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李阳英语“搞疯”的他,又把感恩教育“弄哭”了

2017-06-21 王珊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许多人都在微博、微信群或朋友圈看过下面这条视频:4000多名小学师生,在操场上集体失声痛哭。场面不仅壮观,甚至还有点惊悚。


演讲者到底是谁?他又如何能登上小学讲台,用这样煽情而毫无理智的语言,将孩子们洗脑洗得涕泗横流?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后发现,这个江湖人称“欧爸”的演讲者果真不简单,是一个“能量级别最高的大师级教育家”欧阳维建。他在幕后推广李阳的疯狂英语多年,之后走上前台。如今,他的官方介绍是著名教育家、演讲家、北京名师课博会教育联盟主席、“少年演讲家”总教练、“合格父母考级”首创者和总策划、中央教科所全国校长发展学校特聘教授……


伴随着声望与“能量”越来越大,他的财富也在增长。当然,他认为,这是因为他的教育,有这样的价值。



“欧爸”:把李阳英语“搞疯”

的他,又把感恩教育“弄哭”了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珊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21日总第809期《中国新闻周刊》  

 

4000多名师生在烈日暴晒的操场上集体痛哭,这一情景发生在山西朔州实验小学。为他们“催泪”的,是“能量级别最高的大师级教育家”欧阳维建。在网络视频时代,人们几乎每天都有机会围观各种“奇葩”,无论它发生在多么偏远的角落里。这段长度3分钟左右的“秒拍”视频一流传出来,欧阳维建就被看做是在对小学生搞“洗脑营销”。

 

那天是5月10日,53岁的他站在两把拼在一起的椅子上,用湖南口音的普通话带着哭腔喊:“在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的母亲是最伟大的,就是我们中国孩子的母亲……”这次演讲的主题是“感恩”,欧阳维建教育孩子们“要忍受母亲的脾气”。事后有报道说,这场应校长邀请而作的讲座收取了5万元的费用。

 

这位平时自称“欧爸”的人上一次出镜是近20年前的事了。在由张元导演的纪录片《疯狂英语》中,作为总指挥的欧阳维建只有一个镜头:拿着大喇叭,吆喝着几个工作人员如何发票和控场。那时候,他的普通话和今天一样不标准。那部影片后来获得了米兰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片子的主角是李阳——虽然欧阳维建是那个让英语“疯狂”起来的人。

 

当年,这位幕后策划者还不叫“欧爸”。 




“催泪视频”传播出来并受到质疑过后没两天,欧阳维建组织的“第五届中国父母教育培训大会”如期举办,而且是在首都北京。“我很感动,没有一个人提出退课。”面对外界的质疑,欧阳维建并不逃避,也看不出有什么压力。“很多人给我发了红包,说百分百支持我。你们千万不要去跟那些言论争吵,那是他们不了解欧爸。”按照他的说法,最近已经有100多家媒体联系过他,除了网络媒体之外,他基本上都做了回应。这位曾经做过中学副校长的人说,他不喜欢网媒。

 

位于北京昌平区定福皇庄的碧水大厦在北四环外近20公里的郊外,走进碧水大厦一层的报告厅,很多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其实,用不着欧阳维建的“催泪教育”,这里刚刚装修完,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装修材料散发出的气味直辣眼睛。而工作人员仍坚持认为,“大家都被欧爸感动了”。课程进行了半天以后,就连欧阳维建也受不了装修材料的刺激,他建议把上课的场所转移到户外。

 

这个冠有“中国”两字的“大会”吸引了50多位参会者,这些来自北京、河北、山东等地的学员大多数都是成人,也有不少人带了孩子过来。他们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身穿绿色的队服,左手拿着笔记本,右手握着圆珠笔,这些都是统一配备的。学员之间互相称为“家人”,不管老少,都恭恭敬敬地尊称他们的教师为欧爸。

 

这个称呼放在欧阳维建身上似乎相当合适在这里,他像一个权威的大家长,被所有人仰望着,底下的学员就像一年级刚入学的小朋友,跟着欧爸一遍遍地比划着手势、喊口号、鼓掌、复述他的话,嘴形时不时作出夸张的表情,就连呼吸都要听老师的控制。

 

讲台中央的欧阳维建习惯于发号施令。“你们一句句跟着我一起读”“你们要把这些都记在本子上”“重点的要用红色划出”……一场讲座下来,本来短短20分钟就能讲完的内容,却因为重复、背诵能够讲一个上午。讲到兴奋的时候,欧阳维建会配上几个动作,比如,佯作跑步的姿势在讲台上来回跺步,这很难跟讲课的内容联系起来。唯一的解释是,他曾经是个体育老师。

 

欧阳维建显然很满意他的授课,他会问,“以前是不是没有听过?”“那要不要感谢一下欧爸?鼓个掌!”或者会鼓励学员配合“哇”的声音做出夸张的表情。课程中还设计了很多仪式,例如,听课之前,要在教室门口朗诵公司提供的“爱的誓言”;每个人入场的时候都要大喊一声“早上好”,然后互相击掌。这句话即使在晚间的课堂上也适用,据说它的意思可以是“早上欧爸的课早好”。

 

