查票的工作人员要求下车,因为我的票,能到郑州,要么我补票,要么我下车,他还告诉我高碑店是河北省。

       此时到高碑店火车站站台,像是一个巨大陷阱,而我像是跌落在这个陷阱里的一只羔羊,随时都可以任人宰割。冷风中,我双手插在裤兜里,傻X似的在空荡的站台上一筹莫展,陷入巨大的心理恐慌之中,还好,裤兜里剩下的三十几元钱还在,我在裤兜里撰着这少的可怜的现金饥肠辘辘。蹲在站台的出口处,看着远处的一个建筑上的巨大钟表,显示的时间是凌晨4点20分,那个时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站台上的广播把我从焦虑和恐慌中唤醒“旅客朋友们,从沈阳开往广州的XXX次列车就要进站了,请旅客朋友们在进站口检票进站”,十分钟后,一辆火车缓缓停下,而车厢上的标志上正是广播上所说的XXX次列车,排队等车的人已经开始上车,我知道去广州一定会经过驻马店,于是我开始在人群中夹队,并顺利登车。我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出站,否则我就没法进站台,我也庆幸出站口的那个角落,正好有一个用砖垒的扶手遮住了工作人员的视线,得以让我无意躲藏。

       坐上了南下的火车,我的心情开始有好转,心情一放松,居然有些饿了,手里的三十多元钱被我的手搞得汗津津的,但我舍不得用它去换取食物,我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等着我。很快天就亮了,当火车停靠在石家庄的时候,温暖的阳光已经从火车的左侧照射进车厢,昏睡了一夜的人们开始在车上走动,打了一夜牌的人却开始在座位的小桌子上打瞌睡,坐在地上,我看到旁边桌子上放着他们打牌时的零钱,而这一桌子的人都在打瞌睡,我发誓,我那刻起了贼心,这是真的!那群人睡的歪歪扭扭,小桌子上的钱有两摞,有几张五元的,有几张一元的,其中一摞最下面是两张十元的,总共至少五十元以上!我发誓,我对天发誓,那一刻,我真的起了贼心,如果我下手盗窃,将易如反掌,他们睡的想死猪一样一定不会有任何察觉,我只需要轻手轻脚拿起钱放进我的口袋然后转移到一下车厢,没人会知道是我干的!那会儿,我突然很紧张,只是觉得自己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心脏剧烈跳动,我坐在地上,眼睛盯着我唾手可得的钱,可双手却不由大脑控制,我在大脑里一遍遍的模拟在这种环境下应该如何下手才是最安全的,我发誓,我发一百个誓!那一刻,我真的是想把钱偷走!突然,小桌子前坐着的那个女人一侧身,换了个姿势把脸朝向了车窗,同时把鞋脱了双腿曲卷朝外,向我露出了短裙下的无限春色!正当我陶醉在这春色中时,我发现小桌子上的钱已经被这女的压在了手臂下,自此,我失去了盗窃的机会,而我人生中唯一一次盗窃他人钱财的行动就此流产!

       我依然记得她的双腿的曲线。这一幕被我足足欣赏了近四十分钟,在石家庄到邢台的旅途中,我足足偷窥了一个陌生女人四十分钟。她的小腿很纤细,卷曲的双腿自然地在脚踝处交叉,我的目光从她的双脚游弋向上,在她大腿二分之一处被栗色的裙边阻止,透过紧包臀部的裙子,内衣的轮廓依稀可见……她安安静静的趴在小桌子上,黑色的长发遮住了白净的面孔,颈部粉白色的皮肤在黑发衬托下惊艳动人,小腹随着她均匀的呼吸微微颤动,她的一只手自然的从小桌子上垂下,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另一只手压在脸下,露出细细指尖。正当我对这美丽的景象深深吸引刚刚忘却盗窃不成的遗憾之时,耳边想起了一阵吆喝,“来来来让一让啊,我这里有八宝粥方便面盒饭啦啊,有需要的旅客朋友们可以尝一尝啊”,她被这声音惊醒,换了个姿势,我的欣赏四十分钟的醉人场景瞬间消失不见。我发誓,我当时真的觉得那场景特别美,而我,毫无邪念。这是我那年流浪最暧昧的回忆!

       失去美景之后,我趴在车门的玻璃前,看着大地在我面前呼啸而过,田野里,劳作的庄稼汉已经汗流浃背,和铁轨并行的道路上已经开始了车流滚滚的景象,车门旁盥洗间污水横流,车一站一站的走,一站一站的停,我利用洗手间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检票,被我偷窥的美丽女人也在许昌下了车。车越往南走,我越恐慌,此时,我的恐慌已经不再是离家之后生活如何继续,而是在考虑如何接受回家之后的责骂和殴打,尤其是如何面对我的语文老师。我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而火车到驻马店站的时候,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了车,因为对生活如何继续的恐惧远远大于接受殴打的担忧,毕竟来自父亲皮带的考验,我已经经历过了很多次,并且每次都视死如归,不在话下。

       跟随者下车的人流,我顺利的逃过了出站口的检票,再次站在了驻马店火车站广场店白马蹄下,这时,下午四点多阳光照在一个迷途而返的少年脸上,这一刻,我没有任何恐惧,所有的感受全都汇集到了空空如也的腹部,我都已经20个小时没有吃喝了!风光路地摊上的三个白吉馍和段三妮儿冰粥消除了我唯一的恐惧,剩下的钱换成了沿溪路金龙书城的一本费尔巴哈的《上帝、自由、不朽》和一张七路公交车的车票,可那本书回家就被愤怒的父亲撕作齑粉。我坦然的接受了父亲的审讯和殴打,视死如归!没有透露一点儿信息给他,面对质问,我没有对笔掷老师的动机做任何解释,父亲只好在气急败坏中作罢,那时候,我就已经充分具备了一名合格的党员对机密守口如瓶的特质和一名人民警察应有的坚忍以及抗击打性。

       或许每个年轻人都有一刻流浪的心,或许,我们每个人在懵懵懂懂的少年时代都有过“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这些能让你记忆深刻吗?可有没有一次出走,会让你回想起来的时候,还会被自己感动得潸然泪下一塌糊涂?

       虽然这不是我唯一的一次流浪(离家出走),虽然这次流浪三个月之后的为期七天的流浪郑州有些更加狗血的剧情,虽然这很短暂,却在我脑海里印下了“高碑店”、“美丽女人”、“逃票”等记忆,并且深刻至今!而我,再也没有了流浪的机会,再也没有了那份勇敢和果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橄榄树》


公众号“警营原创警营联盟”拟更改公号名称,请广大战友出谋划策帮帮忙,您认为改成什么名称比较好?如果您有好的想法,请把您帮捕快改的名字写在留言里,谢谢啦!


警营原创精英联盟

敬请关注有脾气、有深度、有态度的警营公众号:

“非洲梦”

“POLICE警魂”

“天中捕快”

警营原创精英联盟

3127947065@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