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被误判阳性警察上门强制带走?上海律师教科书级操作火了!

律政厅 2022-05-16


朋友转发我一篇文章,原标题是:方舱历险记│一位律师的恐慌、拆解、博弈......我当即看完,实话实说,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上海惊魂记 。真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看完一身冷汗。希望这个律师的经历,对你能有所启发。



作者:吾语声,来源:吾语声



以下来自我十分尊敬的一位朋友和老师,谨以此文纪念上海抗疫中深受苦难的市民。


2022年伊始,《爱情神话》火爆上海滩,一句台词让无数上海土著念念不忘:


人一辈子不经历xxxx,那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如今上海疫情此起彼伏,病毒确诊人数每天都在高位运行,市民绝望地看着感染人数居高不下。此刻,我也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而永远不会忘怀的磨难,我也得说一句:


人一辈子不经历去方舱的磨难,那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壹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的有点晚,低温夹着沥沥不停的细雨预示着上海将面临一场劫难。好不容易熬到三月中,上海又重现其原先的妩媚,满地翠绿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散发出与世俱来的芬芳,永远是世人仰慕和向往的魔都,一如既往地展现其引领潮流的魅力。


然而,不久就传来不详的消息,上海华亭宾馆由于疫情防控措施不当,造成大批员工感染新冠病毒并扩散到他们居住的不同社区。没过几天,市中心人流集中的场所和办公楼明显开始加强了健康码的核查手续。


然而,上海人自恃那种上海是风水宝地由老天罩着,有超级精英组成的市政府管理团队,精准防控病毒可以在几个平方内的信念,并没有把这次病毒扩散当成一回事,觉得大难永远离上海远远的......


为了防止员工感染病毒,我们律所果断地决定从3月21日开始居家办公,一切工作通过现代通讯设备完成。免去了每天早晚茫茫车流中的劳顿,省却了人与人之间的多数嘈音,我内心经历了职场三十多年来难得的平和和宁静。


从三月下旬到四月的上旬,我的居家办公模式一直有序进行,与不同团队律师电话会议,视频通话,参加线上法院开庭,还先后参加了XX公司和XX公司的董事会和2021年度的股东大会。


贴心的同事还给我送来了肉蛋牛奶蔬菜水果齐全的大礼包,使我家的厨房冰箱即使在疫情严重影响下,也处处满园春色,充满阳光......


浦东万豪酒店还在疫情最紧张的时刻,利用五星酒店的特许优势,给我闪送三大纸箱各色面包牛肉鱼和休闲小食,大大弥补了社区分发食物的不足。


我的生活好像并没有与上海疫情大流行有任何的关联,继续享受岁月静好的时光。


某天,坐在久违的中心花园旁的休息椅子旁等待快递,一个不知名的漂亮大鸟优雅地降落在离我不远的喷水池边,我们双目以对各自问候,都有一种久违的感觉,我还高兴地拍下这只来看我的爱情鸟,并在它离去时,还自言自语的说:


这只爱情鸟何时再来到!


但是,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按照既定的轨迹平安顺畅地过去,磨难在悄悄地无声无息地向我靠近,而我却浑然不知,去经历难以说清、理还乱的恶梦。



  贰  


按照防疫的规定,我自3月20日-4月9日参加了小区组织的8次核酸检测和无数次的居家抗原检测,一切安好都是阴。


然而,4月12日进行的第9次核酸检测确给我带来几乎摧毁我全部意志的恶梦。4月13日,凌晨5点多钟第9次检测公布,我们楼有3户家庭检测结果异常,待复核。


从手机上得知此消息,我也没有任何紧张的过度反应,我的职业让我有比其他人有更强的抗压力的能力,加上天生的乐观心情,我也没有把这个结果想得太多,天真地认为疾控工作人员可能检测上有点问题,需要点时间复核而已。


可是,让我万万没成想到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待复核就是阳性确诊,让我担惊受怕地度过至今不寒而栗的以后时光。


4月13日,经过一天的辛劳,在享受完一顿可口的晚餐后,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观看与上海抗疫战线并行的俄乌战事新闻,18:16分突然有陌生人的电话打进来,一位女士用比较僵硬的话语,自报了自己的身份并核实我的身份,然后用非常直接的口气通知我:


