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央行上海警示炒鞋风险!毒、nice等被点名,今夏最大泡沫面临破灭?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落马高官进入集中审判高潮期,对贪腐高官如何量刑?

2016-10-21 蔡如鹏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小提示:在微信最新版本中点开“中国新闻周刊杂志”公众号,设置“置顶公众号”,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更新。

近日,各地司法机关迎来了一轮对落马高官集中起诉、审判的高潮期。


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的立法精神,对贪腐官员的判决,正从“唯数论”,转变为越来越强调数额加上情节的综合因素考量。


专家指出,“数额是法院裁判的重要考量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在审理受贿案件时,法庭还要考虑当事人有没有索贿、有没有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有没有立功等等因素。”



(资料图片)白恩培受审现场。白恩培是首个被判终身监禁的省部级高官。图|新华


对贪腐高官如何量刑?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蔡如鹏
本文首发于2016年10月21日总第777期《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各地司法机关迎来了一轮对落马高官集中起诉、审判的高潮期。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国庆节前后,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申维辰、海南省原副省长谭力、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等4人先后被判处无期徒刑;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另有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局长杨栋梁被检方提起公诉。

 

而在这轮起诉、审判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刑法修正案(九)施行以来的第一例终身监禁判决。

 

10月9日,河南安阳中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死刑、缓刑二年执行。该判决同时明确,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统计,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100多名副部级以上高官中,迄今已有32人获刑,其中1人被判处死缓,9人被判处无期徒刑,22人被判处5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另有23人已受审但尚未宣判。

 

受访的刑法专家和反腐学者认为,从上述官员的判处结果看,对贪污贿赂犯罪,不再单纯以具体的数额作为定罪量刑标准,而是将犯罪的情节和数额综合作为定罪量刑标准。

 

首例“终身监禁”

 

于2014年8月29日落马的白恩培,曾担任过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等要职。河南省安阳中院的判决书显示,白恩培利用这些职务身份,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妻收受财物,共计近2.47亿元。

 

这一受贿金额,也刷新了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的新纪录。

 

此前,广西柳州中院在审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时,公诉机关曾指控朱明国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涉案金额高达2.3亿元。

 

不过,朱明国一案至今尚未宣判。在已判刑的省部级以上高官中,受贿金额最高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天津市一中院的判决书披露,周永康及其家人受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29亿元。

 

除了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外,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司法界认为,白恩培此次成为十八大后量刑最重的落马高官,与其涉案金额巨大有直接的关系。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赵秉志就此撰文说,根据相关法律条款,受贿金额在300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理论界倾向于掌握的可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受贿数额是1亿元以上,”赵秉志表示,“而白恩培受贿数额达2.4亿余元,为近年来此类案件所罕见,可以说是创下了我国迄今查处的贪污、受贿犯罪的数额纪录,其完全具备了受贿罪适用死刑要求的数额特别巨大的条件。”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以上高官中,受贿金额超过1亿元的,除白恩培外还有7人,其中已获刑的有周永康、万庆良,但两人都没有判处死刑,被判无期徒刑。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这是因为2007年最高法收回死刑复核权后,中国开始推行少用慎用死刑的司法原则。

 

事实上,在最高法收回死刑复核权之前,屡有落马贪官被处以死刑。2000年,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均被执行死刑;2004年,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200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贪污贿赂犯罪属于非暴力犯罪,司法实践中的一条规则是‘不见血,不流血’。”阮齐林说,“十八大后的落马官员未现死刑立即执行,体现出的正是我国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

 

但判处死缓后,如果减为无期徒刑、再减为有期徒刑,落马官员仍可借助减刑、假释程序逃避刑罚。针对上述情况,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5年8月29日通过了对重特大贪污受贿犯罪增设终身监禁的《刑法修正案(九)》,并于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

 

根据这一修正案,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对此,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解释说,对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特别是其中本应当判处死刑的,根据慎用死刑的刑事政策,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依法减刑为无期徒刑后,采取终身监禁的措施,有利于体现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维护司法公正,防止在司法实践中出现这类罪犯通过减刑等途径服刑期过短的情形,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2016年4月1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终身监禁适用的情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判处一般死缓又偏轻的重大贪污受贿罪犯,可以决定终身监禁;凡决定终身监禁的,在一、二审作出死缓裁判的同时应当一并作出终身监禁的决定,而不能等到死缓执行期间届满再视情而定;终身监禁一经作出应无条件执行,不得减刑、假释。

 

