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广播

2017-01-06 张墨 张迟有度 张迟有度

中文系的男生宿舍,总是弥漫着荷尔蒙、脚臭味、狐臭味交融后无比奇异的气体。宿舍里的活动,总是在这种味道下进行,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了这些怪戾之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在凌晨一点开播的一个健康栏目。性健康。


老同学的朋友圈里发了一段文字,其中的几个医学名词让我想起了大学时代在宿舍听到过的广播,唤起了我关于那个时代的狰狞的回忆

我那心高于天的傻乎乎到可爱的表弟,今年高考考得非常牛X,去大学报到之前,先买了配置相当牛X的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当然,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需要我舅舅用多少袋粮食换取,不过,时代不同了,这是社会的进步,不过这也是我舅舅乐意为他争气的儿子做的。现在的大学生,在男生宿舍,谁还会在夜晚的宿舍里听广播呢?他们的宿舍,估计在熄灯之后会充斥着LOL的疯狂叫喊声和小泽玛利亚温柔的叫喊声,当然,这也是时代的进步。我的大学时代,宿舍没有网线,没有WIFI,在没有WIFI和智能手机的那个年代,晚上十点之后的宿舍,灯都不许亮,八个人的宿舍,只有以下几个事儿让我们觉得快乐:1,打着手电筒或者点着蜡烛看书;2,共同参与的卧谈会;3,听广播。而这些活动,可能只有卧谈会会是我的小表弟的大学生涯中常常开展的。

中文系的男生宿舍,总是弥漫着荷尔蒙、脚臭味、狐臭味交融后无比奇异的气体。宿舍里的活动,总是在这种味道下进行,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了这些怪戾之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在凌晨一点开播的一个健康栏目。性健康。关于这个节目,我们都记忆深刻,深刻到对节目的广播稿的开头都耳熟能详,节目的开场白是这样的:(舒缓的钢琴曲为背景,主持人操着扭捏的女中音,语速缓慢)亲爱的朋友们,夜深了,人静了……默默的躺在床上的你,你是否感到了阵阵的困惑和迷茫,你是否会在这样的夜晚痛苦不堪,你是否满怀难言之隐无处倾诉?你是否也想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女人面前挺胸抬头?今天我们的健康之路栏目,请来了河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泌尿科的专家马教授,并开通热线,和广大听众朋友们交流病情,解答疑惑。

节目开头之后,所谓的马教授或者驴教授猪教授就开始以危言耸听的方式强调前列腺炎的危害,听着某教授的理论,好像他就是世界上能够后解决前列腺问题的唯一医生一样,节目的过程中,马教授会接听热线,打通热线的有五十岁左右的阳痿大叔,有三十岁的饥渴欲女,有自慰过渡的青少年,还有打电话感谢教授医术高超的治愈患者。可节目中,某教授始终将其治疗的效果归功于不可一世包治一切前列腺问题的神药前列康

当然,荷尔蒙飞舞的宿舍没有人关心前列康,我们关心的,是打来热线的各种托儿们和某教授的对话,我们也试着用宿舍的201电话(九零后可自行百度201电话)拨打过那个热线,想恶作剧地在电话里捉弄某教授,中文系宿舍里永远不缺少语言和对话的高手,我们甚至把和教授对话的剧本都准备好了,只等电话打过去后,我们按照事先写好的对话剧本通过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昭告一亿河南人民:这个教授就是个卖假药的变态!为了保证不被追查电话来源,我还专门爬到隔壁宿舍剥开隔壁宿舍的电话线接到我们宿舍电话上。可这电话始终没有听到过教授的声音,总是教授的学生接听,总是说目前有很多听众朋友打来电话,教授很忙节目正在直播,你可以到当地药店详细咨询前列康

几次没有打通电话,我们只好作罢,我们关注的节目重点是那些打通热线的人描述的自己尿尿和自己老公尿尿时的各种囧状,以及自己的房事和老公的房事上的各种秒射状态,每当听到打通热线的人在电话里描述他们本人或者老公的各种尿尿症状和前列腺问题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我们都笑的前仰后合不可开交,于是通过这个节目我们知道了尿分叉尿滴淋尿黄尿白尿频尿急”……这个节目教会了我们很多知识,也有很多回忆,每当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八个人除了老实巴交的曹永奇,所有人都跟着节目开始那段念白:亲爱的朋友们,夜深了,人静了……这些念白模仿者中,阿庆嫂的模仿最到位,最具有幽默感,因为他普通话不标准,带着浓重的河南南阳强调,而学的最标准的,语速语调最棒的,是开封人郭明德,每当集体在洗手间撒尿,我们便怂恿郭明德:小郭子,来一段!郭明德便大大方方操着标准的普通话:亲爱的朋友们,夜深了,人静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专门听广播了,唯有开车时车上会有FM91.5河南交通广播,可回想起那个广播节目给我带来的快乐,还是一个人悄悄地笑出声来。后来在电视台实习,才知道,这种节目都是提前录制好的,你不可能打通教授的电话,也没有人坐在直播间,所谓的教授,只是个口才较好并且语言带有煽动性的药商或者直接由药商的走卒扮演的人,那些打通的电话,都是提前录制好的,都是药商的托,而我们,却在这一遍遍的欺骗中,听着这样的广播,一年又一年,直到毕业,并且乐此不疲。

当年的我们,可以如此快乐。


警营原创精英联盟

敬请关注有脾气、有深度、有态度的警营公众号:

“非洲梦”

“POLICE警魂”

“天中捕快”

打造警营自己的原创文学平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