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警方有必要对欧某中前妻采取强制措施吗?

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你知道这些APP商店吗?

贪官们玩够的情妇结局都很惨:下手处理异常狠毒

2017-03-19 内幕网 高端稀缺正能量 高端稀缺正能量


【导读】官员与情妇是一种矛盾的关系体。当两者关系完好时,相安无事,但两者关系一旦决裂,财产权受到威胁、权力受到影响时,两者呈现不一样的关系形态,有些情妇会遭到灭口威胁,甚至被暗算枪杀,而有些情妇则因掌握官员大量贪腐证据成为“反腐先锋”,也有情妇会趁机敲诈官员。做贪官的情妇最终下场结局没有多少太好的,常见的结局都很惨。


枪杀情妇


2016年2月,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因涉嫌故意杀人、受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储存爆炸物四罪被山西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其中赵黎平涉嫌故意杀人,所杀的便是其情妇李某。现年65岁的赵黎平不仅是一名副省部级高官,更是一名高级警官,曾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长达7年时间,案发前已退休。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


据陆媒报道,李某遇害时28岁,家住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在赤峰从事服装生意。2015年3月20日晚,赵黎平开车到内蒙古赤峰市作案,案发地位于赤峰市松山区步行街附近。赵黎平杀人后,随即将尸体装入自己奥迪车的后备箱,开车离开赤峰市,半路上抛尸。


李某在被赵黎平追杀时,曾打电话报警。据媒体报道称,赤峰警方接到报警后,一开始还不相信赵黎平驾车持枪追杀,但因赵黎平2012年3月担任自治区公安厅长时曾规定,接到群众报警电话必须出警,当地警方经调看实时监控方确认是赵黎平,区公安厅下令设卡追捕.



赵黎平被警方截住时,身上带血,车上有枪有刀,没有反抗拘捕。目前尚没有信息透露,赵黎平为何要枪杀其情妇李某,但“政事儿”注意到,在赵枪杀李某前一个月,曾向李某开具一张300万元的欠条。


据报道,开借条的时间是2015年2月25日,借条是一张大约12开的笔记本纸张,具体内容为:“赵黎平欠李xx人民币叁佰万圆整,定于3月8日还清,如逾期,加息(20%)”,落款标明“借款人赵黎平”。



炸死情妇


段义和


据媒体报道,田庄曾向约10年前杀害情妇的济南某官员行贿,该官员2007年已被判处死刑并已被执行。据媒体查询发现,田庄所行贿的这名杀害情妇的官员,即为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党组书记段义和。


2007年9月5日,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在山东济南被执行死刑。检察机关指控段义和三项罪名,其中一项是他自2000年以来与被害人柳海平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段义和与柳海平


为了摆脱柳海平,指使其侄女婿陈志与陈常兵,于2007年7月9日在济南市建设路,以爆炸方法将柳海平炸死,并致使现场多名行人受伤,两辆汽车报废,涉嫌故意杀人罪,且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巨大。


段义和与情妇柳海平相差30岁。柳海平原是聊城的一名服务员,与段义和相识后,被调至济南,相继在某街道办事处、一些市属政府机关工作,2006年调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


段义和与柳海平的决裂出现在财务问题上。据起诉书显示,段义和落马后供述,柳海平经常缠着他,索要财物,还要求把她的后半生安排好,否则就采取“必要措施”,段由此产生了除掉她的念头。


2007年2月以后,段义和与其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三大队副队长陈志多次密谋,企图以制造交通事故、抢劫等方式造成柳海平伤亡,最终确定采用爆炸方式将其杀死。2007年7月9日下午5时左右,陈志开着一辆警车带着陈常兵一起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停车场。


陈志携带爆炸装置下车后,直奔柳海平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陈志迅速打开车门,将装有磁铁的爆炸装置径直放在驾驶座位下,2公斤炸药和3枚电雷管就被紧紧吸在车座下面,整个过程陈志在一分钟内就完成了。


然后“二陈”回到车上,由陈常兵驾驶车辆,等柳海平下班驾车回家时,就跟踪在后面,伺机引爆。图为:死者柳海平部分尸体。不到5分钟,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



