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的美,我恐怕写不出十分之一

2017-02-18 电影菌 BOSS电影 BOSS电影

日剧《四重奏》是不是火遍你们的朋友圈了?放心,我知道你们收到的安利已经够多了,今天不是来安利这部日剧。


提到它是因为主演之一满岛光。



《四重奏》里宅萌的世吹雀是不是又圈粉了一帮【光妹粉】?


来,今天再推一部她的作品。


这部电影大气凄美到我恐怕写不出十分之一。


《投靠女与出走男》

駆込み女と駆出し男



本来是奔着满岛光去看的这部电影,想不到被它骗了。


因为电影名实在太像是一部喜剧了,这导致我打开这部电影都是抱着看喜剧的期待的。


然而真正看进去你才发现,它的大气。


这部电影是一部时代史诗,故事背景是在日本19世纪中期德川幕府时期,故事也很简单,位于镰仓的一座东庆寺得到幕府的支持,专门收留那些逃婚的女子。



逃婚的女子们在寺庙里过上两年的尼姑生活,就可拿到丈夫的【离合书】,脱离婚姻。


这部电影大气,就是因为这个时代背景。


德川幕府时期,日本战火不断。人在乱世如飘萍,崇尚武士精神的日本男权盛行,女人们的社会地位本来就低下,更不用谈婚姻地位。


但电影中的东庆寺成为乱世中的一个庇护所,由此,很多传奇女性的故事在这里发生了。


电影主角之一,就是满岛光饰演的阿吟。



作为富商的小妾,阿吟虽然在家里有着家母地位,操持家业也是雷厉风行的。


但从丈夫的一次酒席上退席之后,她带着客观的财产出了城,连夜逃到了东庆寺,逃脱了自己的婚姻。



另一位主角,就是户田惠梨香饰演的阿茹。



因为指婚,她嫁给了铸剑庄的当家。因为娘家世代相传的炼铁术,她把夫家的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


然而常年处于炼铁的环境,她的脸上被高温烫伤的痕迹让她没有一个女子正常的容貌。



丈夫在外公然花天酒地,又为了她祖传的炼铁术不愿休了她。


痛苦绝望之下,阿茹逃婚到东庆寺。


山门前遇到崴脚的阿吟,二人扶持着一同进入了东庆寺。



这部电影时长2个半小时,并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女性时代史诗,她们没有载入史诗的壮举,也没有写下什么悲歌。


只是貌似柔弱内有坚忍力量的平凡女性。


日本历史上确实存在着这座东庆寺,因为与幕府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它倡导执行的离缘制度是直接受到最高级庇护的。



