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两性交往中,女人最怕男人用这几招“折腾她”,再高冷女人也受用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1月19日 下午 10: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龙帅归来,竟不顾一切娶全城第一丑女... 第二天,岳父看到女婿的文件后吓得瑟瑟发抖..

武山圈子 Today

第1章

江中客运站。

一名身穿深色大衣,带着墨镜,身体强壯,挺拔的男子走了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查清楚了吗?”

“龙帅,查清楚了,十年前把你从火海中救出的女子叫唐楚楚,唐楚楚把你从火海中拉了出来后,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全身毁容达到95%。”

听到這话,男子手中的手机紧握,脸色一沉。

虽是炎热的夏天,但四周的温度却聚然下降,一股寒意席卷。

从男子身边路过的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颤。

他叫江辰,乃是江家人。

十年前,一场针对江家的阴谋在江中展开,大火焚烧江家。

一個少女不顾一切的冲进火海,把他从火海中拉了出来。

一夜后,江家三十八口全部命喪火海,江中第一家族江家成为历史。

而江辰被救出后,在求生欲望的趋勢下,他跳入了河里,這才侥幸活了下来。

他流落南荒,成为了一名军人。

十年过去了,他从一個默默无名的小兵,變成一方主帅。

他曾一人单挑三万敌军精锐、他曾一人闯入敌军内部,活捉敌军主帅。

他是名震南荒的龙帅。

他是敌人闻风喪膽的黑龙。

他也是大夏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帅。

封帅后,他选择了退役,回到了江中,他回来报恩,也要报仇。

报唐楚楚的救命之恩,报江家灭族之仇。

“我要唐楚楚全部资料。”

“龙帅,发你邮箱了,你注意查收一下。”

江辰挂了电话,打开邮箱,接收了一份邮箱。

唐楚楚,女,二十七岁,唐家人。

唐家在江中只能算得上是一個二流家族。

十年前,唐楚楚才上高三。

那天是星期天,她跟几個同學去郊区郊游。

傍晚时分,看到一栋别墅起火,她听到了呼救声,不顾一切的冲进了火海,救出了一個少年。

這個少年是江辰。

這场意外,改變了唐楚楚一生。

她浑身被烧伤,侥幸活了下来,但毁容面积却达到95%,全身是伤疤。

从此,她成为了同學眼中的笑柄,她成为了眾人饭后讨论的对象。

“唐楚楚,当年救命之恩,我江辰用后半生来报答。”

“萧家,王家,赵家,周家,我江辰回来了,昔日被你们夺走的,我会一一要回来,江家三十八亡魂,要用你们鲜血来祭奠。”

江辰握紧拳头,迈着步伐,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

开车的是一個身穿黑色背心,带着黑色鸭嘴帽的男子。

男子开口说道:“龙帅,三日后是唐家为唐楚楚招婿的日子,唐家家主唐天龙发话,只要入赘唐家,娶了唐楚楚,就是唐家人,就会得到唐家的庇佑。”

江辰眉头一挑,“招婿,怎么回事?”

“龙帅,唐家怎么说也是一個大家族,但唐楚楚却成为了江中第一丑女,没人敢娶,还成为了唐家的笑柄,唐家老爺子也急,這才想出了這個办法,纵使是唐楚楚全身毁容,但唐家家业摆在那里,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入赘,娶唐楚楚的。”

唐家别墅。

今天唐家重要的人都来了。

因为,今天是唐天龙为孙女唐楚楚招婿的日子、通过一番挑选,有十人最终入围。

别墅大厅,站着十個男人,有老有少,有帅有丑。

這十人都是没有身份背景的人。

江辰也在其中。

没有唐楚楚,他早就死在十年前的大火中。

没有唐楚楚,就没有今天的江辰,也不会有名震南域的黑龙。

在别墅大厅的沙发上,还坐着一名全身裹的死死的女子,她脸上带着白色的面纱,看不清楚具体容貌。

一個穿着中山装,杵着龙头拐杖的老者站起来,看着眼前十人,朗声道:“现在,我宣布,成为唐家女婿的是……江辰。”

脸色蒙着白色面纱的女子听到這话,身体不由的一颤。

她后半生的命运,终于被决定了吗?

