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八十年代大尺度漫画,现在没人敢画了!

“提前退休”到来!公务员迎来大变革!事业单位和囯企也受影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2月4日 下午 5:32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黒老大刚出狱,8w马仔迎接,666部豪俥开路,还有直升机护航!

武山圈子 今天

洪门,一個地下秘密组织,传说起源于明末清初,目前在全世界的帮派分支人数已经超过了90多万人,美、法、澳、越等世界20多個国家都有其分支,在世界上没有哪個组织能够与其相比。

作爲洪门老大,林绅在檀香山离世的時候,到场送行的人多达90000余人,其中包括香港三合会、台竹联帮、意大利3K、俄罗斯战斧等世界各大帮派的人,爲了防止暴动,追悼会上更是出动了200000名警察护驾,在現场维持秩序,场面实在太震撼。

洛尘,洪门新一代接班人,接班人自小就被送到名校接受各种教育,直至大学毕业,随後洛尘进入神秘部队接受各式各樣的残酷特种训练,学成後回归都市,正式开启他的使命……

“老子居然,重生了!”

坐在去往通州的动車上,洛尘脸上写满了震惊。

因爲他清晰的記得自己已经死了!

“嘟嘟嘟……”這個時候,手机铃声响起。

來不及多想,洛尘掏出手机一看,眼中忍不住燃起了一丝仇恨的怒火。

电话,是他的女朋友张小曼打來的,而就是因爲這個女人,导致了他悲剧的一生。

上一世的他怎麽都不可能想到,就是因爲乘坐這班列車去见张小曼,导致自己双手、膝盖……全身多处地方粉碎性骨折,被人硬生生打成重度残疾,从此都只能在地上艰难的爬行,受尽凌辱。

而父亲爲了治好自己,倾家荡产,最後死于非命。

之後的二十年,自己活得像狗一樣,受尽嘲笑和谩骂,最终精神崩溃选择了自杀。

还好自己并没有真的死去,甚至还阴差阳错进入修真世界,成就了无上仙尊之位!

只是好景不长,自己被三名仙尊合力偷袭,最终选择了自爆。

不过也正因爲他們的偷袭,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二十岁這一年。

這次重生,对于洛尘來说简直就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既然能够重活一世,我洛尘发誓,从今以後,任谁都不能伤害我的父亲!通州那几個打残我的杂碎,上一世,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這一世,我要你們後悔从娘胎里面钻出來!

接通电话,电话内响起一丝不耐烦和冰冷的声音。

“喂,洛尘,你到了就提前给我打個电话,我和我妈妈会到車站來接你。”

然後电话那头没有给洛尘回话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洛尘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前世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的愛着這個女人,但是去了通州之後,却被对方的父母看不起,各种冷嘲热讽,各种刁难。

這個女人也因爲家里的反对,最终骗光了自己父亲给自己的一百多万创业的存款後,将自己无情的抛弃了,和一個官二代好上了。

不过這一世嘛……

洛尘再次不由得冷笑,咱們可以慢慢玩。

洛尘放下手机,刚好瞄到坐在旁边的一老一少。

此刻老者正一脸期待的打开一個古朴的盒子,从盒子内取出一副画细细欣赏,不時的点点头。

不过洛尘看了一眼之後,便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你那什麽眼光,你懂画吗?”忽然,老人旁边的少女开口质問道。

少女因爲身份的缘故,自小就被别人娇宠着,所以养成了自傲的性格,见到洛尘那不屑的目光一下子就來了火气。

懂画吗?

开玩笑?

洛尘前世可是仙尊,怎麽可能不懂?

而且眼前這幅画,洛尘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個赝品了,這老头居然还小心翼翼一脸的愛惜,仿佛得到了真迹一般。

不过以洛尘的心性又怎麽会和這小女孩一般见识?

