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丑闻!揭开西安摇号买房的黑幕,摇号恐已沦为部分人套利游戏!

重磅!今晚解除部分网络封锁!

保姆纵火案真相曝光!没想到男主角林爸爸竟然是这样的人……

关于预装国产操作系统,联想等四家“举手反对”到底什么含义?顺便回答大家最常见的几个问题

等了快8年…天海翼于中〇解.jin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5月12日 下午 4:2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那个床上都不主动的男人,你还爱吗?

処女座 2018-05-10

看着沙发上醉酒的老公,苏想楠轻轻叹了口气。

他胸口露出的肌肤上,染着玫瑰色的片片痕迹。

是酒精的敏感?还是暧昧的唇印?是他公司温柔的女秘书?还是妖娆的女客户?

苏想楠苦笑一下,无论是谁,都一定比自己更有吸引力吧?

“你喝太多了,我去准备点凉茶。”苏想楠转身往厨房间去。

“不必,我没醉。”

江逐年冷哼一句,坐直身子,打开随身公文包,从里面拽出一叠文件,丢在茶几上。

“先把这些签了。”男人说着,命令似的口吻,不容拒绝。

苏想楠看了看,明白了,这是公司的授权文件。

虽然她一向没精力去过问公司里的事。但作为公司董事长的独生女,父亲突然患病去世,集团里当然还有一些流程手续变更,需要她的亲笔签字授权。

比如放弃优先认股权,比如全权代理协议,也比如——

压在文件最后一层的,这份冷冰冰的离婚协议书!

握着签字笔的指尖稍稍麻木了一瞬,苏想楠抬起眼睛道:“你,已经决定了?”

江逐年顿了顿,半晌才开口说:“是,这样对谁都好。”

终于还是等到这一步了。

其实苏想楠心里不是一点没有准备,但眼看着男人连解释和缓冲的余地都不留,也着实是有几分痛堵的。

“早些年,你父亲以公司名义给你留了信托基金,够你后半生衣食无忧了。这笔钱,我是不会动的。”

江逐年点了一支烟,不疾不徐地说着。悠然的吞雾呛出来,毫不客气地袭击了苏想楠敏感的呼吸道。她压抑胸腔的钝痛,咳嗽两声。

“现在这幢房子虽然是婚后买的,但我也可以留给你。其他条款你慢慢看,我不着急。”

掸了掸烟灰,江逐年侧目看着苏想楠。

但他哪曾想到眼前的女人抬手就把协议翻到了最后一页——刷刷几笔,便落下了自己娟秀的签名!

“信托基金是我们结婚后我父亲才给我开买的,理应有你的一份作为共同财产,你尽管叫律师过来分割。

“另外,这房子既然是婚后置办的,你卖掉也好,等价支付也罢。把我的那一半份额划给我就行,我可以先住我爸的老别墅去。至于公司剩下的那部分股份,我已经签了优先转卖权。你可按公允价值折给我。我不贪多。”

苏想楠平静地说完,双手合叠了协议,重新推回江逐年面前。

“就这样?”江逐年愣住了,缓缓半晌才开口。

“嗯,就这些了。”苏想楠点点头,嘴角沁出一丝宛然的微笑。

江逐年依然怔在原地,他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

苏想楠竟然连看都不看?甚至连半点祈求和挽回的态度都没有?

在走进家门之前,他甚至以为一无是处的苏想楠会像塌天一样地歇斯底里,他甚至都做好了厌弃和拂袖离去的表情。

可是当这个女人提笔落字,毫不拖泥带水的那一刻来临,江逐年的心里似乎动起了一丝复杂又不甘的涟漪。

空气就这样凝结了一会儿,直到十二点的钟声扣醒了与现实对接的梦境。

苏想楠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莞尔道:“逐年,其实,你离开也好。至少这样,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微笑,转身。苏想楠提着长长的黑裙,准备上楼休息。

医生说她的心脏负荷很重,手术和移植都不是一劳永逸的。

如果还想要多活几年,最好不要熬夜超过十二点。

“站住!”眼看苏想楠转身离去,江逐年突然厉声一句,同时下意识地扯住了她的手腕。刹那间,他竟然有些惊愕了——她那么瘦,但皮肤却是那么小巧柔滑?

