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没落了吗?也许没有

2017-04-06 垫底烧麦 BOSS电影 BOSS电影

4月9日,一年一度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即将开启。


相比总是能够给大众带来意外惊喜的“大众电影百花奖”,台湾金马奖与香港金像奖仍旧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而较之台湾金马奖的“泛华语视野”,香港金像奖所做的则更多在提携本地电影,更加“本土化”


无论从金像奖的参赛资格标准,到每一年金像奖对提名及获奖电影类型的偏爱;还有近几年来,也经常出现一部电影收获多个奖项的“盛况”。


难免给大众一种印象,甚至连赵薇等人也曾有过这样的观点:金像奖过于偏颇扶持香港本土电影。



面对这类型的质疑,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主席陈嘉上曾经说过:


“如果因为香港电影越来越不受重视,这个奖就越来越不受重视的话,我们就认命吧。因为金像奖是为香港电影打拼的,如果没有香港电影,金像奖也就没有意义!”


果断而且坚决。


而这份显得坚决且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声明背后,很容易联想起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香港电影没落了么?



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部电影烧麦想一起讲。


这部电影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也就是今年金像奖最佳影片的热门——


《树大招风》

Trivisa



《树大招风》的外文名是Trivisa(梵文),原意为佛教中的三毒,即“贪、痴、嗔”


三大贼王却有其人,陈小春扮演的卓子强钱财已经不是他所追求,他所贪念的,已然是另外一种能够满足自身价值需求的境界。


是一座摆在面前的喜马拉雅山,山的名字叫“三大贼王合作”



任贤齐扮演的叶国欢,做悍匪抢劫金铺,手持AK一夫当关;销赃时怒形于色,逼得老板只能给钱不敢拿枪。



林国栋扮演的季正雄,奸险隐忍,身份多变;在以前马仔面前是爱喝可乐的“可乐哥”,连长面前却是爱吃潮州菜的“潮哥”。


事情做的没有卓、叶二人轰动浩大,案底却是最多,痴迷于此。



《树大招风》这部电影,杜琪峰给了个题目,其他的由三位新人导演各自发挥,独自拍摄三人的戏份。


但杜琪峰还有个要求,三大贼王的命运要交汇在同一时刻: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前。


银河映像爱玩的宿命论。



许多港片的时代背景都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对于港人来说,意义深远。


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及另一个未知时代的到来。


这三个叱咤风云的贼王,行事或嚣张或阴沉,但无一失手、逍遥法外。


却在时代变幻之际,轰然落幕。


贪图一吨炸药的卓子强被抓,怒而持枪的叶国欢被打死,剩下的季正雄,由于那丝善念葬送了自己。



《树大招风》里三人对时代变幻来临时的挣扎,正是回归之际港人新时代的疑惑、徘徊、彷徨又带着自我安慰的写照


正像影片内三人交汇的地方——风满楼,


山雨欲来,捉摸不透。



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早期在政治及经济上有更多的资源与自由, 不仅经济快速发展,电影产业的进步也极其迅速。


1980年代的港产片无论在产量、票房,还是质量与艺术性上均创作出了惊人的奇迹,形成了庞大的电影工业,仅次于拥有全球市场的泱泱美国好莱坞。


拥有一整套娱乐发展制度的港产片风靡全球,达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香港电影”的地步。



《香港电影的秘密:娱乐的艺术》一书的作者,美国影评人大卫·波德威尔曾经用“尽皆过火,尽是癫狂”来形容当时的香港电影。


然而这种极度繁华的市场,在人口这么少的地方,更多的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产物。


90年代回归前后大量顶级从业人员的移民、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使得很多电影投资商损失惨重;