学员以地域被分成6个社区,每个社区七八个人。所有学员都自称是“朋友介绍来的”。第一社区有5个人来自同一家保险公司。在休息的时候,他们还在一起探讨保险业务。小组长是30岁出头的李慧(化名),她说自己曾经是名英语老师,最早接触欧阳维建也是朋友引见的。“我是有教育情怀的,最近几年内,我所在的学校有4个孩子跳楼。欧爸则能够救他们。”讲这些话的时候,李慧会掉眼泪,同时用眼睛瞄一下周围人的反应。“我信仰欧爸,他的理论太好了。”

 

每次讲课的时候,李慧都会大声跟着欧爸复述课程的内容鼓掌、叫好,这对身边的人显然起到了带动作用,他们也会跟着喊口号。休息吃饭的时候,她将5岁的孩子揽过来做“教具”。

 

李慧负责北京区的招生,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她说自己仅是一个欧爸理论的受益者。“他真心挽救了很多孩子的家庭和生命。欧爸对弟子的培养特别用心。很多人是从悬崖边上被拉回来的。单凭这一点,他做的事情是值得敬仰的。他就是想唤醒父母,想把自己的思想传承下去。”

 

欧阳维建否认他的课程是传销式的,他列举了传销的三个特征——非法、廉价产品、限制人身自由。“我们是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对孩子和父母进行专业的教育服务,通过培训获得报酬是合情合理的。没有强迫,也没有其他非法行为或者过分商业化倾向,都是在社会认可的情况下从事的。我们做的是关注孩子和父母的心灵成长。”

欧阳维建演讲时的习惯动作。图|受访者提供 




讲课的过程中与学员合影,是欧阳维建最大的爱好。在他广州的公司总部,这些照片被放大到50英寸或者更大,装饰在上千平方米的办公区里。如果不是有办公桌椅摆设在这里,这家公司更像是他的个人图片展。位于视觉中央的欧阳维建保持着拍照时标准的表情:抿着嘴笑,眼睛睁得很大。

 

最醒目的是一张巨幅合影,横跨一个过道的三段墙面,照片上数千人同时双手竖起大拇指,身着黄色衣服的是公司的教育专员,穿红色衣衫的是孩子,他们的父母则穿着绿色衣服。“红色代表积极和活力,绿色代表和谐和希望,黄色是太阳的颜色,代表崇高和辉煌,我们希望像太阳一样,温暖家长和孩子。”

 

欧阳维建用手指着照片,颇为得意,“这个拍起来可不容易,你看,放大了还这么清晰。” 假如你在拍摄现场,一定会听到在照片定格的那一刻,他们喊的口号——“倒过来!”

 

在做疯狂英语和赏识教育两个项目的幕后推手多年之后,欧阳维建走向前台,自创了一家名为“广州倒过来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机构。这家简称为“动能教育”的公司的主页显示,其致力于优质教育、文化成果的研发和传播。旗下有名师课博会、少年演讲家、合格父母考级、幸福教师考级4项业务。在这里,每种业务前面都被冠以“中国”“领袖品牌”等字眼。

 

“倒过来”是欧阳维建教育的主要理念,他说,“动力和能力的根源在父母,父母教育是培根教育,教育的起点和关键是教育好父母。”简单说来,倒过来即是“将缺点变优点的意思”。

 

欧阳维建特意为此设计了一套专门的连续动作,他还亲自做示范,拍摄了动作分解照片,挂在公司的墙上。看到这些复杂的步骤,大多数人只会记得一项指令,喊口号时要“用丹田之气”,要领是:小指朝上,拳眼相对,回收小指,翻转拳眼,伸出大拇指。

 

在欧阳维建的“字典”里,小指代表缺点、短处、不足等一切不愿看到或者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象征着阴暗、自卑、失败和悲伤;大拇指则表示优点、长处、潜力等一切积极、快乐和愿意看到和希望发生的事,象征着阳光、自信、成功和喜悦。“疯狂英语是能力教育,提升孩子学习的能力;赏识教育是动力教育,挖掘孩子学习的动力。我觉得只有能力没有动力是不行的,两者要结合起来。我现在有了自己的理念和思想。”

 

“能量”是欧阳维建经常提及的词汇。在这家公司,欧阳维建的能量级别最高。这可以从公司严格的讲师级别设置中略窥一二。按照能量级别,讲师分为预备级讲师、讲师、名师新秀、名师、大师。除了大师之外,每个级别又分成三级,讲师的晋级主要根据演讲场次的数量,以及听课教师对质量的把控。欧阳维建位于塔尖之上,整个公司里大师只有他一个人。“欧爸演讲的时候能够形成巨大的能量场。”公司的讲师张世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司按照“能量的阶级”划分,有时候听课的家长觉得其他讲师的课比欧阳维建讲得还好,就会有工作人员解释,“欧爸能量太大,层次高,因为我们层次低,所以理解不了。”

 

“我就是个传奇,我的经历太传奇了,我又有理想和追求。我自信有足够的能量去拯救更多的家庭和孩子。”即使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欧阳维建也处于演讲者的状态。“站在讲台上,我觉得自己充满了使命感。”他的声音回荡在一家安静的咖啡厅里。 




欧阳维建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湖南,他是在捡牛粪、掏鸟窝的乡村长大的。兄妹五人,日子很苦。父亲脾气暴躁,崇尚棍棒教育,哪怕是炉火烧得不均匀,都会挨上一顿暴打。欧阳维建常常将这种压抑转移到弟弟妹妹身上,“家里形成了老大打老二,老二打老三……老五最受气的景象。”他经常提起这段日子。他的五弟后来进了监狱,他将原因归结为家庭教育的问题。

 