她知道,从十年前救人开始,她就失去了一切。

其他落选的人都是一脸失望的离去。

江辰站在唐家别墅大厅,他站的笔直,宛如一颗挺拔的杨柳。

当下就有一個男子站了起来,来到江辰身边,拍着他肩膀,讥笑道:“妹夫,以后对我堂妹好一点,虽然她毁容了,有点丑,但还是一個女人,还是能满足你的。”

说话的是唐家的长孙唐磊。

江辰无视唐磊,他眼里只有唐楚楚。

他的目光停留在坐在沙发上的女子身上,他看不清女子的容貌。

但却能看到,脸上的白色的面纱打湿了,被她的泪水打湿了。

“楚楚,你自己回去,我打牌去了。”一個中年妇女脸上带着一抹嫌弃,头也不回,扭着屁股就走了。

她是唐楚楚的妈妈何艳梅。

对于這個女儿,她失望透顶。

其她唐家女子都嫁入了好人家,她女儿却沦落到随便从大街上拉一個人入赘的份。

“爸,我先去公司了。”唐楚楚爸爸唐博跟唐天龙打了一声招呼后,也匆匆的离去,没理会唐楚楚這個女儿。

其他唐家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江辰身上,脸上带着戏谑之情。

這男人长得高高大大,有手有脚的,居然入赘唐家,娶了整個江中的笑柄唐楚楚。

而江辰则来到唐楚楚身前,看着她,伸出了手。

坐在沙发上暗自落泪的唐楚楚看着伸来的大手,微微一愣。

“从今天起,我保护你,有我在,你就拥有整個世界,你将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一道铮铮有力,斩钉截铁的声音传入了唐楚楚的耳朵。

此刻,她忘记了家人的嘲笑嘴脸。

忘记了家人的冷眼嘲讽,眼中只有這個高大,威猛,却有一脸柔情的男人。

江辰却拉着她的手,把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柔情的说道:“走。”

江辰拉着唐楚楚离开了唐家别墅。

别墅外,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

车前站着两個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江辰拉着懵逼状态的唐楚楚走来。

两個男子顿时开口:“龙……”

江辰微微罢手,打断了两人的话,说道:“送我去帝王居,我要给老婆治伤。”

江辰不但是名震南荒的龙帅,他还是一個神医。

医死人,肉白骨,想要治療唐楚楚身上的伤疤,這太简单了。

第2章

帝王居。

這是江中最豪华的别墅,佔地两万平米。

花园,泳池,高尔夫球场,应有尽有。

别墅大厅。

唐楚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宛如宫殿的别墅,她有点懵。

爺爺给她找老公,她知道,凡是有点骨气的人都不会娶她,都不会入赘到唐家。

她不知道自己這個老公的身份。

但她大致能猜想到,這是一個贪图虚荣,不上进,想要通过入赘唐家获得金钱的人。

她没想到,這個老公却带着她来到了一個夢幻般的地方。

江辰蹲下身,取下唐楚楚脸上的面纱。

“别……”

唐楚楚慌了神,迅速的闪避,她样子太吓人,浑身是伤疤,她怕眼前這個素未谋面,却又是她老公的男人看到了她的样子会被吓住。

但,江辰还是把她脸上的面纱摘了下来。

唐楚楚很紧张,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她感觉很羞愧,恨不得找個地缝钻进去。

江辰轻轻抬起她的脸。

這张脸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疤。

江辰摸着這些伤疤,摸着這些伤痕。

他的心宛如被刀割一般,一阵一阵的痛,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如果不是救他,唐楚楚也不会變成這模样。

他刚毅的脸上,竟然带着一抹心疼,鼻子一酸,差一点就哭了出来:“楚楚,你受苦了。”

唐楚楚不敢正视江辰的目光,双手来回的搓着衣落。

江辰柔情的开口说道:“相信我,我会治好你的。”

唐楚楚惊慌失色,不敢去看江辰。

“取药。”

江辰站起身,一声大喝。

鏇即,别墅大门被打开,一些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抬着一些箱子走了进来。

打开箱子,里面全是昂贵的中草药,每一种都价值连城。

江辰开始配药。

配好药后,来到唐楚楚身边,蹲下身,看着低头双手搓着衣角的唐楚楚,拉着她伤痕累累的手、唐楚楚身体一颤,忍不住收回了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藏在身后,低头,小声说道:“你,你干什么?”