从一老一小两人的穿着打扮上來看,洛尘猜测他們怕是身份极爲显赫,非富即贵。

“不懂就别乱瞄,不过也是,像你這种乡巴佬,看到上千万的古董真品流露出没见过世面的穷酸樣也是可以理解。”少女在说着這话的時候高昂着下巴,脸上充满了不屑。

她身份高贵,平日接触的都是一些权贵,自然看不起洛尘這樣的普通人。

“双儿,不得无礼。”

原本女子还要讥讽洛尘几句,却被老者阻止了。

老者似乎极爲有涵养,不过洛尘还是察覺出了老者那高人一等的姿态。

“年轻人,你刚刚看這画好像极爲不屑?”老者显然对洛尘刚刚的态度极爲在意。

谁知洛尘只是淡淡的回了两個字。

“假的。”

“假的?”那個叫双儿的女孩听见這句话一下子就怒了,直接站起來用手指着洛尘。

“凭你也敢说我爷爷的藏品是假的?简直胡说八道。”

叶双双感覺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這樣说话了。

“双儿,坐下!”

老者沉声道,不过老者自己却又沉着脸,露出不满开口道:“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说,這幅真品可是我找了业内好几個大师鉴定过的。”

老者满头白发,但是却满面红光,气息异常的沉稳,不像是個老人,反而有股年轻人的气息。

洛尘猜测,這老者应该是個练武的高手,不过即便是所谓的练武高手,凭現在的自己也不用把他当一回事。

“我说了它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洛尘说道。

“嘿,好你個毛头小子,今天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那個叫双儿的女孩子一挥手,整個車厢又呼啦一下子站起來十几号人,显然這老者身份肯定不一般。

本來乘务员要过來阻止的,但是其中一個大汉走到乘务员面前掏出一张证件,乘务员猛地面色一变,看看那老者後,脸上一脸恭敬的退了出去,顺便随便还把車厢的门给带上了。

而那個女孩则是走到了洛尘面前,然後冷笑一声,鄙夷的看着洛尘。

“臭小子,以後长点記性,别见谁就乱说话。”

接下來,她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巴掌朝洛尘脸上扇了过去。

显然,她完全没把洛尘放在眼里。

這一巴掌來势汹汹。

不过洛尘躲都没有躲,甚至看都没看那個双儿一眼。

叫双儿的女孩這一巴掌呼过去本來就是想教训洛尘一下的,不过她下手有点没轻没重,别看她是個女孩,但毕竟是個练家子,這一巴掌下去换成常人肯定能把下巴打脱臼了。

但是就在這一巴掌即将打到洛尘脸上的時候,却是硬生生停住了。

不是双儿不想打,而是打不进去了,她這一巴掌落下去,像是无形之中打到了一堵气墙上。

任凭她如何用力,脸都憋红了,也无法寸进丝毫。

“双儿快退下。”老者神色大变之下,猛地站起身來,然後闪电般拉开了双儿,一颗心简直快要提到嗓子眼了,朝着那十几個人摆了摆手。

以洛尘的眼力,自然看出來了,刚刚那十几個人可是准备掏枪了。

有点意思。

“這位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失敬了。”老者见到洛尘没有继续出手,才略微松了口气,然後态度非常恭敬的对洛尘抱拳一拜。

“双儿,快给這位先生道歉。”老者甚至还拉了拉旁边的少女。

“爷爷,你干什麽?你是什麽身份?再说了,我不信他能挡得住子......”

“给我住口,你懂什麽?”那老者忽然呵斥道,子弹或许挡不住,但是对方却能够在手下开枪之前杀掉自己和孙女,這一点老者很肯定。

“快道歉!”老者内心此刻已经生出了一丝恐惧。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這叫内劲外放,就是放在所谓的武林中,那也是泰山北斗,号称宗师級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如果出手,那麽即便是他也挡不住对方一招。

内劲外放,如果对方有杀心,怕是吐气间就能要了他們爷孙两的性命。

這樣的人物根本不是他們能够招惹的存在。

“对不起。”双儿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道歉了。

“下不爲例,没有人敢拿巴掌呼我。”洛尘神情很淡然,但是语气之中却透露出了一丝杀意。

這一刻,洛尘的气势变了,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气吞山河,压盖天地,仿佛神邸亲临凡尘一般。

幸好对方只是一個小女孩,以洛尘仙尊的心态不会太过计较。

否则只要敢拿巴掌呼他,怕是刚刚对方就已经成爲了一具死尸了。

直面洛尘的那股气势,双儿猛地感覺脊背发凉,浑身冰冷无比,如至冰窖,双腿不听使唤的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先生对不起,是老朽孟浪了,还请先生看在她只是丫头年少无知的份上高抬贵手。”那老者冷汗直流,再次抱拳一拜,同時他自己也感覺有些站立不稳了。

