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周涛被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傻子才相信有“财务自由”这回事

肖浑


《奇遇人生》这个节目,对于我来说真是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请的嘉宾我都挺感兴趣,也能看得出节目组花了很多心思,钱也烧了不少,但最后总会呈现出大片的空洞苍白,让我忍不住就走神。最大的槽点就是主持人柳翰雅,完全不懂她的功能是什么,只能在旁边“嗯嗯啊啊”,或者大叫“哇这个东西好可爱”。嘉宾说的任何有意思的话她都接不住,话题永远都延展不开。

 

最近李诞这期也是如此。之前很多人看了李诞和许知远对谈的那期《十三邀》,就大骂许知远,可许知远再怎么讨厌,至少能通过一些挑衅性的问题激起嘉宾的反应,那期效果其实挺好的。对比之下,柳翰雅就是块木头。李诞是多有意思的人啊,这回也凉了,只能自说自话,说不了几句就蔫掉。

 

其中有段话是说“财务自由”:



李诞说了一大段,柳翰雅在旁边一直都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毫无回应,我怀疑她根本不理解李诞在说什么。

 

我看得着急,刚好又对“财务自由”这个话题感兴趣,于是就想试着把李诞的观点延展一下。

 

李诞说的话吧,很多你都不能跟他本人严格对照。比如他总说自己对人生悲观,可是又那么活跃地参加各种娱乐综艺节目,交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最近还结婚了,这哪像一个悲观的人会做的事。


▲结婚照


同样的,这期节目里他刚说完财务自由是幻觉,后来又说他现在之所以要赚钱,目的就是为了有些钱不用去赚,这不还是说钱能带来自由吗?

 

这算不算自相矛盾呢?或许也不算。人毕竟是极其复杂的动物,谁都不是单线条思考的,而是被丝丝缕缕的各种意念相互缠绕。

 

比如悲观和享乐是可以统一的。李诞的名言是“人间不值得”,但这句话在传播过程中被大范围误解了,李诞要表达的完整意思其实是“开心一点,人间不值得”。



你看,只是加几个字,立刻就从悲观厌世转到享乐主义了。

 

“钱能带来自由”和“财务自由概念是幻觉”,同样可以统一。

 

这里面的关键是这样几个问题:多少钱才能带来自由?能带来多少自由?是不是只有钱才能带来自由?

 

我之所以忽然对“财务自由”这话题感兴趣,是因为最近的一件事。我和男朋友这两年多的生活,被一个公号报道了:

一对Gay夫夫的隐居生活

 

文章讲的大概就是我们当初如何决定辞职,如何去了四川青城山脚下租房,后来又如何辗转福建漳州东山岛和河南信阳,日常都是如何相处的。

 

然后我看了一下文章下面的留言,接连看到这么几条:


“羡慕,感觉好有钱的样子!”


“说到底还是有钱。”


“说明经济基础是多么重要!”

 

我就傻眼了,文章明明没有任何细节能透露我们有钱啊,恰恰相反,里面处处都在交待我们现在的消费水平有多低,比如两人在家做一顿饭才六七块钱,一个月开销加上房租才两千块不到。

 

可这些读者才不管,他们对世界与他人的理解力似乎只能停留于此:有钱才能带来自由,想自由必须先要有足够的钱。

 

辞职去四川之前,我们俩当时究竟有多少钱呢?这里也不妨透露一下:八万多。我们俩的钱加起来,就这些。

 

作为一个三十岁的在北京混了两年的男人,八万块钱很值得你们羡慕吗?这就能算“好有钱”“有经济基础”了吗?

 

我怕是不会哦。

 

但是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八万块钱,应该足够到山脚下租个房过一年无忧无虑的自由生活了。至于一年后怎么办,到时候再说。(事实证明八万块花了两年都花不完,后来又因为公众号我们有了不固定的一些收入,于是这种状态还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所以回到前面我提的那三个问题:多少钱才能带来自由?能带来多少自由?是不是只有钱才能带来自由?

 

答案可以是这样:八万块钱,能带来至少一年的自由。但这段自由,并不仅仅是钱带来的。

 

你的钱可能比我多,你可能有十八万,或是八十万,但是你就不敢跟我一样辞职,不敢和伴侣双双到一个山脚下自由自在过一年。呵呵,你甚至连个完全放松的周末都没法有。

 

为什么我说“财务自由”是个虚幻的概念呢,就在于这个概念把“财务”和“自由”捆绑到一块儿了,甚至都等同起来了。太多人被这个概念洗了脑,认为只有有了足够多的财富,才能获得自由。

 

可是多少钱算“足够多”呢?

