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街拍:超短小热裤包不住妹子的丰满肉臀

成长记录|87岁香港实业家陈更:叶落归根用行动回报家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调查|在大家吐槽“毒跑道”时,我们查了查那些承包公司

2015-11-16 柏婉妆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在大家吐槽“毒跑道”时
我们查了查那些承包公司

柏婉妆 李明子 高敏 李腾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平台

china-newsweek


(所有截图均可点击放大)


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塑胶跑道“有毒”事件,在上个星期的深圳,达到了顶峰。

11月11日晚,深圳市教育局通报了一个专项检查结果:在对2013年以来全市学校新改扩建后投入使用的345个塑胶运动场地排查后,发现有11所学校疑似超标。
虽然用词比较严谨,叫“疑似”,但事实上,有些学校的跑道已经有了检测结果。

首先是第一家发现跑道“有毒”的美莲小学。

美莲小学的“毒跑道”也是深圳此轮事件的开端。据《南方都市报》报道,10月23日,美莲小学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喉咙痒等不良反应,据该校医院统计,国庆假期结束后已有8名学生出现流鼻血状况,于是有学生家长怀疑,这与学校新修建的塑胶跑道有关。

当时群众们的情绪都还比较“稳定”。福田区教育局也表示,在无法证明与跑道有直接关系的情况,仍愿意联系权威检测部门,对操场材料的质量进行检测,同时随机检测校园室内场所的空气质量。为使家长放心,从10月26日起,学生统一停课一周。

但一周后公布的检测报告,使围观群众的情绪变得有些燥狂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全国各地“毒跑道”事件中,第一份正式的检测报告。)

在这份由深圳信测标准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中,甲苯和二甲苯的总和指标超出20倍。
但若认真阅读,便会发现:甲苯、乙苯和二甲苯的单项检测值其实超出得更高。按规定,这三项的单项检出极限值都是5mg/kg,而实际检测出的二甲苯的单项检出值最高达1958mg/kg,已超出标准390倍。

甲苯、乙苯、二甲苯……呃,听着头都大了……简而言之,它们都是有机化工产品,有其不同的实际用途,但也对人体呼吸道、皮肤和眼睛具有刺激性,就是具有“毒”性,尤其遇热、阳光曝晒后,会加速其挥发,而跑道,多是要在阳光下曝晒的。

这份检测报告掀起了深圳学龄家长对学校跑道的强大舆论质疑,家长们纷纷表示,自己孩子的学校也刚刚铺装了塑胶跑道,孩子也同样出现了胸闷、恶心、头晕、咳嗽等症状。

事实上,在此之前,10月28日,深圳市教育局就发布了《深圳市教育局关于加强学校塑胶运动场地涉及学生健康问题排查及使用监测的通知》,要求各部门排查学校塑胶运动场地问题,重点排查近2年内建成投入使用、特别是今年以来新投入使用的塑胶运动场。
但得知美莲小学的检测结果综合超标20倍后,11月4日,深圳教育局决定对塑胶跑道的问题从“加强排查”变成“专项检查”。
之后,针对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和北师大南山附小运动场跑道的检测报告也公布了。
对深外初中部的跑道检验报告显示:阳面(上图上部)和阴面(上图下部)的甲苯和二甲苯总和均呈超标状态,阳面超标约26倍,阴面超标近140倍。(大概阴面是晒得不够,化学物质物没有充分释放,仍保存在跑道原材料中。)

北师大南山附小的检测结果仅有一项超标:阴面跑道中甲苯和二甲苯总和检出值为0.28mg/kg。(其实北师大南山附小的塑胶跑道与其它学校都不同,是预制型,属几种生产方式中环保效果较好的。)

本来,深圳市政府层面在这次事件中一直还算保持公开透明的,积极检测,公开检测报告,只要涉及超标,一律铲除。这些都是值得点赞的行为。

直到11月12日,《中国新闻周刊》获得一份独家信息显示:另一家位于深圳福田区的学校——梅华小学,也于今年暑假刚刚翻新了运动场和跑道,但开学后有多位低年级学生家长反应,孩子出现头晕、咳嗽、眼睛疼等症状。校方在组织家委会代表开会、承诺积极检测等之后,突然宣布,学校于11月12日、13日全体停课两天,跑道全部铲险。

可是,这家学校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深圳教育局公布的11家疑似跑道超标的名单中。
11月12日,梅华小学正在铲除跑道。(来自学生家长)

如果没有“毒”,为什么要铲?

