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马云背后的大老虎,首次现身!全球震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烧伤超人阿宝,请善待我们来之不易的警医关系,警医关系不容你如此撕裂!

2017-02-01 张墨 张迟有度 张迟有度

今我进入医业,立誓献身人道服务;我感激尊敬恩师,如同对待父母;并本着良心与尊严行医;病患的健康生命是我首要顾念;我必严守病患寄托予我的秘密;我必尽力维护医界名誉及高尚传统;我以同事为兄弟;我对病患负责,不因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治或地位不同而有所差别;生命从受胎时起,即为至高无上的尊严;即使面临威胁,我的医学知识也不与人道相违。

 ----希波克拉底誓言现代版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人民警察入警誓词

在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有这样几个令人无比尊敬的职业,中国人民解放军、教师、医护人员、人民警察。能够查询的的数据显示,这四种职业目前在我们国家的人数分别是230万+、1500+、860+、200+。任何一个有社会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四个职业对于一个国家是多么重要,解放军和警察分别对内对外保障我们的国土和全国人民的安全,教师承担教书育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医生的重要意义则更加重大,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则直接关系着14亿人民的生命健康质量,解放军队伍里有军医、学校里有校医、而警队还有狱医和法医。
      显然,这四种职业是一个国家以及国土上生活的人民不可或缺及其重要的群体,这四种职业,构建了一个的国家内外安全屏障、发展进步屏障、生命健康屏障,及其重要,不可或缺。没有解放军在国土和边境上的驻扎,势必遭受侵略,没有人民警察国家内部将会乱作一团,没有教师们的耕耘,我们就不会有军校警校医学院,而没有医生,解放军、警察、教师的感冒发烧都不知道如何应对!去年曾有段时间,警队疯传一篇文章,主题是假如中国一周之内没有警察会怎么样,我不否认这篇文章在唤醒人民群众对警察的重要意义的认识上的积极作用,但我想说,警察,也不需要如此矫情,七天没有警察中国会完蛋,七天没有解放军我们的的幸福生活势必会被觊觎我们美丽富饶的祖国的外贼侵略,而七天没有医生,也势必会失去很多同胞的生命,瘟疫也可能就在这七天之内爆发!
      我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说,在一个国家,职业上没有什么重要或者不重要,尤其是在这些一个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职业,更不能谈什么重要,或者不重要!这就如同五指之于手掌,不可或缺,而这四种职业之间的关系如何呢?当然是没问题的,尤其烧伤阿宝反复提及的警医关系!可我看到两天前阿宝的一篇文章,总是觉得阿宝反复提及的警察和医生这两个职业,有问题,这是阿宝的文章给我的感觉。


在我看来 目前的警医关系是这样的



在烧伤阿宝看来 目前警医关系是这样的


两天前的1月30日,阿宝写的文章《警察的血与医生的血》中,一直在拿警察和医生这两个职业的一些状况做比较,一直在拿医护岗位上的李宝华和警队的曲玉权做比较。
     不可否认,在推墙党、带路党、狗粮公知的鼓噪下,人民群众对警察、医生这两个职业的认识已经被带到了泥坑里,无论是我的战友曲玉权还是阿宝的同事李宝华,都有大量的网络喷子发布很多羞辱、轻薄、谩骂我们的战友令我们无比愤怒、义愤、难以忍受的言论,这一点,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当然,对于李宝华所在医院领导的态度、以及医院领导面对失去战友的下属不可控制的情绪时所变现出的处置能力,我只想说,他们和我们警队的领导的差距,相当于你阿宝跟我比赛配置烧伤药的能力,或者是我跟你阿宝比赛在娱乐场所查缉毒品的能力,所以,我只能对李宝华所在医院领导的处置能力表示遗憾,但是,李宝华的离开,和曲玉权的离开,是不能放在一起比的!
     公安战线和医疗战线不同的职业特性决定了,这二者不具有可比性!


我们都知道,这两个职业都很辛苦,我的战友曲玉权的妻子是你们医疗行业的工作人员,我有很多同事的妻子都是医疗行业的工作人员,我了解医生;你阿宝也多次和警察打交道,你的微博里曾经讲到过被“‘狗粉’、‘恋狗癖’(阿宝微博原词)殴打”、“被患者咬伤”的经历,想必你一定跟办案民警有过很多接触。
      所以,你应该知道,警察的职业特性,就像我很了解医疗行业的职业特性一样,可我从你的文章中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由于你阿宝忽略了警察和医生的职业特性,才会对李宝华医生家属要求评定李宝华医生为烈士的要求被相关部门拒绝颇有微词,当然,你也知道,李宝华医生也是不可能被评定为烈士的,虽然,他也是在工作岗位上离去的。我想,李宝华医生的孩子将来遇到曲玉权的孩子,绝对不会像你那么狭隘地、言语中充斥着不满地向他人表达自己父亲的离开,因为孩子会在全国医护人员和组织的的关爱下得到非常好的教育,至少孩子会知道《烈士褒扬条例》的具体内容和设立此条例的设立精神,他不会成为一个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仇恨社会的人,而是会继承这李宝华医生的在工作岗位上所表现出的精神,成为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李宝华的孩子和曲玉权的孩子没有可比性!因为每一个孩子的成长都是特殊的。相同的,只是两个孩子都会在自己父亲所在的集体的关怀下长大。