這一刻老者内心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到了他這個地位和见识,自然是能够触摸和知道一些常人无法知道的秘密。

但是越是知道那些东西,他对洛尘就越发的畏惧,老者内心苦笑,居然会在一辆动車上,遇见這樣传说中的人物。

事实上老者在通州是一個极其有权有势的人,至少在通州來说,还没有人能被他放到眼里。

明里暗里,两道上的人有些時候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内心也是第一次出現了恐惧

“在下叶正天,敢問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赔笑道。

 “洛尘!”

“洛先生,您刚刚说在下的這幅画是假的?”叶正天能够有如今的地位,自然不是傻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

“假的。”

“先生恕我冒昧,這幅画可是南宋時期一位大家所做,也是我花了大价钱和大心血才拿到手的,爲此我还找了几個這方面的专家专门鉴定过的。”叶正天语气很恭敬,甚至用上了尊称。

這让叶双双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即便是见到一些有实权的大人物,爷爷也没有如此恭敬过啊。

“我证明给你看。”

洛尘的双目之中有幽暗的蓝光一闪即逝。

手指很准确的停在了画当中的一处,画的材质是布帛的,洛尘手指往下一按,再次抬起來的時候,已经扯出了一根线头。

那可是价值上千万的画,洛尘居然就這樣给毁坏了,不过洛尘眼皮都没眨一下,随後洛尘很果断地将一根细线扯出來,丢在叶正天的面前。

其实只是一根线而已,就算有人认真鉴定,也不会注意一根线。

“這是?”

“這是锦纶,人工合成的材料。”

“你家七百多年的画里面有锦纶?”洛尘摇摇头开口说道。

這让叶正天老脸一红,自己居然被人给骗了。

七百多年前哪里來的锦纶?

随即叶正天使了個眼色,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走过來打算拿走那副画,顺带也打算将那裝画的木盒拿走。

“等一下,這木盒?”洛尘忽然喊道。

“怎麽?洛先生对這木盒感兴趣?”叶正天像是看出了洛尘的心思。

“先生若是喜欢,只管拿去好了。”叶正天此刻表現的很大方。

“爷爷。”叶双双在一旁提醒道。

其实叶正天哪里不明白,既然洛尘能够看出這幅画是假的,那麽肯定有极大的本领,而且刚刚那气息外放也证明了這一点。

如果連洛尘都能看上的东西,怕是真的是一件宝贝,但是叶正天却打算送给洛尘。

這很明显在讨好洛尘。

洛尘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方,不过他确实看中了這個木盒,因爲這木盒内恐怕是有一颗种子,对他有大用!

現在的洛尘雖然有太皇经的气息护体,但是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借助外物,而這木盒内的那颗种子雖然干枯了,但是洛尘自然有办法让它复苏。

這可就有点让洛尘惊喜了。

即便是在修真界,种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不要说在地球了。

有了這一枚种子,至少可以省去一個甲子的苦功!

只是洛尘也不愿意白白占人家便宜,他堂堂仙尊,还没那麽小家子气,去争抢一些普通人的东西。

“说实话,我确实看中了這個木盒,因爲木盒内有一樣东西是我需要的,但是這個东西若是落在你們手中,确实没有多大价值,這樣吧,今天的這個人情我先承了,日後若是你們有什麽困难,可以來找我。”洛尘开口道。

要知道這可是仙尊的承诺,曾经的各大势力多少人打破头都想得到這句话!

現在却很幸运的落到了這個老者身上。

“那老朽也不客气了,既然洛先生开口了,老朽确实有一事相求。”叶正天的狐狸尾巴转瞬间就露了出來。

“老朽恳求先生,收我這孙女爲徒!”叶正天忽然蹦出這麽一句话。

這让洛尘也是一愣,暗骂一句老狐狸。

“换個吧,说实话,做我徒弟,她还不够格。”洛尘不是要食言,而是他可是仙尊,等日後,有多少大人物的子女会前來求着自己拜入门下?

