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突发,沈志莉被查!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瑜洲枫稳同人文:《对我而言可爱的他》ABO向

2017-02-26 微博JTFOREVERIUV LucasinnyAddicted LucasinnyAddicted

封面和插图均来自于新浪微博号:Johnny黄景瑜


第九节


第二天一大早,许魏洲先醒过来了。


他醒来后,看到身旁还在睡梦中的黄景瑜,看了看自己,想起昨晚的事情,自己先是被红玉震飞,然后自己体内的Omega信息素不受控制。啊,对了,自己的禁术篇。


许魏洲想起来自己慌乱中把禁术篇藏在浴室的毛巾里,赶紧起床去了浴室,发现那块毛巾被摊开了,里面的禁术篇不见了。


许魏洲突然意识到不妙,这东西,怎么不见了,难道!是黄景瑜看到了吗?许魏洲走到卧房,看了看熟睡中的黄景瑜。


他看到了禁术篇书卷?被他藏起来了?这东西怎么可以被别人看到?许魏洲很是心急,这是家族的传承秘法,如果被别人拿走会出事的。许魏洲想了想,自己不能摇醒黄景瑜去问他那个书卷的事,不然这家伙肯定抓着不放,问到底。要想办法不吵醒他然后找到书卷。


许魏洲想了片刻,决定第一次尝试对人使用巫术篇的秘法。他记得有一个秘法是叫沉睡魔咒,可以让中了秘法的人进入完全睡眠状态,想要醒过来必须让施咒者死亡或者用咒语解开。然后还有一门秘法是心魂搜索,就是对进入完全睡眠的人使用,可以搜索12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在那个人脑海中的记忆。


没想到自己刚学成的巫术,第一个试验品竟然是黄景瑜。许魏洲想了想,上吧,看看鲸鱼有没有私藏自己的书卷。许魏洲悄悄地走到黄景瑜身边,然后在他旁边坐下,双眼注视着他的头,然后心中默念起沉睡魔咒的咒语。本来黄景瑜还是打着呼噜的,在许魏洲念完咒语后,突然整个人不打呼噜,但是像是死人一样头突然又忘旁边垂了下。


许魏洲看着黄景瑜这突然变化的样子,心里想:这沉睡魔咒?成功了?许魏洲尝试性地喊了喊:“鲸鱼,起来了。”黄景瑜没有反应,许魏洲有重复了一次,还是没反应,许魏洲一巴掌拍到黄景瑜胸脯上,发现黄景瑜也是没反应。


这!成功了!许魏洲第一次对活体,活人使用秘法,成功了!自己先是激动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还有正事,于是继续注视着黄景瑜,然后默念起心魂搜索的咒语。只见自己脑海里突然呈现出鲸鱼的双眼所视的画面。先是他在床上半睡的状态,然后眯着眼看着自己从床上起床,然后去了厕所。


这家伙昨晚原来没睡着!许魏洲发现者心魂搜索真的是可以看到一个人有没有诈睡!然后过会儿,脑海中,视线突然走向浴室,然后拍着门。然后后面就是脑海中自己被黄景瑜抱着,然后抱回去床上。之后,自己竟然因为黄景瑜的拥抱而变得稍微安稳下来,该死,自己怎么会对他产生这种感觉,许魏洲看着黄景瑜的记忆,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然后,脑海中,黄景瑜的视线从床上来到浴室。


突然,脑海中,黄景瑜的视线看着他自己脖子上的黑玉,然后接触到自己的身体后,发出了绿光,然后自己紊乱的气息竟然被平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许魏洲看着这个奇妙的现象,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红玉。这黑玉和红玉应该本事一块组成一个太极八卦。难道自己的红玉也会有这种治愈的功效。