图为爆炸现场散落的车辆和死者残骸。


事后专案组查明,当时一共发生了三次爆炸:第一次是炸药爆炸,第二次是柳海平的汽车油箱爆炸,第三次是和柳海平汽车紧挨的一辆出租车爆炸。事故造成柳海平死亡、两人受伤。在庭审中,段义和始终不承认直接授意要陈志杀死柳海平,称他原不想置柳于死地,只是想通过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使她失去思考能力”。


情妇争当“反腐先锋”


当官员与情妇的关系决裂之后,更多的是情妇会走到前台,将手中掌握的官员违纪违法证据公之于众,或直接向纪委举报。曾有机构调查,1987年至2010年120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25%是因为被情妇举报而曝光的。



编译局局长衣俊卿

而在2013年,也有监测机构统计显示,网络实名举报者的身份主要有商人、媒体人、同僚或下属、情妇及普通网民五大类,情妇占比15.4%。2013年1月,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


而在其被免职的一个月前,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十二万字长文,声称自己与衣俊卿有婚外情。文章更举证详细叙述两人情史,包括已婚的常艳为进入编译局工作拿到北京户口,曾多次向衣行贿数万元,甚至以身相许,两人先后在多间酒店开房十七次,以及获一百万元人民币掩口费等。


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




而陕西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则是被11人的庞大“情妇告状团”“扳倒”。据当时的中纪委通报提及,庞家钰道德败坏,与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关系。媒体报道称,这11人中,有人提供庞家钰非法收取贿赂票据,有人掌握庞家钰妻子公司资金账目。曾有数据公司对情妇与贪官最终反目的原因进行分析,主要有承诺结婚未兑现、生活费、分手费、私生子等问题未解决,而遭致情妇举报。


威胁情妇


在关系决裂后,官员除了采取极端手段故意杀人外,还会口头威胁情妇,致使其闭口不言自己的一些犯罪事实。十八大后首个被“双开”的省部级官员刘铁男便是典型。2012年12月初,前媒体人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引发关注。



2013年5月初,中纪委公布刘铁男被查。据报道,刘铁男案是一起突出的官商勾结、官员家属牵扯其中的腐败案件。刘铁男及其妻儿、情妇徐某以及“裙带商人”倪日涛均牵涉其中,所涉案情复杂,甚至触及海外并购。


后因徐某觉得其参与的刘铁男妻子的公司,造假骗贷风险太大,主动提出辞职。但因徐某“知道的事太多”几次遭遇刘铁男的死亡威胁。为了“自保”,徐某从2011年开始向国内媒体寄送揭发骗局材料,后又主动举报了刘铁男更多问题。

罗昌平举报刘铁男的证据,都是徐某通过越洋电话的爆料。徐某提供了诸如与刘铁男的合影照片、公司资料等物证。2014年12月,刘铁男因受贿3,500余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情妇敲诈官员


2012年,广西女子高某玉被控敲诈深圳海关缉私局前副局长李某东,二审维持原判获刑五年。据当地报道,高某玉是李某东的情妇,两人于2008年6月相识,并开始交往,2009年7月两人断绝关系,并变更了手机号码。


2010年5月,高某玉以李某东同事的名义,向李某东单位领导发短信取得了李某东的电话。随后,她通过发短信给李某东及李某东的妻子、朋友。威胁称,她要找媒体曝光李某东,以及要到其单位告发。



李某东在庭审中称,他不想把事情搞大。此后,他以及他的老婆和朋友多次出面,向高某玉支付多笔钱财,共计38.3万元。在庭审中,法院认定,其中5万元属于分手费,是自愿支付。


其他33.3万元则属于高某玉敲诈勒索所得。而李某东在2011年向警方报案前,以健康问题提前退休,并未因此问题受处分。而据媒体报道,山西晋中安监局原副局长白瑞丰,2002年在和顺县工作期间,开始与常某某发生并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被常某某丈夫刘某发现后,多次对白实施敲诈勒索。直至发案前,其仍对白进行不间断的敲诈。2015年10月,白瑞丰觉得无法继续承受刘的敲诈,便产生与刘同归于尽的念头。后白瑞丰非法获取4管炸药、2枚雷管,约刘见面时引爆,致其当场死亡,白瑞丰也受重伤。


贪官必有情妇,好像已经成为定理,情妇也称为二奶,特征是其二者的关系建立在权和钱的基础上,互相利用。俗话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在贪官们心中,官位是第一要务,当情妇威胁到贪官的地位,杀无赦!


