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随笔 | 梦想实现了,接下来做什么?

2017-01-15 余毛毛朱辉韩浩月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图|GETTY

梦想实现了,

接下来做什么?

文 | 韩浩月

朋友圈看到有人发了一句话,“还记得年少时的猛犸?”老掉牙歌词,连“猛犸”这个谐音都不好笑了。大家都是中年人,谁还总谈少年、理想、梦想这样的词?否则也太汪峰了。


但这句话启发了我,已经许久没想梦想这个词了。谈梦想,一是可笑,二是没这个必要,再附加一条,那就是容易惹人耻笑。但我不想谈,原因不是以上三条,而是,早已实现人生最大梦想的人,再谈确实没意思了。你和一位亿万富翁谈一天至少要赚五百块,有意思吗?


少年时有一个宏大的、瑰丽的、貌似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现在说起来很简单:有老婆,有个家,有俩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做份自由的职业,不用看老板脸色……说起来,这个梦想从二十年前开始已经实现了。从此人生无追求。


经常有关心我的朋友苦口婆心地劝,你还年轻,而且这么有才华,写剧本不会比××差,写小说不会比××差,说不准你还能当个导演拍部票房过亿的电影。我咋不上天呢?我就不写。就每天喝酒。就带孩子。买菜做饭。就不成名成家。混日子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小时候没混够,现在有点小资格混了,要好好地混起。


在我们身边,那些鼓励你努力的人,无非有一个目的,多挣钱,挣没有尽头多的钱。这想不能细想,想想太乏味了。有太多比挣钱、比成功有意思的事了,不能因为满足别人的期待而委屈自己,被用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挺好的,挺满足。如果自己本身就是块铁,那就更没什么说的了。


梦想实现了,接下来做点什么?这让人有点惆怅,只不过,这惆怅多少都带点得意的滋味。人生得意须尽欢,那就做点无聊的事,看蚂蚁上树——虽然找只蚂蚁现在也挺难的。钓鱼,但估计耐心还是不够,十五分钟没鱼上钩就扔竿子走人。打麻将,去小区坐满大爷大妈的麻将室里,一把赢上几枚硬币,真开心。


也不排除给自己再设立个小目标。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干不干看心情。说干了但最后没动手,就权当吹了牛了。也许开始了新追求又反悔了,这也是正常的事。人生哪有那么多必须啊,灌多了成功学鸡汤的年轻人,你们要学会反叛,要反叛就要先堕落,要堕落就要拒绝这个社会树立的成功模板。趁年轻可多在外面晃荡几年,没依靠了再去拼命也来得及。


如此,漫长的一生才显得漫长。否则,短短几十年,过得太快了是个巨大的损失。好不容易来世上一回,总得慢慢把这世界体会足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江南北大烟囱

文 | 余毛毛

长江沿线到底有多少大化工厂、大火电厂,这个数字不是普通人所能知道的,但我熟知我们这一城的烟囱。我以前住的地方楼盘高档,也是城市里稀缺的江景房,但房价并不高,为啥呢?因为小区附近有一个石化厂,厂里的三根大烟囱就是小区的背景。


以前这三根大烟囱比现在的还可怕,它们不仅冒黑烟,而且顶部总是有一大团火球在燃烧,就是三支永不熄灭的火炬,看着很骇人。市民天天吵、年年吵,终于把烟囱吵成冒白烟了。市民的心里也舒坦了一点,但对烟囱的恐惧还是有的,我一说家在某小区,就引来人家的惊叹,大伙说得多了和久了,我这脸上就挂不住了,于是就决定搬家。


人人都知道我热爱长江,写了不少关于长江的文字,这找房还得在江边找。找来找去找到了碧桂园的房,离城市远,房价便宜,我买得起。顶层临江,还有大露台,我看房的那几天雾霾重,我在露台上四下张望的时候,能隐隐看到白花花的长江,我想这就够了。可等我缴了定金,盘算着怎么装修时,站在露台上就傻了眼。那天天气可真好,能见度很高,我又看到了大烟囱,大得就像两个火山口,感觉比我的30层楼房还高不少。我问售楼员那是啥,她说前方5公里是火电厂,那些烟囱都是脱了硫的,没污染。我想把房子的定金要回来,她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一想算了,我从城市的最西边搬到城市的最东边,直线距离也就15公里,都在这两处大烟囱中间,15公里对烟算什么呢?住在看不到烟囱的房子里就觉着烟囱里的烟跟自己无关,那也就是自欺欺人。