欧阳维建不避讳谈论自己的自卑。他说,李阳曾多次试图将他推到台前,都被他拒绝了。“我普通话很差,内心不敢。”早年在湖南株洲一中当副校长的时候,学生曾经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做“叫鸡公”。这个绰号的得来,是因为他在全校大会上把“教职工”这个词的发音读成了“叫鸡公”。

 

“他一直在自卑、压迫中成长,这种结果不是爆发,就是灭亡——他是爆发。”和欧阳维建一同推广疯狂英语和赏识教育多年的动能教育副董事长魏建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李阳曾经也是极度自卑的人,两个人碰到一起,就会极度地张扬。”

 

后来,在少年演讲家的课程中,欧阳维建把训练营的孩子带到街头,在陌生人面前背诵课程里的内容,比如说应该如何去爱。他会先去做个示范,跑到陌生人身边,说“你能不能听我的演讲”,很多人会说他是神经病,但他不在意。跟随欧阳维建的孩子看到了,也会去模仿,直到有人接受他们的请求。“这就是生命的趋同性,不是看你怎么讲,而是行为上趋同,可以打消孩子们的恐惧。”魏建惠解释说。

 

李阳的英语课程当初使用的是一个拗口的名字——“李阳·克立兹英语”,取“克服困难,立足兹地”的意思。李阳的演讲极具煽动性,但是如果靠在基层一场一场地积累是很难打出名的。在湖南推广的时候,欧阳维建从中学的副校长的岗位上辞职,成为李阳英语产业的总策划、校长、总经理。

 

欧阳维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将当地的校长请来听演讲,这些人跟着几千名学生一起被煽动得热血沸腾,使得疯狂英语在学校推广开来。后来,他不满足于一所学校一所学校的做法,改为一次性攻克一个地级市,直接联系教育局,获得红头批文。一下吃掉一个地级市的几十所学校。在这种高效率的复制下,疯狂英语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

 

疯狂英语盛行的时候,他和李阳坐着大敞篷车,装着一流的音响,从一个乡村走到另一个乡村。在欧阳维建保存的一张照片中,他与李阳蹲在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里交谈。文字的说明是:两个“农民”打造了全球化的英语品牌——李阳疯狂英语。“我们有点农民起义的感觉。”

 

作为背后的推手,欧阳维建让疯狂英语登上太庙、长城,据说创造了最大一场4万人、最多一天10万人、累计突破千万人次的“教育演讲奇迹”。“我发现这个世界是演讲的世界,口才决定人生。我很想登台演讲,但是我的普通话太差。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更赏识我的人——赏识教育的创始人周弘。”

 

周弘是南京的一位普通工人,他将两耳双聋的女儿周婷婷培养成留美博士,这个故事风靡一时,点燃了无数家长、教师、学生对家庭教育的热情。欧阳维建凭借敏锐的商人嗅觉,开始与周弘合作推广“赏识教育”。在此期间,欧阳维建走向前台的想法更加明显,这最终导致了二人的分离。“他想要上讲台,周弘也需要讲台,然而舞台就这么一个。”当年一同参与赏识教育推广的魏建惠说。

 

现在,欧阳维建的官方介绍中包括著名教育家、演讲家、策划家、学生潜能激励专家、北京名师课博会教育联盟主席、“少年演讲家”总教练、“合格父母考级”首创者和总策划、北京市家庭教育服务指导中心总顾问、中央教科所全国校长发展学校特聘教授等等。

 

“他的言语可能比较俗,有些夸张。他是湖南农民出身,大城市的人或者知识分子听起来可能会不太舒服,会去揪他的问题。”李阳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但是效果为王,家长很买他的账。有的人甚至卖了房子跟他学习,这是号召力最简单的标准。说明欧阳维建找到了教育的真谛。”

 

对于外界的质疑,欧阳维建觉得委屈。他多次提到演讲的时候自己是如此敬业,以至于磕破了后脚跟,鞋子后面都是血,却忍着不吭声。“一场演讲可能唤醒很多家庭,拯救大批的孩子。但是学校缺乏像我这样能量级别的讲师。到社会上请讲师讲课,就必须要尊重市场规律,付费用。”

"欧爸"《教育之道》“2015动能风暴年会”。图|受访者提供




欧阳维建的确并不避讳谈钱。他将“价值教育观”灌输给弟子。“教育要有价值,有效果和影响力,就会形成社会价值,而一旦社会价值达到,钱就自然来了,市场价值就能够实现。动能教育的课程,有这样的价值。”他在课堂上说。

 

在北京昌平区搞的“第五届中国父母教育培训大会”,其实就是欧阳维建组织的三天课程。每次下课前,他都会进行课程和书籍的推荐。其中,“学习动力营”每个孩子要交2万元,父母每人交3000元场务费;“动能演讲特训营”每人1.2万元,共3天;“国际动能营”每人5万元,主打理念是“6天5晚改变孩子一生”。

 

“5万元的产品你看起来很贵,但是其实很划算,因为我们提供一年的线下跟踪服务,这其实是最划算的。”每次介绍完,他都会补上这么一句,然后还会说,“这可能是欧爸最后带营了,欧爸老了。”

 

据公司的讲师张世民介绍,代理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欧阳维建也说,“代理也需要赚钱,不然他们怎么生存。”学员每次听完课都可以获得一种类似于积分的东西,被称为“欧币”。在这次参会费3000元的“大会”上,多数人都只交了500元现金,另外2500元则是用“欧币”抵换的。