“楚楚,别怕,把衣服脱了。”

唐楚楚顿时哭泣起来,迅速的扒下了自己的衣服,含泪看着站在身前的江辰,哭泣道:“是,我是丑,我全身都是伤,现在你满意了?”

在唐楚楚眼中,爺爺给她招的老公,就是想看她笑话,就是想羞辱她。

這些年,她都已经习惯了。

自从出事后,她每天每晚都以泪洗面,每天都在噩夢中惊醒。

她看着江辰,紧咬嘴唇,不断的抽泣,眼角滚落豆大的泪珠。

這模样,看的江辰一脸心疼。

他那颗冷血无情的心被拨動。

他把全身是伤痕的唐楚楚搂在怀中,郑重的承诺道:“我不会嫌弃你,无论你是什么样,你都是我老婆,现在是,以后也是。”

唐楚楚有点懵。

這人不是想看她笑话吗?

她大腦六神无主,无法反应过来。

江辰则松开了她,拿起调配好的药,小心翼翼的敷在她全身。

然后取来了纱布,给她绑扎上,很快唐楚楚就被纱布裹着,那模样好像是一個木乃伊。

江辰扶着唐楚楚坐下。

“楚楚啊,我不会骗你的,只要十天,十天后,我保证你大變样。”

“真,真的吗?”唐楚楚反应过来,有点不相信。

“当然了,我是不会骗你的。”

虽然她现在看不到江辰的脸,但却能听到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带着温柔,让她心中暖暖的。

转眼间,过去了十天。

這十天是唐楚楚這十年来,过的最快乐的十天。

她不知道這個老公的身份,但這個入赘唐家的老公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二十四小时守护着她。

每天晚上给她讲故事,讲笑话,哄她入睡。

只要她一醒来,必定有一双有力的大手拉着她。

十年来,她不知道什么叫关怀,更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

现在,她觉得,自己恋爱了。

别墅,镜子前。

唐楚楚浑身绑着白色的纱布,就连脸上都有。

這一刻,她不由的紧张起来。

這十天,她每天都在敷药,她能感应到自己肌肤有灼烧感。

而江辰告诉她,只要堅持服药,几天她就能恢复美貌。

“真,真的可以吗?”她紧紧的拽着一双有力的大手。

“可以。”江辰慢慢的取下她脸上的纱布,取下她身上的纱布。

唐楚楚感到了光亮,但她却不敢睁开眼。

“睁开眼看看。”

唐楚楚這才睁开眼,她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

镜子中有一個身上还沾着药粉的女子,虽然有药粉在,但却能看到白皙光滑的肌肤。

看到镜子中一张近乎完美无缺的脸,唐楚楚一脸震惊,嘴巴张的大大的。

呆滞了好几秒后,她迅速的抹下脸上的药粉,摸着自己的脸,一脸难以置信。

“這……”

她震惊了,她傻眼了,她不敢相信,這個站在镜子中,肌肤嫩白光滑的女人是她。

十年前她被烧伤,全身毁容。

就算是当下医術发达,想要恢复也是不可能的。

现在,她恢复了。

十年来她从来不敢照镜子,每晚都在噩夢中惊醒。

看着镜子中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她喜极而泣,眼角滚落出豆大的泪珠。

扑倒在身边江辰的怀中,放声哭了出来。

十年的委屈,在這一刻烟消云散。

江辰紧紧的搂着唐楚楚,郑重的承诺道:“以后,我守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唐楚楚从兴奮,欢喜中反应过来,察觉到自己什么都没穿,不由的脸红,一脸娇羞。

她从江辰怀中挣脱,低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

江辰指着一旁的洗澡间,说道:“热水已经给你放好了,衣服也给你买好了,不过我不知道尺寸,我把内衣各种尺寸的都买了几件,你看看哪件适合,就穿哪件。”

唐楚楚羞涩的低着头跑去了洗澡间。

而江辰则来到大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一支烟点燃。

“龙帅。”

一個男子从门外过来,男人年纪在四十左右,身穿黑色西装,手中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低着头递上:“四大家族资料全在這里,十年前江家灭门的前因后果都在资料中,请龙帅过目。”

江辰指了指桌子,“放這里。”