而被逃婚的男人们也别无他法,只能顺应这一制度。


影片聚焦了以阿吟和阿茹为首的逃婚女子,展现的一个个悲情故事十分让人动容。


比如长久居住在寺庙专属客栈的哑巴女子,因为反抗被卖身而被烧掉了舌头,最后寄居小小的客栈做杂工。



比如东庆寺里为了安慰父母不愿和丈夫分开,但是丈夫又常年酗酒的女子。对丈夫的思念和对婚姻的愧疚让她自我折磨,以至于心理怀孕来躲避现实的苦痛。



还比如被杀夫杀父仇人强迫的武馆女子阿种,为了逃离丑恶的婚姻和报仇,逃到东庆寺。



还有身患肺痨不愿成为丈夫包袱的阿吟,为了保留自己在丈夫心中最后的样子,逃到东庆寺度过生命最后的时日,最后香消玉殒。



电影不愤慨,焦点并不是社会男女不平等。而是聚焦着这群女人。


她们有情有义,有痴情的来东庆寺等死。


她们有血有肉,通过修炼来化解心中的仇恨。


她们还坚忍,成为时代洪流里一根折而不断的芦苇。



电影开头的阿茹,日日在铸剑铺炼铁铸剑,晚上还去花酒地低声下气劝丈夫回家,没有丝毫怨言。


被丈夫责骂殴打不会还手。



在用几枚金币的方向决定去向之后,逃到东庆寺。


从此晨昏定省,习武,采药,学习药理学。



影片最后,还教训了凶悍地前来找妻子的武士男人。



这部电影节奏慢,但胜在故事是步步推进的,而且配合着这些大气的女性故事和精神,画面也美得不像话。


东庆寺的一年四季,一枝梅。



一枝枫树。



一袭女子凭栏远眺。



一握清风。



四季的更迭静默又平和,伴随着这些女性的命运悄然变化和流转。


赏心悦目。


最重要的是,电影本身就美得像诗。


因为时处幕府,绯句的精致随处可见,人物对话的雅致和平和扑面而来。



这种旧时的优雅和文气在故事里也有体现。


日本名著小说《南总里见八犬传》就是创作于这个时期。


这部著名的日本小说,作者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靠稿费生活的职业作家曲亭马琴。


南总里见八犬传》在日本刊行,是“书贾雕工日踵其门,待成一纸刻一纸;成一篇刻一篇。万册立售,远迩争睹”。


万册立售,远迩争睹。


这部小说的创作历程和作者不仅在电影中都有被提及。



小说在社会上引起的盛况在电影里也有侧面描写,客栈的老板客人们,饭食间讨论的就是这部小说。



最后得了肺痨即将逝世的阿吟,死前最大的愿望,是有人在自己的榻前朗读完这部小说。


她在终章的余音里香消玉殒,死得凄美。



这部展现了日本时代女性的电影,壮美的同时,融入的特殊时代烙印恰如其分。


一盏食,一片叶,一句诗,一厘时光。



悠悠长河,女性的时代悲歌曾找到这样一处庇护所,演绎了一段各自蹉跎和自我成长的时光。


值得铭记又着实渺小着伟大,实在是美。



后台回复“投靠女”,拿资源。


这部电影的美,我恐怕写不出十分之一

这部电影的美,我恐怕写不出十分之一

2017-02-18 电影菌 BOSS电影 BOSS电影

日剧《四重奏》是不是火遍你们的朋友圈了?放心,我知道你们收到的安利已经够多了,今天不是来安利这部日剧。


提到它是因为主演之一满岛光。



《四重奏》里宅萌的世吹雀是不是又圈粉了一帮【光妹粉】?


来,今天再推一部她的作品。


这部电影大气凄美到我恐怕写不出十分之一。


《投靠女与出走男》

駆込み女と駆出し男



本来是奔着满岛光去看的这部电影,想不到被它骗了。


因为电影名实在太像是一部喜剧了,这导致我打开这部电影都是抱着看喜剧的期待的。


然而真正看进去你才发现,它的大气。


这部电影是一部时代史诗,故事背景是在日本19世纪中期德川幕府时期,故事也很简单,位于镰仓的一座东庆寺得到幕府的支持,专门收留那些逃婚的女子。



逃婚的女子们在寺庙里过上两年的尼姑生活,就可拿到丈夫的【离合书】,脱离婚姻。


这部电影大气,就是因为这个时代背景。


德川幕府时期,日本战火不断。人在乱世如飘萍,崇尚武士精神的日本男权盛行,女人们的社会地位本来就低下,更不用谈婚姻地位。


但电影中的东庆寺成为乱世中的一个庇护所,由此,很多传奇女性的故事在这里发生了。


电影主角之一,就是满岛光饰演的阿吟。



作为富商的小妾,阿吟虽然在家里有着家母地位,操持家业也是雷厉风行的。


但从丈夫的一次酒席上退席之后,她带着客观的财产出了城,连夜逃到了东庆寺,逃脱了自己的婚姻。



另一位主角,就是户田惠梨香饰演的阿茹。



因为指婚,她嫁给了铸剑庄的当家。因为娘家世代相传的炼铁术,她把夫家的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


