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烟供施食|四世班禅造:烟供略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2019年我最难过的事,是女权和性少数群体的撕裂

肖浑 肖浑


千算万算我都不会想到,同性婚姻合法化最坚决的反对者,竟是一群女性。本来是要共同战斗,一起主张性别平权的盟友,现在被撕裂成了敌人。


她们反对的逻辑是:中国人现在还普遍受延续香火的传统思维影响,男同性恋结婚后势必要考虑生孩子,而他们生孩子主要就靠代孕来完成,所以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下一步就是推进代孕合法化,而代孕合法化意味着底层女性受剥削成为生育机器,这样一倒推,同性婚姻就决不能合法。


就这样,部分女权主义者攻击男同性恋是“繁殖癌”、“抢夺女性子宫”,男同性恋则反击对方“女拳”、“被迫害妄想症”,网上这几天关于这个话题都吵翻天了。连李银河老师都被惊动了,我还花钱看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太简略了有点失望……


▲李银河老师微博截图


因为反代孕而反同婚在逻辑上有什么问题,我暂时不展开讨论。我想先讲另一个问题:冻卵。


这是最近的另一个热门话题:中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公开开庭审理。



《奇葩说》辩手、哈佛大学法学博士詹青云,和携程老板梁建章共同写了篇文章,为这个案子发声,强烈呼吁给予单身女性冻卵的权利。



很显然,女权主义者对冻卵这件事都是支持的,我在网上几乎没有看到反对的声音。大家都觉得女性不管结不结婚,在生育问题上都应该有充分的自主权。


可是这里我就想问一个问题了:冻卵的女性里面,相当一部分未来应该都会走向代孕的吧?


所谓冻卵,就是女性年轻的时候不想生孩子,又怕年纪大了后悔,所以趁年轻把自己高质量的卵子冷冻起来,到若干年后如果想了,还可以利用生殖辅助技术把孩子生出来。


理论上,冻卵的女性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到时候用自己的子宫生,另一种就是找人代孕。这两种会各占多大的比例呢?我没看到具体的统计,但只要用常理想想,女性年龄越大怀孕生产的风险也越大,而且冻卵的女性一般都是有钱的中上流阶层,你觉得等她年纪大了忽然想生孩子的时候会更倾向于自己生还是找代孕呢?


国内最早冻卵的女明星徐静蕾,倒是一点都没隐藏自己的想法,她在《圆桌派》里就明确说了,不会自己生,会找代孕。



李嘉欣和许晋亨结婚后生了个儿子,还想生个女儿,但怕年纪大了有风险,就给自己冻了卵,也是说以后可能找代孕。



下面这段是新闻报道里的原话:


问到是否有计划再做妈妈,李嘉欣坦言已有准备,因年纪问题不排除会找代孕,她说:“我都有将自己的卵子雪藏做准备,虽然未必会实行,但是一个机会和选择,做了就比较安心。”李嘉欣表示不会考虑收养,找代母也可以遗传她的基因。


▲媒体上的李嘉欣一家


还有一个公开宣布自己冻卵的女明星叶璇,虽然没有直接说要找代孕,但在《金星秀》里也说过不想自己生。



明星尚且如此,更有钱的阶层是什么态度,不难想见。


你可能会说,这并不能说明所有冻卵的女性最后都想找代孕,一码归一码,不能把冻卵和代孕划等号。


好,那又是谁把同性婚姻和代孕划了等号呢?


想和同性结婚的人里面,也只有一部分会找代孕啊,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这个比例极有可能大大低于冻卵者找代孕的比例。原因如下:


1、同性恋里面有一半是女同,这些人完全可以自己生啊,借点精子就行,干嘛要找代孕?她们是这场女权反同婚的混战里最无辜的一方,基本上就是被无视掉了。


2、剩下的一半男同性恋里面,也有相当一部分没有生育的意愿,比如我。我们和伴侣结婚只不过是想营造一个二人的小家庭,以及得到双方财产和手术签字方面的法律保障。这部分人就类似于异性恋里的丁克。


3、剩下的想要孩子的男同性恋,也不一定非得要自己亲生的,还可以争取领养权嘛。


4、最后还剩一部分所谓的“繁殖癌”男同性恋,就是一心想延续自己的基因,那也不是想生就能生的啊,你当那几十万代孕费那么容易挣吗?单单金钱这一关就能浇熄绝大部分男同性恋找代孕的热情。


这么算下来,同性婚姻和代孕还能有多大联系呢?