“龙帅,区区几個不入流的家族,你一声令下,属下带人分分鐘灭了就是……”

江辰微微罢手。

男子顿时停止了说话。

江辰抬头看着站在身前,低着头的男子,“我已经不是龙帅了,从此以后,這個世界再无龙帅,调查江中四大家族,也是我最后一次動用特权,你不必跟着我,带着兄弟们回去,边关还需要你们镇守。”

男子顿时跪在地上,斩钉截铁的说道:“一日为帅,终生为帅,现在南荒边关稳定,敌人不敢来犯,龙帅,别撵走我们,让我们留下来帮你。”

江辰站起身,扶起跪在地上的男子,道:“小黑,這是我個人的私事,這事我自己处理,处理完這件事后,我想过一段平静,没有刀剑血刃的日子,我想守护在楚楚身边,给她天下最好的爱。”

“龙帅……”

“退下,带着兄弟们回去,回南荒去。”江辰吼了出来。

小黑再次跪在地上,也是大声叫了出来:“龙帅,保重,我们百万黑龙军等着你归来。”

“去吧。”江辰再次坐了下来,微微罢手。

小黑這才转身离去。

很快,唐楚楚就洗完出来了。

她穿了一件白色吊带衣裙,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和手臂。

這种衣服是她以前不敢穿的。

她心情很不错,哼着小调,摸着自己光滑的肌肤,小嘴翘的老高。

看到坐在沙发上,抽着闷烟的江辰,她顿时停止了哼曲。

走了过去,在一旁坐下,她脸蛋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刚洗完澡的缘故,还是害羞的缘故。

“那個……”她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虽然跟江辰朝夕相处了十天,但她都是在蒙着眼的情况下,现在面对江辰,她有点膽怯,脸蛋红彤彤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在思忖的江辰反应过来,看着伤疤痊愈的唐楚楚,不由的眼前一亮,“老婆,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啊?”

唐楚楚一愣,那小嘴微张,一脸茫然的样,可爱十足。

江辰笑道:“我已经入赘唐家了,是你老公啊,這可是你爺爺下达的命令,难道你想反悔,不想嫁给我吗?”

“嫁。”

唐楚楚反应过来后,没有多言,只有一个字。

这十天,江辰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知道了什么叫暖心。

如此男人,怎么能不嫁。

她偷偷瞟了江辰一眼。

高高大大的,五官中带着刚毅之色,一看,她脸蛋就红彤彤的,小心肝不断的加速跳动。

一个小时后。

一男一女牵着手从民政局走了出来。

唐楚楚看着自己手里红色的证书,她心中恍惚。

就,就这么领证了?

她幻想过自己的未来,她幻想过自己未来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然而,一切都跟她幻想的不一样、爷爷安排了她后半生的命运,她被入赘到唐家的江辰带走,带去了一处宫殿般的地方住了十天。

十天后,她伤势好了,恢复了容貌,变成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虽然不知道自己老公的身份,但她心中美滋滋的,不由的紧握了江辰的手。

第3章

唐楚楚离家十天,唐家人都没有寻找。

在唐家人眼中,唐楚楚就是唐家的耻辱,是江中的笑柄,没有唐楚楚,唐家事业注定更上一层楼。

唐楚楚恢复容貌后,就跟江辰去领证了,然后回到了家。

唐天龙有三子。

老大唐海,老二唐杰,老三唐博。

因为唐楚楚的缘故,唐博在唐家很不受待见,纵使他战战兢兢的工作,为唐家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在唐家,他的地位极低,没有任何说话权。

唐博虽然是唐家集团的一个经理,但没有唐家企业的股份,每个月只拿工资,没有任何分红,这导致他家过的很拮据。

虽然买了房,但每个月都要还房贷。

“辰,这就是我家。”

唐楚楚带着江辰回到了家,指着紧闭的房门,说道:“比不上你居住的宫殿。”

江辰握着她手,笑道:“有你在,哪里都是家。”

唐楚楚心中一暖,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门就开了,开门的是唐楚楚的妈妈何艳梅。

她见门口的一个美女和陌生男子,不由的一愣,问道:“两位,找谁?”

“妈。”唐楚楚开口叫道。

一声妈把何艳梅叫懵了,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美艳性感的美女,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妈,我是楚楚,唐楚楚啊。”

“啊?”

