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周涛被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罗翔的处境为什么总让我们提心吊胆?

肖浑


我前几天写的那篇关于林生斌的文章,刚发出来评论就翻车了,一大堆跟我唱对台戏的,现在点进去看评论区,点赞最多的还是这类评论,说我发言太早了,前大舅子已经发微博锤他了,林生斌的恶根本不是普通人的恶,而是罪大恶极,因为他独吞了1亿多的赔偿金,没有给亡妻父母一分一毫。

 

可是我看了前大舅子的微博,根本没有提任何细节,从头到尾语焉不详,比较有信息量的话只有一句:“我妹留给二老的,也该凭你自己良心做个了结了,二老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好,你叫他们找律师与你对峙,我看还是不要耗他们了。”

 

光从上面这句话,是怎么推断出林生斌得了1亿多赔偿金,又是怎么知道他独吞而没有给亡妻父母一分一毫的?从这单薄的证据到这掷地有声的结论,距离也太远了吧,完全没有逻辑推导过程,从起跳到降落比跳水还快,你们的语文阅读理解能力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这大舅子所说的找律师对峙,到底是为何事对峙,怎么对峙,所有细节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大舅子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因为这稀里糊涂的几句话,就要急于给人定罪?当初轻信林生斌,现在又轻信站在他对立面的另一方,你们不会真的觉得这样是变聪明了吧?

 

好在很快有律师出来表示,朱家人和林生斌一起得到了绿城物业的和解赔偿款,有法院的案情通报为证,所以并不存在什么独吞的事。但这条微博影响力太小,大多数人都没看到。


 

之后又不断冒出来对林生斌的各种指控,什么“婚内出轨,现在的老婆就是当年的小三”啦,什么“和保姆勾结残害妻儿,保姆就是现在老婆的舅妈”啦,什么“现在公开的女儿其实是二胎,四年前纵火案刚发生他就和情人生了一胎”啦,全是捕风捉影,信息来源不是“网传”就是“我朋友的朋友说的”、“我一个同事在某地看到的”……

 

还有最让人不寒而栗的,说林生斌给寺庙捐建了一口井,从井口的布置和刻的文字花纹可以推断,这口井是镇魂井,就是为了镇住死去妻儿的魂魄让其永世不得超生的,有某某风水大师的理论为证。——瞧,现在封建迷信思想都可以作为定罪依据了。


 

得了吧,别以为胡说八道的人一多我就会被带跑,我现在的观点还是和之前文章一致,倾向于认为林生斌就是个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善良和情感,也有普通人的缺点和毛病。他的错,就在于尝到流量的甜头后不知节制,利用大家的同情心营销自己的生意。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人性,没能经受住利益的考验。好,就此打住,我们的结论到此为止,再多了就属于胡说八道栽赃陷害落井下石了,不是什么好人会干的事。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想到,林生斌首先是个受害者,他曾经最亲密的四个家人死于一场火灾,这个事实还不能被推翻,因为这是有无数正规媒体机构的报道相互交叉印证的,也是有司法机关的审理记录可以查证的。在这些证据面前,那些空口无凭的臆断就太无力,太不值一提了。而我们现在正在目睹无数的网络流氓举着自以为正义的旗号对着一个仅仅是有瑕疵的惨案受害者大泼脏水实施罕见大规模的网络暴力,但凡是个有良心的人,请扪心自问一下,你会心安理得吗?

 

当然,我也不敢打包票保证,林生斌就没有做过其他更坏的事,网友的猜测就完全没有一点点可能性。但是如果我要追求独立思考,如果我要为我说的话负责,那我就不能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而是应该在发言之前,尽量辨别各种信息的可信度,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

 

如果你觉得每天接收的信息那么多,要一一甄别是强人所难,好吧,那就略过那些无伤大雅的、比较正面的信息,不用深究也没事。但是对于有可能会对人造成负面影响的、伤害别人的指控性信息,最好还是慎重一点。

 

那到底要怎样甄别信息真伪呢?我平时一般是这么做的:


⑴看是否有靠得住的信源,“听朋友说”、匿名网友爆料、不知哪儿来的过了好几道手的微信对话截图、没有视频和图片证据的,一律不当真,看看就算,不往心里去;


⑵根据长期的关注情况,积累一批靠得住的媒体机构名单,出自这些媒体机构的信息比道听途说的更可信;


⑶防止断章取义,看到别人转发的某某说的一段话,如果觉得可疑,就去找到原始出处,比如完整视频,看这段话的具体语境是怎样的,有没有被误解;


⑷就算以上都做到了,话也不要说太死,少下过于肯定的判断,多说“据说”、“也许”、“可能”。

 