再加上好莱坞大片的顺势而起,电脑下载、盗版的猖獗。


香港电影业正像风光的三大贼王一样,仓促闯进新时代的同时,也遭受巨大的打击。



“香港电影的没落”大体也在这样的一个阶段,而之后的金像奖也慢慢有了过于偏颇本地电影的说法。


但从小看香港电影长大,对香港电影有独特情感的烧麦来说,有着另外一个想法。



香港电影迷人的地方,在于细致地描绘了这一地域文化,使得真实的社会气息扑面而来。


再加上绝大多数港片传递出那种“情义值千金”的精神内涵,构成了我们所熟知的“港味”


强大的电影工业体系下,优秀的从业人员也层出不穷,所以我们看到当年的警匪片、武侠片是如何的意气风发,酣畅淋漓。



而如今的港片不似以往的张扬,却在这个时代下,表达出同个地域文化的另一面——


一种深沉的港岛情绪。


《树大招风》的反高潮式结局,恰好让这种情绪更为饱满和深沉。


三大主演中,林家栋最佳,把一个城府极深的悍匪演绎得丰富和立体;


任贤齐造型惊人,陈小春的表演也颇有亮点,更不用说一票金牌配角极其精彩的发挥了。



香港电影浓厚而独特的属性,使得它没有办法成为好莱坞电影一般的海纳百川,香港电影金像奖也达不到东方奥斯卡的高度。


香港电影的没落,其实更应该称作香港电影的回归。


不复几十年前的繁荣,但一个成熟体系沉淀下来的东西依旧存在。



因此在最为低谷的2003年,也能够有《无间道》这样的现象级电影横空出世;


多数导演北上之后,近几年来的《踏血寻梅》、《寒战》同样精彩。


一直另类于主流香港电影,但也根生在这片土地上的银河映像,依旧佳片不断。



陈嘉上的那段话还有下半部分——


“如果说香港电影在走下坡,那金像奖就是如实反应香港电影现状,并继续为香港电影打拼。”


这并不是面对行业不景之后的小家子气,而是香港电影人对行业现状更为客观的理解和处理方式。


也是香港电影的倔强。


后台回复“树大招风”,拿资源。


香港电影没落了吗?也许没有

香港电影没落了吗?也许没有

2017-04-06 垫底烧麦 BOSS电影 BOSS电影

4月9日,一年一度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即将开启。


相比总是能够给大众带来意外惊喜的“大众电影百花奖”,台湾金马奖与香港金像奖仍旧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而较之台湾金马奖的“泛华语视野”,香港金像奖所做的则更多在提携本地电影,更加“本土化”


无论从金像奖的参赛资格标准,到每一年金像奖对提名及获奖电影类型的偏爱;还有近几年来,也经常出现一部电影收获多个奖项的“盛况”。


难免给大众一种印象,甚至连赵薇等人也曾有过这样的观点:金像奖过于偏颇扶持香港本土电影。



面对这类型的质疑,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主席陈嘉上曾经说过:


“如果因为香港电影越来越不受重视,这个奖就越来越不受重视的话,我们就认命吧。因为金像奖是为香港电影打拼的,如果没有香港电影,金像奖也就没有意义!”


果断而且坚决。


而这份显得坚决且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声明背后,很容易联想起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香港电影没落了么?



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部电影烧麦想一起讲。


这部电影相信很多人已经看过,也就是今年金像奖最佳影片的热门——


《树大招风》

Trivisa



《树大招风》的外文名是Trivisa(梵文),原意为佛教中的三毒,即“贪、痴、嗔”


三大贼王却有其人,陈小春扮演的卓子强钱财已经不是他所追求,他所贪念的,已然是另外一种能够满足自身价值需求的境界。


是一座摆在面前的喜马拉雅山,山的名字叫“三大贼王合作”



任贤齐扮演的叶国欢,做悍匪抢劫金铺,手持AK一夫当关;销赃时怒形于色,逼得老板只能给钱不敢拿枪。



林国栋扮演的季正雄,奸险隐忍,身份多变;在以前马仔面前是爱喝可乐的“可乐哥”,连长面前却是爱吃潮州菜的“潮哥”。


事情做的没有卓、叶二人轰动浩大,案底却是最多,痴迷于此。



《树大招风》这部电影,杜琪峰给了个题目,其他的由三位新人导演各自发挥,独自拍摄三人的戏份。


但杜琪峰还有个要求,三大贼王的命运要交汇在同一时刻: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前。