2014年7月2日下午5时许,又一情妇被贪官杀害,在汕头市龙湖区星光华庭6栋,1名男子与1名女子发生纠纷,男子将女子打晕后拨打110自首。


赖益成与情妇季宁


汕头警方到场后发现,1名女子倒在该房间的床上,经现场抢救无效后死亡。据悉,犯罪嫌疑人为汕头市原政协主席、原市委副书记赖益成,事发后他报警自首。遇害女子季宁35岁,辽宁人,系赖益成“情妇”,并为赖生下两个孩子。


时间:2005年 地点:河南省,贪官: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杀妻:陈俊红。6月9日,两杀手以带吕妻买车为名,将吕妻骗上车,车出省府大院不到1公里,两名杀手即用绳子将吕妻勒死,随后将她大卸10块,并将碎尸包裹后,伪装成绑架撕票案,丢弃在唐河县的一个水塘中。



时间:2010年地点:温州市,贪官: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情妇:邵慧灵江省老干部局干部。谋杀方式:亲自杀人,被杀过程:接近办案人员的相关人士透露,谢被刑拘后已被批准逮捕,涉嫌故意杀人,并伴有碎尸情节。


时间:2001年9月4日 地点: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情妇:芜湖市马塘区人事局副局长孙华。谋杀方式:雇凶,被杀过程:中午11时20分。孙华掏出钥匙开门,门还没有打开,她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嘴被捂上。紧接着有人朝她身上连扎数刀。



时间:2004年10月15日 地点:江西省奉新县,贪官:奉新县干洲工商局副局长吴悦明,情妇:新安竹业有限公司出纳徐凌。徐凌到银行提款发工资,打电话要吴悦明开车送她回公司,途中吴悦明在一种植苗圃的农民家里借了一把锄头,对准徐凌的脑袋就是一锄,当场将徐凌打死。想看更多精彩文章请加微信号:ny51362


时间:2005年10月15日 地点: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贪官:县委书记杨国瞿。情妇:许春梅。 被杀过程:6月14日晚,许春梅来到杨国瞿的宿舍,杨国瞿杀死许春梅后用菜刀将尸体砍成块,然后又拿出高压锅来煮,由于一时煮不烂,丢下水道也丢不进,只好把砍碎的尸体放进冰箱。



时间:2004年4月14日 地点: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 ,贪官: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 局长梁冠中,情妇:李秀清。4月14日中午在情妇家,梁冠中示意表弟魏进动手,魏进持铁扳手猛击李的头部后顶枕部数下,李秀清当即倒地并呼救,魏进扼住李的颈部,将其扼死于卫生间门口。


时间:2003年2月5日 地点:山西省阳泉市 ,贪官:山西省阳泉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科科长王俊平,情妇:王小丽 。王小丽在歌厅工作,同时包养两个情人惹火了二奶。王俊平担心此事暴露影响自己的前程,雇佣三奶朱亚英的弟弟朱亚岐,合谋将二奶以及三岁的女儿杀害并焚尸。


侦查科科长王俊平


时间:2005年 地点:河南省,贪官: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 ,杀妻:陈俊红。6月9日,两杀手以带吕妻买车为名,将吕妻骗上车,车出省府大院不到1公里,两名杀手即用绳子将吕妻勒死,随后将她大卸10块,并将碎尸包裹后,伪装成绑架撕票案,丢弃在唐河县的一个水塘中。


时间:2006年1月27日地点:北京市,贪官:房山区政协副主席许志远,情妇:女机要员陈红(化名)。被杀过程:2006年1月27日,刘晓明让许发短信将陈红约到了自己的厂子中。随后,他将陈红掐死。当天,刘晓明架起木柴,洒上助燃的涂料,焚烧陈红的尸体。



时间:2008年12月18日地点:海南省定安县贪官:海南省定安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岑某。案发前两个月即2008年10月,岑某由定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调任定安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情妇:宾馆服务员陈某经定安县公安局法医鉴定,陈某系被人捂堵口鼻腔,扼压、勒颈致死。



谁来为她平反?


郭一平





郭一平:党中央高层保护产权,吴英案能否平反?