这些方法看起来好麻烦,其实只要形成习惯,就很简单,就像一种嗅觉机制,看到一样信息一秒钟之内就能做出反应。

 

或者还可以更简单一点,原则就是这一条:不盲信任何人、任何机构,对任何信息都保留一点疑问,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百分之百的真实信息,所以下结论的时候也要留有余地。

 

有了这样的意识,你就不会参与那种看似正义实则残暴的网络审判运动,就像这次很多人对林生斌所做的那样。

 

好了终于可以说到罗翔了。

 

罗翔也是网络审判的受害者。因为去年一场莫须有的网络审判,他告别了微博,不再在上面发任何内容,让粉丝们痛心疾首。前几天,人们又发现他的微博内容已经清空,据说是因为他的微博设置了最近半年可见,因为长期不更新,随着时间推移之前的内容就彻底都看不见了。



这件事虽然很小,但因为罗翔的影响力和标志性意义,也被人讨论了好久。

 

之前罗翔是少有的还会在微博上传播知识和理性思考的公众人物,现在随着他的退席,很多人觉得,微博彻底成了一个大粪坑。

 

这次林生斌反转事件引爆舆论后,我很想听听罗翔会怎么说,毕竟也是和法律相关的事情。但是他对此一直缄口不言,微博当然没有,公众号也没有,就连B站最近更新的视频也还是没有。

 

其实早在罗翔因为网暴而告别微博之前,他就已经在课堂上谈过对网络喷子和网络暴力的看法。

 

他说,互联网的特性天然就会助长人性阴暗面的爆发。


 

他说,无知者无畏,一个人知识越贫乏,相信的东西就越绝对,也越喜欢攻击别人。


 

他说,网络喷子不讲逻辑,常常只会使用标语性的词汇,和这样的人辩论是辩不赢的。


 

这几段话可以解释无数的网络争斗,也是对罗翔后来遭遇的精准预言。

 

在他和其他名人一样经历过了网暴、扣帽子、泼脏水之后没多久,文化访谈节目《十三邀》邀请了他,许知远在节目里又具体跟他谈了谈“网络审判”这回事。

 


罗翔把网络审判和法律联系起来。他先表示,法律是强调程序正义的。


 

然后说,民众不重视程序,希望抛开程序,网络审判就是其表现,大家自以为是行侠仗义,但最后总会酿成大祸。


 

结论是,这种现象说明民众的法治观念还很淡薄。


 

“往往是善良的愿望,把人们带入人间地狱”,这句话罗翔在不同场合说了很多次。

 

在认清了这种危险形势后,要怎么去面对呢?罗翔的选择是回避。退出微博,少对时事新闻直接发言,和现实保持距离。可是这样就能躲开网络审判了吗?

 

除了《十三邀》,陈晓楠新开的一档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也邀请了罗翔。前后这两期节目我都看了,罗翔给我的总体感觉,就是把姿态放得很低,说话很谨慎,而且随时都在自省。

 

回顾年轻时,他反复用来形容当时自己的一个词是“狂妄”。而现在,他不会了,他变得理性、谦和、稳重。但他说他现在觉得自己不够勇敢。


 

许知远问他,给一千人上课是什么感觉,他说感觉像是开公审大会。

 


在餐厅和许知远吃饭,说话间隙注意到摄像机,他问工作人员过后能不能给自己审一下,意思应该是不该说的话就剪掉,不要出现在节目里。

 


陈晓楠问罗翔周围的朋友对他成名是什么态度,罗翔说朋友们都提醒他要小心。


 

除了反省自己不够勇敢,他还觉得自己有时候会虚伪,有时候在教别人时提出过高的要求但自己都做不到,有时候又担心会不会滥用现在的影响力,自己根本配不上现在所得到的待遇。


 

这些极其谨慎谦虚的态度,一方面表现出了罗翔的个人修养、君子之风,另一方面是否也是在网络审判成风的形势下,一个智者所能拿出的一种比较明智的姿态?

 

这让我觉得可惜:一个法律老师,因为他的独特个性而被瞩目,广受大众欢迎,但是又因为这种个性在公共领域显露存在风险,不得不收敛他的锋芒。

 

有点不好意思承认,其实我大学学的就是法律。当初报这个专业,是因为高中时爱看《南方周末》,里面有很多案件报道和法理分析,被那种追求公平正义社会进步的价值观所鼓舞,就觉得学法律可以带我走上这条路。

 

后来进了大学,还是一所主打法学专业、在法律界地位还挺高的大学,但我感受到的却是一阵阵的失望。原来老师在课堂上并不会讲太多时事案例,也没什么对公平正义价值观的渲染,每天上课就是被灌输一大堆枯燥生硬弯弯绕的法条术语,脑袋都听木了,完全提不起兴趣,也没有过去那种自我感动的激情了。再加上个人性格也不适合这类的职业,于是很快我就自我放弃了,上课都走神看报纸杂志去了。

