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荷尔蒙的味道

2017-02-18 青丝 肖遥 闫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插画 | 肖振铎

荷尔蒙的味道

文|青丝

离情人节还有一周,空气中就已洋溢着荷尔蒙的味道。附近的花店已经进入促销模式,开始循环播放席琳·迪翁的《如果足够爱》,以一种隐晦的方式,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嘉年华的入场券。


经济学家曼昆曾文绉绉地说:送礼是个奇妙的习惯。鲜花、巧克力、烛光晚餐,即为情人节的三要素。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于这种暧昧氛围下,烛光晚餐与情人之间,形成的并不是简单的饮食关系,而是一种媒介,一剂浮动在空气里的蒙汗药,可以造成一种“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的梦游效果。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就如印度古诗集《梨俱吠陀》所说:“人的愿望各式各样,木匠等待车子坏,医生盼人跌断腿,婆罗门希望施主来……”由于情人的关系亲疏有别,诉求各异,温情的背面,也有可能是暗战和博弈。曾有酒吧在情人节前夕拉出一条横幅广告:“情人节到了,别便宜了那小子。”就用直白的大实话,道出了心理学术语“心理钱包膨胀”的实质。至于这种膨胀,既可以是施者,也可以是受者。膨胀程度则视各自体内不安分的荷尔蒙指数而定。


我早年有位同学,为了追求心仪的女生,硬是啃了两个月的馒头,用省下来的生活费买了一双名牌运动鞋,于情人节这天送给对方。很多年后,我都不能忘记他蹲下身子为“女神”系鞋带,兴奋得满脸通红的神情。最近被刷屏的一对80后夫妻,丈夫在送给妻子的玫瑰花里塞入了15万元现金,并且嫌盒子不够大。也很黄很暴力地诠释了“要想挨着女神睡,就不要嫌玫瑰贵”的网络流行语。


这样的隐秘交换,很像我童年时玩的钓青蛙游戏:我读书的学校周围,到处是池塘和菜地,课余随便找根细长竹子,上面绑一个用大头针弯成的钩子,将一只小蚱蜢穿在钩子上。然后人站在池塘或菜地边,不停上下晃动竹竿,令蚱蜢像是在跳动。这时就会有青蛙上当,从草丛里跳起来一口咬住蚱蜢,于是就被钩住了……实际上,这种男女之间面对诱惑时的内心骚动,茨威格在他的几部小说中曾有过很细致的描写,并有着相当精辟的论述:“内心里固而已有准备,遇到任何有力的进攻就会立刻委身相从。”


我有时想,可能这也就是终生未娶的柏拉图、康德、叔本华、尼采等人成为哲学家的原因。已故的影星罗宾·威廉斯曾经说过:“上帝给了男人上半身和下半身,但血液却一次只够用一处。”当一个人能想明白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没有余力再想其他了。


你是我的“第一好”

文|肖遥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生活最大的误解就是,全天下的夫妻都像我爸妈,他们彼此是对方的“第一好”。


生活逐渐呈现出的残酷真相是:现实婚姻里,大多数夫妻不是“第一好”,甚至连第二好第三好都谈不上,所以,各种鸡汤文乘虚而入,从技术层面对千疮百孔的婚姻指手画脚:“怎样抓住老公的胃,从而抓住他的心”“再爱,也不能为他做的事”“请嫁给一个让你增值的男人”……这些现代急功近利的成功学幸福学里有着肤浅的套路,隐藏着婚姻最低级、最现实、最粗鄙的组合方式:彼此把对方巧妙地工具化,然后就这么互相利用和制衡一辈子。如果套用这些鸡汤方程式,我爸妈一样也沾不上,放我家的话,这些标准化公式甚至要反过来看才对劲儿。


与其说我爸爸很会做饭,不如说我妈妈受不了灼热的厨房,所以我爸被练出来了,因此在我家,我觉得男人做饭是天经地义的,当爸爸的,就是该给全家烧鸡、烧鱼……做好吃的,我爸爱干净,只要在家,就会手脚不停地打扫擦抹,连花花草草也会被擦得亮晶晶的。至于所谓女人最应该做的煲汤洒扫之类,我妈半点儿也不擅长,如果非要和做家务扯上的话,我妈这个老牌大学生只擅长做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我小时候,我家总是显得好像“很有钱”,因为我和我姐总是穿着最时尚的衣裙,其实那些都是我妈用5元钱一米的绵绸自己设计剪裁的。我再大些,发现我家和其他人家完全不同的地方在于,别人家的家具都千篇一律,而我家的家具都特别“合适”和有个性,因为我家家具都是我妈设计的,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我妈早就是个生活美学专家了。