承认吧,和代孕问题关系最密切的根本不是什么性取向,而是金钱,是资本,是阶级。在这个问题上搞性别对立是愚蠢的。利用代孕技术剥削底层女性的,并不是男同性恋,而是上层的有钱人,这些人里面一小部分是有钱的男同性恋,但更多的是有钱的异性恋,尤其是那些怕疼嫌麻烦不想自己生孩子的富婆。


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某些女权主义者会在明明类似的两个问题上搞双标。因为当她面对“男同性恋找代孕”这个问题时,自我代入的是受苦受难的代理孕母;而当她面对“冻卵”这个问题时,自我代入一下子就变成了想自主决定生育时间的冻卵女性,而不再是代理孕母了。


豆瓣上有个人数很多的小组叫“自由吃瓜基地”,这个小组里有个讨论同性婚姻和代孕的帖子,底下的高赞评论都是在攻击男同性恋:



同样是这个小组,在另一个讨论徐静蕾冻卵和代孕的帖子底下,风向就完全不一样了,您品品:



简而言之,当事件的一方是男性一方是女性时,她们一定会站在女性那边集体攻击男性;而当事件的双方都是女性时,她们就会站在得利的强势女性那一方,至于另一边的弱势女性呢,算了假装没看到吧。


你觉得这真的算女权主义吗?


我并不是要将矛头对准所有的女权主义者,因为我知道,持上述论调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我只是想梳理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到底是哪里搞错了?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女权主义和性少数群体对立的悲哀局面?


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我希望误会能解除,大家还是一条战线上的好姐妹。再说一遍,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反抗男性霸权,反抗单一的性别观念。在这个目标还远未达到的时候搞内部撕裂,是极其愚蠢的。


大家还是多点同理心吧,多设身处地,多换位思考。我以前对代孕合法化的风险并不了解,这几天就在网上看了很多网友的讨论,慢慢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女性会强烈反对代孕合法化。在社会上性别还不平等、法治又不够健全的前提下,一旦开了代孕合法的口子,就会有大量底层女性被哄骗或强制变成牟利的生育机器。


一定还有很多男同志对代孕的危害性并没有认真了解思考过,所以站在自己的角度不过脑子就支持代孕合法化。你可以说他无知,说他缺乏同理心,但不至于一棍子打死将其贬为大奸大恶之徒吧,好好沟通让他理解你的立场不行吗?


我也不觉得想找代孕的徐静蕾和李嘉欣就有多坏。同样是代孕,去美国和去乌克兰就不一样。乌克兰的代孕市场一片混乱,代理孕母可能是被强迫的,只能分得很少的钱,医疗条件也不安全,但美国的代孕市场管理应该就规范得多,只要钱能给够,又足够安全,你就可以找到一个自愿的代理孕母。不要想当然地觉得没有女性会自愿做这种事,不要觉得你的意志可以代表所有女性。就像找工作,你嫌这工作太苦太累再多钱也不愿意干,总有人愿意冲着钱去。只要这工作是规范的,你就不能阻止别人。人只需要为自己的自由意志负责,而不应该被别人以正义为名干涉。


还有,一个逻辑正常的人,应该分清目标和结果。假如徐静蕾找代孕,我是说假如,被黑中介坑了,手续并不合法律程序,代理孕母只得到了很少的钱,或者身体受到伤害,客观上是被有钱人剥削了,那徐静蕾应该为此事负责吗?我们要谴责她吗?不能吧。她只是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并不想伤害别人啊。这件事的责任方难道不是黑中介吗?


再举个类似的例子,你买高级化妆品,或者买金银首饰,这些东西可能都是一群工人在化学污染严重、没有劳动保障的工厂里每天加班牺牲健康生产出来的,最后有几个工人可能还得病死了,那这件事追究责任的话,应该追究到你头上吗?不能吧。你只不过是想要打扮漂亮一点啊,也不想伤害别人啊。这事儿该追究的应该是工厂主的责任吧。


所以同样的道理,我们的矛头应该对准想要通过非法代孕牟利的那些黑中介,那些地下产业链,而不是徐静蕾、李嘉欣以及其他想要找代孕的富婆和男同性恋,更不能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而剥夺更广大人群结婚和冻卵的权利。


就好像,你不能因为很多男人结婚后打老婆,就禁止所有人结婚。你应该呼吁的是反家暴立法。


就好像,你不能因为很多人生孩子以后疏于管教,甚至虐待孩子,就禁止所有人生孩子。你应该呼吁的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完善。


咱们都是有脑子、智商正常的成年人,应该有基本的逻辑思考能力,一是一,二是二,一码归一码,而不是在各种概念之间和稀泥搅混水。


最后还是那句话,女权和性少数群体,赶紧还是团结起来吧,求求你们别窝里斗了行吗!!!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为什么要对林志玲和福原爱双标?

蔡琴为什么没有成为“致命女人”?

让陈冲为你上一堂人体美学欣赏课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ID:wohenxiaohun

微博&豆瓣:肖浑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hexiaoran6667”

(添加微信时烦请简要注明公司/合作品牌或项目)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