 

上课的时候欧爸会提醒,“你们要好好听课呀,一打瞌睡,钱就没了。”雷红(化名)将大拇指竖在胸前声援欧阳维建,“我支持欧爸,欧爸收钱一点问题都没有,教育就是应该收费的。我以前也举办过公益的教育讲座,很多人都不好好听,因为免费的东西大家不会珍惜。”

 

雷红在北京密云县创办了一所教育培训机构,学生有300多人,涵盖了从幼儿托管机构到初中生。她一直在各家机构之间学习经验,以用到她的教育培训中去。为了跟欧阳维建学习,她交了10万块钱。这意味着她已经具备申请成为欧阳维建弟子的资格,一年内参加他的培训课程,除了食宿外不需要再交另外的费用。

 

据了解,这只是入门价格。要想成为正式弟子,必须要经过申请期、预备期、正式期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各学习1年,每年费用10万元,进入正式期,则要补足尾款20万元,再进行3~5年的学习。

 

“欧爸说,收便宜了大家会不重视课程。他是想树立一种风尚,不追明星追名师。”山东省实验中学的专职心理教师温学琪毕业于浙江大学心理学系,1999年开始到现任的学校从事心理辅导工作。2015年开始跟欧阳维建学习,他说,自己一次交了40万,以显示学习的诚意。“我是贷了款的。不把钱交上,就会有一种惰性。我要让别人尊敬我的老师,让老师知道我的诚信。”40万对诚信所起到的作用很大,以至于将钱交够以后,可以不用通过考核就能成为弟子。有弟子计算了欧阳维建的课程费及学时,得出结论,“5分钟就值200块钱。”

 

另外一种课程项目被称为弟子家庭,费用高达100万。在欧阳维建的弟子胡军看来,这是一件“占便宜的事情”。“这是我们的长期班,服务10年到20年,比如说家里有个七八岁的孩子,可以一直服务到他大学毕业。不仅弟子来上课,弟子的直系亲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能来上课。”




在欧阳维建的弟子微信群里,正式弟子接近200人,不考虑百万元弟子家庭,仅算正式弟子这项收入,就有近8000万元。欧阳维建的弟子也在复制他的模式。温学琪是欧爸的第66号弟子, 他也在实现自己的价值。每个周末都有培训机构邀请他讲课,他已经将贷款还清。不过,他说,“钱不是最重要的,我对职业有了更大的认同感。”

 

另外一个弟子表达得更直白,“在动能教育的平台上,我们每次讲课能拿到1500~2000元,外出讲课一场四五千,有的人甚至一上午就能收一万元。一年三五十万是没有问题的。”当初,他的40万学费也是借来的。

 

欧阳维建的弟子胡军曾是山东枣庄公立学校的一名教师,后来进入青少年宫工作,自己还办有一所培训学校。青少年宫隶属于团市委,胡军想办法拿到了团市委的批文。胡军的很多同学在枣庄市教育局、市委党校工作,他又找同学拿了教育局、市委党校的批文,组织全市各系统的干部来听欧阳维建的课,一周的课程“效果不错”。这样一来,“欧阳维建思想”在枣庄的推广就变得顺其自然了。“最多的时候有400个人报名,我们从中挑了200人,家长跟疯了一样。”

 

实际上,欧阳维建从来不备课,也不告诉学员教学计划,想到哪儿讲到哪儿,有时候学员的一句话,就能让他发挥上半天。他也不看教育类的书籍,“我没有时间看。”他的教学理念来自于同家长和孩子打交道的实践。

 

“任何孩子到我这里,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存在什么问题。看眼神知前程,一个孩子不敢看你,说明他害怕;他脸上的表情纠结,看起来痛苦,代表他价值观很混乱;稍微交流起来,你就能听出来这个孩子是用自尊、自信、还是自卑在说话。”凭着这种能力,欧阳维建声称“已经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家庭和孩子”。他拒绝透露更详细的内容,“说了也没用,没有办法考证。”

 

魏建惠和欧阳维建一样,认为“教育来自于生活”。有学员希望魏建惠能推荐一些理论上的书籍。他说,“可以看点心理学层面的书,唯独不能看教育类的书籍。书本上的教育更多地是让人作出改变,他们是让孩子满足社会化的需求,而不是顺应人性。等你接触了很多生命之后,你会发现,生命的逻辑不是这样的。”

 

凭着这些,欧阳维建、魏建惠等人照样成为许多家长追崇的大师。欧阳维建说,“我们中国的教育,绝大多数研究者都是肤浅的,没有深入到教育的本质,因为他们都在书本上研究。”

 

欧爸显然是一个勤奋的人,据说,他一年要讲五六百场。每次讲课,他都会随身携带一个1500毫升的大水杯,每堂课讲下来要喝两杯水。他的一句座右铭——“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在公司内部传颂。

 

另一方面,他也喜欢将事情描述得宏大而长远。魏建惠说,“欧阳喜欢满嘴跑火车。我俩完全不一样,我只要脚不着地,心里就会发慌,我一定要在地上行走。而他,不腾飞就觉得很难受,周身不舒服。”

相关阅读

(点击图片直接跳转)

新留学预备班


读经学校这种“孤岛教育”的问题在哪?

