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街拍:超短小热裤包不住妹子的丰满肉臀

成长记录|87岁香港实业家陈更:叶落归根用行动回报家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随笔 | 我谈恋爱了,你啥反应?

2017-03-11 肖遥 闫晗 刘诚龙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插画 | 肖振铎


我谈恋爱了,你啥反应?

文 | 肖遥

有孩子的人都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从小到大会问很多异想天开奇形怪状的问题,而你,必须装作一点儿也不奇怪,回答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说实话,我家小孩小时候问的问题,我基本上能糊弄着回答,虽然有时候问得没水平,答得也不耐烦,比如,问:“为什么晚上月亮会跟着每个人走,为什么白天太阳把能占的地方都占了。”答:“月亮真是个没立场的家伙,太阳也真不是个省心的东西!”


孩子大了以后,不太好糊弄了,人家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学了声光电力还有各种反应,经常自带外挂,多数情况下,我不再敢嘲笑她的智商和理解力,相反,被她抓住我胡说八道的次数越来越多,并且用现代科学的那种横扫一切怪力乱神的攻击性力量来纠正我,我只好用“人家是文科生嘛!”这个挡箭牌抵挡。后来,我寻思着反正已经威严扫地啦,不如胡喷到底了。


昨天我家那个青春期孩子问的问题是“如果家长知道孩子谈恋爱了,一般会有什么反应?”


我开始还准备用社会学的知识认真对待,我说:“那得界定这个小孩的爹妈是什么年代的。如果是姥姥爷爷那个年代的,大约会问‘城里的,还是农村的?’再晚几年,也就是你姨婆问你小姨,大约会问‘有房没?有车吗?’”小孩对我的回答,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自从小孩长大以后,别的没学好,这种家传的鄙夷神情学得会会的。


小孩并不想破坏聊天气氛,善意地掩藏了这鄙夷,给我面子继续聊。“你们会问这一代什么呀?”我不假思索地说:“男的女的?”小孩眼睛瞪大大的,一副“I服了YOU”的表情,这个表情我很受用,有种击败了全国98%家长的错觉。


每当我在娃面前卖弄,喷得五马长枪,而她终于流露出佩服的表情时,就是我老人家最满足的时刻,话题会图穷匕见,她问:“要是你,你会问啥?”我脱口而出:“咋才谈?我以为你早就谈了呢!长这么大了,连个恋爱都没谈过,好意思不?”娃彻底无语了,用看奇葩的眼神斜觑我。


我开启了吹牛模式,我说:“其实呢,我这样的爹妈一点儿也不奇葩,现代科技发展的太快了,到你娃那一茬,问你孙子的时候,问‘男的女的’早过时了,他们会问:‘是人,还是机器人?’或者‘百分之多少的人?’到那时候,人和机器人的差别已经不大了,有些人讨厌天天保养皮肤化妆整容啥的,干脆换成人工皮肤,有人嫌弃自己腿粗,换了人工大长腿,胸以下全是腿……”


“当然了,未来是个多元化的世界,肯定有人并不喜欢这种标准化审美,说不定你孙女领回来一个安装了仙人掌做手掌的男友,他未来的泰山大人很不喜欢,因为你女婿喜欢的手掌是菊花,而你女儿喜欢兰花手,你那可怜的准孙女婿,为了讨好未来的丈母爹娘,忍痛将一只手换成菊花,一只手换成兰花,挥舞着进了家门……”


看到她已经听傻了,我也攻其不备:“如果是这样,作为长辈的你,知道孩子谈恋爱了,会问些什么呢?”


八卦干货

文 | 闫晗

搭了同事A的车上班,路上为缓解沉默的尴尬,自然要有一搭没一搭的没话找话。午饭时跟B说起早上跟A一起来的,她立即摆手表示知晓:我听说了,A一到办公室就告诉我们了,还说起你家的房子是多少钱一平买的来着,那会儿买真值。我吃惊了一下下,心想:这姑娘嘴真快。在众多的谈话中,单单挑出这一条“干货”来作为集体的谈资。


从前有一阵我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第二天上班,还没开口,就有人知道你昨天晚饭吃了什么。有无数耳聪目明却悄无声息的卧底存在。尽管这些事情并无意义,那些说别人事情的人也不过是没话找话,在寻找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稳妥的话题。只是你跟一个人不经意提起的事情,就如同发了朋友圈,要做好被所有人知道的准备。人群中没有秘密,很多人通过分享八卦来拉近另一个人的距离,越是“干货”的八卦越能显出诚意与亲密来。