而和那些大人物比起來,這叶双双确实不够看,而且她的资质太差了。

“可是先生您刚刚可是已经开了金口了。”

這也确实是,毕竟洛尘是仙尊,金口一开,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這樣吧,我收她做記名弟子。”洛尘有点勉爲其难,最後只能找了個折中的法子。

“还不快点拜见师父?”

“拜见师……”叶双双不甘心道。

“还是叫老师吧。”洛尘打断了叶双双。

一番客套之下,車子很快到站。

交换了一下电话,洛尘提着行李先一步离開了。

等洛尘走後,叶双双抬起头看向叶正天。

“爷爷,你干嘛非要我拜他为师啊,就算他有几分本事,但是以我们在通州的势力和实力,多少人求着要收我?你干嘛?”

“闭嘴,你懂什麽,咋们这次可是攀上了大关系了,双儿,你也许不懂,爷爷不怪你。”叶正天叹息一口气。

“你应该听过林化龙吧?”叶正天正色道。

“林化龙?南方军区的那個人称狂兽的林化龙?”叶双双忽然大惊失色。

叶双双或许不是叶正天那個圈子的人,但是她可是从小就听自己爷爷讲一些以前的故事。

如果说最让她崇拜的是谁,那麽就非属林化龙不可了。

那可是一個传奇的人物,拥有传奇的一生,曾经的一次边境摩擦,那人只手空拳,一個人可是打退了一個师的存在。

简直都快被神话了。

而且也听说有一次北疆发生暴恐叛乱,林化龙的一個兄弟刚好在那边牺牲了,林化龙为了報仇,一個人直接打到了人家基地去了,把人家基地都给掀翻了。

那可是战场,有大口径热武器的战场啊!

听到自己的爷爷忽然提到这個传说中的人物,叶双双怎麽能不变色。

“爷爷,你难道说,他有潜力成为林化龙那样的人?”叶双双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成为那样的人?傻丫头,至少今天他露的那手,我覺得实力已经不在其下了。”叶正天叹息一声,露出羡慕之色。

“啊?”叶双双一张俏脸顿时大惊失色,嘴巴张的像是能够吞下一個鸡蛋。

“只要他在通州,就不遗余力的给我拉拢他!先安排一家公司,一部豪車给他吧。”

通州的动車車站旁,一辆奇瑞QQ停在路边,这車子自然相当的平凡无奇,毕竟对于通州这样的大城市来说,街上到处都是奔驰宝馬,奇瑞QQ并不引人注目。

但是站在車子旁的一大一小两個美女却是非常的吸引人,让来往的人不由自主的会多看两眼。

大的因为保养的缘故看起来像是刚刚才二十五六左右,而且穿着打扮非常的时髦大胆,一条超短热裤正好能够包住那充满弹性的挺翘部位,露出雪白的大腿,染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带着墨镜,看起来非常的洋气和性感。

而小的嘛打扮的倒是蛮清纯的,一套淡蓝色的牛仔裤外加一件背心,穿着很朴素,不过样貌确实比较出众,高挑的身材更加显得气质不凡。

这一大一小自然就是张小曼和她妈妈。

此刻张小曼的妈妈环手抱胸,一脸的不满和不高兴。

“晒死了,待会儿都晒黑了,你再打电话催催,我本来还约了人做头发的。”张小曼的妈妈不耐烦的抱怨道,雖然家裡不是很富裕,但是她还是极为在乎面子的,总覺得自己应该是個贵妇,所以很在乎形象。

“妈,动車都进站了,应该馬上出来了。”张小曼有些无奈。

“都等了三分钟了,我好不容易保养的皮肤,回头又给我晒黑怎麽办?我那一套护肤品可是法国进口的,得好几千呢。”只是等了三分钟,张小曼的妈妈已经很不耐烦了。

“出門我不是让你带伞来着嘛,你非不听。”

“怎麽?有了男朋友就敢跟你老妈顶嘴了?”张小曼的妈妈再次一脸的不悦。

“行,我这就打。”张小曼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拨通了洛尘的电话,毕竟那是她亲妈,她不能太忤逆。

只是刚刚拨通,就见洛尘已经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洛尘,这边。”张小曼挥挥手。

“小曼,好久不见。”洛尘雖然对张小曼已经无感了,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倒也没有太过刻意表现得冷淡。

“怎麽?见到我都不该打声招呼嗎?”张小曼的妈妈在一旁忽然冷笑道。

洛尘转过头,没有任何废话,抬起手就准备向张小曼妈妈那刻薄的脸上抽过去。

老实说,自己前世之所以那麽惨,一切的源头,就是因为这個讨厌的女人!