马云和他的湖畔大学:一场寻路现代商业精神的教育实验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


把李阳英语“搞疯”的他,又把感恩教育“弄哭”了

把李阳英语“搞疯”的他,又把感恩教育“弄哭”了

2017-06-21 王珊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许多人都在微博、微信群或朋友圈看过下面这条视频:4000多名小学师生,在操场上集体失声痛哭。场面不仅壮观,甚至还有点惊悚。


演讲者到底是谁?他又如何能登上小学讲台,用这样煽情而毫无理智的语言,将孩子们洗脑洗得涕泗横流?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后发现,这个江湖人称“欧爸”的演讲者果真不简单,是一个“能量级别最高的大师级教育家”欧阳维建。他在幕后推广李阳的疯狂英语多年,之后走上前台。如今,他的官方介绍是著名教育家、演讲家、北京名师课博会教育联盟主席、“少年演讲家”总教练、“合格父母考级”首创者和总策划、中央教科所全国校长发展学校特聘教授……


伴随着声望与“能量”越来越大,他的财富也在增长。当然,他认为,这是因为他的教育,有这样的价值。



“欧爸”:把李阳英语“搞疯”

的他,又把感恩教育“弄哭”了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珊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21日总第809期《中国新闻周刊》  

 

4000多名师生在烈日暴晒的操场上集体痛哭,这一情景发生在山西朔州实验小学。为他们“催泪”的,是“能量级别最高的大师级教育家”欧阳维建。在网络视频时代,人们几乎每天都有机会围观各种“奇葩”,无论它发生在多么偏远的角落里。这段长度3分钟左右的“秒拍”视频一流传出来,欧阳维建就被看做是在对小学生搞“洗脑营销”。

 

那天是5月10日,53岁的他站在两把拼在一起的椅子上,用湖南口音的普通话带着哭腔喊:“在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的母亲是最伟大的,就是我们中国孩子的母亲……”这次演讲的主题是“感恩”,欧阳维建教育孩子们“要忍受母亲的脾气”。事后有报道说,这场应校长邀请而作的讲座收取了5万元的费用。

 

这位平时自称“欧爸”的人上一次出镜是近20年前的事了。在由张元导演的纪录片《疯狂英语》中,作为总指挥的欧阳维建只有一个镜头:拿着大喇叭,吆喝着几个工作人员如何发票和控场。那时候,他的普通话和今天一样不标准。那部影片后来获得了米兰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片子的主角是李阳——虽然欧阳维建是那个让英语“疯狂”起来的人。

 

当年,这位幕后策划者还不叫“欧爸”。 




“催泪视频”传播出来并受到质疑过后没两天,欧阳维建组织的“第五届中国父母教育培训大会”如期举办,而且是在首都北京。“我很感动,没有一个人提出退课。”面对外界的质疑,欧阳维建并不逃避,也看不出有什么压力。“很多人给我发了红包,说百分百支持我。你们千万不要去跟那些言论争吵,那是他们不了解欧爸。”按照他的说法,最近已经有100多家媒体联系过他,除了网络媒体之外,他基本上都做了回应。这位曾经做过中学副校长的人说,他不喜欢网媒。

 

位于北京昌平区定福皇庄的碧水大厦在北四环外近20公里的郊外,走进碧水大厦一层的报告厅,很多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其实,用不着欧阳维建的“催泪教育”,这里刚刚装修完,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装修材料散发出的气味直辣眼睛。而工作人员仍坚持认为,“大家都被欧爸感动了”。课程进行了半天以后,就连欧阳维建也受不了装修材料的刺激,他建议把上课的场所转移到户外。

 

这个冠有“中国”两字的“大会”吸引了50多位参会者,这些来自北京、河北、山东等地的学员大多数都是成人,也有不少人带了孩子过来。他们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身穿绿色的队服,左手拿着笔记本,右手握着圆珠笔,这些都是统一配备的。学员之间互相称为“家人”,不管老少,都恭恭敬敬地尊称他们的教师为欧爸。

 

这个称呼放在欧阳维建身上似乎相当合适在这里,他像一个权威的大家长,被所有人仰望着,底下的学员就像一年级刚入学的小朋友,跟着欧爸一遍遍地比划着手势、喊口号、鼓掌、复述他的话,嘴形时不时作出夸张的表情,就连呼吸都要听老师的控制。

 

讲台中央的欧阳维建习惯于发号施令。“你们一句句跟着我一起读”“你们要把这些都记在本子上”“重点的要用红色划出”……一场讲座下来,本来短短20分钟就能讲完的内容,却因为重复、背诵能够讲一个上午。讲到兴奋的时候,欧阳维建会配上几个动作,比如,佯作跑步的姿势在讲台上来回跺步,这很难跟讲课的内容联系起来。唯一的解释是,他曾经是个体育老师。

 

欧阳维建显然很满意他的授课,他会问,“以前是不是没有听过?”“那要不要感谢一下欧爸?鼓个掌!”或者会鼓励学员配合“哇”的声音做出夸张的表情。课程中还设计了很多仪式,例如,听课之前,要在教室门口朗诵公司提供的“爱的誓言”;每个人入场的时候都要大喊一声“早上好”,然后互相击掌。这句话即使在晚间的课堂上也适用,据说它的意思可以是“早上欧爸的课早好”。

 

学员以地域被分成6个社区,每个社区七八个人。所有学员都自称是“朋友介绍来的”。第一社区有5个人来自同一家保险公司。在休息的时候,他们还在一起探讨保险业务。小组长是30岁出头的李慧(化名),她说自己曾经是名英语老师,最早接触欧阳维建也是朋友引见的。“我是有教育情怀的,最近几年内,我所在的学校有4个孩子跳楼。欧爸则能够救他们。”讲这些话的时候,李慧会掉眼泪,同时用眼睛瞄一下周围人的反应。“我信仰欧爸,他的理论太好了。”