是的,我也知道W最近买了十万一平的学区房,虽然W不可能直接告诉我,我们的交情还没到那个程度,而我也不会主动打探这些。可知道的一个或几个人得知这一信息后,会啧啧感叹着传播开来,夹杂着羡慕嫉妒唏嘘——房产是重要的八卦内容,人人都有话可讲,每个人都会感慨自己的时运不济,而别人得到的却似乎永远毫不费力。


有一次,L分享了自己在职场遭遇的波折,L不知道的是:小白如我,之前也已经在别处听过多个版本,真假难辨,当事人并不太在意的事情,却有很多人兔死狐悲,为之愤愤不平。


我基本不过问朋友的收入状况,但我们老家的长辈见第一面就会单刀直入地打探。某一天,熟识女同学的老公来我家,我妈简单跟人聊了几句,就知晓了当初他怎么追的我同学,现在他俩谁挣钱多……我认识他们俩将近十年,还经常走动,对这些一无所知。


而我最好的朋友两口子的收入和家庭投资情况,是在另一个同学家里听说的,同学的父母和那位朋友的父母是同事,他们在老家路上的仅有的几次偶遇,彼此交流过近况,全是干货。退休了的他们还互通有无,交流了办公室别的同事家里孩子的情况,而那几个“孩子”,我恰巧都认识。


这些刷新出的信息倒并不让我惊讶,小城的八卦网络向来非常密集,打听以及自我暴露经济状况都是一种风气。不过,当那位阿姨说起她还知道我妈家的具体位置,哪个单元哪个楼层。每天晚上散步的时候经过楼前的马路,看到某个特定的窗户,如果没有亮灯,她就做出判断:一定是没在家,到北京带外孙子去了。她只是在十几年前,我还中学时上门接过一次在我家写作业的她女儿,就有如此惊人的记忆力,真乃当代福尔摩斯啊。

插画 | 肖振铎

微友王哥

文 | 刘诚龙

“群发无须回复:我朋友圈第一条是专一为您写的,如果您方便,请转发到您的朋友圈,若不方便转发,也不要紧。最后一次骚扰,以后不再这样玩了。”


这是干吗呢?这是哥们最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这是他最后一次这样玩,之前无数次怎么玩的呢?——“兄弟,链接朋友圈,便是我朋友(酒肉朋友外,新近始有等次低两档的朋友:微信朋友),就一次,别嫌烦。”“哥们我准备做微信号了,请关注我二维码,不见不散。”……


这真是一个好文人,写的强奸广告,也蛮像情书。您看,最后的最后一次,按政治术语言,是最后通牒;按情书分类,是绝交信,却也写得这么含情脉脉,文质彬彬。真是好文人。说来这兄弟,是某诗歌刊物(省级的)总编室主任,哎呀,怎么不亮出身份来呢?我是县处级小报的,这微信朋友是省级啊,省级高处级两级,不能按两倍计,得按两次方算。


这位微信朋友,在我朋友圈有日了,算来友谊深厚,半个月了,没对我嚷嚷着要拉黑你,这微信感情,不算海枯石烂,得算手枯机烂吧——手枯是这样的:新闻说,某美眉除夕夜抢红包,一夜间,手指僵直,进医院了;机烂是这样的:亲身体验,哥哥我去年内流年不利,一年间,烂了三部手机。


你若玩微信,一天不遇到十条这样的帖子,你就不是玩微信的人。这回我要说的,是微商文案团的帅哥一枚(至少头像是),原文照抄,他给我发的帖子是这样的:


“你好,我是王哥,若你觉得我对你有价值,请到我朋友圈点赞评论。我将抽取最左一列点赞者,每人发个小红包。同时请把你的职业和所在城市告诉我,我做备注,方便以后沟通合作。如果明晚22:00还没有回复,我将默认互删。”


我们省级大刊的总编室主任,是学王哥的吧。精神学到了,皮毛没学到,看我们王哥,威逼利诱,就简单一段,主任废话那么多。“到时还不回复,我就默认互删。”王哥,您是谁啊(抱歉,我得多个心),是汉哀帝么?对不起啊,我是没患龙阳之癖的纯爷们,22:00夜,我就不来了;您若是武则天,多好,我一定20:00准时到,可惜王哥您不是武则天。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艺考记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高情商的菩萨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荷尔蒙的味道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我有可能过了个假年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