三年来,江逐年甚至都不曾好好打量过自己的太太。

她不能上班,换季就会生病,每日只如金丝鸟一样等在偌大的别墅里。饶是穿着价格不菲的居家衣裙,也终是个不登大雅之堂的主妇。

他厌弃她病恹恹的状态,反感她无趣的性格。更讨厌她看似弱不禁风,实则满腹心计的模样。

可是这一刻,她低顺的眉眼,不卑不亢的气质却如脱胎换骨一样。令他由衷地滋生了暴躁的凌虐感!

其实江逐年只是无法承认而已,苏想楠今天出乎意料的态度,着实是威胁了自己在这段婚姻里近乎病态的主导权。

“还有事?”苏想楠揉了揉被捏痛的手腕,口吻依然平静。

“你这样,算是什么意思!”江逐年提高声音道,“摆出一副无欲无求的圣母姿态,你是想用自己的高尚来反衬我有多无情么?苏想楠你别忘了,我之所以和你结婚是因为什么!”

苏想楠咬住唇,轻轻抿了抿。

她想,江逐年会跟自己结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

他是能力卓绝的天之骄子,是多少名媛豪姝趋之若鹜的对象?

而自己除了一个优渥的家庭背景外,不但体弱多病,甚至连大学都没有念完。

她与他之间的高度,只是自己用一厢情愿的缘分硬生生拉在一起。

是自己心甘情愿地隐瞒了婚姻里的一切冷暴力。在父亲面前,在所有人面前咬着牙粉饰着婚姻和安逸。

可爱情就是这样一种极坏极坏东西。爱与不爱,其实都有道理。

而她变不成他眼中值得爱与欣赏的模样,是因为光活着,她就已经竭尽了全力。

“逐年,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家族利益罢了,我们两家们当户对……”苏想楠垂下头,轻咬薄唇,“但即便如此,我也并不后悔……跟你有过这样一段婚姻。”

“门当户对?苏想楠,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好么!”江逐年冷笑道,“苏氏集团能有今天这个规模,是我凭自己的手段和能力打拼出来的!至于你,呵呵,如果不是你趁我醉酒,主动爬到我床上演那么一出,弄了满城风雨舆论加身——”

“你!不,逐年!那天的事只是个意外,我根本就没有!”苏想楠白了白脸色。她着实没有想到,当初那一件小小的误会竟然会让江逐年耿耿于怀到现在!

“意外么?我怎么觉得你苏大小姐天时地利抓得很好,生米往熟饭里一煮。我若不就范,你父亲会怎么样做?我父母又会怎么样?否则你还真以为我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么!”

“逐年,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想楠觉得,她明明可以用三句话解释的。但整整三年来,江逐年却始终没给过自己解释的机会。

“我没有主动对你……我甚至没有……”

“少废话!”

江逐年觉得喉咙有点干,心脏有点热。他骤然弯下腰身,竟将苏想楠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整整三年,他的洁癖和厌恶,导致他从未对苏想楠动过一丝一毫的欲念。从新婚夜他抱着被子进书房的那一刻起,就为这段注定无法走心的婚姻奠定了悲剧。

但这一刻,江逐年感觉自己变得有点奇怪了。也许是出于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男人天性的逐猎感作祟。他竟然……竟然会想要对她……

欲望终于冲冠了理智,江逐年咬牙切齿地把苏想楠丢上卧室大床。

然后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衫和皮带——

“你!江逐年你要干什么!”苏想楠挣扎了两下,试着从床垫上爬起来。奈何男人如山一样的身子整个扑压过来,凭她如此羸弱的气力,哪里还能撼动半分?

“江逐年你放开我!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还没签字!你不是想要跟我把婚内这些事都算算清楚么?那做为丈夫的权利,我们清算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衣服被粗暴扯开,箭在弦上的男人长驱而入——

“江逐年你放开我!好痛!”

苏想楠已经哭不出力气了,最后她只能慢慢放开紧绷的身体。双手一点一点地,沿着男人的肩背抚上去。

她抱住他,用心脏贴近他的心脏,然后融合。

她想:如果有天,江逐年能记得这个心跳的节奏,该有多好呢?