不过最终,洛尘还是没有下手,就这麽给她一巴掌让双方关系决裂,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再等等,後面一定会更有趣的。

洛尘心裡暗暗想道。

再看张小曼妈妈,从看洛尘第一眼就流露出鄙视,在她眼裡,自己的宝贝女儿应该找一個身价至少上亿的人。

而据说这小子是县城裡出来的,一点身价都没有。

而且看样子,确实有些土裡土气的。

张小曼的妈妈随便扫了一眼,就算她不太了解现在年轻人的一些穿着打扮都能看得出那廉价的牛仔裤和短袖,怕是只是几十块的地摊货吧,还有那双球鞋,一看就知道浑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块。

所以张小曼的妈妈对洛尘的第一印象就已经很失望了。

就这样的人配当自己的女婿?

张小曼的妈妈心中已经有一百個不情愿了。

和那個追自己女儿的陈超简直差远了,陈超可是通州二把手家的小公子,长得帥,又有钱,关键还有地位和权势。

洛尘和他一比,简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走吧,对了,这是我妈妈。”

“阿姨好。”

“好什麽好啊,第一眼见到阿姨也不知道先招呼一声,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懂礼貌。而且阿姨很不好,没看为了等你站在这裡晒半天了,都快烤成黑炭了。”张小曼的妈妈不客气的抱怨道。

“妈,你少说两句行不?”张小曼再次无奈道。

“算了,还愣在这裡干什麽呢?赶紧上車回家,晒死了。”张小曼的妈妈再次没好气的開口道。

上了車,张小曼的妈妈自然是坐在副驾驶的,掏出一块镜子在补妆。

而张小曼開口問了洛尘一句。

“最近还好嗎?”

“还不错。”因为洛尘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洛尘了,所以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话。

“诶,我说你小子怎麽说话呢,我们家小曼招你惹你了,好好的跟你说话,你看你那什麽态度?”张小曼的妈妈再次開口道。

“妈,你补你的妆。”张小曼也没有再多说什麽,女人的直覺告诉她,似乎洛尘和以前确实有点不一样了,以前的洛尘看见她的时候,眼裡都是满满的喜爱,但是不知道为什麽今天看见她眼中很清澈,反而有几分冷淡。

大概是因为自己老妈在旁边的缘故吧,张小曼只能这样想着。

而此时恰好张小曼的电话响了,张小曼也没有接,但是也没有挂,而是将手机朝下一放,盖了起来。

此刻正好路过一排高档的小区。

“女儿,看见了嗎?这裡是市区时代官邸,这裡的房子风景不错,妈也不求你以後能够住得起别墅,能够在这裡拿下一套复式就行了。”

“到时候你妈和你爸也好沾沾光,你们住楼上,我们住楼下。”张小曼的妈妈開口说道。

“这裡的均价至少在三萬多吧?”洛尘顺嘴接道。

凭着前世的記忆,洛尘自然也知道这时代官邸,这裡可是靠市中心的位置,一套房子均价在三萬一平左右,一套复式最少也得两百多個平方,换句话说,一套复式至少要六百多萬。

“瞧你这话说的,三萬多嫌贵啊?年轻人就不能有点追求嗎?”

“城南乡下那边的安置房不贵,才三千多一平米,你不会打算以後让我女儿住那边吧?”

“告诉你,我们可丢不起那個人,城市户口可没那麽简单变成农村户口。”张小曼的妈妈对洛尘越发的有些不满了。

看来农村出来的土包子确实不适合做女婿,这要是以後女儿嫁给了他,指不定得吃多少苦呢?

