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许家印先生,想不想玩跳楼?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今天膜蛤,一场政治抵抗还是网络狂欢?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说点好消息吧

林一五 林一五议时 2022-11-20




最近后台总有朋友留言说心情低落,我也一样。之前搬运了英美那么多新闻(《2020英国(不)抗疫简史》、《全球最好的公立医疗系统这两天因为新冠崩了?》、《一个地狱级笑话》、《拜登宣布“疫情结束了”,白宫紧急救火:中期选举的疫情分战场》、《如果你还不知道什么叫人道灾难》、《欢迎来到艰难时代》),看着他们掩耳盗铃之上歌舞升平,现在心情不低落是不可能的。

情绪非常低落的时候,我翻译了一些国外的经验,比如美国内外科医师学会以及英国NHS的新冠自助指南(《新冠家庭自助指南》)、牛津新冠诊所的后遗症自助手册(《新冠后遗症家庭自助指南》)、一些餐饮业协会撰写的餐馆保顾客和防感染的经验谈(《新冠餐饮业自助指南》)以及主要是加拿大和美国家长对防止孩子在学校感染的心得(《新冠家长自助指南》)。目前手上计划的应该还会写一个《新冠劳动争议自助指南》,因为感染就要误工,就会有劳资冲突,国外这方面问题也不少,可以给我们参考。

实话实说,做上面这些整理翻译的时候,我的心情能好点,但一旦歇下来,总又会觉得悲观。更让我悲观的是这些天遇到不止一位抱怨为什么不立刻全面放开的朋友,无一例外,他们问我知不知道奥密克戎致死率多少?开始我会如实答,美国多少,英国多少,香港多少,新加坡多少,三年来总平均多少,奥密克戎后多少。后来我发现这些朋友其实不是真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所以我也就直接说了,美国在死了一百多万人以后,如今每天死300人左右,连续了几个月,一直到现在,有些人可能觉得这组数字没什么,但我受不了。我理解没有人不渴望正常生活,但是就像《大西洋月刊》文章标题起的那样:今天,又将有数百名美国人死于新冠,这是正常生活看起来的样子吗?

防杠:这里是美国CDC对die with和die of标准定义的翻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5751472/answer/2439042319
顺着这个翻译,可以直接查CDC官网原文


还有的朋友会问你知道美国每年流感死多少人吗?这个我也知道,还是CDC的统计,差不多每年12000-52000的样子。假使按多了算,每年52000,在经历了惨烈的2020和同样惨烈的2021后,2022 的美国因为新冠又死了二十多万人了。


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index.html

每次回答完流感的问题,我又发现,问流感的朋友,其实好像也并不是真的关心问题的答案。

这些都增加了我的无力感,我的身边有很多朋友高学历、会一门外语都嫌不够、平时遇到任何一点事情都喜欢第一时间在朋友圈里打抱不平、恨不得把普世价值刻在额头上、开口闭口警惕信息茧房,我想象不出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这次变得那么武断而冲动,爱用一些似是而非的反问鼓吹一些他们自己也没有查过的后果。

不要误会,我理解那些骂层层加码和次生灾害的,我也跟着骂过。我也理解那些担忧经济的,至少直接说选经济还算是一条汉子。但是我理解不了那些指鹿为马轻描淡写的。

昨天看到一条微博:

我看了下日期,确认是11月18日。博主似乎觉得别人不知道冬季流感会引发老人死亡,我不知道博主多大岁数,如果是十几岁,可能确实会觉得大多数人浑然不觉。

我了解了一下,博主似乎是主张新冠跟流感差不多的。这篇博文里的槽点太多,以至于我想评论也无从下手。我就说一个最简单的点吧,有谁见过单一国家日增百万的流感的吗?博主说0.1%,我们就按0.1%算,一天100万乘以0.1%,又是多少呢?一周呢?一个月呢?再来,流感季一般一年两波,冬天一波,春天一波,见过一年三四波夏秋无休的流感吗?

我在《新冠家庭自助指南》一开头,就建议所有朋友都拿新冠感染率和重症率乘一下自己所在城市的人口数,然后调查一下所在城市的重症病床数,做到有备无患。英美的经验是,医疗设备是有限的,医护人员也是有极限的,奥密克戎的危险不在于其致死率,而在于其传染性,所以它叫公共卫生危机(《全球最好的公立医疗系统这两天因为新冠崩了?》)。

我实在搞不懂有些“大号流感”或者“小号流感”甚至“感冒”的人。退一万步讲,非要拿流感说事,可以看看现在的北美,流感和新冠已经好得蜜里调油,加上RSV,一起祸害大人小孩,威力加倍,医疗挤兑(《如果你还不知道什么叫人道灾难》)。

这两天知乎有一个热门问题“如何看待被新冠压制近三年后各类呼吸道病毒反弹,美国儿科患者激增,中国会出现类似情况吗?该如何预防?”,下面有一个出圈的回答,一位生活在加拿大的心理医生自述感染两次新冠后得了RSV,一周起不来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他在回答里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可能是过去两年北美长期防疫措施让自己的免疫系统没有得到锻炼,所以才会病得如此严重。他的回答引来了许多医学博主的评论:RSV多为6个月以下婴儿感染,成人即使感染,也多为鼻炎、感冒,再说过去两年北美有啥长期防疫措施?你RSV症状这么重,要好好查查是不是免疫系统被攻击太多,出问题了。

今天本来说要说点好消息的,没忍住吐槽吐到现在,还是说点好消息吧,昨天早上在知乎看到一个回答:


如果它是真的,我多少会感到一点欣慰。是的,欣慰。因为在看过《全球最好的公立医疗系统这两天因为新冠崩了》之后,对问诊延迟是有心理准备的,这条消息透露出我们的系统已经在为防冲撞做准备了。我们之前说过,奥密克戎冲击香港时曲线是这样的:

这两天分流和医院分级的新闻,包括很多地方还在做核酸检测监控的新闻,说明我们是想把曲线尽量压平的。用新华社的话说,一放了之要不得。这让人想起新加坡,如果能控制住曲线,软着陆会是当下最好的结果。

病毒是唯物主义的,国外感染规模上去以后的次生灾害都已经在那里了,我相信有了国外掉坑里的经验,我们是有所准备的,能少掉很多坑,能避免很多损失。

但即使最乐观的人,大概也不会否认会有一些损失。损失算在谁头上呢?我的那些朋友,乖觉一点的,在第一天就消停下来了;总体上还算机灵的,第二天也发现了什么,沉默下去;只有一些地主家的傻儿子,第三天还在发“难道要新冠变益生菌吗”之类的段子,在拿石家庄开玩笑,在阴阳怪气问怎么不一放了之。

这还不算最坏的,最坏的是那种在德尔塔期间各种睁眼说瞎话、引用文献时尽曲解原意、各种“我的国外朋友说了德尔塔一点事没有”然后现在翻脸骂“你怎么不准备好”的真·减人,比如某连先生

这勉强算是第二条好消息,因为这么好的马戏,平时也难得一见

— END —

©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