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Andrew Wyeth

【不白说】明经国上了美国《时代》封面?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月2日 上午 11:2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试问哪个酷男孩不想拥有一件蛇皮夹克衫儿

2018-01-31 紫芋芋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文:紫芋芋

跟很多cool girl一样,通常我是不看爱情片的,更不可能喜欢爱情片。

《我心狂野》,使一部爱情片成了我心中最佳电影之一。

改编自贝瑞·吉福1989年出版的同名小说,讲的就是一个勇敢追求爱和自由、浪子回头的故事。

但其实在原著小说中,这个爱情故事没有皆大欢喜的结局,是个致郁的悲剧。

是导演大卫·林奇把它改成了一个皆大欢喜的“三俗”故事。

大卫·林奇,当代最五迷三道的老头

但是有了大卫·林奇的黑魔法加持,这个故事在视觉化之后,不但有惊艳细腻的艺术把控,还有了一种宏大叙事已死的世纪末气息,可以说是一部非常牛逼的主流cult电影了。

下面我主要从几个美学方面简单小夸一下这部电影。

80末美国公路狠人时尚宝典

首先,你在书中得不到的,是片中人物惊世骇俗的时尚造型带来的直观视觉冲击力。

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的男主角Sailor Ripley(一听名就是个狠人)的蛇皮夹克可谓片中最核心的一个视觉符号。

为什么最核心呢?不用我分析,因为男主角本人在影片7分31秒自己说了:

“这件夹克代表了我对个体自由的信仰。”

当男主穿上蛇皮夹克,影片并不深奥的中心思想已经和盘托出,不需多言。 

80年代最后的浪子,只需要一颗狂野的心和一件凶狠的蛇皮夹克就可以踏上为自由、为爱情的亡命之旅。

干就完了。

横眉冷对千夫指,你丫今天就得死

而Sailor的挚爱Peanut也没有在输的。

嗓门超大并操着一口油腻美国口音的她,在精致肤浅的金发辣条表象之下,其实跟她妈一样也是个狠人。

蓝田玉暖日生烟,抽完这根再上班

少年丧父(被亲妈烧死的)、惨遭强奸、堕胎之后,她并没有被打倒,在亲妈的百般谋害阻拦之下依然相信爱情,信任男人。

在男人入狱之后独自等待,并在男人二次入狱之后依然等待,还独自生下了孩子。

她不狠谁狠。  

我非常喜欢劳拉·邓恩在片中的表演,夸张又生动写实,完全塑造出理念中的美国80年代末辣妹该有的样子。

年仅二十、品味肤浅庸俗、崇尚塑料芭比美学,但同时有着某种诡异深刻的执着和绝望忧伤。

喜欢摇滚和浪子,又要为爱走天涯的你,就该这么涂上大红口红和脚趾甲油。

昨夜风开露井桃,先跳一首迪士高

Sailor和Peanut在公路之旅中遭遇的反派人物们,也有着可圈可点的表现。

比如给予Sailor最后一记重锤的狠中之狠人巴比·秘鲁。

巴比·秘鲁,具有迷之口音的凶狠男子,全片我的最爱,与《猜火车》的弗兰科同为我的Spirit Animal。

丝袜套头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整个电影人物造型和视觉风格戏谑而诡异,但整体又保持在主流电影应有的正常范围内,使你既不能将它看作一部疯魔的cult片,也不能完全从一部主流正常电影的角度去欣赏它。

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用奇特的视觉,为我们构筑了一个魔幻、疯狂、阴森、彷徨又真实的80末公路上的美国,以及疯特又绝望的美国狠人群像。 

Soundtrack

天青色等烟雨,唱歌先敬礼

音乐,是这部电影最吸引我的地方之一。

首先是已经被说烂的猫王怀旧。

猫王歌曲是影片对Sailor和Peanut爱情走向的艺术式解说。全片两个最重要的抒情场景, Sailor分别唱起了猫王的Treat Me Like a Fool和Love Me Tender。

凯奇戏剧性的深情演绎使这场致敬几乎变成了戏谑的揶揄,但依旧不失可爱

除了猫王以外,片中还使用了大量具有50、60年代特色的摇滚配乐。  

你看,当我在怀念逝去的八十年代的同时,1990年的影人们在怀念着逝去的六十年代。

当然本片也有大卫·林奇的御用配乐大师Angelo  Badalamenti加持。

我认为Angelo Badalamenti的音乐至少为大卫·林奇电影贡献了40%的艺术特色和感染力。

第二是依旧充满荷尔蒙和破坏欲的80’s style金属BGM。  

80年代属于金属乐和长头发,是狂野躁动的。

每次在Sailor进行暴力活动的时候,金属BGM就会响起,怀旧的同时不失为对Sailor狂野之心的注解。

影片一开头直接奉送一个徒手开瓢配金属吉他BGM不商量

第三是影片的开场音乐,理查·施特劳斯的歌曲“Im Abendrot”管弦版。

这是施特劳斯晚年所写的组曲作品《最后四首歌》中的最终章。

描写生命最终归于死亡的平静与宏大,凄婉壮阔之中带着一种归于更广阔时空的光明与荣耀感,非常动人心弦。  

另外在片中的其他两个关键节点处,也引用了这首曲子。

分别是预示着再次踏上犯罪道路的Sailor和有孕在身的Peanut将再次分离的时候;

以及他们最终再次相见紧紧相拥之时。

突然之间严肃了起来,感性大爆发。

各怀心事的两人即将再次遭受命运作弄。凯奇前额稀疏的发丝凌乱在风中,彷徨的表情配上宏大感人的音乐,给你一种说不出的世纪末没落之感与崇高之感

古典音乐代表着典型的意义感、结构感、崇高感和宏大叙事,穿插在这部世纪末的荒诞爱情黑童话中,除了对主人公命运的唏嘘感慨之外,更奏出了上世纪人类对一切宏大意义正在消亡的深层且隐蔽的哀恸。 

世纪末之赤子的心

生于90年代的我是没法追忆80年代的,80年代之于我更似一种浪漫狂想。

这种狂想是一种寄托,更似一种废墟里发掘古代遗迹的希冀。

80年代很微妙,不远不近,看似贴近今天,又有一段恰到好处的审美距离。

那时候的人还在对时代的终结和意义的消亡进行着最后的抗争,用最后残存的一线希望创造了一曲曲悲恸挽歌。

瑶池阿母绮窗开,你练杂技我抽烟

Sailor Ripley那颗狂野的心跟80年代的金属狂潮一样,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抗争与呐喊。

大卫·林奇把故事结尾改为Sailor选择回到Peanut身边、放弃他视为生命的“个体自由”,选择与Peanut爱情的圆满,是一个时代走向终结的妥协,同时也是融入一个未知时空的壮阔与希冀。

大卫·林奇最终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终极关怀,给了人们一种积极光明的期盼。

但这期盼背后,林奇本人又似一个先知,他是疑惑的、怀疑的。

整部影片正如最后Sailor倒地仰面大声呼告的:“但我的内心是狂野的!”一样,是一个时代最后一次呐喊与浪漫狂想。

当我漫步在21世纪的废墟中,Sailor和Peanut为爱为自由执着的赤子之心,就像来自远古时代的隆隆回响,引我回到一个80末的荒谬、但无比纯真的梦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