————————————————

2017年1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强调要严格把握产权案件罪与非罪的界限标准,依法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

在狱中已经度过十个春秋的吴英,今年已经36岁,得到“产权保护”的消息后,“高兴得几天没有睡好觉”,于2017年1月30日,写了一封信。吴英在信中呼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法定程序前提下,尽快将本色集团的所有资产进行公平、公正、透明的清算处置,我将尽我所能努力积极地配合处置债务事宜,尽早妥善地将资金归还给债权人……”

2月7日,吴英的代理人向记者表示,吴英已在浙江女子监狱服刑多年,浙江东阳方面还没有把扣押本色集团价值数亿元财产返还给债权人,导致债权人经济损失继续扩大。

吴英案发10年后,国家出台保护非公经济的相关规定,给吴英案带来了新的转机。吴英在狱中从不间断学习,尤其注重法律知识的学习,从没有间断过申诉,要求偿还广大债权人投资,了却自己的心愿。 

吴英的父亲吴永正,正在向浙江高院申诉,要求宣告吴英无罪。吴永正说:“如果她(吴英)是个骗子,我就不会理她。”

郭一平认为,吴英案能否正确处理,决不是靠几个文件能够解决的。当年,判决吴英案的禽兽不如的一群法官,他们背后站着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官僚集团。平反一个案子,等于向一个腐败集团宣战,何其难也!呼格案如此,聂树斌也是如此。

——————————

司法大案的背后,不是法律问题,而是官商勾结问题。

————————————————————

当下中国存在的致命问题,是没有建立起完整独立的,由党领导的,并由人民可以控制的司法体系。郭一平决不危言耸听地说,这一致命问题,是中国共产党分秒必争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否则,亡党亡国是一定的,是绝对的,是没有商量的。因为,官场腐败是秘密的,不一定激起民众大规模的反抗。而司法腐败是明显的,人人可以看到,人人可以感受得到,一定会激起全国人民的共同愤怒。

无论善良的中国人民多么富有忍性,司法腐败之烈火一定会烧伤大众,并造成党亡国破之结局。互联网时代,无论官僚集团和资本集团多么掩饰,都没有用,反而愈盖弥彰,激起民众更大规模的内心和实际反抗。

司法腐败,摧毁了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心,摧毁了党内正能量的所有努力和鸿鹄之志,也给西化派以口实。这些年来,西化派法律党之所以极力鼓吹放弃党的领导,走上西方司法独立的道路,就是因为,属于中国人民的、属于我党的司法体系没有建立起来。

目前的司法体系寄托在庞大的官僚体系上面,人民大众,包括党中央高层也没有办法掌控。这一点是非常可怕的,可怕得你不可能想像。

司法改革,决不是下文件那么简单。光靠下文件解决不了问题。当司法寄托在官僚集团和资本集团之上,无论多么好的文件和法律,也是不能落地的。广大老百姓,包括官场和资本家都不可能真正树立起对法治的信心和信仰。

每一起法律大案,广大老百姓把目光聚集在法律上,在法律上争来斗去,想通过法律寻找公平正义,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律的背后是腐败问题,是官僚集团与资本集团掌控司法的问题。

就连震惊全国的吴英案、曾成杰案,也是腐败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腐败分子为了获得巨大利益,强取豪夺,借用法律的名义,将企业家和广大老百姓置于死地,从而掩盖了他们鲸吞大众资产的真实黑暗。

——————————

没人知道,吴英案根本不是简单的法律问题。

——————————————————————

2014年12月31日,凤凰财经报道,当年2月22日,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被调查。同年12月31日,媒体曝广厦集团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楼忠福,这位浙江富豪与令计划家族来往多年,在数十年商业开拓中与该家族有紧密联系。

楼忠福与北京强势合力国际会展公司合资。这家公司的母公司是“趋势中国传播机构”,由令计划侄子令狐剑和嫂子孙淑敏创办经营。由此,人们可以发现楼忠福与令计划家族存在密切合作的联系。由此人们自然联想到一直风波不断的浙江亿万富姐吴英案。至此,浙江亿万富姐吴英案之所以身陷囹圄的谜底也终究被揭开。

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法人吴英最负盛名时身家38亿,位列2006年胡润中国女富豪榜第六位。