是的,警察和医生,都会在工作岗位上死。难道所有的警察在你工作岗位上的死,都是因公牺牲吗?不是的!难道李宝华医生的死,只能被称作被害人吗?也不是的!警察死在工作岗位上,是否会被评定为因公牺牲,是有标准和规定的。因公牺牲,是为了正义的目的舍弃自己的生命,称之为牺牲,因公牺牲,就是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慷慨赴死献出生命的行为,因公牺牲,场面壮烈而凝重,且有献身者的主观性!注意,现身的主观性!这样的因公牺牲,才会被评定为烈士!什么是烈士,明知会死,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偏偏不怕死,偏偏去赴死!而我们警队里一些战友,如在执勤执法中遭遇离开我们的,那只能评定为因公殉职。什么是因公殉职呢?因公殉职,是在履行职务时牺牲、死亡,包括行政人员、公司职员、集体单位工作人员等。简单说是指履行职务时死亡,因公殉职包含的范围则相对广泛,是指国家公务人员在公职期间因公死亡,如在出差途中发生车祸死亡。
       你阿宝在文章中用尽奚落之词,到底是和目的呢?李宝华医生在工作岗位上背医闹杀害,毫无疑问,是因公殉职、是牺牲,你怎么说他只是个受害人呢?这是不是你对你离去同事的不敬呢?难道你要用这样的语言去想李宝华医生的孩子描述李宝华医生的死吗?
       李宝华的牺牲和曲玉权的牺牲没有可比性。而相同的,都是各自工作对象暴力下的受害人,都是牺牲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对于李宝华所在的医护行业的保护,我们的国家制定的有相应的法律法规,采取的相应的措施进行了应对。《刑法修正案(九)》,将“聚众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变更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情节认定包括“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这意味着,打击“医闹”,已入《刑法》。2016年7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1年的专项行动,严打“医闹“。2016年3月,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综治办、公安部、司法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维护医疗秩序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及时做好医疗纠纷调处工作,医疗纠纷责任未认定前,医疗机构不得赔钱息事。
       你阿宝在文章中讲到的”2016年12月1日,葫芦岛市建昌县医院产妇死亡“一事,院方有没有给当事人拿钱了事呢?
       每一个行业都会有牺牲,我想,对于在医疗行业的牺牲和公安战线上的牺牲来讲,仅仅从每年牺牲的人数上进行比较,我们就可以得出公安战线的危险性是医疗行业危险性的N倍这一结论,但是阿宝同志我亲爱的宁医生,难道你不知道《刑法》上针对医疗行业的保护和公安战线的保护,基本没有什么差别吗?
       
阿宝同志,宁医生,这是不是你们的保护伞呢?你别忘了,比你们医疗行业危险性大得多的公安战线上,呼吁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换来刑法上的一个袭警罪,也只是和你们差不多得得到了一句”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而已,而这句话,我们又是用了多少条人命才换来的呢?
       这不能比!


《警察的血与医生的血》一文中,反反复复拿不能相比的去相比,用酸不溜丢的语言描述着你不平衡的内心世界,阿宝同志我亲爱的宁医生,你这样的比较,到底想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无非是想得出一个这个国家对警察好,对医生不好,你看看,人家警察死了叫牺牲,咱医生死了叫受害人!
     我想弱弱地问宁医生一句,你怎么不拿医疗行业跟人民解放军比较呢?那样,你得出得结论会比跟警察比所所得出的结论更加接近你的目的!
     还好你没有,这说明你内心还没有阴暗到无以复加无可救药的地步!


      阿宝这篇《警察的血与医生的血》写得非常高明!高明就高明在文章开头对警察行业极尽褒奖!我看了前三百字之后,心中就开始打鼓,难道是阿宝改邪归正不再撕裂警医关系了?读完之后才看清楚其用心之险恶、目的之龌蹉、手法之猥琐!
      一向以辱警谤警为己任的阿宝在这篇文章中先用虚伪的夸赞把警察推向一个高度,在用可怜兮兮的语言把李宝华医生的牺牲偷换概念为”受害人“,用自己的想象加工出一个英雄的孩子和一个”普通杀人案受害人“对话的场景,给读者营造出一种强烈的反差感、对比感。
      读者朋友们,这套路、这手法、这招数,岂止是阴险,简直就是特么阴险!初读此文时,本捕快还以为这厮从良了呢,哎呀我去,原来你想这么玩儿!
      阿宝,这么玩儿,真的好吗?阿宝,你以为你这么撕裂共和国领导下的警察和医生的关系,将这两个在社会上受人尊敬的行业置于严重的对立状态,对医护行业、对警队,真的是好事儿吗?
      阿宝,请珍惜当前以往被你和众狗粮公知们撕裂而现在正在逐步愈合的警医关系!请收起你那些已经被AK羽林卫和本捕快看透了的套路!用更多的时间去研究狗油和蛇油那个治烧伤更好吧!去年12月,本捕快与警队同事、心理专家小悟空一起写下《积水潭医院口腔科:烦请你们治疗一下某宝的口臭症》一文(今日与此文一同再次推送),对其肮脏污秽的语言进行过批驳,并试着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其是否有攻击型人格障碍症,现在看来,我们当时的分析不全面,因为他不仅仅有攻击型人格障碍症,而且还有心臭症,心臭了,口自然就臭!积水潭医院口腔科能治口臭,而心臭,是无药可治的。
      阿宝,治烧伤,我不行,当警察,你不行!写文章,或许你行,但AK羽林卫和本捕快也行!
      阿宝,还是让我们共同努力吧,医生和警察的关系,应该是这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