然而常年处于炼铁的环境,她的脸上被高温烫伤的痕迹让她没有一个女子正常的容貌。



丈夫在外公然花天酒地,又为了她祖传的炼铁术不愿休了她。


痛苦绝望之下,阿茹逃婚到东庆寺。


山门前遇到崴脚的阿吟,二人扶持着一同进入了东庆寺。



这部电影时长2个半小时,并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女性时代史诗,她们没有载入史诗的壮举,也没有写下什么悲歌。


只是貌似柔弱内有坚忍力量的平凡女性。


日本历史上确实存在着这座东庆寺,因为与幕府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它倡导执行的离缘制度是直接受到最高级庇护的。



而被逃婚的男人们也别无他法,只能顺应这一制度。


影片聚焦了以阿吟和阿茹为首的逃婚女子,展现的一个个悲情故事十分让人动容。


比如长久居住在寺庙专属客栈的哑巴女子,因为反抗被卖身而被烧掉了舌头,最后寄居小小的客栈做杂工。



比如东庆寺里为了安慰父母不愿和丈夫分开,但是丈夫又常年酗酒的女子。对丈夫的思念和对婚姻的愧疚让她自我折磨,以至于心理怀孕来躲避现实的苦痛。



还比如被杀夫杀父仇人强迫的武馆女子阿种,为了逃离丑恶的婚姻和报仇,逃到东庆寺。



还有身患肺痨不愿成为丈夫包袱的阿吟,为了保留自己在丈夫心中最后的样子,逃到东庆寺度过生命最后的时日,最后香消玉殒。



电影不愤慨,焦点并不是社会男女不平等。而是聚焦着这群女人。


她们有情有义,有痴情的来东庆寺等死。


她们有血有肉,通过修炼来化解心中的仇恨。


她们还坚忍,成为时代洪流里一根折而不断的芦苇。



电影开头的阿茹,日日在铸剑铺炼铁铸剑,晚上还去花酒地低声下气劝丈夫回家,没有丝毫怨言。


被丈夫责骂殴打不会还手。



在用几枚金币的方向决定去向之后,逃到东庆寺。


从此晨昏定省,习武,采药,学习药理学。



影片最后,还教训了凶悍地前来找妻子的武士男人。



这部电影节奏慢,但胜在故事是步步推进的,而且配合着这些大气的女性故事和精神,画面也美得不像话。


东庆寺的一年四季,一枝梅。



一枝枫树。



一袭女子凭栏远眺。



一握清风。



四季的更迭静默又平和,伴随着这些女性的命运悄然变化和流转。


赏心悦目。


最重要的是,电影本身就美得像诗。


因为时处幕府,绯句的精致随处可见,人物对话的雅致和平和扑面而来。



这种旧时的优雅和文气在故事里也有体现。


日本名著小说《南总里见八犬传》就是创作于这个时期。


这部著名的日本小说,作者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靠稿费生活的职业作家曲亭马琴。


南总里见八犬传》在日本刊行,是“书贾雕工日踵其门,待成一纸刻一纸;成一篇刻一篇。万册立售,远迩争睹”。


万册立售,远迩争睹。


这部小说的创作历程和作者不仅在电影中都有被提及。



小说在社会上引起的盛况在电影里也有侧面描写,客栈的老板客人们,饭食间讨论的就是这部小说。



最后得了肺痨即将逝世的阿吟,死前最大的愿望,是有人在自己的榻前朗读完这部小说。


她在终章的余音里香消玉殒,死得凄美。



这部展现了日本时代女性的电影,壮美的同时,融入的特殊时代烙印恰如其分。


一盏食,一片叶,一句诗,一厘时光。



悠悠长河,女性的时代悲歌曾找到这样一处庇护所,演绎了一段各自蹉跎和自我成长的时光。


值得铭记又着实渺小着伟大,实在是美。



后台回复“投靠女”,拿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