 

后来我才认识清楚,原来我最开始感兴趣的并不是法律,而是媒体啊。关注时事热点、描述个人困境、追求公平正义的价值观,这些都是媒体喜欢宣导的东西。而在法律界,他们更加强调的是工具理性,是纯粹的逻辑,是现实的可行性,根本就是两回事。

 

罗翔说他自己也曾经是个技术主义者,觉得自己懂法言法语而老百姓不懂,心里就特骄傲,但后来他意识到这种优越感是有问题的,人不能仅仅成为达到某种目标的工具,法律不能只是冷冰冰的机器,背后还是应该有人文关怀的价值观。他说自己现在就希望影响学生们,让他们不单单成为技术主义者,让他们知道技术背后的那种价值。

 

我也不是说大学里遇到的那些老师就错了,他们有他们的追求,我只能说,如果按照我自己的偏好,我就想选像罗翔这样的老师。

 

罗翔受学生欢迎是很自然的事情,讲课活泼生动,结合具体案例,背后还有一以贯之的正向价值观在引导,可以点燃学生的兴趣和激情。但这样的老师在全国太少见了,因为一整套成功奖赏机制就不鼓励这样的老师。你在课上讲那么多故事,对法考和找工作有用吗?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讲讲法条。你对时事大放厥词,渲染那些价值观,一不小心就超纲了,不怕被学生举报吗?

 

当罗翔从小范围的课堂,来到大范围的网络世界,不确定性风险就更高了。他说的每句话,都被人拿着放大镜仔细检查。他就算再小心,言多必失,也难免会犯错误,一旦被挑出错误,就只能低头挨打。比如鲍毓明案刚出来,大家都希望他能评论几句,他就评了。后来事件反转,“李星星”瞒报年龄,鲍毓明被认定无罪,这时候该怎么认定罗翔之前的评论呢?在没有了解清楚案情的情况下发言,是否也属于他所反对的网络审判呢?

 

我搜了一下他当时的发言,发现为保险起见他一开始就加了句“如果案情属实”,后面主要都是在谈法律制度该怎么保护未成年少女的问题。



但是没有用,还是有不少人事后指责他不够谨慎,有蹭热度之嫌。鲍毓明前段时间还连发了好多条微博攻击罗翔。

 

所以现在罗翔一有个风吹草动,我们都心惊胆战的,总觉得随时都可能悲剧了。为啥?因为我们默认现在作为公众人物在网上说那么多实在话,悲剧就是不可避免的宿命。连罗翔自己,都对此早有准备,节目里一遍遍重复:演好现在给我的剧本,然后随时准备被轰下台。

 

造成这悲剧宿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单纯指责无知群众乱搞网络审判,这还不够。前面我不是说了那么多条甄别信息的方法吗,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查信源,找可靠的媒体机构。可我忘了说的是,现在要找到可靠的媒体是越来越难了。像我这样的个人自媒体不出去采访,都是信息的二道贩子。那些传统的大媒体机构,现在很多也懒得派人出去花功夫搞调查了。即便搞了调查采访,在同行里已经算很努力了,可是离真正的敬业负责还差得远。


前几天美国非虚构作家何伟在四川大学上了最后一节课,译者何雨珈写了篇相关文章在我朋友圈刷屏了,其中就提到《纽约客》这样的媒体是怎么搞事实核查的。文章里的每一个信息,都要找到信息来源,还要找到不止一个,互相之间要交叉比对。你觉得根本不重要的小细节,他们都会派专人联系到说那句话的受访者,反复跟他确认到底有没有说过原话,意思准不准确。同一件事要找到各方当事人,听他们各自是怎么说的,不能只听单方面的说法。

 

如果一家媒体是这样的工作流程,我当然可以视其为“可靠”。可是咱们这儿,现在有这样的媒体吗?《南风窗》该是很正规的媒体机构吧,他们那篇刷屏的写鲍毓明案的文章,事后不是被证明只听信了单方面说法于是错漏百出吗?罗翔因为此案被骂,是不是也算受其连累啊?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即便我努力去甄别信息也还是难以保证,我们根本就失去了认知标准。而道德这种本来应该用来自律的规范,我们却用来轻易对别人进行审判。无数人在对别人肆意进行侮辱诽谤,却因为法不责众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罗翔口中的法外狂徒张三,存在于我们每个人心里。

 

——这,就是我们只有一个罗翔,并且担心随时都会失去这唯一的罗翔的原因。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林生斌再婚生女:别相信神话,而要相信人性
为什么女谐星一个个都要去拍《男人装》?
蒋方舟有“原罪”吗?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ID:wohenxiaohun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