法律界认为,终身监禁作为《刑法修正案(九)》在我国刑法中新增设的针对严重腐败犯罪适用的,介于死刑立即执行与一般死缓之间的刑罚执行措施,被赋予了替代死刑立即执行和严肃惩治严重腐败犯罪之双重功能。

 

白恩培此次获刑,也成为首个被判终身监禁的省部级落马高官。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洁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限制、慎用死刑的大背景下,白恩培被判处终身监禁刑具有警世意义,堵住了巨贪“越狱”之路。

 

“作为我国适用终身监禁的第一案,白恩培案意义非同寻常,”任建明说,“既起到了很好的威慑作用,也对今后审判贪官具有标杆效应。”

 

白恩培案判决后仅8天,河北省保定中院即判处同样受贿超2亿元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判罚不再“唯数论”

 

这轮审判过后,十八大后落马省部级以上官员中被判刑的高官已增加至32人。

 

这32人中,除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犯玩忽职守罪外,其余31人均犯有受贿罪。童名谦也因此量刑最轻,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上述贪腐高官涉案金额从几百万到上亿元不等,量刑也基本与涉案金额成正比,即贪腐越多,量刑越重。

 

比如,在判有期徒刑的22人中,获刑最高的中石油原副总经理王永春(20年)和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郭永祥(20年)也是涉案金额最高的两人,均超过了4000万;而涉案金额较少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810万)和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854万)刑期较短,分别是12年和11年。

 

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除上面提到的周永康、万庆良、谭力、金道铭、申维辰外,还有郭伯雄、令计划、刘铁男和王素毅。其中,王素毅也是十八大后落马省部级官员中首位获刑的高官,其受贿金额为1073万余元。

 

阮齐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将涉案金额作为主要的判罚依据,裁量贪腐官员的刑期,在学界通常称之为“唯数论”。“但这种情况,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已经有所改变。”

 

据阮齐林介绍,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的立法精神,在司法实践中,法院的裁判正从“唯数论”,转变为越来越强调数额加上情节的综合因素考量。

 

“数额是法院裁判的重要考量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在审理受贿案件时,法庭还要考虑当事人有没有索贿、有没有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有没有立功等等因素。”阮齐林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注意到,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有期徒刑15年)、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有期徒刑13年)、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有期徒刑12年)等,涉案金额虽然巨大(都超过2000万元),但均获从轻、减轻处罚。

 

李东生“案发后,主动交代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多起犯罪事实,积极退缴其个人所获赃款赃物”;姚木根“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并主动交代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冀文林“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不掌握的全部受贿事实,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构成自首和立功”。

 

在这29名贪腐高官中,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受贿金额最少(283万元),但量刑却相对较高(有期徒刑17年)。

 

福州中院的判决书显示,陈柏槐同时犯有滥用职权罪,违反国有资产和土地管理有关规定,徇私舞弊,非法转让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6.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陈柏槐也是十八大后落马官员中唯一不服一审判决结果,提出上诉的高官。

 

除了已获刑的32名“大老虎”外,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统计,还有23名落马高官已“过堂”,等待宣判。

 

这23名待判贪官,涉案金额超过亿元的有4人,分别是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1.41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0.9亿)、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受贿0.8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0.896亿)、河北省委原秘书长景春华(受贿0.6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0.86亿)和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1.049亿)。这些人的落马时间大多集中在2014年至2015年间。其中,毛小兵落马时间最早。2014年4月24日,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今年1月7日,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在甘肃省兰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不过至今尚未宣判。

版权声明

1、本公号刊载的全部文章图片包括原创、翻译、改编等内容,版权一律归原作者以及出版单位所有。
2、本公号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转载:
1)提前与本公号后台联系。
2)保持文章图片完整性; 
3)不得以之盈利; 
4)完整标注文章版权信息。 
5)完整标注,来自微信公号:中国新闻周刊杂志(china-newsweek)。
china-newsweek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总第777期《中国新闻周刊》现已上市
关键词目录
人物

  候孝贤
刘德华
范伟
谭维维
黄怒波
毛大庆
陆琪
倪超
冯小刚
李岚清
郑钧
陆川
贾樟柯
俞可平
……

调查

  外滩踩踏
聂树斌
留学作假
东方之星
五常大米
信访销号
电梯危情
天津爆炸
贪二代
白雪山
假法王
传媒大学
毒跑道
电信诈骗
……

特稿

故宫
南水北调
MH370
同志圈
巅峰救援
冥王星
性别决定
活佛
复旦投毒
单身
贫穷
小三劝退师
80后离婚
虚拟饭局
……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