其实,我也不相信一个人能完全迁就某人一辈子,奉献给某事业一辈子,除非是他们真正喜欢的、感兴趣的、对他们极具吸引力的人和事。我爸爸妈妈能一直“第一好”,如果用现代心理学去分析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彼此欣赏且互相有吸引力,能玩儿到一块儿。还记得小时候一次春游,我爸妈带了全楼十六七个孩子,年龄跨度从5岁到15岁,翻山越岭去远足,到一个距离厂区十几公里外的人工湖玩耍……放在现在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安全、责任、费用等等这些成年人必须考虑的任何一样问题,都足以中止这场冒险,当年,我爸妈简直就是带着孩子们回梦幻岛两个彼得潘。


情人节到了,如果说情人有模板的话,大约像我父母这样,至少是对方的“第一好”。

插画 | 肖振铎

生活里的暗流

文|闫晗


在一个自媒体公众号上看见了她的留言,头像和名字都是熟悉的,括号中还有朋友两个字,微信居然有这样贴心的功能是她没料到的。公众号数十条留言中的一个,被点了18个赞。那是一条很长的留言,第一句话就让我很吃惊:“刚刚渡过了情感难关……”


我们最近一直有往来,虽不见面,但在各种通讯工具里几乎天天说话,交流过大大小小的事情,朋友圈也有各种互动,然而,我对她的难关一无所知。重新进入她的朋友圈,只看到鲍勃·迪伦的书、盛开的牵牛花和落了一地的银杏果。


她大约并没有跟任何人讲这件事,这倒像她一直秉持的价值观:一个成熟的人跟同事、朋友倾诉家事,并无任何益处,反倒是有风险的事情。宣泄情绪是无意义的,对解决问题并无帮助。


她一直过于文艺,希望大家是冷冷淡淡的君子之交,诉说不如意和生活中的一地鸡毛并不美好,只是给他人带来负能量。我只在很偶然的一次,听她抱怨过前一天晚上喝醉的老公。那时她的情绪尚未平复,在谈论了一些电影、旅行之后突然不紧不慢地诉说起来。凌晨1点,她在地铁口找到醉醺醺的他,处于失控的状态。大约谁都会突然失控吧,失控会增进彼此的了解。我当时说,对于别人的情感与生活,做过多介入和解读都是不合适的。


F也看到了那条留言,跟我说起,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旁边的另一人随口问道:难道她离婚了?我吓了一跳,赶忙为她辩解:不会不会,婚姻里总有许多的坎,度过了会增进了解。


我并不知自己为何这样慌忙地去解释,竟像要维护自己的名誉一般。大约现实中,一个三十岁女人遇到什么难关都有可能,生活比戏剧还要出人意料,偶像剧频道一下变成了《法制进行时》。离婚的人也不少,原因多种各种:老公出轨、被家暴、发现老公是gay……


年轻时以为这些只是都市报上的狗血新闻,却慢慢发现它们发生在认识的人身上。当事人并不会倾诉,只在社交媒体露出些微蛛丝马迹,当诸多痕迹凑在一起,不经意拼凑出一个完整故事的时候,突然觉得骇然,这超出了我对世界的认识,缺乏理解也就无从开解别人。也许她们也并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询问以及安慰。最终每个人都找到了解决途径,无论是不是最优的,太阳依然照常升起,朋友圈里依然PO出新的照片,美食、华服、健身、旅行。


人生大约就是不断升级打怪,然后坚强地生活下去。没有遇到狗血事故的人,可能是幸运,也可能只是没有轮到。只有在一些心理学的公众号留言区、电视情感秀节目里,才会看到许多平时隐藏起来的暗流,一个看不见的底层世界。


终于,还是微信问了她一句,最近有什么难题吗?她模糊地“嗯”了一声,没有否认,但也没有将话题扩展开来,含糊地表示算是解决了吧。我说,那就好。她猜到我看到了留言,发送评论的时候,脑海里也闪过:不会那么巧被熟人看到吧?然而世界真的好小。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我有可能过了个假年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都是为你好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把早退玩成私奔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梦想实现了,接下来做什么?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随笔 | 荷尔蒙的味道