如果有“毒”,为什么没有公布?

这挑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决定研究下,深圳如此多家学校跑道“集体变毒”的背后,是否有什么非原材料质量的原因。

仔细分析这11家学校可以发现,这些学校集中分布在两个区:福田区和南山区。

根据有关规定,学校修建运动场跑道,如果工程造价超过一定金额,必须通过政府采购,并公开招标。塑胶跑道属于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以下简称体育类)。于是,我们搜索了一下福田区政府采购网站。

很容易就找到了2015年暑期福田区的小学运动场改造工程招标信息,巧的是,福田区今年暑假一共对四家小学的运动场项目进行了招标,其中三家都出现在深圳市教育局公布的11家疑似跑道有毒的学校列表里:美莲小学、新沙小学和荔园小学,而另一家,就是尚未列入名单,却已悄悄铲掉跑道的梅华小学。
来看看美莲小学的的招标公告和需求公示。


再看梅华小学。


荔园小学和新沙小学的招标公告大体相同。这四份招标公告有些显著共同点:

第一:承包方式都是中标方包工包料;

第二:因为要利用暑期施工,工期要求都比较紧张,为40-50天不等;并且明确无论何时开工,都必须在某一具体日期竣工验收;

第三,从定价上,要经历工程总造价、中标审定价和中标价三个环节。先由造价咨询公司做出工程总造价,之后由审定部门审定总价后,按审定价向下浮动10%制定出中标价。

《中国新闻周刊》咨询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合同部人士后得知,根据审定价格上下浮动一定比例确定中标价的情况,在政府采购项目中经常出现,其目的是为了防止承包商采用过低价格投标,同时能够保证项目质量,即承包商的中标价格最多只能比政府的审定价低10%。

第四,或许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定标方式为——抽签中标。

这位国企合同部人士表示,他没有听说过抽签中标,也认为即使投标价格完全相同,也不应采用抽签的方式确定承包商,还应公司实力、实施技术方案等差异,同选择一个更好的承包商。

“抽签中标”方式,是福田区制定的“小型建设工程协议供应商”程序所采用的定标方式。简单来讲,福田区政府审核选定一批可以承包小型建设工程(工程总价在40万到200万元之间)的公司,称为“协议供应商”,由这些公司负责承包2014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之间政府采购的小型建设工程。

每当有项目需要采购时,通过网络向各公司发包招标,有意向的协议供应商提交所需应标材料,之后在指定时间和地点,通过抽签决定最后的承包方。

“小型建设工程协议供应商”分N个类别。体育场地设施工程类组是其中之一,共有20个协议供应商。
画上红框的,就是今年暑期承包四家学校运动场项目的四家公司。我们也不辞劳苦地找到了中标公告。



这并不是福田区第一次采用这种协议供应商的方式外包政府采购项目。上一轮是在2011年,实施期限为18个月。

不过我们还是从2014年这一轮说起吧。但是要强调,这一轮福田区“小型建筑工程协议供应商”是发生在2014年的事。

因为有个大的行业背景,从2015年1月1日,中国开始实施新版《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相比于2010年开始实施的旧标准,新标准中的专业承包资质中取消了19项,其中就包括“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资质(以下简称体育类)”,住建部对此解释:取消体育场地设施工程资质,只要不涉及建设工程的质量安全,可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允许市场自由选择——其实,是简政放权、开放市场的好意。

而深圳市福田区政府采购中心的《深圳市福田区政府采购中心采购公告(项目编号:FTCG2014030367)》发布时间是2014年4月28日,合同签订于8月16日。当时,要入围体育场地设施工程类组协议供应商,需要满足如下要求:
(1)投标人必须先行注册为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的供应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

(2)投标人具有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及以上资质;