何艳梅一脸震惊,看着眼前这个貌美如仙,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般的女子,一脸疑惑:“你,你是楚楚?”

“是啊,妈,我好了,我伤疤好了。”

“妈。”江辰也跟着叫了一句。

“你?”何艳梅又愣住了。

唐楚楚拉着江辰,说道:“妈,这是爷爷招的孙女婿。”

何艳梅这才反应过来,旋即一把拉过唐楚楚,冷声道:“我从来没承认过有这么一个女婿。”

然后摸着唐楚楚白皙的脸,“楚楚,真的是你吗,你……你的脸,你身上的伤疤,怎么回事啊?”

“妈,这十天我都在治疗,我好了,现在我全好了,我不会给你丢脸了。”唐楚楚哽咽出来。

自从出事后,她丢尽了唐家的脸,让唐家成为了江中的笑柄,让爸妈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

“女儿……”何艳梅也是搂抱着唐楚楚,伤心的哭了出来,“女儿,是妈不好,妈以前冷落你了,让你受罪了,让你受委屈了,快,进屋坐。”

她拉着唐楚楚进屋。

女儿恢复了容貌,这让何艳梅有了其它心思。

以她女儿现在的美貌,完全可以嫁一个有钱人,甚至是嫁入豪门,而不是嫁给一个贪图富贵,不上进,为了钱甘心入赘的废物。

她冷视着坐在一旁的江辰,指着房门,“出去。”

“妈,你干什么,这是我老公,这是爷爷亲自挑选的孙女婿。”

“走,这就回家族别墅,让老爷子亲自取消这门婚姻。”

何艳梅拉着唐楚楚就走。

“辰……”

唐楚楚转身,脸上带着无奈。

江辰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神情,随后跟在两人身后。

唐家,别墅大厅、唐家人看着站在何艳梅身边美艳的女子,皆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这是唐楚楚?

这是那个毁容十年的唐楚楚?

怎么回事,怎么才十天不见就变了样?

“楚楚,是你吗?”

“楚楚,真的是楚楚?你去韩国整容了?全身整容,现在的整容技术这么发达了吗?”

唐家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

他们不相信眼前这个美艳的女子,是那个浑身伤疤的唐楚楚。

这是吃了仙丹吗?

何艳梅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爸,我不同意这门婚事,以咱家楚楚现在的姿色,完全可以嫁入豪门,怎么能嫁给一个入赘的废物?”

坐在沙发上抽着旱烟的唐天龙盯着唐楚楚。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短短十天,全身毁容的唐楚楚就好了。

但,现在的唐楚楚,确实是一个美女,他轻轻点头,道:“嗯,说的有道理,如今江中各大家族中,没娶妻的也有很多,我动用关系,联络一下各大家族,给楚楚找个好人家。”

“我不同意。”

唐楚楚站了出来,含泪道:“爷爷,是你决定把我嫁给江辰的,现在江辰治好了我,你们又要反悔,把我当什么?”

“你这死丫头,说什么,啪……”何艳梅甩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唐楚楚白皙的脸上,斥喝道:“跟着这穷小子有什么好的?”

唐楚楚伸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旋即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架在自己脸上,“你们再逼我,我就毁容。”

“你……”何艳梅气的浑身发抖。

“够了。”唐天龙一声大吼,斥喝道:“成何体统,唐楚楚,爷爷也是为你好,以你现在的姿色,嫁入豪门完全没问题,享受荣华富贵不好吗?何必非要跟着一个穷小子?”

而这时,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江辰站了出来,看着在场的唐家人,淡淡的说道:“我江辰也不是非要当唐家上门女婿,但这是我跟楚楚之间的事,我们已经领证了,如果她同意离婚,我没有任何话,但如果她不同意,谁也不能逼她。”

“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唐家长孙唐磊站了出来,指着江辰鼻子,骂道:“你只是入赘唐家的废物,在唐家,你没资格说话,唐家要你滚,你就得滚。”

江辰伸手,掰弯唐磊指着自己的手指,一脸冷漠,道:“还从来没人敢对我指手画脚。”

“啊,痛。”

唐磊顿时痛叫出来,身体弯曲,脸上带着痛苦之色,顿时祈求:“我,我错了,先,先松手。”

