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被一个400多斤的胖子感动哭了

2018-04-04 垫底烧麦 BOSS电影 BOSS电影

说起「丧」「孤独」的电影电视剧,你会想到什么?


对于烧麦来说,脑子浮现出的第一印象,是路易CK那部就几个场景、还絮絮叨叨,全程丧到毫无希望的《百年酒馆》


《百年酒馆》


以及绕不过去苦难,丧到骨子里的《海边的曼彻斯特》



而今天要聊到的这部墨西哥电影,同样一股子丧气,却异常温柔——


《行走距离》

 Distancias cortas



故事的主人公费德卢卡·奥尔特加饰),是个普通又丧气的人。


独自一个住在破落的旧屋,没有朋友


唯一的妹妹周六才过来看他一次,每次也都不愿过多停留,到点就走。


费德居住的房子

费德的妹妹 罗绍拉


而这一切,其实跟费德本身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是一个胖子,体重将近400多斤的大胖子



庞大的身躯给他带来无数的麻烦,心脏负荷过高行动不便,无法长时间外出。


打工也是不可能打工的,只能靠做点手工维持生活这样子。



费德唯一的朋友,是自己的妹夫雷蒙毛里齐奥·艾萨克)


他与费德也许有种loser之间的惺惺相惜感,但在妹妹罗绍拉强势的干预下,两人连多聊两句都是奢侈。



对于费德来说,生活似乎困就在自己这400斤的体重,困就在这破落的一亩三分地。


可以说非常丧了。


但转机出现在,一个平常的周六下午


妹妹罗绍拉进门第一件事是打开窗户,散去屋子里难闻的气味;



妹夫雷蒙,则是火急火燎地把他们旅游的照片放入电脑,跟胖大舅子分享;


尽管照片拍得确实不咋地,但两人看得津津乐道。



这种情绪在费德的身上久久不能散去,一直延续到夜深人静独自一人的时候。


他艰难地拿出床底下的盒子,从一堆杂物中翻出老旧的胶片相机,把弄一阵之后,暗地里下了个决心



第二天一大早,费德换了衣服,穿上早已不合身的外套,拄着手杖离开了家门。


他要去把相机胶卷里的相片洗出来


到影像店短短的距离对于常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费德来说,这无异于去攀爬喜马拉雅山。


凭着心底里那股子气,再加上路程中的好几次休息,他才能走得到影像店。



而也就是在这里,他碰上了自己这一辈子中第二个好朋友保罗(约耳·菲格罗阿饰)


保罗爱看墨西哥版的「死亡笔记」漫画,爱听摇滚乐;


但本质上并不是个特别热爱摄影的年轻人,看店只是因为父亲的唠叨。



他跟费德的友情开始于一部二手相机


逐渐被唤醒拍摄欲望的费德在保罗的店里购买了部相机,只是在使用一次过后,充电器却出现了问题。


行动不便的费德找上了保罗,后者这个心思善良的年轻人也没过多迟疑,上门帮费德修好了。


也许是饼干跟咖啡味道不错,两人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好朋友。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日,保罗没事就跑到费德这个原本人迹罕至的地方;


有时候蹭蹭饼干、有时候两人就坐着看电视,直到天黑。



慢慢的,妹夫雷蒙也加入了进来;


一个近乎孤僻的胖子、一个没出息的妻管严还有一个似乎有些迷茫的年轻人在一起,却异常和谐。


三人年龄不同,却能够坐在一起讨论漫画、吃饼干跟做手工,岁月静好地像一个乌托邦



对于费德自己来说,手里这个700比索(人民币约241元)的二手相机,像给他枯燥无味的生活,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他自由得像是个正常人,可以自拍可以装酷。


而且,他更有了两个知心朋友的见证。



于是,费德准备踏出生命中新的一步,他想去海边拍照


然而残酷的现实生活,马上给予刚刚鼓起勇气的他狠狠一巴掌


旅行社因为费德的体型拒绝为他提供服务,而他自己那不争气的身体,也只足够支撑他走到大街上,拍几张踢足球的小孩。


“你的心脏状况不太好,它的负担太重了”


给一个丧气的胖子带来希望之后再掐灭,这无疑是最大的残忍。


所以费德倒下了,他开始自暴自弃、不愿洗澡。


“我今天不想打扮”


但幸好,他的朋友没有放弃他


妹妹罗绍拉亲自照顾他、给他洗澡,保罗与雷蒙也相继为他开导。



但最重要、也最奇妙的,是他的热爱没有放弃他


费德晕倒前的那一刻,留下的几张照片不仅惊讶了“摄影世家”的保罗,也惊讶了他自己。


费德第一次在自己丧无人气的生命中,发现了优点——


他在摄影上有天赋。



在原本混沌的生活缝隙渗透出来这点希望之光,让费德跟他的朋友们突然意识到:生命也不是特别重要


尽管他有400多斤、尽管他有心脏病,但他们还是决定去往费德向往的海边。



《行走距离》与《百年酒馆》一样,都是看起来很丧的剧情喜剧;但相比后者来说,前者总归是要温和得多。


影片中最令我感动的,并不是费德的自我救赎,而是保罗与拉蒙对费德的态度——


尊重与平等,而不是怜悯。


这其实也是电影本身所表达的态度:在对待费德的肥胖问题上,他们是宽容而理解的:


“都是肥胖惹的祸啊”



他们理解费德的肥胖,不选择一味地教育与谴责,而是陪伴,理解他的这种软弱


这也是《行走距离》能带给许多人共鸣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种软弱在费德身上是肥胖的问题,在其他人身上也许是工作、也许是爱情、也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此时很多人需要的可能并不是解决方式,需要的只是理解和陪伴。



于费德来说,保罗与拉蒙的陪伴就是带着有生命危险的他去看海。


也许这个举动不一定正确,但一定是真实而善良。


“现在干什么?等,等什么? 日出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