2006年12月,吴英资金掮客杨志昂等十余人将吴英绑架,强迫签署空白文件制造假案,吴英上亿元珠宝、银行卡被洗劫一空。绑架者制造假案涉案金额达2亿元之巨。浙江金华中院离奇“高效率”地办案转移吴英资产。

2009年底,金华中院以吴英隐瞒巨额负债,非法吸收资金骗取3.8亿余元判死刑。

吴英提起上诉,2012年1月,浙江高院维持死刑判决。

吴英所借资金究竟系用于正常经营,还是个人挥霍成为判决关键。吴英借债4亿多元的最大债权人林卫平认为吴英和他在做生意,从不认为吴英骗他。没有任何债权人认为吴英诈骗。吴英11个债权人中有本色集团高管,有吴英夫妇好友,吴英是向特定人群借高利贷,这是商界“借鸡生蛋”企业行为,并非非法占有。

吴英若想非法占有,何不卷款逃跑?何必买下拿不走的房产?有吴英这样骗人的吗?民不告,官不究。本案谁在起诉吴英?是腐败分子和不法商人在起诉吴英,是禽兽不如的官商合一的集团在起诉吴英。

吴英欠账3.8亿元,剩余资产达5亿多元。吴英旗下一百多家商铺,现行价格应翻多少倍,却被公安机关违法处置缩水达十几倍。吴英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没有社会危害性就没有犯罪。

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联名写信要求判吴英死刑。一审后,这些官员又联名要求浙江高院维持原判。吴英案一再出现不合程序的现象,吴英案牵扯了多少官员的敏感神经?显然,有权势者操纵司法“杀人灭口”!

其间,东阳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忠福涉嫌瓜分吴英财产。

本色酒店被楼弟弟楼忠华以超低价拿下转手卖出。吴英拥有55%股权的博大花园被查封后重新开业,而楼家人参与其中。

绑架吴英也跟楼家有关。楼忠华一直在收保护费,因吴英不向黑势力低头,得罪了楼氏家族。楼家在一定程度上操纵司法。

黑社会、富商、官场、司法紧密配合何以如此默契?这是公权力配合黑社会操纵下的公开“抢劫”。他们互相联手的把戏竟能通过省高院死刑判决,浙江两级法院不惜冤杀吴英而向权力献媚!

更为离奇的是,参与绑架吴英的杨志昂、吴小英被取保候审,未受任何处理。这一切只能是司法被高官任意操纵的结果。

显然,楼忠福为瓜分吴英财产蓄意制造吴英案。然而,仅凭富豪楼忠福绝对无法操纵两级法院。两级法院操纵在一帮子高官手中。显然,在这场合谋的“抢劫”中有令计划及其家族参与。如果不是他们,楼忠福绝没有这样的能量。如果不是浙江高院的判决不公引发普遍责疑,吴英必死无疑。浙江两级法院、地方政府究竟有多少人参与制造吴英案,大家可以想像。

吴英案引发数百学者、上百家媒体和亿万公众关注,舆论喷涌着对浙江高院判决质疑,社会精英们、学者、律师、企业家及许多社会名流,以各种方式为吴英求情。浙江企业家几乎无一例外地为她鸣不平。

法律裁定和社会舆论如此背离!法律如果不能体现民意,这法律也就偏离轨道了。吴英最终引发最高层关注,连当时的总理也出面了。2012年4月,最高法不核准吴英死刑,吴英最终被改判死缓。

郭一平特别告知,因本人较忙,没有时间一一回复,微友如有重要事情及报社记者采访,请联系18510737518,与行云老师联系,有其转告。


——————————

掌上品案,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吴英案”?

1月16日、17日,掌上品案一审在珠海香洲法院审理。从一审暴露出来的许多事实来看,掌上品案仍然没有摆脱地方强权势的干扰:

————————

(一)名为网络直播,实际上是“选择性直播”。

——————

开庭那天,我就在珠海,通过新浪微博看“庭审实况”。越看越失望,每一个被告似乎是经过彩排的,上去就认罪,甚至没有等公诉人发问就认罪。9个被告人无一不认罪。惊人一致!就在我失望至极的时候,掌家人打来电话告诉我“太高兴了”。他们说,律师的辩护和被告人的应对有许多精彩的地方,听起来很过瘾。晚上回来,他们给我讲得很细。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发的新浪微博是有选择性的,对于法院有利的,他们发上去了;对于当事人不利的,他们没有发上来。大量的律师辩护意见和当事人的反驳意见,他们私藏了。

————————

(二)我估计:不认罪不开庭,认了罪再开庭。

——————————

不光是我估计,也是参加庭审的掌家人估计的,掌上品高层身陷牢笼,身不由己,可能是承受了压力的。让他们先认罪再开庭,不认罪就不开庭。

————————

(三)工作失误,或是钓鱼执法?