江辰松开了他。

唐磊不断的喘着大气,看着一脸冷漠的江辰,心中就有怒,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就要朝江辰的脑袋砸去。

“干什么?”唐天龙斥喝,“还有没有家规了,放下。”

唐磊转身看着唐天龙,一副哭丧脸;“爷爷,这小子太过分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行了。”唐天龙抽着旱烟,微微罢手,旋即看着站在眼前的江辰,说道:“给你五十万,你跟楚楚离婚,从此后你跟楚楚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唐楚楚吼了出来。

“反了。”唐天龙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喝道:“我还没死,还是唐家之主,唐家的事,我说了算。”

江辰也不想看到唐楚楚跟唐家的闹僵。

他这次回来,一是报恩,二是报仇。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报恩,让唐楚楚为难,让楚楚跟家人决裂。

“爷爷,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江辰不比任何人差。”

“机会?”唐磊顿时冷笑出来:“江辰,资料上显示,你就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就当了几年兵,你怎么配得上现在的楚楚?给你机会也行,千君集团知道吗,我们唐家一直想跟千君集团合作,只是一直搭不上千君,你要是能让千君集团跟唐家合作,那承认你是唐家女婿又何妨。”

唐磊早就看江辰不爽,一个当兵退伍回来的,一没钱,二没权,拽什么拽?

他想了一个办法刁难江辰,让江辰知难而退。

他心中已经有合适的妹夫人选了,那就是萧家的萧晨,四大豪门之首萧家的人。

“爷爷,就让江辰去千君集团拿订单,如果能拿到千君集团的订单,就承认他,如果拿不到,就滚蛋。”

唐天龙抽着旱烟,说道:“嗯,可行,唐家主要经营药材加工,最近天君集团在扩大生产,放出了很多单子,无数药材加工企业都在争夺千君的订单,你只要能从天君手中拿下三千万的订单,我就承认你是唐家女婿,我给你十天时间……”

“不用十天,明天就给你订单。”

说完,江辰拉着唐楚楚就走。

“这小子,好狂的口气,天君可是医药集团的领头羊,市值千亿,想要从天君集团拿订单,真的是痴人说梦。”唐磊一脸不屑。

何艳梅祈求道:“爸,你可不能心软啊,三千万的订单算什么,以楚楚现在的姿色,完全可以嫁入四大家族啊。”

唐天龙微微罢手,说道:“不能逼的太急,千君的订单都掌控在四大家族手中,不是那么好拿的,让这小子知难而退,到时再想办法让楚楚嫁入豪门,只要能跟四大家族联姻,我唐家就能在江中迅速崛起。”

第4章

离开唐家后。

唐楚楚脸带梨花,哭泣道:“辰,对不起,是我没用,我连我自己的婚姻都无法做主。”

江辰拉着她的手,说道:“爷爷不是说了嘛,只要我能拿下千君集团的订单,就承认你是我老婆。”

“可是,那可是千君集团啊。”唐楚楚脸上带着担忧。

身为江中人,她怎么会不知道千君集团。

这可是一个跨国际企业,是最近几年才入驻江中的,而千君集团的订单,基本上都掌握在江中四大家族手中。

江辰笑道:“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

唐楚楚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一个高中同学,就在千君集团上班,还是一个部门总管,我去找她,让她牵线,应该可以见到千君集团的高层。”

“嗯。”

两人手牵手,朝家走去。

唐楚楚家的位置和唐家别墅是同一个住宅区,只不过唐家总部是别墅,而唐楚楚家却是高楼住宅小区。

两人漫步而行,到家后,何艳梅已经回来了,但她却不让江辰进家门。

为此,江辰也是无奈,说道:“楚楚,那我先回去。”

唐楚楚也没办法,只好点头。

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先拿下千君的订单,让唐家承认江辰的身份。

她进屋后,就开始联络多年没联系的同学。

而江辰,则回到了帝王居,这栋江中最豪华的别墅区。

他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旋即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让千君集团董事长来帝王居。”

他本不想动用龙帅的特权。

但,想要拿千君的订单,他不得不动用。

很快,一个中年男人就出现在了帝王居。

男人大概五十来岁,身穿西装,长得微胖,秃顶。

“龙,龙帅……”

男人进入帝王居,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他是千君集团在江中的负责人,京都叶家人,叫叶熊。

来之前,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要见的人的身份。

这是名震南荒的龙帅,是一尊杀神,杀的敌人胆战心惊的黑龙。

面对这样一尊大人物,他一点都不敢怠慢,跪在地上后,他背脊骨都冒冷汗。

“叶熊?”

