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022中国主要城市住房空置率调查报告-PDF.19页

五大巨无霸集体撤离美国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喜茶裁员?避免ofo悲剧才是正道

陈沛 陆玖财经 2022-04-23

喜茶危机的背后,也许是资本的副作用。

在投资界部分人士看来,这一幕与昔日的ofo的轨迹几多相似,年轻的管理团队跟着资本蒙眼狂奔,也许把脚步放缓,思考一下未来将会是更好的选择。




多家媒体披露,喜茶涉及30%的员工的大裁员,这或源于近一年来业绩不佳,通过精简人力资源为上市做准备。


伴随裁员传闻,其过度加班、年终奖延迟、公司内斗等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随后,喜茶向陆玖财经表示,以上消息不属实,一切都是正常调整。

 

但是,透过此事,这家管理团队极为年轻的公司,也从侧面暴露了很多细节问题。

 

在投资界部分人士看来,这一幕与昔日的ofo的轨迹几多相似,年轻的管理团队跟着资本蒙眼狂奔,也许把脚步放缓,思考一下未来将会是更好的选择。



01


危机正在从细节裂变



近两日,多家媒体透露,喜茶内部正在实施裁员,总体涉及30%的员工。其中,信息安全部门全部裁掉,门店拓展部门被裁50%。
 
针对此轮裁员,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喜茶近一年业绩不佳,虽然赚钱但是净利润负增长。迫于上市前的财报压力,通过精简人力资源,可以让财报好看些。
 
对于外界传闻,喜茶方面告诉陆玖财经,此消息不实,系正常人员调整。
 
喜茶方表示,公司不存在所谓大裁员的情况,年前少量的人员调整为基于年终考核的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同时,员工的年终奖也均已根据绩效表现,于春节前正常发放至员工手中。”
 
尽管喜茶方对传闻进行了否认,但陆玖财经在脉脉上发现,相关的讨论年前已经展开,除了大规模裁员外,过度加班、品控失灵、年终奖延迟、公司内斗等诸多问题也浮出水面。
 


早在春节前,一名认证为喜茶员工的“@不太忙的安妮在改方案”抱怨,喜茶在入职时的承诺和实际情况相差甚远,面对业绩差通过大量裁员来节流,“员工把后背交给你,你却直接捅一刀,这个就是喜茶的企业文化了?”
 


一名前员工则向一媒体记者吐槽:“喜茶的企业文化就是听土皇帝吹牛逼发家史,而且这个公司大部分人都希望被裁拿补偿也是真的,高管(总监)一年换一个,行内名声都是臭的。”
 
无独有偶,春节前另外一家茶饮明星企业,茶颜悦色也传出过类似管理问题。
 
几名业内人士向陆玖财经分析,如果“信息安全部门全部裁掉、门店拓展部门被裁50%”的信息属实,对喜茶或也是好事,“一方面喜茶作为零售业,养信息安全部的成本太大,不如外包;另一方面,门店拓展部对半裁员,或可能停止此前的疯狂拓店,喜茶确实需要静一静了。”一业内人士表示。
 
中国食品专家朱丹蓬表达同样观点,他认为,喜茶的调整也是正常的调整,“企业在不同的阶段,也面临不同的挑战,喜茶有此前的市场积淀,还是比较看好喜茶的发展。”


02


资本推动的造富梦



作为茶饮新消费的开创者,喜茶和出生于1991年的创始人聂云宸,堪称业界传奇。此前,一向偏爱“埋头拉车”的餐饮、茶饮行业,也在“喜茶们”的成功案例刺激下,跃上了新消费投资的风口浪尖。

 
根据天眼查显示,从2016年至今,喜茶共完成4轮融资,据不完全统计,IDG资本、何伯权、美团龙珠、红杉中国、黑蚁资本、腾讯、高瓴、Coatue(蔻图资本)等一众知名机构均在其中。
 
规模,是餐饮业的硬核指标。在这些顶流资本的助力下,喜茶也开启了飞速扩张。按照最新的公开信息,喜茶目前的门店数量已经接近千家。
 
去年6月,多家媒体报道新式茶饮品牌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全部为老股东,新机构根本挤不进去,且投后估值高达600亿。
 
但这场资本“造富盛宴”的另一面,则是喜茶尚未完成造血,无法摆脱资本续命的尴尬。对于资本来说,逐利才是本质,如何将600亿元的纸面金钱变为真金白银,才是他们所考虑的。
 
