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似乎各有各自的地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战报 | 中文男足夺冠了

邓香兰 丨Just Lose It丨 2021-04-17

2018年4月20日11时03分,五四球场的北面,球迷们在刚刚刮起的瑟瑟微风中凝视着十二码处的曹直,这是中文男足队长大学生涯最后一脚校级比赛的射门。他屏住呼吸,助跑,大力抽射,足球直直地朝着球门飞去,“啪”的一声钻入网窝,只不过,是旁边那个小门的球网。

 


曹直像巴乔一样摆出忧郁王子的造型,但是没有人理他,一是因为颜值不够,二是因为大家本来也没指望他能罚进点球。随后,门将余栢耀神勇发挥,连扑两球,并一罚制胜,帮助中文男足夺得了历史上第一个冠军——

 

2018年北京大学运动会射门大赛乙组冠军。

 

注(这里没段子,不想看的可以跳过):本届射门大赛规则:八支球队以杯赛形式进行比赛,每场每队需要派出5男5女共10名球员,男女交替依次射门。双方轮流罚球,共罚5轮,5轮结束之后以累计进球数多的一方获胜。如果5轮罚球结束双方仍未分出胜负,则采取“突然死亡法”进行加罚:即双方继续互罚,直到出现某一轮结束时一方罚进而另一方未罚进的局面,则由罚进的一方取得胜利。期间只有当一方球队所有10名球员全部依次罚过一次球后,才可以安排已经罚过球的队员重新开始轮流罚球。

 

中文是射门大赛传统强队,早在中文男足青黄不接的年代,胡老师就曾靠一己之力,力克光华等传统强队,帮助中文系拿下射门大赛亚军。


在正式比赛中,中文男足也始终贯彻拖到点球大战的固定战术。


北大杯十六强赛前,中文男足微信群曾经布置过点球战术


在此之后,中文男足成绩一直稳定。前年夺得季军,去年夺得亚军。按照这个规律,今年应该夺冠。但古人云,天数有变,神器更易,我们没有被历史规律蒙住双眼,依然认真备战。


昨天晚上,邓香兰在群里说:“明天我守门。”于是大家纷纷表示今天没时间。


见势不妙,邓香兰又说:“金正洙可以来,不用我守门。”于是大家又纷纷推掉了手头的事情,表示愿意参加比赛。

 

今天一早,十几名中文男足队员来到五四,准备收割冠军奖杯,却不幸收到了金正洙受伤的消息。余栢耀挺身而出,表示:“今天我来当门将吧”。


这时,大半队员又突然转身离开,他们表示自己永远热爱中文男足,他们永远在路上。等到比赛开始时,球队只来了曹直、余栢耀、邓香兰和几名助阵的女生。

 

面对残败不堪的阵容,曹直拍拍胸脯,竖起大拇指:“点球,我行!”

 

朋友圈里,曹直曾经吹出的牛逼


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曹直的点球究竟像C罗还是像梅西,踢一脚就知道。第一轮对阵燕京学堂,中文决定派出曹直罚第一粒点球。

 

曹直罚点球之前,先向守门的外国友人展示了自己球衣背后的姓名。对方门将惊呼:“曹植曹子建!”只听得裁判一声哨声,曹直起身助跑,对方门将迅速开始数曹直的步数,不曾想曹直跑到第五步就飞身抽射,虽然打的很正,但外国友人有点措手不及,球从他的腋下钻入球网。赛后,外国友人含泪表示,他没想到中国历史上的“七步诗”是骗人的。

 

随后,中文派出了前来助阵的女生黄文俊。燕京学堂的门将心想:这一定就是甄姬了吧,曹子建的球防不住,甄姬的球肯定能防住。没想到,黄文俊一脚捅射,皮球若流风之回雪一般飘入球门死角,对方门将甚至没有做出任何扑救动作。他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说:“这球very good,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曹子建五步抽射