随笔 | 荷尔蒙的味道

2017-02-18 青丝 肖遥 闫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插画 | 肖振铎

荷尔蒙的味道

文|青丝

离情人节还有一周,空气中就已洋溢着荷尔蒙的味道。附近的花店已经进入促销模式,开始循环播放席琳·迪翁的《如果足够爱》,以一种隐晦的方式,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嘉年华的入场券。


经济学家曼昆曾文绉绉地说:送礼是个奇妙的习惯。鲜花、巧克力、烛光晚餐,即为情人节的三要素。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于这种暧昧氛围下,烛光晚餐与情人之间,形成的并不是简单的饮食关系,而是一种媒介,一剂浮动在空气里的蒙汗药,可以造成一种“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的梦游效果。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就如印度古诗集《梨俱吠陀》所说:“人的愿望各式各样,木匠等待车子坏,医生盼人跌断腿,婆罗门希望施主来……”由于情人的关系亲疏有别,诉求各异,温情的背面,也有可能是暗战和博弈。曾有酒吧在情人节前夕拉出一条横幅广告:“情人节到了,别便宜了那小子。”就用直白的大实话,道出了心理学术语“心理钱包膨胀”的实质。至于这种膨胀,既可以是施者,也可以是受者。膨胀程度则视各自体内不安分的荷尔蒙指数而定。


我早年有位同学,为了追求心仪的女生,硬是啃了两个月的馒头,用省下来的生活费买了一双名牌运动鞋,于情人节这天送给对方。很多年后,我都不能忘记他蹲下身子为“女神”系鞋带,兴奋得满脸通红的神情。最近被刷屏的一对80后夫妻,丈夫在送给妻子的玫瑰花里塞入了15万元现金,并且嫌盒子不够大。也很黄很暴力地诠释了“要想挨着女神睡,就不要嫌玫瑰贵”的网络流行语。


这样的隐秘交换,很像我童年时玩的钓青蛙游戏:我读书的学校周围,到处是池塘和菜地,课余随便找根细长竹子,上面绑一个用大头针弯成的钩子,将一只小蚱蜢穿在钩子上。然后人站在池塘或菜地边,不停上下晃动竹竿,令蚱蜢像是在跳动。这时就会有青蛙上当,从草丛里跳起来一口咬住蚱蜢,于是就被钩住了……实际上,这种男女之间面对诱惑时的内心骚动,茨威格在他的几部小说中曾有过很细致的描写,并有着相当精辟的论述:“内心里固而已有准备,遇到任何有力的进攻就会立刻委身相从。”


我有时想,可能这也就是终生未娶的柏拉图、康德、叔本华、尼采等人成为哲学家的原因。已故的影星罗宾·威廉斯曾经说过:“上帝给了男人上半身和下半身,但血液却一次只够用一处。”当一个人能想明白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没有余力再想其他了。


你是我的“第一好”

文|肖遥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生活最大的误解就是,全天下的夫妻都像我爸妈,他们彼此是对方的“第一好”。


生活逐渐呈现出的残酷真相是:现实婚姻里,大多数夫妻不是“第一好”,甚至连第二好第三好都谈不上,所以,各种鸡汤文乘虚而入,从技术层面对千疮百孔的婚姻指手画脚:“怎样抓住老公的胃,从而抓住他的心”“再爱,也不能为他做的事”“请嫁给一个让你增值的男人”……这些现代急功近利的成功学幸福学里有着肤浅的套路,隐藏着婚姻最低级、最现实、最粗鄙的组合方式:彼此把对方巧妙地工具化,然后就这么互相利用和制衡一辈子。如果套用这些鸡汤方程式,我爸妈一样也沾不上,放我家的话,这些标准化公式甚至要反过来看才对劲儿。


与其说我爸爸很会做饭,不如说我妈妈受不了灼热的厨房,所以我爸被练出来了,因此在我家,我觉得男人做饭是天经地义的,当爸爸的,就是该给全家烧鸡、烧鱼……做好吃的,我爸爱干净,只要在家,就会手脚不停地打扫擦抹,连花花草草也会被擦得亮晶晶的。至于所谓女人最应该做的煲汤洒扫之类,我妈半点儿也不擅长,如果非要和做家务扯上的话,我妈这个老牌大学生只擅长做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我小时候,我家总是显得好像“很有钱”,因为我和我姐总是穿着最时尚的衣裙,其实那些都是我妈用5元钱一米的绵绸自己设计剪裁的。我再大些,发现我家和其他人家完全不同的地方在于,别人家的家具都千篇一律,而我家的家具都特别“合适”和有个性,因为我家家具都是我妈设计的,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我妈早就是个生活美学专家了。