 

关于“财务自由”比较权威的定义是,当一个人不需要为了生活开销而工作,他的被动收入(包括收的房租、各种理财获利等等)就能满足他的日常开支,也就是能躺着挣钱随便消费,就意味着这个人获得了财务自由。

 

你可能看过各种对于财务自由标准的计算结果,根据不同地域不同人等的消费水平,会得出从一千万到2.9亿人民币不等的结果。

 

这些数字,除了煽动集体焦虑外,毫无意义。

 

我认识一个姐姐,她家前两年被拆迁了,赔了三套房,光靠房租一个月就能有将近一万块进账,在他们那个二线城市足够一家三口生活了。按照定义这就算财务自由了吧。可是这位姐姐依然要继续做那份收入并不高的工作,平时生活也还是抠抠索索的,啥也舍不得买,好不容易出门旅个游吧,嫌景区餐馆太贵,顿顿都吃泡面。我说大姐你这是何苦呢,她说还是想多攒几个钱,给孩子留着,自己养老也需要。

 

你可能会说平民小老百姓没安全感就这样,守财奴嘛,那换成商界精英怎么样?你有听说过哪个商界精英因为捞够了于是彻底退隐江湖过起闲云野鹤的生活吗?马云说是退休,这次双11不是又跑出来站台了吗?

 

就像过去老港片总有这样的情节:江湖大佬意欲金盆洗手,做完最后一单就退隐,可偏偏就在这最后一单出了纰漏送了命,于是再次感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财务自由”这个概念不但虚幻,而且荒谬。99.9%的人终其一生哪怕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赚到一千万更别说2.9亿,还有0.1%的人最后终于达到了这个数字,可是他们已经停不下来了。要么,是因为欲望无休无止不想停,要么,是因为陷入利益关系网太深,根本无法抽身而出。

 

所以你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还有一个更荒谬的地方。自由的本质是什么?就是放弃安全感。“自由”和“安全感”永远是处于对立状态的,你只能择其一,不能两者兼得。可是“财务自由”企图将这两者合二为一,我又想自由,又想有安全感,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自由自在想干嘛干嘛。

 

做你的白日梦吧,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

 

说到底,追求财务自由的人,他们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在乎自由,他们想要的只是财富带来的安全感。真正渴望自由的人,只想立刻就得到,哪能委屈自己以丧失自由为代价等那么久?

 

而且你真觉得财富越多安全感就越强吗?你去问问那些身家几十亿的大老板,谁能拍胸脯说自己有安全感一点不焦虑不怕政策或市场波动让自己的财富帝国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他们既不自由,也没有安全感,简直可怜。就像无数人梦想当皇帝,却不知道帝王的生活有多扭曲压抑。

 

所以自由到底是什么?

 

自由当然需要钱来支撑,但是这其中存在一个临界点,就是当你觉得“够了”。


当你觉得这么多钱就够了,这时候你最自由,如果没有这个点,你就永远不会有自由。

 

最重要的不是钱多钱少,而是你怎么看待你的钱,你怎么看待你的生活,你可不可以放弃部分安全感。当所有人都觉得需要一大笔钱备着养老治病需要买保险的时候,你可以这么想:古代可没有保险,动物可没有养老金,他妈的谁说古代人和动物就不能活出美好的生命?

 

如果我要死了,那就死,埋不埋都无所谓。我依然骄傲,因为我曾自由过。

 

最后分享我喜欢的两个明星的两段话。一段来自朴树(我最近怎么这么爱聊他)。外界总是喜欢把他塑造成清贫的艺术家,可他曾在采访中说,从不觉得自己缺钱。


 

朴树年少成名,很早就有过奢侈的生活,后来一张唱片卖上百万,收入一度非常可观。和别人不同的是,他觉得那样就足够了,甚至对于他来说有点太多了。所以他才有底气拒绝各种商业邀约,很多年都不出来活动。虽然他前两年参加综艺节目《跨界歌王》时说过自己是为了挣钱而来,那也不代表他穷啊。有钱的时候就歇着想干嘛干嘛,没钱了就去综艺节目挣一笔,挣够了就继续歇着,这不是很舒坦吗?哪里清贫了?

 

另一段来自姜文。在窦文涛的节目《圆桌派》里,嘉宾孟广美居然对姜文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你的电影作品产量这么少,好几年才出一部,又不怎么参加商业活动,也不做生意,你怎么维持生活呢?

 

很难想象,一个中国顶级艺术家居然还要被人操心生存问题。而姜文的回答,和朴树类似:从不觉得缺钱,还老觉得自己够有钱的,太多了。


 

他还说了一个故事:当年《太阳照常升起》是杨受成老板投的资,结果赔惨了,后来杨受成又投了《让子弹飞》,这次大赚一笔,杨老板大喜,给姜文封了个红包,八百万。姜文从来没有收过别人红包,不好意思,又念着杨老板当年冒风险给自己投资的知遇之恩,就自掏腰包,反过来给了杨老板一个八百万红包。


 

什么叫牛逼本人?这就是。追求财务自由的算个鸟啊。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朴树吴晓敏,一个足够另类的婚姻样本

鉴男 | 自古美少年皆面瘫?

鉴男 | 腐眼看姜文

那些不想生孩子的文艺青年们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wohenxiaohun

微博&豆瓣:肖浑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