——————————

通过法庭审理,掌家人才明白一个可怕的事实。掌上品案的立案时间是2015年4月29日,而不是抓捕李董绍增的时间2015年6月5日。问题出来了!既已立案,说明珠海拱北公安已认定掌上品高管一行已触犯刑律,为何不马上终止“犯罪”?中间这一时间段,掌上品公司开展了几次重大的商业活动,如:三亚年会、成都掌上品商城开业、公司返利降倍,以及全国很多省区相继召开产品推介会,由此助推了掌上品的市场放大,让更多无辜的老百姓卷了进来。有人估计,这一时间段,至少吸引了10亿资金。

————————

(四)公司上市是真实追求,或是打幌子骗人?

——————————

掌上品会员是响应党中央“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了解到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切实可行的。掌上品模式,既借鉴了世界500强企业“全食超市”的成功模式,又有高层李绍增等人创建同一个城市“盖网”成功经验。大量的事实证明,公司高层进行了一系列运作,最终目的是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公司高层的四次美国金融之旅,受到华尔街资本市场的高度青睐;在联合国新年晚餐上受到邀请等等……这些事实决不是一般的企业和个人所能得到的。

掌上品的模式及其前景,有郎咸平、樊刚、宋鸿兵、叶檀、韩秀芸等金融专家的详细解读。公司已经在美国交了两亿的上市保证金。由此,掌上品公司准备在美国上市,并不是打个旗号用来骗人,而是真实追求。退一步说,即使上市失望,也没有欺骗的主观意志。

由于李绍增等高层突然被抓,掌上品业务中断,上市计划化为泡影,使得原来在美国缴纳的上市保证金两亿元没有下落。掌家人认为,只有重振掌上品大业,上市成功,才能让这两亿元保证金回到广大投资人和掌上品手中。这是既是重振民族的自信,也解决了融资难民的问题,给政府排忧解难。

——————————

(五)同样的模式,一个有功,一个有罪?

——————————

掌上品会员感觉到最不公平的是,同样模式的两家企业盖网和掌上品,同在珠海这个地区,然而却是两重天的待遇。盖网一家是全国优秀先进企业,掌上品却遭人为做局构陷,身陷牢狱之灾。

会员在网络上搜索到2015年3月的一则新闻:“珠海市商务局领导一行参观考察盖网,局长表示很震惊”。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盖网董事XXX率盖网接待人员向刘局长一行详细介绍了盖网的商业模式、发展历程、现有成绩、面临的问题困难,以及未来发展的策略方向。同时,针对盖网的核心竞争力、与其他O2O模式的优劣势分析、防止同业抄袭竞争的手段等方面也做了深入的探讨和汇报。”

而就在该条新闻出现不到两个月时间的2015年4月29日,掌上品公司有关高管就被立案。又有,在盖网和掌上品两家公司均有投资的“双投会员”,在盖网的一次会议上听到:“你们不要投掌上品了,不出三个月掌上品公司就会出事。”

盖网高层为何对掌上品的命运未卜先知?办案机关是否在参与市场不正当竞争?这难道不是选择性执法?

为了此事,众多掌家人在庭审现场伤心落泪,有人当场嚎啕大哭。

——————————

(六)事实不清,带毛病的案子如何进入审判环节?

————————————

可以肯定地说,直到今天为止,办案机关也没有搞清楚掌上品的资金来源和占用情况。法庭让司法审计人员上场回答问题。审计员要么拒不回答,要么回避问题,躲躲闪闪。审计报告说“进帐78亿,出账81亿”,进了78亿,却出账81亿,那么相差的三个亿,从何而来呢?为此,法庭一时间哄堂大笑。

在法庭上,法官居然说:“你们掌上品在珠海的商城营业额才2000万,如何可能给会员返利?”律师辩说:“掌上品在成都的店为何不加上?”掌上品商城有6000种进口商品,成都一天下来就有100多万的营业额,这些有供货商单据和海关报关单据为证。法官说出来这样的话,说明他们从前对这些证据根本没有认真看。

这样一个事实不清、证据不力的案子,带着这么多毛病,如何通过检察环节?又怎样敢进入审判环节呢?