(3)具有建设主管部门发放的有效的安全生产许可证;

(4)近三年内(即至少从2011年5月开始起算,投标人成立不足三年的可从成立之日起算)无行贿犯罪记录,由投标人营业执照住所地人民检察院出具《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告知函》。告知函自出具之日起2个月内有效,有效期到期日应在本项目公告日之后。提供扫描件,原件备查;

(5)在本项目招标投标期间因不良行为被政府或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禁止投标或暂停承接工程的投标申请人不得参与本项目的投标;因违反工程建设法律法规和安全生产管理规定而受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红色警示的企业,在红色警示期间,不接受其参与本次招标的投标;

(6)本项目不允许联合体投标。


什么证明啊,红色警示啊,正常手段哪能看到啊!所以我们决定从公开可查询的资料做起,逐一查询:这些公司真的都是合格的公司吗?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先介绍下我们使用的查询平台:

1.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一切合法企业的基本注册资料;

2.国家住建部全国建筑市场监督与诚信信息发布平台——全国所有建筑企业的资质备案;

3.广东省住建厅三库一平台信息服务系统——广东省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信息库;



先来审视承包美莲小学运动场项目的深圳市乾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这是它的工商注册信息。

2015年7月20日,深圳乾德公司修改了经营范围,增加了“市政工程”与“城市园林绿化施工”两项。


可是,无论在修改前,或是修改后,它都并不具备入围协议供应商所需的“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资质”。


不只如此,在全国住建部的信息平台上,它名下任何资质信息都没有。

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它是怎样进入体育场地设施专业供应商类别,又怎么能修改公司的经营范围呢?

层层搜索,我们找到了一个隐秘的答案——
它被深圳市中邦(集团)建设总承包有限公司列为下属行企业,中邦集团具备建筑总承包一级、市政总承包一级等多项建筑工程的高级资质。不过二者之间,无论从名称、工商注册信息和资金投入上,都找不到明确的“上下”级关系,这个“下属公司”是如何下属法?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些想要承包体育类工程的企业,会选择向市政类承包企业寻求“挂靠”和“租借”资质。对于大公司,这可以收取项目总价2%-3%的“管理费”,而对于中小承包企业,则可以通过挂靠,拿到自己原本无资格承建的项目。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乾德公司为何可以修改经营范围。

按这个思路,再来看梅华小学的中标公司: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在全国工商企业信息网站,一共检索到4家公司。


中标梅华小学的是这家。


它本来的名字叫深圳市中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但是,2014年10月,它更名变成了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而且,就在同一天,它又成立了一家子公司,名叫深圳中科建设集团……就是上面搜索到那四家公司中的最后一家。

擦!母公司叫“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叫“中科建设集团”……这是单性繁殖的克隆技术吗……或者在问那个考验人的哲学问题:你猜,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呃,已经完全看晕鸟~

从注册信息上看,母子两家公司在一个地方办公地址,但是从子公司成立起,母公司没注入过一分钱。

注册两家简称几乎一毛一样的公司,在同一个地点办公,但母公司不给子公司钱……这是在用行动演绎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吗?你以为你是政府部门啊!

不过查阅公司注册经营范围,似乎比深圳乾德公司正规多了。
好的,再去住建部的官网上核实一下。
在住建部的网站上,只有建筑装饰设计甲级资质证书和建设工程承包壹级资质证书,其余什么园林古建、机电工程、消防工程,建筑幕墙、体育场地等等,统统没有啊~

顺便吐下槽,这个建筑工程专业承包壹级证书,连个发证时间都没有。
建筑装饰工程设计专项甲级证书倒是有日期的。

顺手点开这家公司的注册人员看看。天啦噜~只有一位注册工程师,可是他的注册专业是:造!价!工程师。而且,这位仁兄的证书已于2012年底到期了。
(若不了解建筑工程设计和承包资质条件,请问度娘,懒得查的,就简单理解,只靠一名造价工程师,累死它,也无法设计承包什么工程啊~)

不只如此,在广东省住房与城乡建设厅的信息平台上,并没有深圳市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记录。
我才小学毕业,您别唬我,您就是靠一位注册造价工程师,取得了建筑工程专业承包壹级、建筑专业设计甲级的资质,在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进入了福田区政府采购“体育设施类”协议供应商的名单,最后抽签中标,去修建了美华小学的运动场吗?