你被确诊为新冠阳性,需要立即隔离,让我尽快准备生活用品,等待他们的进一步通知,前往令人瑟瑟发抖的方舱。


尽管我在电话里提出了我感染病毒的质疑并强烈提出了复核要求,但是,那位女士用她居高临下无可商量的一句话:


这是疾控中心的命令,必须执行。


让我手握手机目瞪口呆地半天没有还过神来,这时五味俱全,焦急、失望、沮丧、无助一起涌上心头。


此刻,我也面临是否将此不幸的消息,告知分隔两个社区的妻儿及家里照顾高龄母亲的阿姨的痛苦抉择?


最后,我还是决定按照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先全部吞进这个消息,自己慢慢消化,静观其变。


4月14日,经过一夜辗转反侧又迎来一波痛苦的心里历程。大概在上午11点左右,楼下来了一群大白又开始一家一户的核酸检测,我想我的复核机会来了。


我耐心地看着一家一户有序排队进行例行的检测,看见队伍在慢慢地缩短,满心期望地等待被叫下去参加最后的检测。看到最后一个人开始检测时,我忍不住隔着窗口对楼下大白喊话,我什么时候可以下来做核酸检测?


想不到一位大白抬头看着我说,你已经被确诊了阳性,我们得到通知,你家不检测!


我说:我手机上不是待复核吗?怎么不复核了哪?


他说:你去找浦东新区卫健委和居委解决。


看着下面的大白收拾完检测用品悄然离去的背影,一股莫名悲伤涌上心头,一种被遗忘、被歧视、被边缘化、被侮辱和委屈的情绪顿时点燃,仿佛重现蚊葛年代那种被冤枉被隔离被剥夺一切权利的感觉。



  叁  


当然,我也不可能束手待毙,我的职业也练就了我的应急能力和快速行动能力,先后联系了12345,卫健委及居委,然而,让我绝对仰慕的上海政府部门的电话此刻却全部失灵,热线电话变成了残疾电话。


听不到我的呼声,也不会对我讲话,永远接通自动转忙音。


幸好,我们邻居志愿者小朱帮我联系上了居委书记并确认已经将我的复核申请上报疾控中心,让我在去方舱之前有一次复核的机会。


至此,心情也有点平缓下来并开始与团队成员电话会议并告知我的窘况以及可能去方舱后的工作安排,多年的同事都电话里安慰我,复核会有好结果的。


4月15日,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我在下午20:00给本楼邻居发出预警告知书,遗憾地告诉大家:


由于本人12号的检测结果异常,所以本楼已经被隔离,对本人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本人自3月19日起就一直居家办公,先前8次检测都是阴,抗原也是阴(昨天、今天也都是阴),本人也没有积极参加团购(仅参加本楼),本周也没有出户,不知道什么原因会检测为阳?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24小时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居家阿姨检测是阴!


目前我和家人都一切正常!为了不影响本楼邻居的正常生活,我已经做了如下安排:


第一、我自己隔离一间房间,生活从简;


第二、家里的生活垃圾暂存家里大纸箱内并消毒,暂不出户;


第三、本人及家人每天上报抗原检测图片,供大家参考!再次对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目前,我在焦虑中等待复核,如果结果还是阳,我会主动要求转运隔离点,对大家负责也对家人负责。


邻居收到我的微信通知后,都纷纷回复给予安慰,都坚信这是一次乌龙事件。


4月16日下午,小区又开始进行核酸检测,谣传市政府防疫政策有变,这是最后一次核酸检测,以后就不安排了,当看到同楼的居民一家一户被大白按好门铃叫下去做核酸,我的手不断地在胸前上下左右不停地祈祷,这是我最后一次自救的机会。


如果我失去了这次机会,留给我的肯定是去方舱的绝路,本身没有细菌今后却带着病菌回来。



  肆  


15:37分,我家的门铃终于在我最需要它的时候响了起来,尽管被大白按得嘈音十足,但此刻却变成我期盼的救命的悦耳音乐。


我一跃而起打开房门,带着万分的谦卑接受大白决定我命运的一捅,谢天谢地不要把我捅到可怕的方舱去。


带着自信和坚信,点起三根香虔诚地求助观音菩萨开恩,不要让我去那令人生畏的方舱。


就在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16:40居委书记突然打来电话通知我,接到疾控中心对我转运的通知,要我尽快做好随时转运的准备。


刚才如释重负的心情又一次被带到了谷底,不满、愤怒、不甘、绝望又一次向我扑了过来。


短暂的思维混乱后,我的应急神经又一次帮助了我,我先前的结论是待复核,现在检测不到一小时,不可能有检测结果,没有结果如何要带我转运方舱?