——————————

(七)多么无辜人受伤太深,泪水为谁流?

——————————

一个单亲妈妈,还有一个九零后,这两个人应聘工作时,看到公司是正规合法的公司,各种证照齐全。

我分析,他们是根据单位的决策意志从事工作的,所有的工作内容并不是个人行为,按法上按理上来说是不该承担刑事责任的。一用“非吸”罪名,让多少无辜的人受伤太深。这在目下的中国已经相当普遍。那个九零后,是通过网络招聘来到掌上品公司,上班不到两个月公司案发,她也被拘押至今。

那个单亲妈妈,每个月要交房贷,孩子寄养在别人家里。幼小的孩子写信给妈妈:“妈妈,我天天想你,你啥时候回来呀?”在法庭上,单亲妈妈声泪俱下。在场的掌家人纷纷痛哭失声。

掌家人都说:“直到今天,我们没有人恨李绍增等一批掌上品高层,尽管他们身陷牢笼。”

有一次,就在李绍增被带走的那一刻,掌家人挥手致意,高喊:“李总,一路向前!一路向前!一路向前……”直到现在,掌家人还在给李绍增打气,期待着李绍增出来,带领他们“一路向前”!经过十八个月的牢笼之灾,李绍增仍然保持着当初的自信和沉静,法庭上应对自如,思路清晰,条缕分明。

——————————

(八)为何不让律师充分表达?

————————

在法庭上,当辩护律师进行依法辩护时,屡屡遭遇到审判员和审判长的强行制止,尽管律师陈说“我说的话是有理有据的”。

公诉人当庭指责律师:“你们不要打着习主席、李总理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搞非吸。”律师反驳说:“这是习李的新政,我可受不起你扣的大帽子,拿习李说事。”

——————————

(九)金融监管证明,到底该要不该?

——————————

在这场融资风波中,事发后,办案机关都提到过:非法的证据是没有金融监管证明。

在这里,我就想说:一边吸收资金,一边投资实体,或者从事创新事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中的“存款”对应的是“贷款”,这是一种资本运作的金融行为。而创新者、创业者吸收的是“公众资金”,而不是“公众存款”,是企业的融资行为,而不是金融行为,还需要金融监管部门审批吗?

即使需要金融监管部门批准,那么在民间金融改革之前,是否强调过必须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为什么在事发后都拿这一条说事?再说了,公司在运作的过程中,都经过多次检查,有哪个部门提出来“没有金融监管牌照是不合法的”?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演化成“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将非吸罪名的扩大化,该有多少企业和企业家无端受伤?该有多少投资人不明就里误入陷阱?

在掌上品同城的盖网,运作多年,不也是才在去年得到金融监管部门的证明吗?

一个人先买票后上车,与先上车后买票,没有啥区别。即使有金融监管牌照,不干正事,照样需要处理;一个没有金融监管牌照的企业,干的是正事,可以补办。为了一张纸,这样严厉用法太没有意义,这是当下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两高刚刚发布的“保护产权”的意见司法指出:法不溯既往、疑罪从无。原来并没有硬性规定掌上品必须有金融监管牌照,现在要求了,根据法不溯既往的司法意见,这一条不能作为违法对待。仅仅是怀疑掌上品返利过大,可能要引发崩盘,是不是“疑罪从有”呢?

看完整个庭审,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自掌上品案发后,高层下发的一系列司法意见,并没有在这次办案中得到落实。

中国的依法治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依法治国,党中央的双创战略,党中央主导下的一系列政令和司法意见,为何不能落地?最高法还要听党中央的话,为何下边的办案单位不听党中央的话?地方的小法大于党了?党中央的政策,难道屈位于地方小法?