扶墙,这个过程还真是有些绕……

承包新沙小学运动场项目的承包公司,深圳安星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会不会好些?

这是它的工商注册信息。


在住建部的信息平台上,确实有它的资质信息。


一共四项,逐一看看:从2004年至今,它取得了建筑装饰装修专业承包、建筑装饰工程专业设计、建筑幕墙设计与施工、消防设施工程设计与施工、城市道路与照明专业承包、机电设备安装专业承包等各项资质……


但是,唯独没有它在工商注册信息当中填写的那项“体育设施工程施工”。

而且,在广东省住建厅的信息平台上,也没有深圳安星装饰设计有限公司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信息。

中场休息。

总结一下,按照福田区2014年小型建筑协议供应商的条件,以上3家公司,无一具有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及以上资质(别问二级和一级,三级已经是最低级别了),有一家,任何资质都没有;有两家,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

但是,他们全部进入了以这些条件为限制的承包商名单!最后定标,就是在这些公司里抽签!

这真的不是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

其实,其中两家还出现龙岗区的相应名单中。

为了证明,曾经拥有过的资质,并不会随着资质的取消而消失,我们还是找了例子的。
还有。
还有。

Whatever,毕竟已经进入2015年了,国家规定不用什么资质就可以承包、施工运动场工程,只当是这些公司小宇宙爆发提前预知了命运的安排吧!

但是,查阅承包荔园小学运动场项目的广西五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后,还是吓了一大跳。

它当然也木有体育运动场的承包资质,不过刚在百度上输入它的名字,就跳出来一行醒目的红字:该企业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后面还有呢——


还有。


一年之中,连续三次被法院判决拖欠货款、工程款;还分别在三个省份拖欠;不仅拖欠,还违反财产申报制度、违反限制高消费令、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义务。难怪,在工商信息平台上,显示公司的股份被冻结了,冻结的执行法院是新疆博乐市人民法院。

手贱,跑到中国法律文书网上搜索了一下,究竟都是什么合同,拖欠的什么款?

又被惊到了。从2014年1月1日至今,已上网的法律判决书中与广西五鸿相关的有33页329份,平均每个月14份!审理法院从南到北,好像没哪个省落下。
摘录几份,与君共赏;

1.
2.
3.
咳咳,无非是我挂靠你,再向下转包工程;或者你挂靠我,我收了工程款没给你。

广西五鸿,请问:给荔园小学的这项工程,是你自己施工的吗?

查到这里,福田区四所学校运动场的承包商,按照福田区的规定,可说是无一合格。其它区也是这样的吗?

在深圳教育局公布的11 家“疑似”跑道有毒的学校里,我们又找了两家。
南山区西丽二中的招标,是竞价招标,一共有9家公司竞标,最后中标的是深圳市博大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住建部网站上有深圳博大公司的资质备案。
至此,一切正常。

再一看注册人员项:它只有两位注册师,而且都是造!价!工程师。至少有一点值得庆贺,它比前面那个自已克隆自己的深圳中科建筑集团的造价师多了1位!
但同样,在广东省住建厅的信息平台上,也并没有深圳博大公司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备案信息。虽然南山区好像并不要求这一项~
不过,同在一个区,向南小学运动场改造工程的招标,又变成抽签定标了。一个区两种定标方式,没人觉得有任何不公平吗?

类似“抽签中标”的剧情我们已经“免疫”了。但其中有一项:投标申请人建造师或项目经理要具备二级以上资质,似乎有点什么不对劲儿……别家都是要求公司资质在先,有合格资质,必然要有合格的工程师;而这里却对公司资质没有要求,只对项目经理的资质有要求……

看看中标结果先。

中标企业是深圳市江东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这家企业看起来非常自信,不仅在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内标明自己是“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贰级”,还列上了证书编号。
但这样的“自信”住建部网站不认。无论输入企业名称,还是证书编号,结果都是:0。


名称版:


编号版:

人家招标公告中也没要求必须要有建筑工程总承包二级资质,这样撒谎真的好吗?