我必须拿出12分的精神为自己的权益博弈一番,两强相遇勇者胜,越是困难越向前。我们职业讲究的就是程序公正,法治社会不能不讲法。我努力立即将心态平静下来,反复演练自己的台词,准备迎接狂风暴雨的来袭。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17:20分,无比恐惧的门铃再次像催命似的响起,我努力按捺住忐忑不安的心情,冷静地打开房门,出现在面前的是4个大白和一个协助执行公务的警察。


这完全出乎我预料,我的第一反应是应该有理有节地表达我的诉求,第二尽量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避免有任何身体接触,否则,任何袭警或妨碍公务罪或其他罪名够你后悔千年的,毁掉你的全部人生。


社区警察还算礼貌,可能上门前已经做过功课,对我职业背景情况可能有所了解,所以,非常有礼貌地核实了我的个人信息并向我出示了他的警官证,我无比冷静地确定了我的身份信息并对他的身份不持疑问。


执法的标准程序完成后,他向我传达了要求我配合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指示,立即收拾好生活用品进行转运的决定。


先前在心中演练无数次的陈词此刻从法庭转移到了我的家庭,我不停地告诫自己有理有节地表达诉求,尽量放慢语速用他们能接受的语调和理由说服他们放弃他们的转运决定,在任何情况下不要发生大白“碰瓷”事件的发生。


我平静温和地告诉警官:


第一、现在没有任何报告确认我阳性,结论是待复核。我现在身体状况一切正常,每天上报的居家抗原检测都是阴。


第二、我15:37分刚完成核酸复核检测,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待结果出来再做决定转运也不迟。建议明天凌晨结果出来后,如我被确认阳性,我立即配合去方舱,既对邻居负责也对我家人负责。


第三、上海是法治社会,依法行政不能偏离。现在方舱这么紧张,让没有病的人去抢占位置,这是浪费医疗资源。


警察听了我的解释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旁边站着的一位女大白不耐烦了,直接对我说:


这是疾控中心的命令,你今天必须要跟我们走。


此刻针尖对麦芒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冒犯他们只会坚定他们带走我的决心,我只能示弱地说:


你们执行命令没错,但是体制无情人有情啊!


警察见我说话在理,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反驳我,只能按照程序向我宣读了有关《抗疫法》的有关规定后,最后留下一句话,你做好今晚转运的准备,带着忿忿不平的大白们下楼离开了。


他们下楼走了,但是那句你做好今晚转运的话还在,大白咄咄逼人的眼光和誓不罢休的神情还在,这注定这场转运战还不会偃旗息鼓。


我至今没有搞明白,大白的角色和他们拥有什么样的的权利,似乎他们并没有法律赋予的强制执行的权利。


为了防止可能的不测,我必须做好一切转运的准备,家人和所有邻居都给我温馨提醒,告知我须带的生活用品。我以最快速度将所有的生活用品最大限度地装满我的行李箱,它将以自杀的方式进入方舱,然后以每天被废弃的节奏完成它的使命。


夜幕慢慢地降临,又到了晚餐的时候。


想到今晚可能会被带走方舱的痛苦,以及面临一切的不便和困难,并不嗜酒的我,破例拿出两瓶精制小瓶啤酒,哼着小调“临行再喝妈一杯酒,壮志未酬誓不休”,为自己壮胆和接受最坏的结果的降临。


时间在慢慢地流逝,我也整装待发,8点、9点、10点、11点,此刻我多么希望时间过得再快点,再快点,过了12点我就有望今天不转运了,今天复核检测结果也会在明天凌晨3点多出来。我的手又开始不自觉地在胸前不停地上下左右祈祷。


11:35分,夜已沉默,心事向谁说,还是上床睡觉。



  伍  


刚上床不久,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的手机又响了,时间定格在11:54,手机号就是先前联络过我的疾控中心的电话号码。


夜深人静,这催命似的铃声格外的刺耳,我的大脑也在快速运转?接还是不接来电?掐掉还是不掐掉来电?