想到这,许魏洲想,自己是不是也要考虑下把那个红玉用个带子穿过当项链用。不过,这东西如果暴露出来,是不是也不太安全,许魏洲想想还是算了。


然后,许魏洲看到自己藏在毛巾中的书卷被黄景瑜发现了。果然是被鲸鱼看到了,怎么办?许魏洲有点着急,然后他看到书卷上的“禁术篇”三个字竟然消失了,并且黄景瑜正准备打开书卷,但是又停止了,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心魂搜索出来的记忆都是呈现无声的画面,所以并不能听到任何声音和自言自语。为什么鲸鱼没有打开书卷呢?难道他打不开,姐姐是下了封印的,也对哦,这个他肯定打不开的。许魏洲通过这个心魂搜索,大致猜出,这个书卷上的字应该除了许氏一族之外,别的人都无法看到字体的。


然后许魏洲就看到黄景瑜的视线来到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背包里,然后书卷也被他放进了书包里。


第十节


靠,折腾大半天,我为什么不去翻一下我的书包呢。许魏洲骂了自己一顿,不过想了想,自己这拿黄景瑜练了下实战的效果还是可以的。


许魏洲赶紧走到沙发那里,检查一下自己的书包,发现禁术篇书卷的确被他丢书包里,然后别的东西都没有被翻过的痕迹,心安了不少。


许魏洲合上书包后,回头,看了看依旧沉睡的黄景瑜。对哦,自己要接触咒语才行,不然这家伙估计要成“睡鲸鱼”了。


于是,许魏洲来到黄景瑜旁边,然后注视着他的脸,默念起咒语。过会儿,黄景瑜醒来了,发现自己脑袋沉沉的,看来自己没睡好。然后他起来后,看到正在整理书包的许魏洲。


“洲洲,你身体好点没?”黄景瑜想起了昨晚许魏洲的样子,问道。


“恩,我好多了,昨天谢谢你了。”许魏洲回答道,心里却想着:昨晚竟然装睡,下次应该直接每次对你用沉睡魔咒才行。


许魏洲催了催说:“赶紧起来吧,今天我们第一天有声乐训练,虽然你是总裁,但是你毕竟是组合成员,赶紧地吧,陈稳和林枫松估计都快好了。”


黄景瑜笑了笑,缓缓走过来,说:“怎么,还记得我是总裁,可没有人敢这么和总裁说话的哦。”黄景瑜想逗一逗许魏洲。


“哦,遵命,总裁,您慢慢睡吧,我就不打扰了。”许魏洲背对着面无表情地回答。然后正准备回身,发现黄景瑜竟然只穿了个裤衩,而且,那个位子。。。竟然晨勃了!许魏洲赶紧别过头去说:“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起来了。”自己和他都是男的,为啥自己会脸红啊,真是的,不过这家伙最近也是一直和自己住在一个屋子里,怎么身材也没走形,自己每天做的饭那家伙都要吃好多,为啥身材还是那么好。


“嘿,你别介。得了,别用敬语,你这么和我说话我不习惯,别把我当总裁了。”黄景瑜还是喜欢许魏洲和自己是朋友时候的说话方式,这带敬语的说法实在是太介意了。然后看到许魏洲脸红的样子,嘿嘿,然后黄景瑜故意走到许魏洲旁边,真想着让自己的巨龙装作不小心擦到许魏洲的手。


“学长,你们好了没?”陈稳突然从那边房间打开墙上的门,然后走进来问道。然后陈稳看到许魏洲正一脸潮红,旁边站了个穿着裤衩的黄总。“啊,这!学长,我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陈稳看着尴尬死了,赶紧解释了,立刻把正要进来的林枫松往回拉,然后把门关上。


“不是啊!”许魏洲正想解释,但是陈稳就已经快速把门关上了。许魏洲无语,这误会大了。许魏洲回头瞪了瞪黄景瑜说:“能不能赶紧穿上衣服,非要弄得这么尴尬!”


黄景瑜笑道:“我衣服都在沙发这,我肯定要过来穿才行,难道你要帮我穿吗?”黄景瑜尝试挑逗一下许魏洲。


“您个自己慢慢穿吧,我不等你了。”许魏洲不想再和这人聊下去,于是抓起自己的书包,就通过墙上的门去陈稳那边了。


黄景瑜被泼了个冷水,“这小子。”黄景瑜撇了撇嘴,于是利索地穿起衣服了。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