江辰放下手中的资料,看了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微微罢手,淡淡的说道:“起来说话。”

“是。”

叶熊这才站了起来,他满头是汗,但却不敢伸手去擦。

此刻他胆战心惊,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尊杀神,不知道这尊杀神叫他来是为了什么。

“明日,我老婆唐楚楚会去千君集团,问你拿三千万的订单,你要亲自接待,不能有任何怠慢。”

闻言,叶熊松了一口气,一脸媚笑,“龙帅,没,没问题,不要说三千万,就算是三个亿的订单,只要龙帅需要,我都双手献上。”

“记住,我老婆叫唐楚楚,唐家唐楚楚。”

“小的记住了。”

“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

“是。”

叶熊如获大赦,迅速的离开。

离开帝王居后,他浑身都湿透了。

他是京都叶家人,是江中千君掌舵人,就算是江中四大家族见了他,都得战战兢兢的,但面对江辰,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

叶熊走后,江辰站了起来,喃喃自语:“回来十几天了,还没去祭拜。”

他走出了帝王居,打算打车去郊区江家废墟。

但,帝王居门口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车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背心,长得黝黑的男子。

江辰走了过去,撇了小黑一眼,“不是让你带着兄弟回去吗?”

“嘿嘿,龙帅,兄弟们已经回南荒了,我却留了下来,龙帅,让属下留下来吧。”

“叫我江大哥吧,江中没有龙帅。”

“是。”

“去江家陵园。”

“江大哥,上车。”

……

很快,江辰就来到了江家昔日的别墅所在的位置。

曾经的江家别墅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如今出现了一座座坟墓。

昔日江中第一家族,如今却成为了一片废墟。

天空中乌云密布。

哗啦啦。

大雨倾盆而下。

江家陵墓前,站着一个身穿褐色风衣的青年,他身后站着一个男子,男子给他撑伞。

“扑腾。”

江辰瞬间跪在地上。

十年前,江家是江中第一家族。

那年他十八岁。

那年他爸给他娶了一个后妈。

他后妈叫萧若然,如今江中四大豪门之首萧家的萧若然。

萧若然设计,上了他爷爷的床,诬陷爷爷给她下药,害的他爷爷身败名裂,让江家沦为江中笑柄。

同年,萧若然举报他爸贪污犯罪,他爸被气的犯了心脏病,萧若然却没有救治,而是将其从三楼推下,对外宣传,他爸爸江南畏罪自杀。

他爸江南死后,以萧家为首的四大家族齐聚江家,害死了他爷爷,四大家族绑了江家三十多人,逼要江家千年前流传下来的至宝花月山居图。

得到花月山居图后,四大家族一把火烧了江家,瓜分了江家的资产。

“爸,你有罪,你是江家的罪人,你不该娶萧若然,你不该把这个狼子野心的女人带回家……”

江辰跪在坟前,放声哭了出来。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末到伤心处。

他恨他爸,是他爸爱上了不该爱的女人,才导致江家灭亡。

他恨萧若然,更恨萧家,王家,赵家,周家四大家族。

是这四大家族,让江家人变成亡魂。

“爷爷,你死的冤啊,我发誓,必定带着四大家族掌舵者的人头来祭奠江家亡魂。”

“龙帅,节哀。”身后的小黑撑着伞。

他从没见过江辰如此伤心难过,没见过威震八方的黑龙有如此一面。

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他也从不畏惧,如今却哭成了一个泪人。

“龙帅,今天晚上,萧家龙腾集团举行庆功宴,庆祝龙腾集团跟千君集团签订了永久协议,以后千君的订单,龙腾优先选择,龙腾选择后,才会放下去,给其它集团,今天也是萧家族长八十岁大寿,萧家庆功宴,生日宴一起举办。”

“龙腾……”

江辰紧握双拳。

龙腾是他江家的产业。

如今,却成为了萧家的私人财产。

他缓缓的站起身,刚毅的脸上带着一抹杀意。

“准备一口棺材,去萧家,收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