其实,我也不相信一个人能完全迁就某人一辈子,奉献给某事业一辈子,除非是他们真正喜欢的、感兴趣的、对他们极具吸引力的人和事。我爸爸妈妈能一直“第一好”,如果用现代心理学去分析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彼此欣赏且互相有吸引力,能玩儿到一块儿。还记得小时候一次春游,我爸妈带了全楼十六七个孩子,年龄跨度从5岁到15岁,翻山越岭去远足,到一个距离厂区十几公里外的人工湖玩耍……放在现在来说,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安全、责任、费用等等这些成年人必须考虑的任何一样问题,都足以中止这场冒险,当年,我爸妈简直就是带着孩子们回梦幻岛两个彼得潘。


情人节到了,如果说情人有模板的话,大约像我父母这样,至少是对方的“第一好”。

插画 | 肖振铎

生活里的暗流

文|闫晗


在一个自媒体公众号上看见了她的留言,头像和名字都是熟悉的,括号中还有朋友两个字,微信居然有这样贴心的功能是她没料到的。公众号数十条留言中的一个,被点了18个赞。那是一条很长的留言,第一句话就让我很吃惊:“刚刚渡过了情感难关……”


我们最近一直有往来,虽不见面,但在各种通讯工具里几乎天天说话,交流过大大小小的事情,朋友圈也有各种互动,然而,我对她的难关一无所知。重新进入她的朋友圈,只看到鲍勃·迪伦的书、盛开的牵牛花和落了一地的银杏果。


她大约并没有跟任何人讲这件事,这倒像她一直秉持的价值观:一个成熟的人跟同事、朋友倾诉家事,并无任何益处,反倒是有风险的事情。宣泄情绪是无意义的,对解决问题并无帮助。


她一直过于文艺,希望大家是冷冷淡淡的君子之交,诉说不如意和生活中的一地鸡毛并不美好,只是给他人带来负能量。我只在很偶然的一次,听她抱怨过前一天晚上喝醉的老公。那时她的情绪尚未平复,在谈论了一些电影、旅行之后突然不紧不慢地诉说起来。凌晨1点,她在地铁口找到醉醺醺的他,处于失控的状态。大约谁都会突然失控吧,失控会增进彼此的了解。我当时说,对于别人的情感与生活,做过多介入和解读都是不合适的。


F也看到了那条留言,跟我说起,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旁边的另一人随口问道:难道她离婚了?我吓了一跳,赶忙为她辩解:不会不会,婚姻里总有许多的坎,度过了会增进了解。


我并不知自己为何这样慌忙地去解释,竟像要维护自己的名誉一般。大约现实中,一个三十岁女人遇到什么难关都有可能,生活比戏剧还要出人意料,偶像剧频道一下变成了《法制进行时》。离婚的人也不少,原因多种各种:老公出轨、被家暴、发现老公是gay……


年轻时以为这些只是都市报上的狗血新闻,却慢慢发现它们发生在认识的人身上。当事人并不会倾诉,只在社交媒体露出些微蛛丝马迹,当诸多痕迹凑在一起,不经意拼凑出一个完整故事的时候,突然觉得骇然,这超出了我对世界的认识,缺乏理解也就无从开解别人。也许她们也并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询问以及安慰。最终每个人都找到了解决途径,无论是不是最优的,太阳依然照常升起,朋友圈里依然PO出新的照片,美食、华服、健身、旅行。


人生大约就是不断升级打怪,然后坚强地生活下去。没有遇到狗血事故的人,可能是幸运,也可能只是没有轮到。只有在一些心理学的公众号留言区、电视情感秀节目里,才会看到许多平时隐藏起来的暗流,一个看不见的底层世界。


终于,还是微信问了她一句,最近有什么难题吗?她模糊地“嗯”了一声,没有否认,但也没有将话题扩展开来,含糊地表示算是解决了吧。我说,那就好。她猜到我看到了留言,发送评论的时候,脑海里也闪过:不会那么巧被熟人看到吧?然而世界真的好小。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我有可能过了个假年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都是为你好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把早退玩成私奔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梦想实现了,接下来做什么?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

Read more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