 

每次讲课的时候,李慧都会大声跟着欧爸复述课程的内容鼓掌、叫好,这对身边的人显然起到了带动作用,他们也会跟着喊口号。休息吃饭的时候,她将5岁的孩子揽过来做“教具”。

 

李慧负责北京区的招生,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她说自己仅是一个欧爸理论的受益者。“他真心挽救了很多孩子的家庭和生命。欧爸对弟子的培养特别用心。很多人是从悬崖边上被拉回来的。单凭这一点,他做的事情是值得敬仰的。他就是想唤醒父母,想把自己的思想传承下去。”

 

欧阳维建否认他的课程是传销式的,他列举了传销的三个特征——非法、廉价产品、限制人身自由。“我们是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对孩子和父母进行专业的教育服务,通过培训获得报酬是合情合理的。没有强迫,也没有其他非法行为或者过分商业化倾向,都是在社会认可的情况下从事的。我们做的是关注孩子和父母的心灵成长。”

欧阳维建演讲时的习惯动作。图|受访者提供 




讲课的过程中与学员合影,是欧阳维建最大的爱好。在他广州的公司总部,这些照片被放大到50英寸或者更大,装饰在上千平方米的办公区里。如果不是有办公桌椅摆设在这里,这家公司更像是他的个人图片展。位于视觉中央的欧阳维建保持着拍照时标准的表情:抿着嘴笑,眼睛睁得很大。

 

最醒目的是一张巨幅合影,横跨一个过道的三段墙面,照片上数千人同时双手竖起大拇指,身着黄色衣服的是公司的教育专员,穿红色衣衫的是孩子,他们的父母则穿着绿色衣服。“红色代表积极和活力,绿色代表和谐和希望,黄色是太阳的颜色,代表崇高和辉煌,我们希望像太阳一样,温暖家长和孩子。”

 

欧阳维建用手指着照片,颇为得意,“这个拍起来可不容易,你看,放大了还这么清晰。” 假如你在拍摄现场,一定会听到在照片定格的那一刻,他们喊的口号——“倒过来!”

 

在做疯狂英语和赏识教育两个项目的幕后推手多年之后,欧阳维建走向前台,自创了一家名为“广州倒过来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机构。这家简称为“动能教育”的公司的主页显示,其致力于优质教育、文化成果的研发和传播。旗下有名师课博会、少年演讲家、合格父母考级、幸福教师考级4项业务。在这里,每种业务前面都被冠以“中国”“领袖品牌”等字眼。

 

“倒过来”是欧阳维建教育的主要理念,他说,“动力和能力的根源在父母,父母教育是培根教育,教育的起点和关键是教育好父母。”简单说来,倒过来即是“将缺点变优点的意思”。

 

欧阳维建特意为此设计了一套专门的连续动作,他还亲自做示范,拍摄了动作分解照片,挂在公司的墙上。看到这些复杂的步骤,大多数人只会记得一项指令,喊口号时要“用丹田之气”,要领是:小指朝上,拳眼相对,回收小指,翻转拳眼,伸出大拇指。

 

在欧阳维建的“字典”里,小指代表缺点、短处、不足等一切不愿看到或者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象征着阴暗、自卑、失败和悲伤;大拇指则表示优点、长处、潜力等一切积极、快乐和愿意看到和希望发生的事,象征着阳光、自信、成功和喜悦。“疯狂英语是能力教育,提升孩子学习的能力;赏识教育是动力教育,挖掘孩子学习的动力。我觉得只有能力没有动力是不行的,两者要结合起来。我现在有了自己的理念和思想。”

 

“能量”是欧阳维建经常提及的词汇。在这家公司,欧阳维建的能量级别最高。这可以从公司严格的讲师级别设置中略窥一二。按照能量级别,讲师分为预备级讲师、讲师、名师新秀、名师、大师。除了大师之外,每个级别又分成三级,讲师的晋级主要根据演讲场次的数量,以及听课教师对质量的把控。欧阳维建位于塔尖之上,整个公司里大师只有他一个人。“欧爸演讲的时候能够形成巨大的能量场。”公司的讲师张世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司按照“能量的阶级”划分,有时候听课的家长觉得其他讲师的课比欧阳维建讲得还好,就会有工作人员解释,“欧爸能量太大,层次高,因为我们层次低,所以理解不了。”

 

“我就是个传奇,我的经历太传奇了,我又有理想和追求。我自信有足够的能量去拯救更多的家庭和孩子。”即使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欧阳维建也处于演讲者的状态。“站在讲台上,我觉得自己充满了使命感。”他的声音回荡在一家安静的咖啡厅里。 




欧阳维建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湖南,他是在捡牛粪、掏鸟窝的乡村长大的。兄妹五人,日子很苦。父亲脾气暴躁,崇尚棍棒教育,哪怕是炉火烧得不均匀,都会挨上一顿暴打。欧阳维建常常将这种压抑转移到弟弟妹妹身上,“家里形成了老大打老二,老二打老三……老五最受气的景象。”他经常提起这段日子。他的五弟后来进了监狱,他将原因归结为家庭教育的问题。

 