接电话,结果只有一个“转运”!掐掉来电,表明“拒绝转运”!


此刻,心情紧张到了极点,感觉牙齿也在不停地颤抖!我的应急能力再次帮助了我,我把我手机设置到静音状态,既不接也不掐来电,像社会上老赖拒收法院开庭传票一样,目的就是一个就是拖时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因为,再过3-4个小时,我的核酸报告就会出来,如果报告是阴的话,任何人都带不走我!


手机的铃声持续了一分多钟,终于歇菜了!


12:15分左右,电话再次响起,原来是来自片警的电话,这个号码我熟悉,我心静如水,反正手机处在静音状态,我不烦,看它折腾多少时间?


电话挂了!


12:35左右,电话再度响起,抱着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架势,把拒接电话进行到底!


我一定要把时间拖到我的报告出来之前,或者在我进方舱办理入驻手续之前,我还有3个多小时的自救时间,必须博弈一下。


电话铃声在我执拗面前退却了,房间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不久,小区内又传来嘈杂声和伴随着的脚步声,可能有人被带走转运了,尽管他们万般不愿。


此刻,我竖起耳朵静听着外面的动静,也在盘算着如何应对闯上门来的大白,反正我就是要消耗时间,等到我复核报告出来!


此刻,我就是老赖,卷缩在被子里面,任凭手心脚底冷汗四溢,一动不动听着楼道内的任何细微的动静。


同时,我也不停地翻看手机上的时间,01:30、02:16、03:20,太累了,太磨人,心力交瘁!


此刻,突然想起40年前学习过的杜甫《石壕吏》中的情景“老夫逾墙走,老妇出门看”的情景。


这种事情竟会发生在21世纪的上海,实在太具有讽刺味道了。


我也颤颤巍巍的不安中入睡,不知何时我的手机再次响起,时间是06:37,又是那个恼人的电话号码,我立即起身拿起电话,不是接电话而是翻看我的微信小程序,查看我核酸报告!


当核酸报告显示出阴的时候,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立即将我的最新结果通报给我们楼内的全部邻居,感谢他们在我困难时候守候相望,不歧视不冷漠,默默为我祈祷纠错。


可悲的是,这个电话还想带我走!


更搞笑的是疾控中心,09:25分还电话通知我,家人因为密接需要马上转移宾馆接受隔离,我强忍着恶语问候他们全家的怒火,把复核结果冷静地通知他们并把恼人的电话号码全部例入黑名单,一辈子再也不想看到它。


4月18日,小区又安排一次单管单测的核酸检测,我在11:30分接受了第二次采样检测。


4月19日03:30分,上海解码医学检验所发布检测报告:


阴。



  陆  


4月20日,疾控中心摘除我带了一周的红帽子,换上他人心烦而我不烦的绿帽子,一切转入正常。


经过这次磨难,此刻我心已经释然。


可是,由此我所想到的是,疾控中心这样混乱的组织能力,每天上报这么多的数字是否正确?


是否真正复核过所谓确诊阳的病人?


方舱医院不够用,是否很多人与我一样,本就不该去?


即使要去,也是否再评估一下,他们是否抗原是阴?


是否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执行上级命令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最后,非常怀念我们的邓小平爷爷,他的睿智名言:


不少党的干部,在作出决议、指示以前,既不同群众商量,在执行决议、指示的时候,对群众又不是采取说服教育的方式,而是企图一切依靠命令行事。这种官僚主义常常以党的领导、党的指示的面貌出现,这是真正的关、卡、压。


2022年4月24日深夜


延伸阅读——

法大辩论退赛风波:道德绑架还是良知觉醒?

食堂饭菜不堪下咽,同济大学火上热搜!

盘点:最近一个多月“上海发布”上出现过的四字词语

我终于明白上海为什么叫魔都了!

点个在看呗,说明朕已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