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兵教授:一个理发都要预约的国家,居然敢谈制度和文化自信?

批判莫言,竟然也能成为时尚?

深度好文: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

多少人消失于京广北隧道?

都在等待命令!!!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原创 | 不要贩卖迟来的正义的政治鸡汤了

2016-12-04 环球记者 环球记者


环球记者(hqjz321)--全球精要。点击标题下   ‘环球记者’   免费关注


前不久刚刚执行无罪青年贾敬龙死刑的河北省高院,宣布坚决服从并执行最高院对于聂树斌案的再审判决,聂树斌无罪。网络扬起一片迟来的正义的呼喊,兴高采烈,连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就又一次看到“这也显示四中全会之后产生的效果,显示出我国领导层的决心”,也许前不久也是四中全会之后的贾敬龙案也只是临时性失望。

 

又到了呼喊迟来正义的时节,程序自动开启。对于一个已经被执行死刑的青年,永远不可能有正义,正义不会迟来。人都死了,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这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我感觉到太多人的没有基本的思考能力,除了跟着背诵一些政治鸡汤,其实这类政治鸡汤未必就比于丹教授的干净。

 

这个案件在我看来最可怕的地方是,一个完全无罪的青年,硬是通过了共匪的层层环节,几十个人经办,最后硬是证据确凿地依法给执行了死刑,这样的法,这样的审判,太可怕了。如此多的环节,居然没有人愿意指出这个案子的漏洞,每个人都只是木偶,闭着眼睛走流水线一样完成自己手里的程序,然后交给下一班,最终所有程序走完就执行死刑。所有的案子的流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把聂树斌当成一个生命,只是自己保住乌纱帽的一个具体工作对象。这么多环节这么多人都无法避免乱杀,何必搞公检法上面还加一个政法委这么多程序呢,直接一个部门办公盖一个章就杀人了事多好,这样共匪可以少养一些走狗,国民饲养压力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聂树斌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当时其他和聂树斌同等条件的任何人都可能被抓起来执行死刑,只是聂树斌被组织挑选到了而已。明明没有杀人,却要面对死刑,叫天天不应,可以想象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的不甘。当然这里只能期望共匪多年的折磨,已经让聂树斌丧失了正常的心智,那么他走的时候不会那么悲愤和绝望。聂树斌同时还是一个偶然的被真凶揭露出来,其他那些真凶没有站出来的,得有多少和聂树斌一样绝望中枉死的青年。

 

按照河北省高院的通知,他们同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虽然我是一万个希望聂树斌老年的父母能够得到一笔补偿,一是安慰他们二十多年的挣扎,同时也是老年无助实际的需要。但是我反对国家赔偿这个说法,国家赔偿就意味着,中国人不仅要养活一帮不劳而获的杂碎,还有为他们的犯罪买单。聂树斌案所有的参与者都有罪,他们的罪过应该被审判,他们应该承担这笔所谓的国家赔偿。

 

仅仅宣布聂树斌无罪是远远不够的,甚至是误导,聂树斌本来就是无罪,不用你们宣布。现在最关键的是需要宣布谁有罪,谁为谋杀聂树斌承担责任。不要贩卖另外一个鸡汤,体制内的个体也是无辜的,他们无辜那聂树斌是罪有应得的?虽然我在是非上不认可那些加入体制工作的,但也理解他们养家糊口,不过体制终归是个体组成,体制之恶要靠个体来实现,不追究个体之恶追究体制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养家糊口是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有义务像聂树斌一样为他们家人的狗粮送命。

 

宣布无罪的人无罪,和宣布有罪的人有罪,是两个概念。现在往往就是用宣布某某人无罪,貌似又该跪谢了,来掩盖对有罪之人的追究,很多人就沉浸在沉冤得雪的欢悦中得到了满足。如果一个社会被赞颂的是那些先展示了作恶能力,然后承认错误,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那么这个社会永远不会有正义。

 

所以聂树斌正义没有迟来,以后也不会来,即使是把作恶者都绳之以法。不该停留在聂树斌无罪,而是要追究那些无视生命的罪犯,同时追究这个把人逼成罪犯的体制。

                                                  2016年12月4日

打赏自由    金额随意    谢谢支持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