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适用 “ 他杀推定 ” 原则 !

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陈志武:中国政府规模多大?

去泰国看了一场“成人秀”,画面尴尬到让人窒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冷静下来

检票小哥 3号厅检票员工 2022-08-11


写在前面

最近连续好几天没有更新,后台也有读者问怎么了,大家放心,无事发生,只是确实没有什么想写的,大家就都放大假了。

我自己这几天在青海参加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8天看了20多部片子,除了写稿,基本每天都在电影院里泡着,没怎么见活人。

后面应该会有两篇关于今年FIRST青年电影节的稿子,一篇写一些我觉得比较有趣的体验,一篇写今年我最喜欢的一部片子,只要我不懒,应该会很快写完发出来,懒的话另说。

今晚则算是一篇游记吧,我昨天特意停了一天看片,和朋友驱车往青海深处走了走,没有走很远,开了大概300公里,反正哪里手机没信号就往哪里去,从出发到回到城市,也就10小时的旅行,但整个过程还是遇到了很多让我想记录下来的事情。

那就索性整理写成推文吧。

正文

我不是那种很有所谓旅行经验的人,来青海6次了,依旧不记得要带厚衣服和防晒霜。

我也不确定我的脑子在想象旅行的时候,把思考空间都腾给了些什么东西,好像比起计划各种周密,我会更在意这一路可能会探听到的、接触到的所有东西,如何去寻找那些东西我会考虑的更多一些。

就类似于一种在吃饭的时候偷听别人对话的兴奋,换到旅途中,这种偷听会不仅限于和人,而是任何与美的接触都包括其中,比如偷听一座湖的沉默,或者意外在某个角度,听到了山穿进风的呼啸。

这一次最意思的其实也是这一些。

出发的第一站是离西宁60多公里的拉脊山,海拔将近4000米,拉脊山的温度全天只有10摄氏度左右,我一如既往没有看天气预报,穿了个短裤就去了。


驱车到半山腰的时候我才发觉不对劲,开窗的时候哆嗦到都有些影响开车,虽然开车时好解决,关上窗户就好了,但每次下车看风景的时候,还是有些遭不住,风打上来,腿肚子会疼,一开始我以为是风吹起了砂砾,擦到我的皮肤,结果低头看发现就只是风,是低温下的皮肤生理反应。

不过,神奇也幸运的是,又开了半小时之后,在路边遇到了一个藏民开的市集,我没有停下车就朝里面大喊,“师傅!有裤子吗?”师傅好像见多了我这种人一样,头都没怎么抬,回了一声,“有!”。


停好车,跑进摊子里,老板领着我进屋,说是屋,其实就是一个集装箱,放了个床,一个衣柜,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看得出是住在这里很久了。

在我打量房子的时候,老板已经把手伸进柜子深处,像是要掏出什么违禁品一样,给我掏出了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一团黑色的东西,老板像是打开一面旗子一样,在我面前“唰”的亮出了这条神秘的裤子。

这条裤子和我想的不太一样,看外观有点像是我冬天健身的时候穿在里面的内搭运动裤,而我穿上之后才意识到,这根本也不是什么运动裤,是类似女生冬天穿的那种光腿神器的紧身棉裤,尺码非常小,我的腿根本扎不进去,得废好大的力才能提上来,硬提上裤裆之后,两腿间微微的疼痛更让我确定了,这一定不是一条男款,而是女款。


老板非常幽默,在旁边一直说,你看这不是很合适吗?

就这样,我穿着这条女式的紧身小棉裤,开始了真正的旅行。


说是旅行其实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地或者打卡点,风景都在沿途,沿着拉脊山向上,经历复杂的盘山公路,垂直上升800多米,过垭口,再往另一边下山。

沿途美到连一个山路的转弯都让我很着迷,尤其是上山的弯口,快开到车辆能行驶的最高点的时候,弯道之外已经是悬崖了,护栏都很低,海拔又很高,直直的前方都是一片白茫茫的,我们本以为是雾气,但多开了几个弯口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雾的那种水汽。

“不是雾,是云!”

我和朋友都惊叫起来。


那一刻我不知为何突然感动,尤其是在往上行驶的那个画面里,你只能仰望着,看不到任何,只有面前的山路和山路之外的云朵,云朵里偶然还能看到飘扬的彩色经幡,而你在云里穿梭,好像是被山托起来了,再往前一点就可以化入云端。


也突然好像明白了当地人叫拉脊山为万神之殿的原因——你在它身上攀爬仰望的同时,它也在赐予你一种绝无仅有的神性。

这种感觉不是兴奋,而是一种冷静。

我们在上坡里遇到比我们更虔诚的人,他们单纯用自己的脚力,骑自行车,或者徒步而上,里面不乏明显上了年纪的老人。本想打招呼,但拉下车窗突然觉得羞愧,便只是伸出身子目送了一眼。

再往前行驶了一段,遇到了草原,冰川遗迹,成群的牛羊,满地的地鼠,要写的话每一个都能再生发一些,奈何后面还有好多更想分享给各位的,就只用一些照片带过吧。


翻过拉脊山,继续南下,经贵德县,往坎布拉森林公园开去,说是公园,其实它更像是一个区域,导航显示从公园的最西边往最东边,要开60公里。


导航路线里看着像是大肠一样的弯曲,其实是超过300个这种类型的盘山弯道,九曲回环,许多同样毗邻悬崖,我全程开下来之后,整个方向盘都汗涔涔的,全是在我手掌心沾了去的手汗,和同行朋友开玩笑说,我把车都开包浆了。


刚进公园的时候,售票处的人说一开始的一段路,会经过4个自然村,我本以为又该是商业化之后的农家乐,但穿行过去才发现,是我偏见了。
前几个村子都空荡荡的,有许多在《隐入尘烟》里看到过的那种土房子,都空空的,明显是都搬走了,能看到的村民也都是老人,年轻人好像早就抛弃了这里的土地。

开到最后一个村子才有了些人气,甚至有些热闹,刚进村我们就发现路面都被铺满了一种黄色的农作物,村民们都在路边上举着晒谷耙子,趁没车的时候铺陈均匀些,我们停车问了一句,才知道是青稞,好像是故意放在马路上,让来往的汽车碾压,省去了一道加工步骤云云。


再往前开应该是进入保护区了,巨大且茂密的树取代人类痕迹成为了这里的视觉焦点,回头想起来,那几个村落像是逐渐进入完全的自然世界的缓冲地带,本地人怀揣礼貌和敬仰在森林前止步。

所以森林保护的很好,行驶在其中的时候你全然无感,只觉得遮天蔽日,等你再往上开了一段,重新往下望刚刚经过的地方,才发现自己已经“匆匆地走入森林中”很久了。

当森林里一有些声响,会有鸟儿一下子结对飞出来,在高处看,像是森林的灵魂出窍了一下,美极了。



在坎布拉我们呆的最久的地方是一个观景台,那里可以俯瞰翡翠色的坎布拉湖,还有我们刚刚驱车经过的大片群山、森林,像是给了你一个机会,去换一个视角重新感受一遍美的本身。

我们也在那里看到了整个旅程最难望的一个画面:

起初,我们只是想拍下我们刚刚经过过的山区全景,但是当我们放大那张照之片后,却突然发现,群山之中,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建筑物。


便再用单反重新拍了一张,放大,发现好像是一尊正在修建的巨型坐佛,还能隐约看到佛像背后的施工吊塔。


这个时候,不知是临近落日太阳往下又走了一点,还是云散开了一点,一阵霞光突然撒向了群山,佛坐其中,阳光普照。





音乐/
配图/拍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