欧阳维建不避讳谈论自己的自卑。他说,李阳曾多次试图将他推到台前,都被他拒绝了。“我普通话很差,内心不敢。”早年在湖南株洲一中当副校长的时候,学生曾经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做“叫鸡公”。这个绰号的得来,是因为他在全校大会上把“教职工”这个词的发音读成了“叫鸡公”。

 

“他一直在自卑、压迫中成长,这种结果不是爆发,就是灭亡——他是爆发。”和欧阳维建一同推广疯狂英语和赏识教育多年的动能教育副董事长魏建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李阳曾经也是极度自卑的人,两个人碰到一起,就会极度地张扬。”

 

后来,在少年演讲家的课程中,欧阳维建把训练营的孩子带到街头,在陌生人面前背诵课程里的内容,比如说应该如何去爱。他会先去做个示范,跑到陌生人身边,说“你能不能听我的演讲”,很多人会说他是神经病,但他不在意。跟随欧阳维建的孩子看到了,也会去模仿,直到有人接受他们的请求。“这就是生命的趋同性,不是看你怎么讲,而是行为上趋同,可以打消孩子们的恐惧。”魏建惠解释说。

 

李阳的英语课程当初使用的是一个拗口的名字——“李阳·克立兹英语”,取“克服困难,立足兹地”的意思。李阳的演讲极具煽动性,但是如果靠在基层一场一场地积累是很难打出名的。在湖南推广的时候,欧阳维建从中学的副校长的岗位上辞职,成为李阳英语产业的总策划、校长、总经理。

 

欧阳维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将当地的校长请来听演讲,这些人跟着几千名学生一起被煽动得热血沸腾,使得疯狂英语在学校推广开来。后来,他不满足于一所学校一所学校的做法,改为一次性攻克一个地级市,直接联系教育局,获得红头批文。一下吃掉一个地级市的几十所学校。在这种高效率的复制下,疯狂英语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

 

疯狂英语盛行的时候,他和李阳坐着大敞篷车,装着一流的音响,从一个乡村走到另一个乡村。在欧阳维建保存的一张照片中,他与李阳蹲在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田里交谈。文字的说明是:两个“农民”打造了全球化的英语品牌——李阳疯狂英语。“我们有点农民起义的感觉。”

 

作为背后的推手,欧阳维建让疯狂英语登上太庙、长城,据说创造了最大一场4万人、最多一天10万人、累计突破千万人次的“教育演讲奇迹”。“我发现这个世界是演讲的世界,口才决定人生。我很想登台演讲,但是我的普通话太差。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更赏识我的人——赏识教育的创始人周弘。”

 

周弘是南京的一位普通工人,他将两耳双聋的女儿周婷婷培养成留美博士,这个故事风靡一时,点燃了无数家长、教师、学生对家庭教育的热情。欧阳维建凭借敏锐的商人嗅觉,开始与周弘合作推广“赏识教育”。在此期间,欧阳维建走向前台的想法更加明显,这最终导致了二人的分离。“他想要上讲台,周弘也需要讲台,然而舞台就这么一个。”当年一同参与赏识教育推广的魏建惠说。

 

现在,欧阳维建的官方介绍中包括著名教育家、演讲家、策划家、学生潜能激励专家、北京名师课博会教育联盟主席、“少年演讲家”总教练、“合格父母考级”首创者和总策划、北京市家庭教育服务指导中心总顾问、中央教科所全国校长发展学校特聘教授等等。

 

“他的言语可能比较俗,有些夸张。他是湖南农民出身,大城市的人或者知识分子听起来可能会不太舒服,会去揪他的问题。”李阳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但是效果为王,家长很买他的账。有的人甚至卖了房子跟他学习,这是号召力最简单的标准。说明欧阳维建找到了教育的真谛。”

 

对于外界的质疑,欧阳维建觉得委屈。他多次提到演讲的时候自己是如此敬业,以至于磕破了后脚跟,鞋子后面都是血,却忍着不吭声。“一场演讲可能唤醒很多家庭,拯救大批的孩子。但是学校缺乏像我这样能量级别的讲师。到社会上请讲师讲课,就必须要尊重市场规律,付费用。”

"欧爸"《教育之道》“2015动能风暴年会”。图|受访者提供




欧阳维建的确并不避讳谈钱。他将“价值教育观”灌输给弟子。“教育要有价值,有效果和影响力,就会形成社会价值,而一旦社会价值达到,钱就自然来了,市场价值就能够实现。动能教育的课程,有这样的价值。”他在课堂上说。

 

在北京昌平区搞的“第五届中国父母教育培训大会”,其实就是欧阳维建组织的三天课程。每次下课前,他都会进行课程和书籍的推荐。其中,“学习动力营”每个孩子要交2万元,父母每人交3000元场务费;“动能演讲特训营”每人1.2万元,共3天;“国际动能营”每人5万元,主打理念是“6天5晚改变孩子一生”。

 

“5万元的产品你看起来很贵,但是其实很划算,因为我们提供一年的线下跟踪服务,这其实是最划算的。”每次介绍完,他都会补上这么一句,然后还会说,“这可能是欧爸最后带营了,欧爸老了。”

 

据公司的讲师张世民介绍,代理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欧阳维建也说,“代理也需要赚钱,不然他们怎么生存。”学员每次听完课都可以获得一种类似于积分的东西,被称为“欧币”。在这次参会费3000元的“大会”上,多数人都只交了500元现金,另外2500元则是用“欧币”抵换的。

 