银河映像爱玩的宿命论。



许多港片的时代背景都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对于港人来说,意义深远。


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及另一个未知时代的到来。


这三个叱咤风云的贼王,行事或嚣张或阴沉,但无一失手、逍遥法外。


却在时代变幻之际,轰然落幕。


贪图一吨炸药的卓子强被抓,怒而持枪的叶国欢被打死,剩下的季正雄,由于那丝善念葬送了自己。



《树大招风》里三人对时代变幻来临时的挣扎,正是回归之际港人新时代的疑惑、徘徊、彷徨又带着自我安慰的写照


正像影片内三人交汇的地方——风满楼,


山雨欲来,捉摸不透。



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早期在政治及经济上有更多的资源与自由, 不仅经济快速发展,电影产业的进步也极其迅速。


1980年代的港产片无论在产量、票房,还是质量与艺术性上均创作出了惊人的奇迹,形成了庞大的电影工业,仅次于拥有全球市场的泱泱美国好莱坞。


拥有一整套娱乐发展制度的港产片风靡全球,达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香港电影”的地步。



《香港电影的秘密:娱乐的艺术》一书的作者,美国影评人大卫·波德威尔曾经用“尽皆过火,尽是癫狂”来形容当时的香港电影。


然而这种极度繁华的市场,在人口这么少的地方,更多的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产物。


90年代回归前后大量顶级从业人员的移民、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使得很多电影投资商损失惨重;


再加上好莱坞大片的顺势而起,电脑下载、盗版的猖獗。


香港电影业正像风光的三大贼王一样,仓促闯进新时代的同时,也遭受巨大的打击。



“香港电影的没落”大体也在这样的一个阶段,而之后的金像奖也慢慢有了过于偏颇本地电影的说法。


但从小看香港电影长大,对香港电影有独特情感的烧麦来说,有着另外一个想法。



香港电影迷人的地方,在于细致地描绘了这一地域文化,使得真实的社会气息扑面而来。


再加上绝大多数港片传递出那种“情义值千金”的精神内涵,构成了我们所熟知的“港味”


强大的电影工业体系下,优秀的从业人员也层出不穷,所以我们看到当年的警匪片、武侠片是如何的意气风发,酣畅淋漓。



而如今的港片不似以往的张扬,却在这个时代下,表达出同个地域文化的另一面——


一种深沉的港岛情绪。


《树大招风》的反高潮式结局,恰好让这种情绪更为饱满和深沉。


三大主演中,林家栋最佳,把一个城府极深的悍匪演绎得丰富和立体;


任贤齐造型惊人,陈小春的表演也颇有亮点,更不用说一票金牌配角极其精彩的发挥了。



香港电影浓厚而独特的属性,使得它没有办法成为好莱坞电影一般的海纳百川,香港电影金像奖也达不到东方奥斯卡的高度。


香港电影的没落,其实更应该称作香港电影的回归。


不复几十年前的繁荣,但一个成熟体系沉淀下来的东西依旧存在。



因此在最为低谷的2003年,也能够有《无间道》这样的现象级电影横空出世;


多数导演北上之后,近几年来的《踏血寻梅》、《寒战》同样精彩。


一直另类于主流香港电影,但也根生在这片土地上的银河映像,依旧佳片不断。



陈嘉上的那段话还有下半部分——


“如果说香港电影在走下坡,那金像奖就是如实反应香港电影现状,并继续为香港电影打拼。”


这并不是面对行业不景之后的小家子气,而是香港电影人对行业现状更为客观的理解和处理方式。


也是香港电影的倔强。


后台回复“树大招风”,拿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