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早见Hayami Hayami 2022-09-18 23:33 Posted on 北京

1.

其实今年我好几次都在凌晨的大巴上。

毕竟“应收尽收”、“凌晨转运”、“社会面清零”,这样的字眼切身发生过在四月份的上海,一遍一遍。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4月25日那一天,我所在的方舱晚上11点通知转运。就在大家麻木地开始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歇斯底里的女孩,拿着手机一边录屏一边大声呼唤,她说11点,四五岁的小孩躺在那里,老人躺在那里,我们是人,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大家的生命。

我们在和医务人员沟通时,出来一个男生,他更沉静,对着那位负责转运的司机说,这是你的工作我理解,但在工作之外你是个人对不对。然后在工作之外,比工作更重要的是人的良心。

后来我知道这俩人是一对夫妻,他们发着高烧的孩子刚刚躺下,就收到了无缘无故深夜转运的通知。那时我距离他们一米,和他们一起做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