终于,发泄完毕的江逐年退身出来。

床单上拖着落红的痕迹,身体上沾着靡靡的气息。

江逐年愣住了!

苏想楠她,竟然还是第一次?!

“我说过,当初……我没有跟你发生过什么……”

苏想楠撑着身子爬起来,用手背蹭了下凌乱的泪痕,跄踉着走进洗手间。她想不明白,一句简单的解释偏要用这么‘事实胜于雄辩’的方式来画上尾声么?

哗哗的水声,醒了江逐年的酒。

他盯着床单上细细密密的血迹,心里凛然烦躁了起来。苏想楠真的还是第一次,那么当年在酒店里——

也许这正是她的高明和心机之处吧!江逐年是个骄傲的男人,从不肯承认偏见。

他总觉得,有些女人与生俱来就是不配被爱与呵护的。

捡起蹂躏不堪的衬衫,江逐年从最贴心的内袋里摸出一张照片。慢慢的,他软了眸色里的戾气,低了口吻里的温柔:“小优,你是不是,也不喜欢变成这样子的我呢?”

一晃五年过去了,少女宛若天使般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江逐年的脑海里深刻而立体。有时候江逐年就想这样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因为只要自己一闭眼——所有美好的画面就会瞬间被那场可怕的车祸切割成血色弥漫。

徐小优就那样了无生气地躺在太平间里。白色被单下,是发紫僵冷的皮肤和永远不会睁开的眼睛。

江逐年突然也在想这个问题——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会决定要娶苏想楠呢?即使没有利益合作,没有舆论压力。他是不是也会做这个决定?

可能只因为,如果不可能是徐小优了,那么是谁都没关系吧。

衣袋里的手机突然唱响,江逐年低头看着屏幕上一震一震的来电名字,微微皱了下眉,按掉了。

三十秒后,对方传过来一条短信。

【逐年,我到家了呢。你跟她说清楚了没?】

江逐年深吸一口气,转过脸。他看了看苏想楠映在浴室里的瘦削背影,脑中却反复回荡着刚才她签字时决绝而平静的神情——

【还没,睡了。明天再说。】

江逐年按下一行话,不冷不热地回复了过去。

第二天正午,疲惫的苏想楠一直睡到自然醒。起身,发现江逐年已经离开了。

今天是他正式接掌苏氏集团的日子,肯定有好多事要忙吧。她想。

撑起身来,苏想楠摸了摸手边还有些余热的被褥。

想不到自己和他的第一次同床共枕竟然是在离婚协议签订的当晚,也是够讽刺了。

桌角上的手机颓然作响,苏想楠被吓了一跳。抓过来瞥一眼,是陌生的号码。

“你好。”

“请问,是苏想楠么?”话筒那边先是沉寂了几秒,接着飘过甜腻腻的声音。

苏想楠闭了闭眼睛,用释然代替了警觉。

她觉得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她镇定地回答。

“方便出来见个面么?我现在,就在你家院子外。”女人细声细语,话里话外却有些让人心脏不舒服的环绕音。

那是女人最敏感的领域,被别人光明正大插上小红旗的无力。

苏想楠站起身,拉开厚重的窗帘。那辆血红色的跑车鬼魅一般闯入了视线。身着纯白V领包身衣裙的女人带着墨镜,殷红妩媚的唇微微轻挑。她冲苏想楠挥手,神情定若,充满自信。

如果苏想楠记得不错,昨晚送江逐年回来的,就是这辆车。

“要不,我们出去谈谈?”女人摘了墨镜,笑眼明媚。

苏想楠看着她的眼睛,那一刻,她突然好像有点明白了——江逐年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原因!

也许是有意刁难,也许是自抬身价,女人把苏想楠带到了一家会员制的高级商务咖啡厅。

“这里的菜单都是英文的。”女人优雅得摘下墨镜:“要我帮你点,还是念给你听?”

苏想楠没有理会她,径自微笑着对帅气的侍者说:“Iced-Americano,thank-you!”