——————————

郭一平的话:法院的审判,不是维权终止的理由

——————————————

掌上品案,才经过一审开庭审理,没有宣判。有些掌家人已经丧失了自信。当然,经过多次维权,一直没有结果,掌家人的被搞得疲惫了,拖不起呀。官怕告,民怕耗。在当前,高房价、高医疗费、高学费之下,长期维权没有结果,当初纵然自信满满,今天也不免心冷意灰。有些人说:“珠海办案人员,既然想把掌上品案往死里办,办成铁案。我们小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认为,不能依当下法院主导的方向思考问题。

一是党中央和高层正在强力推进依法治国,加大司法改革力度,不隔一周就下发一次改革命令,司法环境正在发生变化,维权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广大掌家人也应该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下一周,再下一周……司法的环境还得变化,司法意见还得下发。不信走着瞧!

再想一想,掌家人去年6月到珠海维权,在宾馆里没有出门,就被强行带走,连上访就没有,仅因为“准备上访”就被扣上了“准备上访”罪,有人还被戴上手铐带走;警察踢开门让掌家人“报案”;逼人报案,威胁诱骗……当时的维权环境至今还让掌家人心有余悸。而在今天,这样的恐怖情况还有吗?这不是国家形势在发生变化吗?你们又如何知道一个月之后的情况?又如何知道三个月之后的事情?又如何知道十九大以后的事情?

二是在庭审中,九个被拘的掌家人都认罪了,是不是就完了?我认为,律师也这样认为:认罪不一定就等于有罪,认罪也不一定被定罪;即使被定罪,也不一定非得打垮企业。有罪无罪,罪大罪小,法律说了算?事实说了算?呼格案,聂树斌案……当事人不都认罪了吗?今天不也平反了吗?何况,强劲推进中的中国司法改革,正在让掌上品案充满变数,珠海方面目前肯定不敢下结论。因为,这是高度透明的互联网时代,这是党中央司法改革紧锣密鼓的今天,这是从严治党的习王时代!珠海方面正在掂量着。

三是就连珠海办案单位来说吧,他们也在左顾右盼,也在看上看下,心里也没有底儿。庭审结束后,院长专门接待五位掌家人座谈,听取大家的意见。

四是律师认为:(一)党中央的政策走在前,而法律滞后,法律应该跟着政策来调整,法律也得听党的;(二)创新的东西,本来就是新的,没有成法来规范;(三)用法也得讲社会后果,如果用旧法对付新政,就没有人敢创业和创新。

五是看掌上品案,要跳出来掌上品。

掌上品高层,没有中饱私囊,没有转移资金,没有挥霍浪费,实实在在想干事在干事,即使出了偏差和失误,也是行政法规调节的范围,不可动用严厉刑罚解决创新问题。如果掌上品案被打垮,高层被定罪判刑,那么全中国如掌上品一样的公司,又该如何解决?珠海办案人员的做法,如果被全中国纷纷效仿,该有什么样的结局?

作好最坏的打算,也得争取最好的结果。如果掌家人就此认账了,等于承认当初自己干了“非吸”;如果不承认,就等于我们当初干的改革创新,也等于说珠海办案方面将不该立的案乱立了。

问题是在于,珠海办案方面,已经打垮了掌上品,并将高层关了十八个月了。现在,你让法院宣告掌上品无罪,等于宣告公安和检察官有罪。不光是公安和检察官,连当地的党政一干人就得被追究责任。

广大掌家人还要一如既往地保持自信和强劲势头,通过网络发出自己的呼声,通过信访等多种途径表达自己的诉求,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掌上品高层,主张在政府的监管下放开掌上品运营。这种维权势头,一是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二是退一步说,即使没有这样的结果,也会让珠海方面尽最大可能追回损失。如果不追求最好的结局,连最坏的结局也得不到。但是,追求最好结果,是大家应该努力得到的,于理于法上也说得过去。

另外,也可以给珠海方面松绑,如果恢复掌上品营运,可以不追究当初他们办错案的责任。由掌家人签个谅解书。这样,不把珠海方面逼到死角,也给掌家人撇了条后路。本意见只代表郭一平个人观点,至于你们掌家人如何想,我不强求,也没办法强求。






郭一平特别提醒——本文对于千木、掌上品、天泽、汇信行、心未来、秒诚、银证等多公司均有普遍意义。由于本文较长,可以收转发、收藏。之后再读。立即马上。掌上品、千木和天泽三家同为南方三大案件。这三家公司的广大债权人互为转发。


你的支持是我们走下去的动力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