在全国二级注册建造师查询网站中,这位陈小英倒确实是二级建造师,注册企业也吻合。

虽然,在住建部的信息公示平台上,并没有她的名字……
(向始终站岗的造价工程师们致敬!)

综合只要求项目经理资质、不要求公司资质、最后抽签定标这些组合,似乎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暗示,那种感觉,有点像“萝卜招聘”……只是感觉呵!

但至此,我们或许可以得出这一轮“毒跑道”事件中最关键、也最需要当地政府回答的一些问题:

·抽签定标,到底是个什么鬼?

·目前这些承包企业的资质,确定是经过审定、并且通过的吗?

·在此轮校园“毒跑道”事件中,所有公示的招标、中标信息中,均未发现有监理信息,按照相关规定,由采购人和监理单位负责对来料进行检验,峻工后进行验收,政府是否掌握这些信息,如掌握,是否应当将公布?如不掌握,该如何解释?


其实,无论政府怎样回答,诸君已可以得出一些结论:当一家公司在资质上造假、在公司实力上虚假宣传、无论承包和施工频繁挂靠、转包,如何能相信他们,会在施工过程中遵纪守法、实工实料、童叟无欺呢?

11月5日《南方都市报》跟随深圳市市场稽查局专案组处,找到了美莲小学跑道项目承包商深圳市乾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结果发现,这个以承包商“包工包料”为形式的招标,已由深圳乾德公司转给了深圳市协洋实业有限公司(怎么转的报道没提),由协洋公司实际负责项目的原材料供应和施工。

深圳协洋实业有限公司工厂就设一间简陋的铁皮房里,只有简易的试管等检验设备,车间内堆放着大量固体和液体原材料,其中包括橡胶颗粒、跑道PU-A组(液体)、跑道PU-B组(液体)等,都是合成材料跑道的主要原料,整个空间散发着浓烈化学品气味,部分原材料涉嫌为“三无”产品。
此前,固然有许多人质疑,中小学校园使用塑胶跑道的必要性——因为凡是化学的,必有其毒性;

还有许多人忧虑,为数不多的检测机构,只能对来料样本的检测负责,无法对现实运动场地的质量背书;

另有许多人在感慨,即便是现有标准,仍缺少像欧美国家一样,专门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更严格的检测标准。

但中国田径协会场地器材委员会副主任陈雷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无论什么样的标准,都需要人来实际执行,“问题是大家实际都没在用”,如果按照现有标准去现场逐一检查,结果可能是“几乎都不合格”。

是的,真正的原因,不是缺少了什么,而是哪怕既有的标准、程序、细则……也都没有一一落实。

“毒跑道”的集中爆发,并非如一些人所调侃的那样,是孩子们的集体“臆病”,或是一些家长小题大作。

我们试图用检索到的如上信息,做了一点小小的证明——从“毒跑道”事发以来,家长们持续已久的不信任,是有道理的;政府的稽查力度,是有些欠缺的;且不论跑道质量问题,单是这些公司,是有问题的;关于协议供应商、招标、抽签、定标的种种信息,政府的公开力度,还应该更大一些的……

好吧,可能以上这些都无可奉告,那么,就回答梅华小学的家长们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吧——

为什么要铲掉梅华小学的跑道?检测结果到底是多少?


版权声明

1、本公号刊载的全部文章图片包括原创、翻译、改编、转载等内容,版权一律归原作者以及出版单位所有。

2、本公号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如需转载需满足以下四个条件:
1)提前与本公号后台联系。
2)保持文章图片完整性;
3)不得以之盈利;
4)完整标注文章版权信息。
5)完整标注,来自微信公号:中国新闻周刊杂志(china-newsweek)。



IDchina-newsweek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2期已上市。

回复关键词提取更多精彩文章

侯孝贤︱天津爆炸︱90后活佛︱马东︱漂浮的人性

郑钧︱杜润生︱汪峰︱知密者 | 贾樟柯

孔子和平奖 | 习马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