她的英文细细软软,但发音很标准,就像跳跃在舌尖的音符。

女人怔了一下,却没有露出第一回合斗败的窘态,漫不经心得说了一句:“总喝美式咖啡对睡眠不好呢,逐年总是加班熬夜,我都给他用温和一点的拿铁或——”

“小姐,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打断女人的话,苏想楠不卑不亢地挑了下眼睛。

“哈,真抱歉。我叫白雅,是逐年的秘书。其实江太太您应该见过我的,我在三年前就进苏氏了,一开始就是个小文员呢。多亏了老董事长和逐年的提拔。”

“哦,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爸和我先生的照顾。”苏想楠平静地垂下眼帘,用咖啡勺轻碰瓷杯,“我出来的匆忙,钱包也没带。等年终发奖金的时候,要么特殊照顾照顾?”

“呵呵,江太太您可真会说笑。”白雅眯了眯眼睛,笑开了樱花一样的嫩红唇,“苏氏集团现在是江总当家,我想要什么还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还需要江太太您特殊照顾么?”

“白小姐,你找我来到底是想说什么啊?”

苏想楠挑起素颜的眼脸,宠辱不惊的笑意挂在没有血色的容颜上。

这让从一开始就信心满满火力十足的白雅倍感失落。

“我是劝你跟逐年离婚的。”白雅终于收起了前奏,直入苍白的主题:“他根本就不爱你,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以为光门当户对就是优势了么?他需要的,是一个像我一样能够在生活上照料他,在事业上支持他的女人。”

“这是江逐年跟你说的?”

医生说,苏想楠最好不要喝太浓烈的咖啡,对心脏的负荷很大。

但她想不到还有什么能比美式更适合自己此刻的心境——

焦苦,带酸。

“是,我跟逐年在一块已经好久了。我们大学时就是校友,他是我们上一届最优秀的学长。我了解他的一切,远胜过你。他对我很信任,很疼爱,什么都跟我说——”

“什么都跟你说?”苏想楠呵呵笑道,“可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并没有把我昨天已经签字的事告诉你呢?否则你今天也不会来找我了是不是?”

“你说什么?”白雅变了变脸色。

“白小姐,”苏想楠笑着站起身,“我当然知道江逐年并不爱我,但我毕竟跟他做了三年的夫妻,对他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他未必会真的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

如果你有幸,依然拥有着他的宠爱,可要好好珍惜了。别再做这些蠢事,让他觉得自己瞎了眼。他可是个非常骄傲,非常爱面子的男人哟。”

“谢谢江太太教诲,哦不,现在应该叫苏小姐了吧。”白雅红了红脸,打个响指叫来服务生。然后递上一张钞票,并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咖啡:“只付这一杯,剩下的是小费。”

她一脸得意地看着眼前地苏想楠,刚才她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跟自己出来了,这会儿必然是没带钱的。

白雅微微一笑地说:“我说出来见一面,可没说要请你喝东西。AA咯!哦,对了,你没带钱哟。”

苏想楠并不慌张,只转脸看向收款的侍应,微微点头示意道:“麻烦叫Jason过来一下。”

很快的,一个经理模样的外国人走上前,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对苏想楠道:“江太太,请您吩咐。”

“从即刻起,除白金会员卡以外,取消用餐免停车费的优惠。”苏想楠微笑着走到白雅面前,将那小小的一张面额塞回她手中——

“白小姐那点小费,还是留着交停车费吧。这里一个小时五十美元。别惊讶,这家咖啡会所是我在结婚之前投的,跟江逐年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分不到,你自然也没有份儿!”

说完,苏想楠转身便要走。

“你!”白雅气红了脸,上前一步就去抓苏想楠的手,“你站住!你得意什么啊?我话还没说完,你信不信我只要给逐年打个电话,他立刻就——”

“白小姐,放尊重点。”苏想楠并不想再跟她纠缠,所以只是下意识地往后推搡了一下。可谁知白雅就这么一个跄踉地撞上了桌角,脚下高跟鞋一滑,整个人四仰八叉地摔倒了!

“喂!你不要紧吧!”苏想楠可没想把事情弄这么难看。

“痛……好痛!”白雅捂着肚子,两行泪水从眼角顷刻滑落。

她靠在桌子上抽搐两下,一层鲜红色沿着她雪白的套装裙满满洇透!

“孩子……是逐年的孩子……”

苏想楠:“!!!”