如果按照600亿元估值,1000家店的规模,喜茶每家店面的估值都达到6000万元,堪称天价。业内人士表示,像喜茶、奈雪这样的公司,很难简单地把它们看作是传统的餐饮企业,这两家公司的成长模型、营销手段、财务数据、用户运营等诸多方面,都多多少少有些互联网的味道,这很符合资本市场的胃口。
 
不过,2022年开年,整个创投行业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企业战投的角色寻求重新定位,对于喜茶来说绝非好消息。
 
去年底,“投资之王”腾讯以中期派息方式,将所持有约4.6亿股京东股权发放给股东。此事也被视为企业投资(CVC)即将步入“黄昏”的一个重大信号,而字节战投的变化则进一步地作证这一判断。
 
此前有“不差钱”的互联网大厂接盘,使得项目们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每一次估值的上涨都让前一轮的投资人受益。往往传到最后,“接盘侠”就是企业战投。当“接盘侠”变得审慎,生意也将回归基础逻辑。
 
对于友商奈雪的茶来说,好歹已经冠上“行业第一股”的名头,投资者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在投资者基础逻辑回归理性的当下,尚未登陆资本市场的喜茶,其焦虑也正幻化为裁员、内斗等管理表象。或者说,其背后的各大已入局资本,目前理应比创始人更加焦虑。
 

03


喜茶与ofo的命运分野



在投资界部分人士看来,喜茶如今上演的这一幕,与昔日的明星创业公司ofo小黄车的轨迹几多相似。同为90后的创始人,赶上风口后权掌急速膨胀的公司;又同样在一定规模后,遭遇裁员等问题,又上演站队、内斗等权力戏码。
 
一名接近喜茶的互联网人士告诉陆玖财经,聂云宸希望短期内可以看到核心团队带来的成绩,在无法达成目标后,所以总是很快的更换高管团队。
 
“和我此前所在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状态十分像。”该人士表示,原因就是老板在完成融资后手握庞大资金,发现远比一杯一杯卖奶茶来钱快,主要心思就在资本运作,其他的则希望通过职业经理人来完成。
 
对于锦上添花而来的职业经理人,深谙“市场反馈不重要,老板高兴才重要”的心理,往往通过短期策略快速满足老板预期,不大可能静下心来长线布局,这种情况下,争业绩、内斗、站队也就成为常态。
 
这种短期刺激的种种弊病正在显现,一名认证为喜茶员工的网友在脉脉上吐槽,喜茶基本都是直营店,品质差主要是品控差,“有些店开业两三年才发现滤水接错了,制冰机直接接了自来水,所以你们喝到的茶饮有可能是用自来水制作的。”此外,去年9月,喜茶因为员工误将饮品陈列道具拿给顾客致使顾客洗胃等事件,也让喜茶陷于食品安全的风口浪尖。
 
彼时的喜茶重心,则仍在寻求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从去年6月拿到新一轮融资后,手握巨额融资的喜茶,开始转型VC,在茶饮界开始疯狂“扫货”——短短4个月喜茶就完成五笔投资,投资方面的热度,已经远远超过茶饮新品的推出和新门店的开设。
 
而就在2月8日,天眼查显示苏阁鲜茶关联公司——广州市标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珠海市苏阁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穿透图显示,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为上述合伙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
 
“短时间投资如此多的茶饮公司,真的能形成协同吗?”业内不少人存在疑问,在他们看来,这是无法支撑600亿元估值的喜茶,正在寻求新的资本故事。
 
不过,这个故事能不能为其冲刺IPO助力尚未可知,毕竟喜茶上市也是其主业本身,与被投资的企业并无任何关联。
 
如今的喜茶,命运或许早已脱离聂云宸的掌控,而是那些手握喜茶命脉的投资机构,一旦无法完成资本期望,聂云宸随时可能成为弃子。
 
正如ofo戴维在采访中表示,金沙江朱啸虎的A轮融资对他的意义重大,但到了后期,朱啸虎却高喊让他将ofo和摩拜合并,从而获得最大的利益。戴维创业之初也很崇拜、欣赏和感激程维,但到了后期,程维却成了那个对立者,成了那个想要控制整个大出行领域的人。
 
对于当下的喜茶和聂云宸来说,背后的资本,又希望他们以什么样的角色出现呢?




真相无法揭露,只能接近



作者 : 陈沛   编辑 : 三火   排版 : 忠瑞

出品|陆玖财经·北京办公室




 欢迎爆料
邮箱:8177667@qq.com
独家线索,核实采用将支付1000元。



/ 往期回顾 /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所有内容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北京三六九零科技有限公司,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侵者必究。本文图片均来自陆玖财经,请勿侵权。




主编工场旗下内容矩阵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