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吴亦凡沦为约炮王!床照、群P音频全曝光!

12年前“艳照门”,曝出1400张照片,背后水究竟有多深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秘闻)秘书落马,竟曝出老上级惊天大案!

2017-09-25 秘闻爆光 秘闻爆光


他的人生奇特,他自称是唐太宗家族和大清朝“第一秘”李莲英的后裔。他的成长和火箭式的高升,跨越了我国整个改革开放年代,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他出生的家庭是传奇的,他的成长经历是传奇的,他的恋爱婚姻是传奇的,他的政治作为也颇具传奇特点,他的生活内幕、他奇迹般的高升更带有种种神秘的色彩。他的政治手腕在运用权力、金钱与魅力的交织中一览无余。


  

自称“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5年间由一般职工升到厅级干部,33岁就走上了正厅级领导岗位,还曾被列为国家税务总局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双料后备领导干部。


然而,这位当代政坛上耀眼的“新星”依仗其特殊的背景,大肆收敛钱财,数额特别巨大;2000年李真被“双规”,成为新千年跨世纪的惊天大案;2002年8月30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真被判死刑的消息传到石家庄,原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程维高因过分难过,气得面部瘫痪,失去知觉,悲痛至极。由于受李真案牵涉,2003年8 月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原书记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连降三级,至副厅级待遇。


程维高的儿子程慕阳被通缉,已逃往加拿大,程的妻女已经被拘查,其中一个女儿因涉嫌经济犯罪,此案已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开庭审理……


2003年11月13日上午,李真被执行死刑。据悉,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河北省执行死刑的最高级别官员。


机遇:一次修史志聚会


1986年,张家口地区怀安县盛情邀请历史上曾经在张家口战斗工作过的党政军各界名人回张家口重游故地,开始修市志、出党史志的活动。在张家口市计经委工作的一般干部李真终于从中找到了机会。


张家口解放战役时,一位老领导曾率部浴血奋战在这片深山热土上。李真的父亲作为老领导的部下曾和他同生死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由于李父与他曾经的战友同事之谊,在迎请的队伍中,李真的精明迅速地给这位老领导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真父亲在临终前,将李真托付给老领导,李真成了他的养子。从后来的结果看,这一层关系给李真的晋升有相当大的帮助,但是,老领导的张家口行程过于短暂,无法长期保留李真所需要的权力背景空间。


李真看到父亲老战友在市委市政府备受尊崇,便动起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念头。依仗父亲的关系,有老领导这棵参天大树作后台,在市计经委工作的李真说话的口气和为人处世渐渐发生了高人一头的变化,他的做派引起了同事们的不满和领导的反感。人际关系紧张的势头使他再也无法在计经委工作下去了。人们认为,李真小人得志,架子很大,这在后来他在省委工作时也是如此。李真也认为,只有离开张家口才是希望。


25岁,李真辞别张家口,在北京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李真给同事的解释是:“到北京做生意。”


他暂栖北京东城区丰收胡同副14号张家口地区某单位驻京办事处,每天上午到301医院高干病区去陪老领导伯伯住院,下午回到河北省驻京办学习,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一天,李真终于向老领导说了自己的苦衷:想调换一个比较好的工作环境。


老领导安排他到一位老将军家里去当生活秘书,刚开始李真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神秘和好奇,但日子一久他就感到了这种生活的枯燥无味。他敏感地意识到,在这位老将军的家里,他虽有优越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但在个人人生的仕途上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因此,他萌生了离开此地的想法。


这段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于改变他的命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位老将军的家里当秘书期间,颇有心计的他结识了许多在职的党政军界高级领导干部以及他们的子女和秘书,虽然自己的职位低卑,但他谦虚有礼,给这些同龄人以及领导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为他今后在北京和河北政界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李真又找到那位老领导说:“我不适合在老将军家里工作,我想到河北省政府去工作。


不久,李真获得了从张家口调往石家庄的资格,而最初确定的位置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秘书。


下水:一件百元羊绒衫


山重水复之后,迎来柳暗花明新天地。


李真来到了石家庄,开始了自己辉煌而短促的仕途生涯。1990年冬天,李真由河北省计委的建设投资公司正式调入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他当上了一位主管经济副省长的专职秘书。李真由基层一步登天进入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他欢欣鼓舞,这年他刚二十七岁。但此后在省里开的大会上遇见了张家口卷烟厂的李国庭厂长和财务处的季灵处长。


李真说:我的理想就是先做一个好秘书,将来再向上层发展。但李国庭看出了李真羡慕有钱人这一点。并送给李真五千元钱。


李真一看给他这么多钱,一下惊呆了:这是别人第一次送给他这么多的钱,五千元钱相当于他两年半的工资呢!李真坚决不要,他再三推辞,最后也没有拦住。李厂长留下钱,找一个借口很快就走了。第二天,李真带着五千元钱去请示他服务的领导,领导让他一定要把钱退给人家,并对他说:人家办企业挣钱也不容易呀,你不能随便收人家的钱。事后,李真通过别人把钱给李厂长退了回去。这件事让李真想了许多许多……


一次在全省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上,给与会的工作人员每人发了一件近百元的羊绒衫纪念品,李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收下了纪念品,事后他问办公厅的人:我该不该收下羊绒衫,该人说:人人有份,你为什么不拿回去呢?李真就穿上了这件羊绒衫


过后不久,河北省沧州市的一个领导到省里向省领导汇报工作时,背着李真的上司,送给他一条中华烟和一套刮胡刀,李真悄悄地收下了,在他将东西送回宿舍开门时,他怎么也打不开宿舍门,后来仔细一看,他原来吓得用错了钥匙,拿自行车钥匙去开宿舍的门,那当然是打不开了……


就这样,李真慢慢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而李真的落马,也把自己的老领导拉下了马!



2003年8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


中纪委经查认为,程维高在担任河北省主要领导期间,插手行政事务,为他人和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活动;利用职权,对如实举报其问题的同志进行打击报复;与其配偶收受他人翡翠摆件等一批贵重物品。此外,前后两任秘书吴庆五、李真违法犯罪分别被依法判处死缓和一审判处死刑,程维高对他们利用其职务影响进行犯罪活动,负有重要责任。


程维高案件影响非常广泛,由于和“河北第一秘巨贪获死刑”“科长告倒省委书记”等情节纠葛在一起,更成为一个高官落马案的样本。与事发时的震动相比,对程维高的处理方式也显得独特。接受中纪委处理后,程维高从政治舞台上谢幕,但余波仍未平息。其子程慕阳出逃国外被通缉;其故事经各种报道和书籍流传于坊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