大烟囱成了我的风向标,我能根据烟的弯曲度判定风是几级,刮的都是什么风。大烟囱的烟真多,有时天上无云,它们就能造出一朵白白胖胖的可爱的云。当然有时候也很可怕,夕阳照射着它,变成一种古怪的紫金色,让人想起《一千零一夜》里从渔夫瓶子里跑出的魔鬼。唯一让人略感慰藉的是我发现这烟总是横着飘,越过长江飘向对面的C市。我在心里面感叹,C市的人民真倒霉啊,工厂的税收我们收了,就业的是我们市的人,污染却是他们的。


为了能看清江中沙洲中的鸟儿,我买了个望远镜,顺便也望望远方的江南岸。这一看不禁惊呆,我发现C市人民也不是好惹的,因为在我望远镜的视野范围之内,居然有8根大烟囱,它们也都冒着烟,上升到天空,以云的形式缓缓渡江而来,落到我们这个城市人民的头上。这真是谁也欺负不了谁。


父母的才艺

文 | 朱辉

年底了,原家长群的“战友”聚会。谈及2016夏天,孩子们终于上大学了,大家都如释重负。终于结束了十多年苦战,这些高级伴读书童可以退役了,从此可以好好享受“后中年”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选秀节目的影响,一说起培养儿女的不易,在座各位一个个都声情并茂,有几位说着说着甚至近乎哽咽,好像在比惨,惹得其他人敲桌子提醒:“注意情绪,注意情绪!”唯独大宝的父母始终喜笑颜开,他们刚刚卖掉了市中心那套老旧的学区房,买了近郊一套风景宜人的湖景房,此时正沉浸在乔迁的喜悦中。


“比惨”环节终于结束,大家未分胜负,接着转战KTV开始飙歌。这一唱歌发现家长中居然有一流文艺人才,别人唱歌都难免破音走调,唯独大宝的父母十分专业,完全不逊于歌厅驻场歌手。如果参加《好声音》,音效设备高级一点,说不定会有一两个导师转椅子。不仅唱得好,而且曲目会得多,新歌、旧歌,韩国的、欧美的都会,甚至还会几段黄梅戏、京剧……


“我的天啊!你们孩子应该去考艺术院校。你们这么有文艺范儿,孩子能差得了吗?”一阵阵掌声过后,家长们都感慨不已。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大宝的父亲道出了他们的才艺是怎么炼成的。


当初为了孩子上省重点,他们举债高价买下了那套破旧的二手学区房。学籍办下来之后,孩子到学校住读去了,他们两口子从此就苦了。楼下是本市着名的一条宵夜街,民间艺人的演唱从每晚六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这个因素他们买房前其实已经考虑过,但想当然地以为住在11楼,离地面远,应该不打紧。殊不知地面是水泥铺设的,四周高楼也是水泥墙面,歌声在其中飘荡形成混响效果,反射到了他们这样高度的楼层,分贝值达到了顶峰,11楼可能比1楼更加喧闹。他们住进去的第一个晚上硬是彻夜难眠,光《春天里》就听了十几遍,汪峰版的、旭日阳刚版的、女声版的……这些年下来,他们自然就被熏陶成了“KTV曲库”,新歌老歌无所不会。而且抒情、摇滚、蓝调……各种风格都会来几句。京剧、越剧、黄梅戏、湖北大鼓……也略懂略懂。


“现在我们两口子饿不死了,即便单位倒闭了,也可以去给婚丧嫁娶、商铺开业演唱,以后儿子买婚房,凭我们老两口的才艺,帮他还按揭肯定没问题……”大宝的父亲骄傲地说,脸上洋溢着民间艺术家的自信。


大家听得哈哈大笑,好几位笑得眼泛泪花,本场比惨冠军终于有了得主,毫无异议就是大宝的父母。并且大家商议后决定,以后家长群举办类似的聚会,要带上各自的孩子,他们旁听一下大有好处。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贴标签
是门技术活儿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死线综合征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女汉子是条不归路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蓝瘦香菇


china-newsweek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