江逐年赶到医院的时候,白雅已经从手术室里出来了。

一头扎进男人宽厚的怀抱里,她哭得像只脏了羽毛的小黄莺一样惹人怜惜。

“逐年,对不起……我们的孩子没了。孩子……”

苏想楠靠在病房门前,去留皆是难题。

“别怕,有我在。”江逐年抚慰着怀里的女人,温柔之余,抽出一丝凛然的恨意投射在苏想楠身上!

“你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

“逐年,这……这不关江太太的事,是我自己不会讲话,惹江太太生气了。我……”白雅一边抽泣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今早你给我这些文件后,我整理了一下。发现有一份没签字,是关于......关于苏氏集团明星产品的配方保密授权。

我怕耽误后续生产,就自己过来找江太太了。可是她说要你亲自来找她她才肯签字,我一时心急跟她争了几句,就不小心摔……倒了……逐年,都是我不好,是我没保住我们的孩子!”

一声嚎啕胜过一声凄厉,白雅哭着哭着,人都要厥过去了。

最后好算是大夫过来给她用了点镇定剂,才算是稳住睡了过去。

苏想楠无奈地想,这女人还真浑身是戏。

一进家门,江逐年几乎是拧着苏想楠的腰,一把将她狠狠摔在床上的!

“苏想楠,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宁折不弯的贞洁烈女!在我面前装的那么优雅大气,背后却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苏想楠心里只有无奈。但事到如今,这个坏人的名头她已经坐定了。白雅毕竟流产了,江逐年满心恨怨地跟自己发难也是‘人之常情’吧。

“我不是故意的,孩子的事,真的很抱歉。”揉了揉被掐痛的手腕,苏想楠试着撑起身来。

“苏想楠,我真是低估了你的手段!跟我玩欲擒故纵是不是?早知道你不会那么老实妥协,我瞎了眼居然还差点相信你!

说!昨天晚上那一床的血,该不会是你花钱补的吧!”

“你!”苏想楠无力再去抗辩什么,她用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不再去看江逐年的眼睛,“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今天白雅说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她过来找我是因为——”

“不是真相?那这份东西怎么解释!”江逐年恼火非常,劈头便甩下一份雪白的文件,“苏想楠你少废话,先把这份配方授权给我签了!”

苏氏集团早年是做香氛起家的,后来渐渐扩大了经营范围多元化区域,但作为明星品牌的‘梦想之吻’系列香水依然是最受欢迎的。

昨天匆匆签字,江逐年都没意识到竟然有一张漏掉了。下个月的双边协议已经安排妥当了,如果没有这份授权书,可是会有很大麻烦的。

想到这,江逐年越发心疼起处处为自己分忧而‘不顾安危’的白雅,同时对眼前这个‘心机颇深’的苏想楠十足了厌恶和愤恨。

苏想楠摇摇头:“逐年,这份配方,我不会签字的。”

她告诉江逐年,昨天,她是故意没有签的。

“你说什么?”男人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我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过世了,这么多年,我爸含辛茹苦地养我长大,甚至再也没有成过家。‘梦想之吻’是他在我妈妈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推行首发的。二十几年过去,终成苏氏集团最成功的品牌,却始终保持着最纯洁最初心的执念。”苏想楠垂了垂眼睛,继续道,“它的意义,对我们苏家很特别。也许你是站在公司战略的角度,想要为它寻找最大利益的卖家。但我不能同意——”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直接炸在苏想楠的脸颊上!

原来从冷暴力到真暴力之间,不过就只隔着一个男人最后的理智和修养而已!

“苏想楠,你不要再跟我耍花样了!公司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

“逐年……”抬手轻抚发烫的脸颊,苏想楠轻轻舔了下唇角开裂的腥咸,“白雅的孩子没了,我真的很抱歉。你要我怎么赔偿都可以谈,但是……只有这个不行。”

“赔偿?”

江逐年冷冷地牵了下唇角,旋即将粗暴的大手毫不客气地拎住女人羸弱的双肩:“你还当自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么?

用钱就能摆平的一切,在你看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是不是?你想赔偿好呀,你替白雅给我赔个孩子出来!”

刺啦一声裂帛响,江逐年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暴力扯开了苏想楠的衣裙。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