上课的时候欧爸会提醒,“你们要好好听课呀,一打瞌睡,钱就没了。”雷红(化名)将大拇指竖在胸前声援欧阳维建,“我支持欧爸,欧爸收钱一点问题都没有,教育就是应该收费的。我以前也举办过公益的教育讲座,很多人都不好好听,因为免费的东西大家不会珍惜。”

 

雷红在北京密云县创办了一所教育培训机构,学生有300多人,涵盖了从幼儿托管机构到初中生。她一直在各家机构之间学习经验,以用到她的教育培训中去。为了跟欧阳维建学习,她交了10万块钱。这意味着她已经具备申请成为欧阳维建弟子的资格,一年内参加他的培训课程,除了食宿外不需要再交另外的费用。

 

据了解,这只是入门价格。要想成为正式弟子,必须要经过申请期、预备期、正式期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各学习1年,每年费用10万元,进入正式期,则要补足尾款20万元,再进行3~5年的学习。

 

“欧爸说,收便宜了大家会不重视课程。他是想树立一种风尚,不追明星追名师。”山东省实验中学的专职心理教师温学琪毕业于浙江大学心理学系,1999年开始到现任的学校从事心理辅导工作。2015年开始跟欧阳维建学习,他说,自己一次交了40万,以显示学习的诚意。“我是贷了款的。不把钱交上,就会有一种惰性。我要让别人尊敬我的老师,让老师知道我的诚信。”40万对诚信所起到的作用很大,以至于将钱交够以后,可以不用通过考核就能成为弟子。有弟子计算了欧阳维建的课程费及学时,得出结论,“5分钟就值200块钱。”

 

另外一种课程项目被称为弟子家庭,费用高达100万。在欧阳维建的弟子胡军看来,这是一件“占便宜的事情”。“这是我们的长期班,服务10年到20年,比如说家里有个七八岁的孩子,可以一直服务到他大学毕业。不仅弟子来上课,弟子的直系亲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能来上课。”




在欧阳维建的弟子微信群里,正式弟子接近200人,不考虑百万元弟子家庭,仅算正式弟子这项收入,就有近8000万元。欧阳维建的弟子也在复制他的模式。温学琪是欧爸的第66号弟子, 他也在实现自己的价值。每个周末都有培训机构邀请他讲课,他已经将贷款还清。不过,他说,“钱不是最重要的,我对职业有了更大的认同感。”

 

另外一个弟子表达得更直白,“在动能教育的平台上,我们每次讲课能拿到1500~2000元,外出讲课一场四五千,有的人甚至一上午就能收一万元。一年三五十万是没有问题的。”当初,他的40万学费也是借来的。

 

欧阳维建的弟子胡军曾是山东枣庄公立学校的一名教师,后来进入青少年宫工作,自己还办有一所培训学校。青少年宫隶属于团市委,胡军想办法拿到了团市委的批文。胡军的很多同学在枣庄市教育局、市委党校工作,他又找同学拿了教育局、市委党校的批文,组织全市各系统的干部来听欧阳维建的课,一周的课程“效果不错”。这样一来,“欧阳维建思想”在枣庄的推广就变得顺其自然了。“最多的时候有400个人报名,我们从中挑了200人,家长跟疯了一样。”

 

实际上,欧阳维建从来不备课,也不告诉学员教学计划,想到哪儿讲到哪儿,有时候学员的一句话,就能让他发挥上半天。他也不看教育类的书籍,“我没有时间看。”他的教学理念来自于同家长和孩子打交道的实践。

 

“任何孩子到我这里,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存在什么问题。看眼神知前程,一个孩子不敢看你,说明他害怕;他脸上的表情纠结,看起来痛苦,代表他价值观很混乱;稍微交流起来,你就能听出来这个孩子是用自尊、自信、还是自卑在说话。”凭着这种能力,欧阳维建声称“已经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家庭和孩子”。他拒绝透露更详细的内容,“说了也没用,没有办法考证。”

 

魏建惠和欧阳维建一样,认为“教育来自于生活”。有学员希望魏建惠能推荐一些理论上的书籍。他说,“可以看点心理学层面的书,唯独不能看教育类的书籍。书本上的教育更多地是让人作出改变,他们是让孩子满足社会化的需求,而不是顺应人性。等你接触了很多生命之后,你会发现,生命的逻辑不是这样的。”

 

凭着这些,欧阳维建、魏建惠等人照样成为许多家长追崇的大师。欧阳维建说,“我们中国的教育,绝大多数研究者都是肤浅的,没有深入到教育的本质,因为他们都在书本上研究。”

 

欧爸显然是一个勤奋的人,据说,他一年要讲五六百场。每次讲课,他都会随身携带一个1500毫升的大水杯,每堂课讲下来要喝两杯水。他的一句座右铭——“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在公司内部传颂。

 

另一方面,他也喜欢将事情描述得宏大而长远。魏建惠说,“欧阳喜欢满嘴跑火车。我俩完全不一样,我只要脚不着地,心里就会发慌,我一定要在地上行走。而他,不腾飞就觉得很难受,周身不舒服。”

相关阅读

(点击图片直接跳转)

新留学预备班


读经学校这种“孤岛教育”的问题在哪?

马云和他的湖畔大学:一场寻路现代商业精神的教育实验

叶选宁|林存德|布小林

赖声川|丁石孙|华西医院

郭伯雄|中纪委|首富扶贫

黄奇帆……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过往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