而洛尘当然也没有接这句话。

很快車子穿过一排排小区,来到了张小曼的家裡。

其实张小曼家裡算不得富裕,现在住在一個普通的小区裡,一套八十多平米的房子,还是在一楼。

而且这套房子是按揭的,据说现在都还在还贷款,而张小曼的父亲是個普通工人,在一家工厂上班,一個月的工资也就那麽几千块,不过张小曼的父亲和洛尘的父亲却是同學。

其实刚開始张小曼的父亲还是挺喜欢洛尘的,只是架不住自己老婆的胡搅蛮缠,最终导致他也跟着一起刁难洛尘了。

洛尘看着这個上一世自己受尽羞辱的地方,这一次又会怎样呢?

 推開門,张小曼的爸爸张大壮一手拿锅铲,身上拴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

“哎呀,小洛,好几年不见,你小子又长高了不少,你老爸怎麽没来?好多年没看见他了。”张大壮脸上露出笑容。

“张叔叔好,好久不见,我爸要料理厂裡的一些事情,所以这次没来。”

“行了,别唠叨了,你看你拴個围裙跟個娘们似的,谁家大老爷们整天在家裡捣鼓菜呢?一点男人味都没有。”张小曼的妈妈脱掉高跟鞋,一边抱怨道。

“孩子她妈,小洛在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要什麽面子,老娘饿死了,快点把菜端上来,待会我还约了姐妹一起做头发呢。”张小曼的妈妈自個儿先往沙发上一坐。

而张小曼则是去拿碗筷,洛尘去厨房帮忙端菜了。

“小曼,你过来一下,不是老妈说你,你眼光还要再好点,你看我找你爸这麽個没出息的玩意儿,过得是什麽日子,你看看你找的那個,一来就往厨房去,妈妈真担心和你爸是一個德行。”

张小曼的妈妈见到洛尘去厨房帮忙端菜,非但不喜欢,反而还在背後说洛尘。

雖然张小曼妈妈的这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但是洛尘毕竟是仙尊之魂,怎麽会听不到?

其实如果洛尘不去端菜,那麽张小曼的妈妈怕又是会说,真把自己当客人啊?都不知道去帮帮这句话了。

很快上完菜,四個人開始坐在一起吃饭。

“洛尘,我想問問你来通州之後的打算?”张小曼的妈妈这個时候開始发话了,目的很明显,是要给洛尘提条件了。

“妈,吃饭呢。”

“闺女,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不管干什麽,必须把钱交给你。”

面对张小曼妈妈的质問,洛尘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暂时还没有什麽打算。”

洛尘記得,其实在来之前,自己就已经安排好了工作,去张小曼公司上班,只是懒得去解释而已。

“哦?那你打算什麽时候买房?我可告诉你,我刚刚说的时代官邸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的要求在那边买一套房。”张小曼的妈妈挑了挑眉開口道。

“而且我女儿这麽优秀,你们买車的话,怎麽也得买辆豪車吧,我也不为难你,毕竟你才刚出来,但是怎麽也得上百萬的豪車吧?”张小曼的妈妈直接狮子大開口。

“你也别覺得我说话直,我可告诉你,最近有個富家公子在追我们家小曼,你跟人家比,有什麽优势?”张小曼的妈妈再次開口说道,那意思很明显,我家姑娘不愁嫁。

“妈!”张小曼神色一变。

洛尘看了一眼张小曼,张小曼慌乱的眼神躲闪了一下。

恰好就在这個时候,門外响起了一阵按門铃的声音。

张小曼为了掩饰慌乱起身去開門了。

“嗨,小曼,原来你在家啊!怎麽不接我电话?”門外一個一米八左右,穿着范思哲西服的男子,带着墨镜,露出手腕上价值几十萬的一块手表,一看就是一個富家公子哥,此刻手裡还捧着鲜花。

而男子的身後则是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

“你怎麽来了?”张小曼看到来人一下子更加慌乱了。

“那個今天不是休息嘛,想問問你有没有空?今晚一起去看电影怎麽样?”那個男子柔声開口道。

“今晚有事,去不了。”张小曼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毕竟洛尘还在这裡呢。

“咦,是小陈啊,你怎麽来了?别站在外面说话,快,裡面请,裡面请。”张小曼的妈妈一下子显得非常的热情,直接一把推開門口的张小曼,然後拉住那個叫陈超男子的手,直接把人拉了进来。

而洛尘在看到这個男子的那一刻,内心忽然一股怒火烧天!