黄文俊踢出的流风回雪球


最终,余栢耀连扑四球,并罚入制胜一球,中文3:0战胜燕京学堂,挺进四强。

 

正在这时,一位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女生跑向余栢耀,余栢耀掏出马克笔,准备为她签名,结果她问:“可以借一下你的手套吗?我们队没有手套。”

 

余栢耀赶紧收起马克笔,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说:“吼啊。”众所周知,余栢耀是香港同学,他这么说话,没有任何其他意思,只是单纯的口音罢了。

 

后来,马克思主义学院借助这双手套,成功杀入决赛。按下不表。

 

半决赛,中文对阵信管。当裁判公布这一消息时,信管前来观战的几位女生突然发出一阵尖叫:“我们可以上中文战报吗?”信管门将、身穿C罗球衣的信管C罗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站在一旁的邓香兰点点头。不过,因为他没有问他们的名字,所以这一段文字,就是邓香兰兑现承诺的方式。

 

曹直一共参加了三届射门大赛,迄今为止,八罚八中。邓香兰劝他从此打住,免得罚丢一球、晚节不保。但曹直对自己的点球非常自信,坚持要第一个罚球。

 

曹直将皮球缓缓放在12码点,神情紧张,以至于作为梅西球迷的他,不小心摆出了C罗罚点球的姿势。裁判哨响,曹直长啸一声,助跑,冲刺,拔脚,抽射,打跐了。他不负众望地罚丢了点球,没能给自己惨白的职业生涯增添哪怕一点点亮丽的色彩。

 

曹直罚丢点球之后,中文观众哭笑不得。他们既为又有了曹直的黑料而开心,也为这场比赛渺茫的出线形势感到担忧。

 

关键时刻,余栢耀站了出来。他连扑四球,并罚入一球,与刚刚赶到、打入制胜球的中文埃雷拉李述训一起将中文送入了决赛。

 

余栢耀射门


决赛,中国语言文学系将对阵马克思主义学院。

 

中文和马院在射门大赛中素有渊源。前年,中文在半决赛与马院相遇,但败在了第八轮、马院皮衣哥的脚下。去年,中文与马院在决赛会师,中文老队长邹翔第一个上场,用一脚冲天炮把中文送上了亚军的宝座。

 

胡老师远程得知决赛对阵双方后,将之称为北大“左派德比”。并表示,这样的比赛,踢左踢右,是大不一样的。

 

一直在远处观战、不愿背锅的陈龙见中文杀入了决赛,拍马赶到,要第一个罚点球。余栢耀心想,陈龙这个名字,兼得陈毅和贺龙两大开国元帅的名字,一定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打马院不吃亏。于是同意了陈龙的请求。

 

没想到,陈龙忘记了当初的誓言,走了修正主义道路。先是罚球时站姿右倾,又一脚把球踢向了右边,马院门将往左一扑,将球捞了出来。

 

陈龙在众目睽睽下把球踢向了右侧


但马院同学不甘示弱,两脚爆射都从球门左侧划出球网,比分依然是0:0。

 

这时,球到了曹直脚下。剧情开始按照文章最开始那样发展,曹直用一脚偏的离谱的点球,告别了自己的青春。


这时,中文男足微信群里,对曹直的嘲讽蜂拥而至,只有胡老师淡定地说:“曹直没有骗人,他的点球确实是最强技能,因为其他技能,更弱。

 

所幸,中文有余栢耀,他连扑两球,一罚制胜。1:0,中文男足夺得了历史上第一个冠军。


赛后,心细的邓香兰发现,这次比赛之所以夺冠,就是因为邹翔和青子文两位老将没有到场。到底谁是中文男足毒瘤,各位心中自有判断。

 

赛后,所有人都很开心,中文、马院、经院、历史等队的球员纷纷与球迷们合影。正如五四体育场飘扬的旗帜所写的那样——运动,你的快乐源泉。


赛后合影,大家可以在留言中猜测此图寓意

(本图源自任贺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