陈超!

前世的种种和仇恨一下子就全部涌上了洛尘的心头。

前世的陈超就像是洛尘的噩梦一般高不可攀。

通州原副市长的儿子,在通州可谓是有钱有权有势。

本来张小曼家裡雖然反对,但是张小曼对洛尘的感情还算是不错的,只可惜後来陈超出现了,各种豪华奢侈品不断的狂砸之下,张小曼终于经不起诱惑,背叛了洛尘。

最为可恨的是,张小曼一边和陈超好上,一边还将洛尘瞒在鼓裡。

这让周围的人都看着洛尘的笑话,最後有一次洛尘捉奸在床之後,洛尘才知道一切,而那個时候,洛尘身上的一百萬已经被张小曼的妈妈骗了去。

最後不服气的洛尘去找陈超,却中了陈超的激将法。

陈超设下骗局,让洛尘输了整整一千萬出去,洛尘还不上这钱,陈超便找人将洛尘的双手打断,膝盖敲碎,让洛尘彻底成为了一個废人!

可以说,前世悲剧的開始,就是眼前这個男人一手给予他的,不过现在的洛尘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洛尘了,前世陈超给他的,这一世,洛尘要十倍百倍千倍的奉还!

“小陈,你来也不提前招呼一声,你看都没准备什麽好菜,你先坐着,阿姨今天高兴,亲自下厨为你做两道拿手的菜。”张小曼的妈妈说着就拴起了围裙。

“阿姨,这是我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香水,我問她拿了一瓶,你看看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回头再让人给你带。”陈超左手捧着花,右手提着一個礼盒。

“喜欢,喜欢,你说你人来就行了,还带什麽礼物呢?”张小曼的妈妈開口笑道。

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一瞟,她自然看出来,这香水怎麽也得萬把块钱吧?

“这位是?”陈超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洛尘的身上。

“他呀?是那個小曼的大學同學,他爸爸和我家那没個出息的曾经也同學。”

张小曼的妈妈改口了,明明洛尘是张小曼的男朋友,但是张小曼的妈妈却故意没有说出来,反而是以同學的身份介绍。

而且还故意把陈超送的礼物在洛尘面前晃了晃,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好。”陈超似乎看出来了点什麽,然後伸出手想要和洛尘握手,但是内心却不由得带着一丝冷笑。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洛尘看都没看陈超一眼,自顾自的夹着菜吃着饭。

陈超的手悬在空中。

这让陈超一下子就尴尬住了,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洛尘,人家跟你握手呢?”张小曼提醒道,不过洛尘依旧无动于衷。

陈超收回了手,内心却一股怒火升起,他在通州也算有些脸面,身边的圈子都是一些富二代,加上他的背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拂他的面子,而且还是個农村来的土包子,这让陈超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收拾洛尘,不过陈超却笑道,“兄弟以後在通州发展?”

“呵呵,我是小曼的朋友,兄弟如果在通州的话,以後大家可以一起玩一玩,通州这片地方我还是能说得上话的。”陈超笑着说道,但是内心却冷笑,落老子的面子,只要你在通州,老子以後玩不死你。

“好啊。”洛尘微微一笑,内心也在冷笑。

“对了,小曼,这位同學想在通州发展,要不安排到我挂名的公司裡去,你看怎麽样?”陈超见洛尘一点都不知道害怕,忽然就打起了主意。

他自己是一名贵族學校的老师,不过在外面他也有投资一家公司。

陈超明知道洛尘的来历,却故意在大家面前提起公司,显然是想显摆和踩洛尘的面子。

但是张小曼还没開口说话,张小曼的妈妈就開口道。

“还是小陈厉害,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公司,而且自己还是公务员,洛尘,多跟人家學着点。”

陈超听闻这话露出得意的神情,随後又挑衅的看着洛尘,那意思你他妈拿什麽跟我斗?

“来,上菜了。”

“小陈啊,尝尝阿姨的手艺好不好?”张小曼的妈妈端上来了两道菜。

陈超似乎经常来,一点都不拘束,拿起筷子便開始吃,看样子已经很熟络了,应该经常来张小曼家。

只是陈超没有发现,洛尘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抹冷笑。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記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